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和我借五百给他
作者:母语      更新:2020-08-03 01:13      字数:1371
  星和我借五百块钱,我没有借给他。对于他的这种做法,我很小瞧他。

  我也不想再联系他了。

  有一天他又忽然给我打电话,说想看看我。问哪里能够找到我。我还是如实的告诉了他店里的地址。

  他只说想来看我,也没有说什么时候来。

  晚上我手机沒电了,拿到我的楼房充电。要是平时我是不敢关机,和不带手机。怕领导给我打电话。

  那天我支摊子。二十的麻将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打四百块钱的锅子,洛阳麻将,高三落,没有风头,胡牌特别的快,一般二三十分钟就要一锅子,我们抽取八十元的桌子费。

  坐上去支摊子,赌博输赢不保,嫖对身体不好。我要是输上两锅子,一天差不多白干了。

  所以,打麻将最怕别人来电话。

  那天下了雪,外面干冷干冷的。偏偏打成了胶皮锅子,一直磨蹭到临晨两点才散。

  最后我自摸了豪华七对,总算结束了战斗。我也实在不想上我的四楼了。就准备把门从里边锁上睡觉。

  我把别人送走,正准备锁门了,忽然星闪了进来,把我给大大吓了一跳,他头发上沾的全是雪,穿的又很单,一身黑西装,黑色的靴子,白袜子,身上一股扑鼻的香水味,尤其是,也还打了粉底睑上,红色的头发。就傢了一个小女孩。

  他冻得浑身发热抖。

  我抱着了他,替他暖暖身子。双手握住了他冰凉的手。

  我问他:“你怎么来了?”

  他说:“想你了,我爸妈睡着了,我翻墙出来的,翻墙沒站稳,脚下滑的,摔了一跤。”

  “我旱就来了”,“就是不敢进去找你,打了好多电话,你也不接,不停的张望.”

  我对星的昌昧来访,好感动。

  我收拾干净了二楼,把麻将推在桌里,等地干了,由于是地热,又是个折叠床,他比我胖,只好打了地铺。我把床帘拉的严严实实。

  他问我:“哥,能洗澡不?我去灌一下肠。”

  我回答:“能了,一楼有电热水器,”

  于是我下楼陪他洗澡了。他在里面洗,我在外面盘算今天挣了多少钱。因为朋友最近不在,他爹在银川做手术,膀胱癌……

  我算了一下,一个人抛去开资,能分六百元,今天我还赢了几百块钱。我不慬灌肠是什么意思,星暂且出不来,我推门进来看个究其,他蹲在地上,往后庭灌水。

  完事后,他问我有丅吗……

  我说:“我没有,我这岁数也不好意思去买。”

  再说带丅也不舒服。

  有一次麻友她在社区干过,家里有存货。

  她说:“我家剩几盒,给你拿过来。”

  我说:“我又不用。”

  她说:“再不用过期了,扔了好可惜。

  我这个人耍么不开玩笑,要开特别的漏骨和过分。

  我说:“留下让你老公用啊。”

  她说:“爷带环的了,也用不上。”

  我又说:“让你老公一次戴上十个。”

  她说:“给爷戴上那么多干啥?”

  我说:“粗啊,爽啊……。”

  当时好几个女的都哈哈哈大笑。我又刹不住闸了,收到留不住。在这穷二老婆面前兜了几句黄话。

  讲了一个黄色段子。

  某天,麻将馆来了两个邪将,实际上是夫妻,却假装不认识。

  老婆吊七对子,把腿劈成八字,打了个八万,给别人点在一条龙上。

  回家两口子输了钱,拌嘴,女人骂男人:男人“笨你妈B的,怎么能给别人点在七对上?”

  男人说:“你把腿一叉开,老子还以为要八万……。”

  女的:“就是猪也知道,腿叉开是要JJ!

  我觉的星特别的会玩。嘴里含了雪糕,给我冰火两重天。尤其是他雪白的肌肤,更让我春心荡漾。那天我们的活动了四十多分钟。”

  以后我觉的我离不开他了。

  他没有开口,我给了他五百元。

  又给他花了一千多块钱买了一身西装。

  他说他不喜欢穿皮鞋,喜欢穿靴子。就给他买了一双靴子。

  只是我告诉他:“下次别洒香水,别打粉底,男人就是男人,那样我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