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者:李方元      更新:2020-09-16 12:43      字数:3657
  三十四章

  在狄府用完早膳之后,狄叔安排的马车也已经准备好了,在府门口候着。

  方元实在是舍不得离开这里,这才住了一天就要分开了,更舍不得狄叔,救命之恩就不说了,短短几日的相处就让他觉得这是他在唐朝唯一能够完全信任与托付的人,更是心生爱慕之人,如今就要分开,哪里舍得。

  方员外在门口催了好几遍,车夫和下人们自然不敢多说什么,眼瞧着方员外又来催了,方元抱着狄叔的手这才缓缓分开,不舍的盯着狄叔看个仔细,想把这副面孔深深记在脑海里,弯弯的眼睛,小小的嘴唇,胖乎乎的脸蛋,还有细细的胡须,怎么瞧都瞧不够。

  “叔,我走了…”方元有些委屈的说道,手还是不愿意松开,死死抓住狄叔的胳膊。

  “嗯,元儿,路上小心,还有切莫忘记叔的嘱咐,还有,在方府一切都要小心谨慎,不管你愿不愿意承不承认,方员外都是你爹,莫不要太伤他心。”狄叔心里也有些不舍,这个对大唐一切都不熟悉的孩子总是让他有些牵挂,从把他救回来那天开始就一直待在身边,虽然才短短几天,却明白了自己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和难以割舍,临别前又怎能说出让他更加犹豫不决的话。

  “我知道了叔,回去后我会想您的,等那边安顿好之后,我就过来找您,还有您教我识字的事可别忘了。”方元又说着,想着这次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不过方员外应该也不会拦着他吧,都说好了啥都听他的,来找狄叔也不是什么坏事,没什么理由拦他,再加上读书这件事,就更没有理由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跟方员外商量,你在这里等我。”狄叔拍了拍方元的手,暗抚了一下就出门去寻方员外了。

  “元少爷,您真的要走啊,不在府上多住几天吗?”小桃倒是有些舍不得了,这个才见到一天的少爷让她怎么看怎么喜欢,于是语气很是留恋的说。

  “小桃啊,唉,你以后还是叫我方少爷吧,其实我也不愿意走啊,只是……”方元有些为难的说道,身份的事还是不要跟小桃说的太多了,就没有说出口。

  “噢,少爷,您不是老爷的表侄吗,怎么又变成方少爷啦,孙管家说的是真的吗?”小桃很是不解的问道。

  “孙管家说什么?”方元有些纳闷,也想听听别人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孙管家说您是在山里被老爷救了,回来府上不方便被人知道才说是老爷亲戚,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不相信您就是那个失踪的方少爷,不然您也不会跟方员外那样疏远。”小桃鼓起勇气将心里想法讲了出来。

  “噢,孙伯说的对,我就是被我叔救回来的,我的名字也确实就是方元,不是元芳,小桃,管家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那个失踪方少爷,只不过我好像失忆了,记不起以前的事了,所以才会跟方员外,额就是我爹那样。”方元闷着脸解释道,正好想着怎么隐瞒下去,以后还会遇到很多以前方少爷认识的熟人,不好应付啊。

  “噢,原来是这样,我说您怎么跟老爷比方员外还要亲,唉,少爷,事情都过去了,老爷和方员外都对您很好,您可要想开些。”小桃有些担心,生怕方少爷因为失忆和绑架的事情郁郁不欢,见他一脸失落的样子,便安慰道。

  “嗯,我没事的,小桃你以后好好照顾老爷,我可把老爷交给你了,要是老爷有半点闪失,我就从方府过来…揪你耳朵!”方元假装凶狠的样子,语气很是严厉,不过惩罚想了个没那么严重的,本来想说脑瓜崩的,对女孩子好像有些过分了。

  “嘻嘻,少爷您就放心吧,不用您吩咐,小桃也会好好照顾老爷的,少爷您也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可别饿着了,瘦了就不好看了!”小桃听着本来还挺伤感的,到揪耳朵就明白少爷是在开玩笑了,哪有跑半个长安城过来就揪一下耳朵的,于是俏皮的回道。

  “哈哈,我本来还以为你跟小红说反话,偷偷在笑我胖呢,正好你们觉得还行,我也懒得减肥,这样挺好的。”方元笑着说道,离别的伤感也一扫而空了。

  “小红?我们府上哪有叫小红的…少爷,哈哈,您说的是小翠吧,待会我要告诉她,说少爷都记不得她的名字,估计呀,都够她伤心一阵了,哈哈。”小桃听着方少爷说小红,瞪着眼睛想了半天,这才明白过来,府上差不多年纪的丫鬟就她俩,再老的都是管家夫人嬷嬷了,捧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额,这也不能怪我呀,是你俩名字太普遍了,各家各府上随便抓一个都叫小桃小翠,要不让我叔给你们起个名吧,桃啊翠啊听着多俗气,我叔满腹经纶,肯定能给你们取个好名。”方元尴尬的摸了摸脑袋,笑了笑对小桃建议道,反正自己不在狄府上过了,把这难题给狄叔解决罢,要是取得不好再好好笑话他一下,哈哈。

  “这,我哪敢啊少爷,老爷平时很忙的,哪有那闲工夫给我们取个好名,少爷我看还是算了吧,小桃这名我也听习惯了,就不劳少爷和老爷费心了。”小桃见方少爷一副正经的语气,险些就信以为真了,虽然心里还是很想要个好名字,不像桃花这般俗媚无雅趣,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主子的话想一出是一出,当不得真。

  正巧,狄叔跟方员外商量完事,从门口走了过来,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便问道

  “元儿,你跟小桃聊什么呢?小桃,你跟老爷说说,少爷是又给你出什么难题了?”

  “回老爷,没事儿,少爷他闹着玩呢…”小桃连忙解释道,只是表情有些慌张。

  “无妨,元儿你说说,所谓何事?”狄叔一听小桃的话就明白了是方元的主意,小桃身为下人肯定是不敢说的。

  “哦,叔,我说小桃和小翠的名字太俗气,想着您给她们换个名字算了,“随便”取取,好听就行。”方元故意把随便说得很重很慢,似笑非笑的看着狄叔,脑子里一堆小心思,但可不会说出来。

  狄叔愣了一下,名字这事是父母取的,怎么能说换就换,虽然两个丫鬟的名字确实平常了一些,可应该也习惯了,重新取名还是要问问本人的意愿才行,于是对小桃说

  “小桃,名字是父母所赐,理应不便更改,还是要看看你本人的意愿,现在少爷说要给你换个名字,你可是愿意?”

  “小桃愿意,愿意!小桃在这里代小翠,谢谢老爷少爷!”小桃一听高兴坏了,连忙跪地磕头谢恩。

  方元最见不得古代说跪就跪说磕头就磕头的坏毛病,下人好像就应该低人一等似的,总觉得不太舒服,于是把小桃拉起来了,说道

  “小桃起来吧,叔,这事就交给您了啊,您好好考据古典,有没有什么好点的寓意,再查一下周易八卦,瞧瞧她俩的八字,看看五行有没有生克,还得问清楚她们家祖上可有避讳……”

  狄叔听着方元叽里咕噜唠叨个没完,心里憋着气笑道

  “呵呵,元儿,叔看你倒是懂得挺多,对取名之法颇有心得,要不她俩的名字就交给你了?”

  “别别,叔,她俩可是您的丫鬟,还是您做主吧。”方元可不会傻乎乎往套里钻,取个不好听的还不得让两个丫头翻白眼,便连忙推脱道。

  “好啦,时辰不早了,快回方府吧,方员外等候多时了,你要再不出去,又该心急了,噢,对了,读书之事我与他商量过了,他已经答应了,往后你得闲便来府上吧。”

  “噢,好吧,她俩的事我就交给您了啊,等那边安顿好我就过来看您。叔,我走啦…”方元心情又低落起来了,想摆个笑脸,嘟起个脸,嘴角却下垂着,看向狄叔的眼神里都是不舍,语气也有着深深的留恋。

  狄叔看着方元滑稽的样子,笑着点点头,也不好再说些珍重的话,可能反而让他会更加舍不得。

  马车早已准备好了,方元上马时又滑了一下,不过方员外老早就在一旁扶着呢,踉跄一下就站稳了。心里正不爽着呢,定睛一看,居然又是昨天那匹黑马,来来回回三次了,每次都是他上马的时候作怪。靠,连匹马都欺负我,给我等着。

  方元忿忿的盯着那匹马,用力的挥手和狄叔告了别,转头回车厢内时扫了一眼方员外,眼神里都是恨意,都怪这方老头,硬是拆散了自己和狄叔,弄得有情人天涯相隔,分居两地,就跟拆散美满幸福家庭的小三一样可恶!额,用小三这词也不太恰当,好歹算自己半个便宜爹…对,恶婆婆!比容嬷嬷还可恶!

  方员外此时自然是心花怒放,开心的合不拢嘴,看着他的宝贝元儿此时安然无恙的坐在身旁,那可比他得了啥价值连城的宝贝都还要高兴,眼睛笑得都眯成一条缝,小眼珠都瞧不见了。

  “元儿,来来来,坐好咯,马夫啊,出发吧。”方员外丝毫没有理会方元的眼神,依然笑着拉过方元的手,让他在自己一旁坐好护着,又招呼着马夫出发了。

  “方老头,你可别乐了,跟你说个正事,以后我可不会叫你爹,你不介意吧。”方元说完后,看着方员外脸上的表情,虽然掩饰的很好可还是察觉到了一些失落,也依旧是笑呵呵的。

  “无妨无妨,元儿你叫不叫爹没关系,你爱怎么叫怎么叫,反正啊,你就是我儿子,我就说你爹,呵呵。”方员外顿时有些难过起来,元儿虽然不认他了,可毕竟还是自己的骨肉,更重要的是还活着,还好好的在自己旁边,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不是,方老头,可能你还没听清楚,我的意思是,你儿子都不喊你爹了,这都不介意?”方元还以为方员外会很委屈的假装没听见不理自己,或者装作可怜的样子道一下委屈求同情,再或者脸色一变说我没你这个不孝儿子,可没想到他好像一点不在意似的,要不是刚刚盯着他瞧出了有一丝丝失落,就差点信以为真了。

  “噢,我儿子喊不喊我爹有什么关系,他都承认了就行了。”方员外依旧是笑呵呵的,可是好像笑得更开心了。

  方元明白过来了,刚刚说的那句“你儿子都不喊你爹了”,明摆着告诉他自己承认是他儿子了,只是不喊爹了而已,本来想着激怒方员外或者套路他的,这下反倒自己吃亏了,白认了个爹。

  “我,我才不是你儿子,你也不是我爹,你儿子呀,估计已经死了。”方元很是生气的说,要不是车厢矮,估计都要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