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打出手
作者:岳甫      更新:2020-09-16 11:10      字数:2004
  //

  有时候一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惜我那时口角到底嫩穉,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后生娃仔。

  副连长想要我已完成的一份资料,复印后给那晚校级男人他们单位使用,只需要稍稍涂改一些数字,便能在装备检查人员面前蒙混过关。

  我拒绝了,这是我彻夜未眠,熬了不知道几个通宵所完成的,怎么能随便给人。我在副连长室与他争论起来,"资料我是绝不会给的。"我坚定地说。

  副连长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梁学长在旁边不断的劝说,"庭维,你看这资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复印一份给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记忆里在学校,每每有这种装备检查,我就会被单位派去出公差帮忙,细数着所有陈列的装备数量,然后通通记录在装备卡上。曾经和一位学长忙到早上四点,在课堂上死撑着眼皮不打瞌睡。

  "顶多就是派其他单位的人支援清点,还从没听说过可以复印给对方的。"我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立场。

  "算了,既然庭维不肯就不用了。"副连长摆摆手对梁学长说,然后转头看向我,"庭维,你先出去吧!"

  我回到办公室,心理还是有些受气,朝放着挡案夹得铁柜用力的挥了一拳。"砰"的一声,隔壁办公室的人和安官都跑过来看,"怎么了,什么东西掉了?"这是永祥进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我没有说什么来回应他们满脑的疑问,只摆着一副臭脸,有些不熟以及识相点的人都离开,只有永祥还留在我办公室内,"发这么大脾气?"永祥说。

  见我回到位置上坐下,不打算和他谈谈,永祥待了一会儿也就离开了。永祥刚离开没多久,换安官进来了,看着我就说,"辅导长找。"

  其实我都刻意避着辅导长,虽然他每次都是满脸微笑的和人交谈,但我总觉得他让人摸不清,不知道他到底打着什么算盘。

  "怎么了?"我刚进来辅导长就抬起头对我说。

  我看着他的笑脸,也学着他微笑的说,"没什么,东西不小心掉了。"辅导长肯定知道我撒了谎,但他并没有搓破。

  "我今晚就要离开单位去受训几周,希望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单位没有任何负面的问题。"辅导长笑着对我说。

  "好的,我尽量。"我说。原来辅导长只是为了受训完能顺利升职,而并非真的出自关心的询问我。

  当我从辅导长室出来,走向办公室时,正巧碰见梁学长从我办公室里出来。"怎么样,被骂了?"梁学长皮笑肉不笑的问我。

  "也不算。"我边说边走回办公室,梁学长也没有停下脚步。

  坐回办公室椅子上望着荧幕发呆,忽然发现一个资料夹被打开缩小在工作栏上,点开里面是所有最近完成的挡案。虽然克制着自己不要往那方面想,但脚步却直直地走向梁学长寝室,"你把挡案资料复制到你随身碟了?"我忍着怒意对梁学长说,一只手用力的握在门把上。

  "我拿个东西还得向你报告不成,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梁学长大声对我说着,我没有理会他转身准备离开的同时,他又对我喊了句,"回来,你什么态度。"

  总是会有一些喜欢看热闹的人在梁学长寝室外徘徊,我瞪了他们一眼,就全部都跑开了。我将电脑里最近所完成的挡案,都复制到自己的随身碟内,然后全部通通删除一个不留。

  "全体集合。"宇哥背着值星,在二楼的走廊喊着,单位所有的人都往一楼集合。

  我刚从宇哥身边经过,他将我喊住,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做了什么?"我有些摸不清头绪反问他,"怎么了?"宇哥看了看周围,拉着我往旁边走了几步,"副连长说他想要打你。"

  我听宇哥说完脑袋像是炸了似的,头有些微微的晕眩,我看了宇哥一眼,他用手指了指楼梯前空地的副连长,然后对我摇了摇手,我想应该是要我不要去招惹他。

  我拍了一下宇哥的肩膀,对着他微笑了一下,往副连长的方向走去。我在靠近他时说了一句,"副连长。"他转身看向我,嘴角微微上扬,脸上带着疑惑正想开口时,我朝他的脸上击出一拳。

  副连长虽然体型肥胖,但反应及时,迅速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跌坐在地上。我趁机往前小跑过去,坐到他的腹部,右手不断地往他脸上招乎。他的双手像是在抵挡我的攻击,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有时能够打在我的脸上。由于我两体重的差距,很快的时间他就将我推倒在地,我还是不断的在地上用脚往他身上踢。

  忽然感觉有人将我从地上拽起,我本能性的拨开,但对方力气过大,加上不止一人,我最后还是被架开。我转头看见宇哥和扬学长架着我,而副连长则是被梁学长扶起。辅导长就站在一旁,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就像是一个观众看完了整场没有胜负的比赛。

  我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发现所有人的视线焦点都在我一个人身上,我瞄了一眼在一楼集合的人,他们一样没出声,默默的看向我。

  我像是突然领悟了一种武功心法,似乎能从他们的眼神,听见他们内心的声音。我感到害怕,想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他们看我的眼神,我努力地朝修理厂的方向跑去。

  修理厂有一个小房间,里面除了一张桌子和椅子,其他都是摆放了修车的工具。我曾在那边休息过,房间很小,最多只能同时容纳三人。

  我躲在这个小房间内,情绪凌乱的坐在椅子上。抽屉里有一把没有人认领的刺刀,我把他拿了出来,手指在刺刀前面的尖刺部位摸了摸,将衣服往上掀开,双手高高举起刺刀,然后用力往左边的肚子刺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