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温暖怀抱
作者:江东      更新:2020-09-16 13:14      字数:2008
  “没有,我攀崖可厉害呢!”无忌连忙摇头,显得特别得意,师父的关心令他无比受用,他忽然觉得师父并不是什么时候都那么严厉,比如此时,他和蔼的就像爷爷。

  师父也被他感染,忍不住笑了起来,“身上怎么湿透了?”

  无忌忙收起胳膊挣脱了师父的手,将胳膊背在身后,笑了笑说:“悬崖太过陡峭,上去了难下来,我便直接跳入了那水潭里。”

  师父面带笑意,略有心疼地说:“倒也不愚钝。”

  师父一连夸赞了好几句,无忌心里头别提有多高兴,脸颊爬上一丝羞涩的红晕。

  他拉着师父来到洞内,洞内的凉气让本就湿透的他感到有一丝寒冷,他没顾得这些,“师父,你躺下吧,我好给你敷药。”

  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在师父的脸上闪过,迟疑了一下才躺下。

  无忌将花朵摘下,一把塞入口里,师父大惊连忙问道:“你这是为何?”

  无忌笑道:“就是要嚼碎,让药性发出来,敷在伤口才有效。”

  “用手揉碎不行吗?”

  无忌顿了顿,便说:“应该不行,从小受伤了,爷爷都是这样给我敷草药的。”

  师父的脸色有些异样,显然并不太信他的话,只不过他说的这么自信满满,而且花都塞入他口里了,也只能让他这么做了。

  无忌将嚼碎的药取出,小心地敷在师父的伤口处。这时师父忽然浑身紧绷,眉头紧皱着,无忌连忙说问道:“是不弄疼你了?”

  师父没有说话,手紧紧地握着,似乎要握成拳头,无忌便赶忙腾出一只手,抓住师父的手,另一只手细心地涂抹伤口,“师父你忍着点啊。”

  师父的一系列反应其实并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不安,与生俱来的不安,因为出于信任才让他敷药,没想到还是难以忍受内心的不安。

  师父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安而伤了他,便尽力克制住,松开拳头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他的小手为自己的掌心传来丝丝冰凉,渐渐冷却了心中的不安。

  过了很久无忌才将药完美地敷在那伤口,他坐在一旁,自然握着师父那厚实温暖的手,凑过脸去,心疼地笑着,细声问道:“师父,不疼了吧?”

  师父瞅了瞅他,也笑了笑,说:“不疼。”

  “那就好,刚刚你反应那么大,我肯定弄疼你了。”无忌双手将师父的手捧在手心,满是歉意地说。

  师父捏了捏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傻孩子,你这是救师父,师父怎么会怪你,该感激你呢。”

  当一个人特别被人所需要的时候,那种满足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此刻的无忌就是这样子的,他笑着,难得地流露出心里的感情,“师父,其实你不凶的时候很像我爷爷呢。”

  “我很凶吗?”

  无忌看着师父无辜的神情,开心极了,又说:“凶!”

  师父有些无奈,于是解释说:“凶还不是为你好,督促你用心修炼,你不是要给你亲人报仇吗?你体格瘦小,没有一身本领,如何能报的了仇。”

  无忌收起笑容,他觉得师父说的很有道理,自己拜师的初衷就是为了替爷爷报仇。

  “爷爷也是个苦命之人,把我拉扯大,还没享福呢,人就走了……在这世上我再也没亲人了。”

  徒儿伤神,做师父的哪能不心疼的,特别是那句再也没有亲人,这深深地触动了他,风雨大作的那天,他永远也忘不了。他握着无忌的手,安慰道:“你还有师父呢,孩子师父就是你的亲人。”

  无忌抬眼望着他,心想爷爷要是还在该多好,那时一定会将师父带到家里去,让爷爷看看自己找了个多么好的师父。

  他想着不禁热泪盈眶,师父叹息了一口,忙替他擦了眼泪,揽着他的肩膀将他搂到了怀里。

  “小无忌,记住师父的话,一定要好好修炼,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瘦弱没有人会可怜你,反而会欺负你,只有真的强大了,别人才会对你恭敬,你明白吗?”师父拍了拍他的肩膀。

  浑身湿透的他被这洞内的凉意所侵袭,而师父的怀里是那样的温暖舒适,无忌不禁往他怀里紧靠过去,狠狠地点了点头。

  “师父,时间不早了,我得下山了。”无忌不舍地抱着师父。

  “哦?下山有何要事?”

  无忌便将爷爷去世后,在王伯伯门下学医的事告诉了师父。师父似乎也有些犯难,只是跟他说:“修炼本就万辛苦,如此一心两用恐怕两样都难以学好,师父劝你好好考虑一番,专心其一。”

  无忌从师父的怀里挣脱出来,师父说的不无道理,如果既学医又跟着师父修道,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从山下到山上一个来回都得很长时间呢。

  可是,王伯伯的恩情如山,又待自己不薄,该怎么去跟王伯伯说呢?

  “你为何要学医?”师父忽然问道。

  无忌摇了摇头,忽然发现自己也没有什么缘由,大概就是因为王伯伯的恩情,故而想都没想答应王伯伯的。

  “那看来你并不想学医,可是你却明确地跟我说过想做神仙呢!”师父笑着说。

  无忌无奈地笑了笑,当初只是个随意的想法,况且做神仙是多么飘渺的事啊,若不是见着师父使出的仙术,恐怕都不信这世上有神仙呢。

  “你下山吧,自行斟酌,不论你还否上山来,为师依旧是你的师父。”师父坐了起来,淡淡的说。

  无忌最终还是下了山,回到村里,发现王伯伯竟然回家了。

  无忌小心翼翼地潜入院子,刚要回屋,却听到王伯伯一大喝一声。

  “无忌,你去哪了?”

  无忌被王伯伯逮了个正着,念叨了好半天,直到太阳下山了这才作罢。

  当天晚上无忌也没有抄录药典,第二天一早无忌就来到王伯伯家,“王伯伯,我有事想与你说。”

  “哦?有什么事你直说。”

  “我……我不能再跟你学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