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者:尘心如炼      更新:2020-08-02 12:48      字数:2410
  江白区一共三所高中,一中和实验位于城北,二中位于城南,学校知名度和教育资源呈现一中大于实验大于二中的局面,当然,学费也与之挂钩。

  庄点坐在二中高一(5)班的教室里,两只耳机一只戴着,另一只挂在耳朵上,聚精会神地研究着一道和排列组合有关的数学题。

  四周是空荡荡的书桌和惨白的白炽灯光,再往外,是刚刚被漆上墨色的夜空和偶尔有人路过发出的脚步声。

  安静得连饮水机中水泡升起都如同雷鸣。

  教室外响起书箱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突兀地打碎了属于周末夜晚的宁静。庄点抬起头,一只满脑袋汗珠的小熊走进教室。

  是熟悉的面孔呢。

  一天之内在不同的地方遇见四次,这种只发生在小说中的剧情真正出现在自己身上时,还是难免发出一句“世界真小”的感叹。

  两人四目相视了几秒钟,吃晚饭时微妙的尴尬气息又悄悄散开。

  童臻走到庄点身旁的空桌边上,放下书包,问:“我可以坐在这儿吗,小庄老师?”

  所以你真的不想吐槽一下这频繁的见面率吗。

  庄点轻轻点头,埋头继续想题。

  “分组分配啊,这是高二学的吧。”童臻站到庄点旁边,一只手撑着桌子,偏着头看庄点手里的题。

  果然提前预习还是很难能找到难题思路呢。

  “因为你小庄老师很聪明啊,现在就在学高二的知识了。”庄点笑笑。

  “那聪明的小庄老师解出来了吗?”童臻也笑了。

  诚实地摇头。

  “这种题有固定解法的,”童臻接着说,“五个老师到三所学校支教,可以产生的组合方式有两种,分别是三一一和二二一……”

  童臻讲题条理很清晰,逻辑也十分严密,某一瞬间庄点感觉是自己的初中数学老师在讲题。

  甚至还在结尾指出了自己思路错误的原因。

  “谢谢,”庄点一边回味咀嚼题目,一边说,“所以,你是刚从一中转过来的吗?”

  “嗯,你怎么知道?”

  “我们班主任说的,他说一中要转来个新同学,我们都还挺好奇的,”庄点说,“二中的学生都挤破了脑袋想往城北跑,从一中往二中转的确实少见。”

  童臻在旁边默默地收拾书桌。

  少见吗,那些人应该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把自己逼迫到转学,才是他们的共同目的吧。

  “对我来说,你身份还挺多的,学生,同学,重要合作公司总裁的小少爷,”庄点开玩笑说,“以后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童臻顿了一下,看着庄点的眼睛,非常严肃地说:“朋友。”

  朋友,可以一起玩的那种。

  庄点有些意外,他居然在认真回答这个逗比问题,而且,又是在自己给的选项之外。

  “认真审题好嘛,我问的是称呼,不是关系。”庄点接着乐呵。

  童臻突然抓住庄点的手,肢体接触伴随着体温的交融。

  “小庄老师,你是第一个看到我听树的声音没有嘲笑我的人,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吗?”

  一抹嫩红漫上庄点的耳根。

  这是被撩了啊。

  其实我也没听见树的声音,这种事做过一次之后我也觉得挺好笑的,听大自然的声音什么的不被嘲笑才奇怪吧。

  还有你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交朋友的吗,太草率了喂。

  “当然可以啊,我还想让你教我听其他声音呢。”庄点也看着童臻的眼睛,认真地回答。

  终极颜狗成就get。

  童臻笑了,松开双手继续收拾东西。

  “所以你能跟你的朋友讲讲你转学的原因吗?”

  “秘密,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

  好吧,第一天认识就当朋友还是有些草率了。

  “那手怎么伤的可以说说吧。”

  “你不是还要学习吗?”童臻说,“不够专注的话是解不出难题的哦。”

  学习还是要学的,为了接弟弟请了一周的假,虽然已经把高一的知识学完了,但几天不摸书的罪恶感还是迫使自己把宝贵的周末夜晚送给了题海。

  没错,就是这么优秀哼唧。

  “今晚把分组分配学会就已经完成任务了,一晚上学太多难点知识只是揠苗助长而已,我又不急。”

  “对哦,我从刚才开始就想问了,为什么教室里只有你一个人,周末晚上不是有晚自习的吗?”童臻问道。

  “这儿不是一中和实验,管的没那么严,”庄点解释道,“二中没有明确规定学生要上晚自习,晚上学不学全凭自愿,只要第二天能教作业就行。就算是平时的晚上,留在教室的也不超过十个人,更别说周末了。”

  童臻眼神有些失望。

  不用上晚自习的话,成绩一定会下降的。

  “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庄点说。

  童臻思索片刻后,如实讲述了公路救狗的故事。

  “下次做好事的时候,记得注意自己的安全哦。”庄点笑着说。

  和那个医生说了一样的话啊。

  童臻有些诧异,“小庄老师不会觉得很奇怪吗?竟然会有人为了保护公路上的动物受伤。”

  “如果是城南的人们的话,会,而且他会被所有人当成神经病。但如果是你的话,并不会。”

  如果连保护生命的意识都没有,又怎么能听见生命的声音呢。

  “你刚来琴行时,我就觉得你应该不是城南的人,”庄点接着说,“我也形容不出来,就感觉你和他们都不太一样,你比他们都更……干净。”

  更干净,还是更幼稚?

  童臻看着庄点空灵的眼神,有些飘忽。

  你也是。

  “你不用去管他们是怎么看你的,他们的价值观早就固化了,没资格谈论别人的行为,”庄点拿笔在草稿本上写写画画。

  “他们只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活久了而已,看不惯与自己的思想背道而驰的事情,以及人。”

  那你呢,你能理解吗,小庄老师?

  童臻没有这样说,而是问道:“我明天正式上课的时候,还可以坐你旁边吗?”

  “可以啊,我旁边的座位空了半个学期了。”

  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庄点的手机响了。是庄晓,庄点走的时候告诉他有事可以用座机打自己的电话。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外面快下雨了。”

  “晓晓你等等啊,哥马上就回来了,你在家别乱跑。”

  庄点挂断了手机,望向窗外,刚才聊天没注意到,外面的天空已经满是污浊的灰云,燥热的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气息,看样子,今晚应该有暴雨。

  “你带伞没?马上下雨了,没带的话我送你回去。”庄点问。

  童臻摇摇头。

  “那我们一起走吧,你家住哪啊?”

  “市中心,棠明书苑。”

  两人关好教室的门后,向学校外走去。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会做高二的题啊?”庄点撑开伞,“那题还挺难的吧。”

  “因为我很聪明啊,现在就把高二的知识学完了。”童臻钻进雨伞下。

  庄点乐了半天。

  他没注意到童臻的手机也响了。

  “童童,快下雨了,王叔来接你回家吧。”

  “不用了王叔,我自己回去就行,不远。”

  童臻小声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雨滴慢慢落下,滴在两人走过的地方,发出清脆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