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 净目神中露羞涩
作者:汉将军      更新:2020-08-01 23:50      字数:1943
  炼制三品丹药,耗费了王朝很大的精力,当天李儒风走后,王朝便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天大亮方醒。

  王朝醒来时,才想起李儒风昨天说的今天歇息一天,只是王朝倒也闲不下来,他来到炼丹房回顾着昨天化丹的那重要一步,继续炼制丹药。当然,王朝没有莽撞到直接炼制三品丹药,他很尊重李儒风,自然是听李儒风的安排。王朝炼制的是二品丹药,在其中感受着化丹这至关重要的一步跟三品有何区别。

  过了不多久,一颗二品丹药便出现在王朝的掌心,这一次王朝炼制二品丹药的时间又节省了不少。王朝感觉到,虽然昨天炼制三品丹药失败了,但并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反而令自己炼制二品丹药愈加得心应手,节省了将近一半的时间。

  至此,王朝愈加相信李儒风,他觉得李儒风给自己安排的每一件事,就像是事先计划好的一般,都十分有效。

  只是今天李儒风并没有来,王朝炼制完二品丹药后,便来到院子里照料药草。夕阳红霞印在天边,王朝坐在院子里,发现今天午后的时间过得有些慢。

  不,是因为李儒风不在的时候,王朝就会感觉时间总过得有些慢。王朝在夕阳下,默默在院子里修习,直至天黑时分,才回到屋里。

  第二天,李儒风如约而至,他又带了炼制三品丹药的药草前来,毕竟院子里的药草是有限的。只是如李儒风所料一般,王朝第二次尝试炼制三品丹药,依旧失败了。

  “老爷,要不还是等过些日子吧。”王朝说道,今天又一次没有化丹而成,他觉得有些浪费药草。

  李儒风淡淡笑了笑,将药草投到药池之中,然后看着在药池中的王朝,应道:“今日比上次好了一些,你自己应该有感受到。”

  王朝略作犹豫,而后还是点了点头,他确实觉得比第一次好了许多,但是距离化丹成型,王朝感觉还差得很远。

  “那便缓缓,这段时间,先把针术授予你。”李儒风轻轻抚了抚须,他今天来,除了带了炼制三品丹药的药草,还有一副图,以及一盒针。

  “针术?”王朝惊疑一声,便想起了自己见到李儒风的第一次,身上便有着细针。

  “怎么,不想学?”李儒风反问道。

  “想,想。”王朝急忙应道,频频点头。

  李儒风发出爽朗的笑声,他就是故意逗一逗王朝。针术也是丹师必备的要领,与丹术同为丹师的两大秘术。

  “穿好衣服,跟我来。”李儒风背过身去,说道。

  “是。”王朝从药池出来,匆匆穿上衣服。

  李儒风带着王朝来到宅子里的书房,书房虽然不大,但这段时间已经陆陆续续增添了一本又一本的书籍,都是李儒风带来给王朝学习的。

  “这两天,就先不炼制三品丹药,但是二品丹药的炼制还得继续,除此之外,就是记住这幅图。”李儒风拿出一副图,缓缓展开。

  王朝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儒风展开一张大图,但突然面色一红,刚刚从池中出来的清凉身体多了几分燥热。

  “这……”王朝看到的是一副男性图,标注着各种穴位,但却偏偏一丝不挂,只好匆忙把眼神移开。

  “把每个穴位都记清楚。”李儒风嘱咐道。

  这时候,李儒风看到王朝面色泛红,干净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羞涩避开了图。李儒风莞尔一笑,他不知为何,看到王朝这羞涩的模样,他突然觉得想抱抱这个孩子。

  “是。”王朝看向李儒风,轻轻应了一声。

  “看我作甚,看图。”李儒风瞪了瞪王朝。

  但是,李儒风语音刚落,又觉得自己说的这话怪怪的,怎么把自己跟这图放到一块相比了。

  “看图,看图。”王朝低下头,小声应道。

  “臭小子。”李儒风一伸手,就捏了捏王朝的脸颊。

  “老爷……”王朝低呼一声,脸颊被李儒风一捏,王朝的脸更红了。

  “你这小胖子。”李儒风再次发出爽朗的笑声,一边把图收好。

  王朝不敢去看李儒风,也不好去接过图,就干站在原地,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李儒风把图放在一旁,轻轻摸了摸王朝的脑袋,在王朝的耳边说道:“我得走了。”

  “老爷慢走。”王朝依旧站在原地。

  “怎么,不送送我。”

  “是。”

  王朝急忙跟了上去,跟着李儒风一起来到杂物间,看着李儒风在暗门上轻轻敲了敲。暗门缓缓打开,李儒风回过身,看到依旧脸色泛红的王朝,而后笑着离开了。

  李儒风走后,王朝还愣在杂物间,许久才回过神来。

  王朝离开杂物间,回到书房,看着李儒风带来的穴位图,就放置在桌上,王朝略作犹豫,最终大着胆子缓缓打开了穴位图。但不知为何,图上的穴位王朝怎么也记不住,他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李儒风的身影。

  “不,不。”王朝拍了拍自己脑袋,他觉得这样想李儒风,对李儒风很不敬重。

  夜已深,王朝独自一人躺在床上,依旧在想着今天在书房里,李儒风的一举一动,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脸上仿佛还有李儒风手上的温暖。王朝知道,李儒风对自己的好,无论是丹术,还是针术,李儒风都倾力传授给自己。但就是这样的一种好,才令王朝愈加迷茫,他觉得不能那样去想象李儒风。

  “李老爷,老爷……”王朝喃喃自语,许久之后才睡去。

  李儒风也在深夜才入睡,王朝今天那干净眼神中透露的羞涩,让李儒风有一瞬间心生所触,他喜欢的正是这样干净利落的男子,只是他不敢轻易表露,也猜想不会有结果。

  王朝的路还很长,而李儒风却不知道自己的路还有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