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十三章灾难
作者:风雨无情天      更新:2020-08-01 23:34      字数:4375
  第 六十三章灾难

  李远志从武当下山,快马加鞭,赶往湖南。他心中有点揣揣不安,按说那机械兽早已来到地球,这许久并未有动静,却不知道是为何,如果那机械兽不是来的中国这里,去了别的国家,要是在别的国家发现他们的工厂,在那发展壮大,到时候要除掉这些机械兽,那只怕就难了,唉,真要那样,也不是我力所能及的,不管了,回湖南再说。

  李远志回到铉铁门总舵已经是夜里,他把马给了下人,跟他说暂时不要透露风声说自己回来了,那人答应,他放了马,径直去了向重天那。向重天看见他真是喜出望外,紧紧抱住他说:“我就知道师叔会没事的,回来了真好,儿子思念您得紧,这月余没睡一个好觉。”

  向重天说完,那眼泪流了出来,李远志流着泪拍拍向重天说:“我知道重天想我,我没事的,只是有大事发生,才和天外仙人商议大事,如今回来,正要和重天商量。”

  向重天点来点头,两人分开,向重天说:“师叔今晚早点歇息,明天再和重天说也不迟,不知今晚师叔去哪里安歇,要不要通知三位夫人。”

  李远志说:“我哪也不去,我们师侄躺床上你听我慢慢说,事情紧急,事关重大,哪还有心思去她们那,你且悄悄为我打水洗脚脸,听我慢慢说与你听。”

  向重天听师叔这么说,赶忙自己去打了水来,洗完手脚,两人吹了蜡烛,上床细说,完事后,久别新婚,向重天在李远志身下幸福颤抖,两人恩爱就寝。

  再说 那下人牵了马去放马棚,刚好慧儿在那经过,看见李远志的马,欣喜若狂,忙问那下人:“小田子,你过来,慧儿有事问你。”

  那小田子栓了马赶忙过来问:“慧儿姐姐这么晚去哪了?有什么事情找小田?”

  慧儿说:“我们奶奶想吃臭豆腐,命我去买,回头看见你牵了七爷的马,想问问是不是七爷回来了?”

  小田子看了慧儿一眼说:“七爷不让说呢,只是姐姐问,姐姐平日对我好我才说的,七爷去了向总管那。”

  慧儿听了欣喜若狂,忙忙的辞了小田,往向总管那里去看,却不见七爷,她来到映雪房里,映雪在灯下编着什么,见慧儿来了说:“慧儿姐姐,这么晚来了,难道来看映雪?”

  慧儿笑笑说:“一来来看妹妹,二来嘛,听说七爷到家来了向总管处,不知七爷今晚在哪过夜,特来瞧瞧。”

  映雪说:“姐姐快回去罢,明天自有安排,现如今七爷早在向总管房中歇下,连水都是向总管打进去的,也没叫我,两人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商议,神色凝重的,自然今晚不可能再去哪里了!”

  慧儿说:“原来这样啊!那妹妹你忙,打扰了,我这便去了!”

  说完,她忙走了出来,往自己院子过去,到得里面,偏冰雁和明珠也在那儿,慧儿向紫烟使了眼色才说:“原来两位奶奶也在这儿,我家奶奶刚刚要我买的臭干子,两位奶奶也尝尝。”

  紫烟说:“两位妹妹优雅,可能不好这东西,不像我这么嘴馋,慧儿有事吗?有事就说,两位奶奶又不是外人,你说,是不是七爷回来了?”

  慧儿见主母这么问才说:“果然奶奶猜得不错,七爷回来了,只是悄悄的去了向总管那,连映雪都没惊动,就在向总管房中歇下了!说是有事商量。”

  明珠说:“七爷也是,有事没事,总往向总管那跑,倒冷落了咱们姐妹,七爷失踪,向总管急,难道我们就不急了吗?干嘛一回来就去他那了,真是奇怪!”

  紫烟说:“就是,有事没事,总去那,跟这向总管倒是比我们还亲密,真不好怎么说他们,要不过去看看。”

  冷冰雁说:“两位姐姐,天也晚了,七爷总是有事才去,不如我们再说说话就散了,明天七爷总不会还去那,到时后先去两位姐姐那,再来我这好了。”

  紫烟忙说:“上次误会妹妹,很是惭愧,这次七爷还是先去妹妹那,公平些。”

  明珠也点点头,冷冰雁说:“去谁那都一样,反正日子长着,有的是机会在一起,姐妹们不误会,那是最好不过了,你我都好,七爷也好,和和睦睦,才是治家之道。”

  明珠和紫烟点点头,三人聊了一阵,也就散了!

  第二天,李远志急召铉铁门的人,向重天,李远志,欢颜,和铉铁门的高层在议事厅议事,李远志知道,那机械兽如果真的出动,铉铁门上下除了他,也无人能敌,他只是要他们如果知道信息,第一时间通知他,免得百姓多受苦难。

  议事从上午议到下午,三位夫人才真知道事情重大,便都呆在自己屋里没有出来,直到傍晚,欢颜才派人通知她们,去李远志住处相会,共聚晚餐,明珠忙带了小远志,绿珠,紫烟带了慧儿,冰雁带了自己的丫头,三人都过来了。李远志看到三人,一一拥抱了一下,李远志才说:“三位夫人,我这次出去,三位夫人在家辛苦了,我甚是感激,我这阵子很忙,希望夫人们能够谅解我的难处。”

  紫烟说:“七爷,以前是我们小肚鸡肠让七爷为难了,以后七爷想去哪就去哪,七爷的心思我们明白,七爷对我们好我们也知道,以后不会再为难七爷了,能一起过日子也是一种幸福。”

  李远志叹了一口气说:“你们能够明白自是最好,只是我正有事要和你们商量,只怕是这一起过日子也难。”

  众人听他这么说,脸上露出疑惑,李远志说出了这次碰到的事情,他说:“我想你们先搬去老家乡下,等事情完结,我再接你们回来。”

  冷冰雁说:“七爷,我们也不是弱女子,七爷在哪,我们要和七爷在一起面对,我是这么想的,我相信姐姐们也是。”

  紫烟和明珠点点头,李远志才回来,也不忍心要他们离开,他说:“一家人难得团聚,这天外魔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那就暂时不过去,过几天再说,很久没见远志了,我今晚去明珠那,明天再陪紫烟,过了后天,我就派人送你们去湘乡,实话告诉你们,那天外魔兽只有我一个人能对付,你们在,如果被魔兽抓住,。到时候用来威胁我,反而会害我不能杀魔兽。”

  三人点头说好,聊了一会儿,一起吃了晚饭,李远志便跟了明珠过去,到得那边,早有人备下热水,李远志进去时,绿珠过来帮他卸衣搓背,那手在他身上抚摸,李远志知其意思,心中有事,哪里还能顾得儿女情长,他匆匆洗了出来,绿珠细心为他擦了身子,他穿了衣服坐着看书,等明珠洗了上床,夫妻恩爱,不必细述。

  到得半夜,明珠说:“七爷,我错了,不该拿绿珠来留七爷,但如今绿珠已经是七爷的人,七爷明日又去了姐姐那,不如七爷现在去陪陪绿珠,那丫头一颗心都在七爷身上呢!”

  李远志说:“是啊!你当时能想通最好,就不会害了绿珠,就算你不把绿珠给我,你是我的人,我一样会真心对你。我来的地方只能一夫一妻,如今只得入乡随俗,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只能尽力不辜负每一个人。”

  明珠推他一下说:“那还不过去,放心了,有你在就是幸福,我们姐妹再也不会为你争风吃醋了!”

  李远志只得起来,到得外面,绿珠并没睡着,李远志上了床,那绿珠抱住他喜极而泣,李远志轻轻拥住安慰她,正如他所说,入乡随俗。

  这样温馨的日子过了三天,第四天,冰雁已经早早起来,服侍他梳洗,李远志决定今天送她们三人和欢颜回湘乡老家,因为他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总觉得有事情发生。

  两人用完早餐,李远志准备送她们上路,突然,他身上的铉铁剑不停颤动,嗡嗡作响,他知道有事,赶忙出了铉铁门总舵,来到街上。他看去,只见长沙城内百姓四散奔逃,惊恐万分,他正要拉住一个人问怎么回事,突然,眼前一幕让他惊呆了,只见一个形似蜘蛛的机械兽向这边走来,八只巨大的长脚,撑得身体高过两旁的两层楼房,它一边走一边破坏,那街上旁的房屋只要被它腿扫到,便轰隆一声倒塌,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市民,有的被淹没在屋里,有的被砸伤躺在地上哀嚎。那怪兽朝着铉铁门总舵而来,李远志想,他们难道感应到铉铁剑所在?他也来不及多想,看着机械兽走近,他忙抽出铉铁剑,只听铉铁剑低低的鸣叫,似乎知道一场大战在即。

  那机械兽沉浸在地球人惨叫的兴奋中,看到地球人的惨状,他更加卖力的破坏。这时,李远志瞅准时机,趁那机器兽还没注意到他,用足内力,一跃飞起,把内力灌注剑上,一剑飞刺机械兽发光的胸部,那里是机械兽储存能量的地方。

  那机械兽正在大肆破坏,何曾想到有人会对他致命一击,李远志竟然一剑得手,刺穿了机械兽兽的能量源,那怪兽哪曾想到地球人知道他的弱点所在,一时大意,当场送命,瘫在地上。

  铉铁剑刺杀了机械兽,嗡嗡作响,很是兴奋,李远志过去,又用剑把怪兽斩成好多段,他怕他的同伙找到能量源,再来救他,李远志把能量源也砸碎破坏,让能量源不能复原。

  这时,所有的市民不再奔跑,围过来观看倒在机械兽,对李远志佩服至极,所有的人围着李远志,说着感激的话,欣喜不已。

  李远志也松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能一剑杀死机械兽是因为机械兽没有注意到他,他出其不意突然出手才能如此顺利,他想,最好是机械兽单独行动,他把握就大些,他正想着如何对付另外四只机械兽,突然,站他对面的市民发出惊呼,他忙转身看时,这才发现,另外四只机械兽竟然在铉铁门总舵上次摆擂台的操练场上,李远志急了,赶忙纵身一跃,上了屋顶,再一跃,便到了操练场。

  这时,他手中铉铁剑更是震鸣不已。进了操练场,让李远志吃惊的是,李占龙竟然也在那儿,他从总舵出去只一会儿功夫,只见向总管躺在地上,受伤严重,自己的三位夫人和欢颜都以被李占龙控制。那李占龙再次出现,居然恢复了他原来的容颜,不再是毁容后恐怖的样子。他冲李远志一笑说:“七叔,只是月余不见,七叔倒会风流快活,妻妾成群了,让侄儿好生羡慕。不过七叔,你的好运气到头了!该是我鸿运当头的时候了,现如今,七叔若能束手就擒,你那几位夫人我便暂时放下,至于向重天,我喜欢七叔亲手杀了他,那样,我会更开心。”

  李远志这才后悔没早些送她们几个去湘乡,没想到他才出去一会儿,家中变故这么大,所有的亲人都被李占龙控制,但后悔已经迟了,李占龙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四个机械兽,如果让他们找到工厂,后果不堪设想,事已至此,他只能见机行事了,他对李占龙说:“好侄儿,果然命长,你下来陪七叔玩玩,叔叔看看你可有长进。”

  李远志虽和李占龙说话,手却暗暗运内力到剑上,他突然一剑刺向看守他几位夫人的机械兽,那机械兽第一次和地球人打交道,哪里想得到李远志会突然发难,还没来得及反抗,已经被李远志一剑洞穿机械兽的能量源,那机械兽委顿在地,不能动弹。

  李远志的举动激怒了那三个机器兽,机器兽围住李远志大战,机械兽有了准备,李远志再难接近他们的能量源,但李远志身手快捷,机械兽也一时奈何不了他,那机械兽脾气暴躁,直打得操练场尘土飞扬,四周的围墙纷纷倒塌。

  李占龙见机械兽半天不能解决李远志,心中恼怒,突然一剑刺向向重天大腿,向重天闷哼一声,李占龙大声道:“七叔,你把我话当耳旁风了吗?你再不束手就擒,我便杀了向总管,再杀欢颜和你儿子,还有三位夫人。”

  李远志看着向重天惨状,于心不忍说:“你也得叫他们先住手,只要你保证不杀向总管和她们,我愿意束手就擒。”

  李占龙忙对机械兽说:“三位神仙暂且住手,我有办法杀了此人为另外两位仙人报仇。”

  那机械兽听他说果然住手,李远志欲收铉铁剑,铉铁剑哀鸣不已,原来这铉铁剑跟李远志已久,和他早有感情,现见他停战,胜算机会渺茫,自然悲伤,李远志也感受到此剑的悲哀,可他也无可奈何,他不能看着向重天、欢颜,还有自己几位夫人为了自己而死,只能放弃战斗,保存他们性命,只是以后如何,现在火烧眉毛,他想不了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