第三十五章
作者:李方元      更新:2020-09-16 17:07      字数:3342
  三十五章

  方员外一听,脸上的笑意马上就没了,眼角无力的耷拉下去,眼皮微微颤抖着,望着方元的眼神有说不清的哀痛和自责,嘴唇抿了抿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刚刚扬起的双手也无力的搭在了膝上,瞬间像老了好几岁,颓然的靠在厢壁上一言不发,车厢内一下子变得很安静,气氛也瞬间冷下来。

  方元一看,也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千不该万不该拿这种事去刺激他,看着这么个圆嘟嘟很是可爱的胖叔一下子仿佛老了许多,安静的靠着身子,脸上的表情也失落之极,心里自然也是很不好受,又拉不下面子去认错,只好也安静的坐在一旁,偷偷用余光打量方员外。

  过了许久,街上的吆喝声大了许多,方员外这才回过神,愧疚的望着方元,说道

  “元儿,都是爹不好,爹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你心里还恨着爹呢,爹不怪你,只是你以后,能不能别对爹说这种话,爹听了…心里难受…”

  方员外哽咽着说完,眼角终究是红了,还没等泪水留下,便拂起袖子擦拭了下,满是心疼的看着方元。

  “好…我答应你。”方元声音越说越小,埋着头不敢去看方员外,怕自己忍不住也伤心的哭起来,父子情深感染了他,来这里已经好几天了,也很想念远在千年之后的父母。

  “元儿…”方员外总算是有了些慰籍,感动之余,忍不住一把抱过方元,紧紧的搂在怀里,亲昵的呼唤着。

  方元感受着这宽厚的胸膛,和在狄叔怀里感觉是不同的,尽管方员外和狄叔身形相当,都是微胖不肥,可方元感受到的那份情感却很不一样,在狄叔怀里是爱慕的喜欢,在方员外怀里,就是深深的亲情了,尽管这个男人跟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之前更是未曾谋面。

  他仓皇之间来到这唐朝,对亲人最是割舍不下,方元想着,也好,就当是满足了自己的愿望,上天赐给了自己这么一个亲人,完全将自己看做儿子,大逆不道的话和过错都能容忍,如此情深意切,又怎能不感动…

  情至深处,心随意动不禁也伸手搂住了方员外,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聊以慰藉心中的愁绪。

  “元儿,元儿,醒醒,到家了…”

  方元被一阵轻轻的摇晃唤醒,回过神还躺在方员外温暖的怀抱里,暗自惊讶刚刚竟然睡着了,方员外的胖脸正凑在眼前微笑着。

  “怎么啦?”方元的嗓音庸散,揉了揉眼睛问道。

  “到家了元儿,下车吧。”方员外扶起方元的身子坐好,温柔的说道。

  “噢,好。”方元清醒了不少,回道。

  说完就钻出了马车,留了个心思,担心那黑马又使坏,便没踩那木凳子,直接从一米多高的马车上直接蹦下去了。

  可是他好像忘了,两条腿蜷了有些时候了,睡着了自然会发麻,一蹦下去压根就站不稳,双腿发软着打颤,身体往前倾着失去平衡,情急之下用双手撑在地上,这才没摔着。

  只是很快就被人扶起来了,一个是车夫,另一个人就是刚刚尾随在后的方员外。

  方员外在方元后面瞧得清清楚楚,眼看着方元蹦下去就要摔着,也顾不得什么礼仪面子了,也跟着一并跳下,连忙扶起四脚着地的方元。

  “方员外,都是小的罪过,没扶好少爷。”车夫连忙弓起身子赔罪。

  “哎,无事,也是元儿的缘故,错不在你,你放心此事我不会跟狄大人说起的。哦,还望回去替我谢谢狄大人,他日再去府上登门道谢。还有劳你特意送我父子一趟,这些银两你收下吧。”方员外也没在意这件事,交代了两句给了些银两,便扶着方元走进方府了。

  车夫推辞一二便收下了,心想这方员外真是个大方的好人,出手这么阔绰还不计较刚刚的事,道了声谢谢就驱车回狄府了。

  这方府位处西市以北的金城坊内,在皇城以西,多是富庶豪绅居住;狄府所在的坊区位于皇城以东,是为官者侯爵的住所;长安城以南的半数坊区则是住着平民百姓。

  这方府外面看起来和狄府也差不多,方元肯定是瞧不出有什么区别的,可能府邸的建制法律有些要求,具体在哪倒是分不清楚,进到里面倒是区别大了些,宽敞不少。

  不过方元可没什么兴趣打量这府上的宅院,门口打招呼的下人是来了一批又一批,对他的到来都是诧异之余又惊喜万分,似乎受到他们的感染,方员外的心情也好上了不少,脸色红润了许多,对每个人都挂着笑。

  方元初来乍到方府,也懒得理那些下人丫鬟,对这里的新鲜劲昨天在狄府已经过了,不过让他感到好奇的是,来打招呼的都是下人,也没瞧见穿着稍好些的人出来迎接一下,便问道

  “方老头,怎么也没瞧见你夫人出来迎接啊,好歹是儿子回来了,不出来看看吗?”

  “哎,元儿啊,看来你还真是忘了,你娘啊,已经走了十多年了…”方员外看了一眼方元,叹了口气说道,神情很是想念。

  “噢,这样啊,那…你就没找个二房三房四房?她们怎么也不出来瞧瞧。”方元一脸无所谓,毕竟不是自己亲娘,悲伤也装不出来,又问道。

  “额…元儿啊,这事你不是一直不同意吗,爹这些年也看淡了,也没那个心思续弦了。”方员外看着方元淡定的表情也习惯了,便解释道。

  “啊?这样啊,以前是我不同意吗…其实你要续弦也无所谓啦,以后我不会管你了,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再加上我这么个白眼狼,估计你那些家产啊什么的指不定哪天败在我手里,诶,我说要不你还是再找一个吧,趁着身体还行,再生一个儿子好给你养老送终。”方元认真的说道,他说的可都是心里话,瞧着这么个有钱又好看的帅叔,就这么孤独终老了多可惜。

  “呵呵,元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爹有你就够了,哪用得着再生一个,爹这辈子就指望着你了,你放心,方府这些家业都是留给你的。”方员外还以为方元在故意试探他呢,哪有人自己说自己白眼狼的,只觉得好气又好笑,元儿还真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生气了在撒娇呢,便笑着哄他。

  “那行吧,你要是哪天看上了谁就跟我说,我帮你去说媒,指不定就成了。我可没开玩笑哦!”方元见方员外一副哄小孩的表情,也没说什么,这件事还是有些愧对方员外的,占了他儿子的身份,又不给他爹养老,这好像也说不过去。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邪魅一笑,凑到方员外耳边,小声的问道

  “方老头,你…还行吗?”

  方员外一听,羞得涨红了脸,这种事他怎么说的出口,说行和不行不都是让他看笑话,哪有儿子问老子行不行的,还有这话元儿居然也问得出口?

  方员外也只能假装没听见,咳了两声快步走到方元前面,不敢正眼瞧方元。

  方元一瞧方员外这副害羞模样,心里一乐,也加快了两步靠上去,一把揽过方员外的胖腰,憋笑着凑过去说

  “方老头,跟我说说呗,咱们父子之间,有啥不能说的?”

  方员外见方元这副不要脸的劲儿,明明自己都装作啥都没发生,这事就过去了,不然弄得多尴尬,这事能说吗?还巴巴的凑上来,看来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可刚想伸手教训一下这个不要脸的儿子,却发现这好像是第一次见元儿搂着自己主动承认父子关系,这不就等于认他做爹了吗,这还有什么好气的,于是笑眯眯的说道

  “好儿子,你真想知道?”

  方元一听,连忙点了点头,眼巴巴的望着他。这么八卦的机会可不多,趁着方老头心情好,加上自己刚来方府可以由着自己性子,等混熟了之后可能真就拿自己当儿子对了,对儿子好是好,可打骂怎么可能会少?

  方员外示意方元附耳过来,方元连忙把耳朵伸过去,张着个大耳朵,就像封神演义里顺风耳施法一般,生怕漏了什么细节。

  “爹不告诉你。”

  方员外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特别是看到方元一脸吃瘪的模样,又埋怨又委屈的表情,就止不住的想笑。

  方元倒是无语了,想不到方员外来这么一手,倒真没想到。“哼,你就笑吧,待会有你好受的”方元暗自忿忿不平道,敢作弄我,不知道我人送外号方怼怼吗?

  “啊?方老头,你这么厉害呢!”方元故作惊讶的夸道,又假装关心道“那你可得多注意身体,平时少去些那种地方,要是染上了些什么花柳病啊,让人知道了,到时多丢人啊,你说是不是?”

  方员外听着方元不由心的夸赞,皱了皱眉头,还不知道方元是什么心思,说到后面倒是听明白了,这臭小子,还真是没大没小,敢公然嘲笑他爹逛花楼还染花柳病?那火气是蹭蹭蹭往上冒,这小子分明就是欠揍!直教人恨得牙痒痒。

  方员外强压着火气,咬着牙根摆出一副笑脸,只是这笑脸比老虎还可怕,说

  “这你倒不用担心爹,倒是你呀,三天两头的往那里跑,你可要小心,别坏了方家的命根啊!”说完还撇了一眼小方元,便哈哈大笑着走了,只留下呆若木鸡的方元。

  方元愣在了原地,真是被方员外说傻了,本来看着方员外那气得都要冒烟了,正等着他发火呢,然后一气之下把他赶出方府回去和狄叔双宿双飞,谁成想这方老头脾气这么能忍,嘴还这么毒,这一通反唇相讥,还真是没法反驳,只得乖乖受着,谁让那方少爷之前风流成性,在青楼流连忘返啊。

  “等着,给我等着,方老头!”方元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