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作者:福未央      更新:2020-08-01 22:06      字数:1420
  不由分说,老鬼就把我抱起。

  他劲大,块头也大,我像只小鸟似的依偎到他怀里。

  我想挣脱,可他不让,我越挣扎他越箍得紧。同时他还像个拿着刺刀的老兵油子,挺着枪杆子前进。

  他故意用恶狠狠的表情盯着我,拿下巴上的胡渣扎我,“我们肯定要在一起往下过的啊,嗯,是不是,你想不过都没门!你跑哪里都要被我逮到,小宝贝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哦!哈哈……”

  他很有霸道男人的味道,又凶又狠,让人不得不屈服于他,甘愿被他握在手掌心。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摔开他,把照片的事抖出来呢?我怎么还任由他抱着搂着,还被他这老兵拼刺刀呢?

  我太贱了,竟然就这么像只小鸟钻他怀里,享受他的爱欲,被他强烈的欲望刺激得不能自已。

  这样的时候是我熟悉的,也是我很迷恋倾倒的。老鬼真的有这样的魅力,他浑身散发的味道很自然,很朴素,却又叫人不可抗拒。

  虽然我也玩过几百人,可真正能让我驯服的,让我打心底佩服的几乎没有。

  老鬼跟那几百人不同,好像是上帝派来管我的。不用发火,也不用怎么样,只要老鬼他动动手指,冲我暧昧的一笑,我全身就软了,就酥了。

  有什么办法呢,平时我要发点脾气什么的,往往老鬼就那么亲我一下,或是把我弄到床上沙发上压一压,我就好了。

  我是不是天生的贱啊?

  现在也是这样,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嘛,他在外面玩了人,我就这么皮痒肉骚的原谅他了吗?

  我应该跟他算账,算这五年来的账,所有的账!

  我应该告诉他,我在他身上付出了多少钱与物质,更付出了多少感情心血,这些都是无法计算的啊。

  我有许多的话要讲,遭受的打击太深了,这些老鬼他能理解得了吗?

  可这时老鬼已经把我丢到床上,随之就利索的将我剥成笋干,他动作熟练老道,又厚又光亮的胸脯与背脊上滚动着滴滴汗珠,那粗壮的手臂显出一股男人的力量。而他这老兵油子似乎什么也阻挡不了,面色都有点痉挛,我再推再抵抗都是没用的,只会让他更加激情澎湃,一路冲锋陷阵,狂呼呐喊,将胜利的旗帜插到最高峰上……

  完了后,老鬼还想邀赏的涎着笑凑到我耳边,“宝贝,怎么样,满意不?要哪里不满意还要提高的,你就说,我肯定为我的小宝贝服务好。”

  “我是你的客人吗?”

  “不是想要你舒服嘛,一切以你为主,你满意我就高兴嘛。”

  “为什么要这样?你把自己放到哪里去了呀。”

  “我无所谓,我没事的,真的。”

  我猛地侧过头去,近在咫尺地盯着老鬼。我心想,不会吧,难道他真把我当客人那样对待?因为我有公司有钱,因为我家条件好,他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所以这几年就低声下气小心翼翼地服务?

  这可能吗?

  那是不是表示,老鬼他从来就没爱过我?

  只是把我当客人,他才能这几年对我忍气吞声,对我百般讨好,一切都把我放在第一。

  我被这念头震撼住了,要是那样的话,那老鬼心思岂不是太深太可怕啦!那他也隐藏得太深了吧。

  “小宝,小宝,你怎么了?”老鬼在摇我。

  我恍过神来,“没、没怎么……老鬼,你……”

  “我在这,有什么你就说出来,我听着。”老鬼声音特别温存,像从梦里传出来的。

  我看着他眼珠子,像要看穿一般,“你、你爱过我吗?”

  哗一下,老鬼脸上的皱纹全拧成一团,他朗声笑起来,连那嘴边的胡子也像春天抽条的柳枝,特别地摇曳起来。

  “小宝小宝,我的小宝哟,你怎么会这样问?你是不是傻了?”他捻下我鼻子,又痛又爱的亲了亲。

  我鼻子和脸上被老鬼温热的舌头滑过,像寒冬里一股哗哗流淌的小溪,带来了春的气息,格外动人。

  我看老鬼的眼睛,再被他这么亲着,我能真切感受到,老鬼他是爱我的,并没有把我当客人看待。

  也不知怎么,就在老头捧着我脸柔和温情时,我竟然不争气的红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