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监狱
作者:执炬逆风行      更新:2020-09-16 10:59      字数:2318
  距离上次出事已经一个月了,W市一个看守所内,一个胖胖的男生正坐在墙角,手中拽着一个红色的香包。

  这时一位民警走了进来,“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书和判决书已经下来了,估计不久就会有人接你去监狱了。”看着墙角的男孩没有反应,民警也有些无奈,虽然沈团勇要求尽量照顾他,但他经常饭也不愿意吃,就喜欢坐在墙角握着这个香囊

  当初小孟一怒之下,杀死了燕豹和他的一个手下,顺便致残了一位打手,结果反而被告上法院,说是故意伤害。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明明他们是犯罪分子,是他们伤害在先,但谁让他们是人,是公民,孟灼华是在他们失去反抗能力的时候伤害他们的。

  其实这种事情沈团勇可以处理好也找了全市最好的律师来,法庭辩护的时候明显占据了上风,但在小孟作为被告人进行最后陈述的时候,居然直接将罪行通通承认。

  不管沈团勇他们怎么挽救,灼华已经承认了,证据确凿,以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十年。

  现在手续都处理好了,也许小孟只是想逃避这个世界,可他得活着啊,活着才能记得他,才能去思念,监狱的围墙也许是个很好的选择。

  门被打开,几个警察走了进来,沈团勇也在,看着小孟他轻微张开嘴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孟灼华根本没有看他们,只是望向另一个墙角,在他眼中,那里有一个胖壮的男人坐在那里望着他笑。

  在他的世界中,周围好像没有其他人,坐在墙角的男人张开口,“十年,准备好了吗,至于吗。”

  小孟望着空荡荡的墙角,眼角泛着泪光,颤抖着小声说道,“至于,我抛弃全世界,我只想要你。”

  小孟目光无神,一路上也不怎么说话,在健康体检时面对狱警要脱自己衣服的时候直接大打出手,但手脚被束缚住,很快就被人制服住了。

  “不要,放开我,不许碰我,沈胖,沈胖,帮帮我。”孟灼华还在不断挣扎,眼泪流了下来,强烈的挣扎手套磨破了手腕的皮肤。

  沈团勇听到里面的动静马上冲了进去,直接将狱警全部推开,“你们干什么滚开!”上前将小孟抱住,毕竟是双胞胎他和沈胖是非常相像的。

  小孟下意识的蜷缩在他怀里,大声的哭泣起来,“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不断拍打着他的后背,安慰着他,“好了,检查的事情我来,你们都出去。”

  “可是……”听到沈队的要求,这些狱警似乎也有些为难。

  “听不懂人话是吗?出去。”

  在沈团勇的帮助下,很多流程很快就完成了,“好了,我要走了,在里面要听监狱长的话,劳改什么的认真点,说不定只要个七八年就能出来了,这卡里有三千块钱,想吃什么自己买,你们的监区长跟我是朋友,我已经拜托他照顾你了,有什么事情,或者谁欺负你就找他,不过不许欺负别人哟。”沈团勇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啰嗦了,尽量模仿着沈胖的口气跟他说着。

  但自己不可能一直陪着他一直假装沈胖的角色,一直陪着小孟来到他的牢房,送他进去,松开他的手,在他的注视下,锁上牢房残忍的离开。

  这个牢房是特意给他找的,里面只有两个人,都不是故意犯罪,是因为一些重大过失才进来的。

  曾亮是一位货车司机,一次正常的任务不小心出了车祸,造成两人死亡,这才进来的。

  而易希晨故意高空坠物结果致人重伤。

  曾亮是一名大叔,也许是因为坐着开车的原因,也是一名熊,平常爱关心一些政事,也认识沈队,见到沈团勇亲自送这个新人进来,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曾亮便亲自上前打招呼,介绍他和易希晨,看着他的笑容,露出来的两个小虎牙,孟灼华一下想起了沈胖,便开口回答了他,“孟灼华。”

  没有多说什么,找到一个床铺坐下来,蜷缩在墙角手中紧握那个香包,而易希晨没有多管,来个新人而已,看这样子肯定是有后台,也不好欺负,就没有多说什么。

  小孟才在床脚躺一会,狱警就来了,将他们全部带出去,毕竟刚刚进来要接受教育和训练来适应监狱里面的生活。

  两名老友都已经出去了,小孟还待在床上,对狱警的喊骂无动于衷,狱警直接上前来,伸手想要拿走小孟手中的香包。

  还没碰到手就被抓住了,孟灼华一使劲直接脱臼,矛盾就要爆发的时候一个警察突然闯了进来。

  “干什么,出去。”急忙对那个狱警呵斥。

  “小孟,没事吧,那个,认识一下我是这个监区的监区长,我叫王旭峰。”

  小孟望了一眼没有多管,转头看向自己身边,在别人眼中仿佛空无一人,但在他眼中,沈胖就坐在他旁边。

  沈胖拿出他的小熊爪,轻轻捏了捏灼华的脸蛋,“怎么这么为难别人,这样子你可难混下去啊,快点给我从床上起来,起来,去接受教育,学习,就算发下呆也可以嘛。”

  ………………………………

  日子一天天过去,监狱的生活时间上都有规定,不管是干活还是训练,或者是学习,小梦总是发呆,但有王警官倒也没事。

  在这监狱中曾亮估计是小孟唯一的朋友了,吃饭时工作时学习时,总是喜欢和小孟聊天,渐渐地也知道了他和沈胖的故事,不过虽然他不喜欢男人但对其并不反感,在他的安慰下反而一点点好起来了,虽然心没有那么痛了,但思念从未停止,但在小孟的世界,沈胖的身影经常闪过,从未离去。

  虽然监狱里鱼龙混杂,但自从曾亮不小心得罪易希晨只后,被易希晨找监狱的老大哥戴诺轩打的鼻青脸肿,事后再一次庭院放风的过程,将戴诺轩和易希晨还有一堆小弟全部打趴在地,而且事后也没有受到严重的处罚,监狱里的人是不敢惹这两位了。

  昼夜交替,日月流转,我在这深渊中仰望星空,找不回曾经的梦,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曾亮刑满释放了,孟灼华让沈团勇帮忙找了个工作,老刘没有再当警察了,据说他们家是厨师世家,现在带着小罗开了一家小餐馆。

  郭叔和团勇哥还是正常的在警局上班,不过听说沈团勇有些不想干了,如果不是自己这个位置,沈胖又怎么会遇到危险。

  干爸和舒老师据说有小宝宝啦,不过满月和周岁自己估计是见不到了。

  至于江夺他成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和老顾也来看望过,他俩的关系应该在缓慢的发展着吧,平淡简单,虽然分隔两地,但早就习惯在一起了他们,不会因时空而分开,就像沈胖还在我身边。

  可是……可是真的好想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