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他就这么肤浅?
作者:福兮祸兮福祸相依      更新:2020-08-02 15:00      字数:6320
  “鬼王?”

  莫星河眼瞳止不住狠狠缩了缩,其他四位供奉不禁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惊呆了。

  尤其是大供奉,更是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他明明就是铁战衣,怎么一下子变成了鬼王?”

  “燕清羽,百年未见,你还是那么迂腐啊,反应连老夫的护法都不如,这就是当年老夫为何灭了你整个宗门一脉,却唯独放过你的原因了,你这悟性差得啊……真是让老夫放心得很哪,哈哈!”

  鬼王看到大供奉这副懵懂的样子,不由连连大笑起来。

  大供奉身子微微一震,终于反应过来,骇道:“你……你是鬼王?”

  “不错,老夫是黑魂主人,也是鬼王,老夫从来没什么传人,就只有本尊一枚而已,剩下的都是你们臆想出来的,哼。”

  “你就是在皇城内,被顾大侠当场击杀的那个老者?”

  一切都清楚了,大供奉和众人彼此对视一眼,却是彻底惊呆了。

  “那你怎么与百年前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又变成了铁兄的模样?那铁兄现在又在哪里?”

  大供奉眼中满是迷茫,鬼王睥睨地瞪了他一眼,却是邪魅一笑,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便淡淡道:“我圣火教初代教主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曾创下一套移魂大法的绝顶术法,可将人的灵魂置换。”

  “老夫百年前用这套术法,逃过了圣火教前任教主,欧阳飞鹰的追杀,如今又用这套术法,逃过了顾少枫的屠杀,当真是初代圣教主在天有灵,保老夫不死啊,哈哈!”

  “移魂大法?”

  大供奉两眼珠一转,登时明白了。

  “你是说,这套术法能将人的灵魂置换?所以你的灵魂跑到了铁兄身上,那铁兄的灵魂在哪里?难不成死了的那个老者,其实是铁兄?”

  蓦地,大供奉等人心下骇然。

  他万万没想到,当初顾少枫诛杀的黑魂教主,身体里居然是铁战衣的灵魂,那岂不是等于,那时是将铁战衣给杀了吗?

  一念及此,众人皆是心痛万分,悲入愁肠。

  鬼王就这么冷笑着看向他们,默默不语。

  一旁的王伯仁两眼珠转了转后,蓦地道:“不,当时死的不是铁战衣,是君不仁,鬼王自己占了铁战衣的肉身,将君不仁的灵魂换到自己体内,替自己当了替死鬼,而现在,真正的铁战衣,在君不仁身体内。”

  “哦?此话怎讲?”

  莫星河他们听王伯仁这么说,皆是一奇,鬼王也是脸色微微变了变,深深看了王伯仁一眼,邪笑道:“老东西,你这是从何说起?老夫最大的敌人,是铁战衣,为何老夫会让君不仁当替死鬼,而不是他呢?”

  “就是因为他与你是死敌,所以你才不放心他当你的替死鬼。”

  王伯仁眼中精芒一闪,他仿佛亲眼所见一般,淡淡道:“当时你被顾少枫堵在皇城内,无路可逃,便想出这李代桃僵,移花接木的逃生之计,可是战场中的事瞬息万变,如果你让一个仇人进入你的身体,万一顾少枫第一时间没有杀了他,他说出了你的阴谋,那你这一计策就完全功亏一篑了。”

  “所以,即便是替死鬼,也一定要找个对你忠心耿耿的心腹,不会出卖于你,甘愿为你去死,这样你才能确保自己绝对安全,这个人,只有君不仁适合,而且,你对他也早已有了杀意,他似乎踩了你的底线,因此我认为,死的是君不仁,那个被你打成重伤,关押起来的,才是铁战衣。”

  啪啪啪!

  鬼王止不住轻轻拍了拍手掌,邪笑着点点头道:“妙极妙极,真是说得一点不差,老夫现在才发现,你这老东西真不是一般的聪明啊,还有你们这些老糊涂蛋,活了一百多年,心思城府却连一个只活了半辈子的都比不上,真是活狗肚子里去了,哈哈!”

  鬼王在邪笑着,王伯仁眼眸微微嘘眯了一下,却是缓缓将手藏在背后,轻轻地摆动着。

  莫星河和大供奉见了,瞬间明白了,这是让他们赶紧逃跑。

  趁着这鬼王还陷在这得意张狂之中的时候……

  彼此对视一眼,众人微微点头,脚下一动,便咻咻咻地向四面八方突围出去。

  如今之计,当真如王伯仁所说,能突围一个算一个,去给顾少枫报信才是最要紧的,却是再也顾不上保护其他人了。

  “拦住他们。”

  笑声戛然而止,鬼王一脸阴沉地看着那些迅速闪略的身影,大喝道。

  唰唰唰!

  听到鬼王的命令,那些人皇术灵高手们赶忙追击,却是但听轰的一声巨响,一只数十丈高的巨佛当即显现在众人身前,将他们所有人都挡了下来。

  大供奉手掐印诀,在巨佛之中,一脸坚定地道:“想追他们,先过老夫这一关,不动明王尊。”

  “雕虫小技,看老夫狂龙神爪。”

  吼!

  一声怒吼,鬼王登时暴起,一爪狠狠抓在那金佛身上,但听轰隆一声巨响发出,金佛应声而碎,化为虚无。

  大供奉也是噗的一声,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到地不起,但他的眼中却满是惊骇道:“狂龙神爪功?你怎么会铁兄的独门绝技?”

  “废话,老夫这具肉身就是他的,这具身体练了这绝技上百年,老夫只要适应一下,就能学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哼。”

  鬼王冷冷一笑,挥挥手,马上有人上前,将大供奉的修为给封印了。

  接着一群人再次追击,没一会儿工夫,就将那剩余的四位供奉全部拿下。

  甘迪罗一直紧紧追在莫星河身后,莫星河面色平静,不置可否地掏出一只笛子,嗤笑道:“甘迪罗,自从当年在西凉国都一战后,咱们这是第二次交手了吧。”

  “当年鬼王想收服于你,老夫才放你一马,今天可没那么好说话了,你受死吧。”

  “你放我一马?哼,别吹牛了,当年你们那是三位供奉一起围攻我,现在就你一人,还有那个本事吗?”

  莫星河讥笑一声,当即将长笛凑到嘴边,轻轻一吹。

  “迷魂叠曲。”

  悠扬的笛声蓦地传荡开来,莫星河的身影渐渐虚化,消失不见,甘迪罗双瞳止不住狠狠缩了缩,手中法杖一挥,吼道:“想跟我玩儿精神干扰?虚的就是虚的,你斗不过老夫的,万木降临。”

  轰轰轰!

  霎时间,一声大喝,无数恐怖的绿色植物登时自地底冲天而起,对着周遭所有一切狂轰乱炸,不过须臾工夫,就将整个耶律府夷为了平地。

  “老东西,你躲啊,老夫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哪里去,哼!”

  甘迪罗不屑地撇撇嘴,一脸邪魅道。

  隐于暗处的莫星河听到够,则是止不住嘲讽出声:“甘迪罗,你以为老夫当年吃过你这群攻的苦头,现在还会再吃第二次吗?哈哈哈……”

  一声大笑,是那般洒脱而又不羁。

  甘迪罗眉头一皱,仔细地察看着周围动静,却是顿见不知何时,他召唤出的那些恐怖植株竟然齐齐向他这里攻击过来,完全失控了。

  这一下,甘迪罗不由大惊失色。

  “难道莫星河这老不死的精神控制术法,已经强到如此变态的地步,连老夫召唤出来的植物都能控制了吗?这不可能?”

  甘迪罗内心在呐喊中,但双眸之中却是越来越惊惧……

  轰轰轰!

  一声声巨响发出,尘土飞扬,那些植株仿佛完全被莫星河反控了一般,一茬接一茬地向甘迪罗扑来,吓得甘迪罗赶紧逃跑,心下更是莫名其妙。

  “怎么会这样,老夫召唤出来的植株,竟然被他利用了?”

  没有办法,甘迪罗只好召唤出更多的植株,来挡住这些被反控的植物们。

  可是,奇怪的是,他刚召唤出的植株很快又被反控,纷纷向他击来。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左躲右闪地逃跑着,心底都快哭出来了。

  “我靠,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以前从没遇到过,老夫的术法会被人反控的时候。”

  碰!

  正在这时,他正极力逃跑着呢,但听一声巨响,无数汹涌的植株在他面前窜起,拦住了他前方的道路。

  甘迪罗眼瞳止不住狠狠一缩,这下彻底懵了。

  他现在可以确定,这植株不是他召唤出来的,但为何会突然出现,难不成对方也会这木系术法?

  甘迪罗怔怔地呆住了,不明所以,却只听此时此刻,一声声诡笑在他耳畔不断回响,接着便见莫星河那飘逸灵动的身影,在他四面八方陆续出现。

  放眼望去,无边无际,仿佛漫天星辰一般,出现了无数的莫星河,一边吹着笛子,一边邪异地瞪着他,甚至不时还出口嘲讽两句:“甘迪罗,这里不是西凉,你失了先天优势,难道以为还能打得过老夫吗?哈哈……”

  “莫星河……”

  甘迪罗脸皮止不住狠狠抽动了一下,眼中皆是骇然。

  莫星河嘴角一翘,双眸一狠,当即冷笑道:“甘迪罗,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永别了。”

  哗!

  话音一落,那无数恐怖的植株当即向甘迪罗那里狠狠冲了过去,就像一群狮子向一只无辜的小白兔扑去一样,甘迪罗彻底惊呆了,一动不动。

  “甘迪罗,你干什么?”

  忽然,就在这时,一声怒喝响起,鬼王双爪一挥,将那无数植株击碎,迅速来到甘迪罗面前,一掌猛地拍在他的头顶,吼道:“给我清醒一点,清醒术。”

  呼!

  一抹清凉自头顶上方直冲心底,甘迪罗身子不禁抖了抖后,终于平静下来,看着面前的鬼王疑道:“呃……老夫刚刚怎么了?”

  “老夫还想问你呢,刚才你们一帮人围追莫星河,怎么好端端的,你就召唤出这么多植株拦住了自己人的去路,帮他逃跑了呢?”

  “什么,我帮他逃跑?”

  甘迪罗全程是懵逼的,待想了想后,不觉狠狠敲敲脑门,叹道:“哎呀,上当了,老夫被他精神控制了,万万没想到,他的精神控制系术法已经磨练到如此恐怖的地步,连老夫都着道了,这个莫星河,当真可怕至极啊。”

  鬼王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叹道:“是啊,当初他中期术灵修为,在精神控制系领域,就已经是天下最顶尖的存在,如今他的实力似乎更上一层楼了,这样的高手,老夫无法收服,当真遗憾啊。”

  “是,没错,但最关键的是,他跑到了顾少枫那边,与我们为敌,简直就是我们心头大患,唉……”

  甘迪罗听到鬼王的话,也是止不住摇头叹息。

  鬼王斜睨地看了他一眼,沉吟了一会儿后,喃喃道:“跟顾少枫那个怪物比起来,他这点助力就不算什么了吧?总之,我们最终的心腹大患,还是那个怪物啊,所以在他回来之前,我们得迅速稳住全局才行。”

  “嗯。”

  甘迪罗定定点点头,深以为然。

  接着,鬼王便带着甘迪罗,还有甘迪罗陷入幻境时被误伤的一众人马,又回到了那耶律府前院内。

  至此,除了莫星河神通广大,从这些人的魔爪中成功逃跑外,大供奉供奉他们,全部被擒住。

  王伯仁也是毫无疑问地被抓了起来。

  鬼王款款来到王伯仁面前,紧紧盯了他一眼,登时发出了一声冷笑:“护法,没想到吧,你处心积虑要借顾少枫的手来除掉老夫,从老夫的控制下解脱出来,但最终还是落回老夫手里了啊,你是不是很失望啊?哈哈……”

  “失望是有一点,但幸好没有到绝望的地步,只要我家少爷在这世上一天,我们就还有翻盘的可能,主人,你这暂时的胜利,还是趁我家少爷不在的时候偷袭的,可不要高兴得太早。”

  “你说什么?”

  噗!

  鬼王一把掐住王伯仁的下巴,凶神恶煞道:“老东西,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敢跟老夫顶嘴,信不信老夫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你敢?”

  “你当老夫不敢吗?”

  “我如今已经是顾少枫的人,他平时最喜欢待在我身边,你敢动我一根毫毛试试,他要是知道,非跟你拼命不可,主人,你是做大事的人,该不会这么不知轻重,因小失大吧?”

  “什么,他……他跟你?”

  鬼王一脸的嫌弃,两眼珠左右乱转,不知在思量着什么:“你没骗我?”

  “主人,你若是不信,倒可试试。”

  王伯仁嘴角一翘,眼中精芒一闪,仿佛看穿了鬼王的心底一般,轻笑道:“你把我拿在手中,可是一张大牌,你应该没有理由,这么快就把一张大牌废了吧?”

  鬼王两眼珠一转,思量了一会儿后,突地笑道:“老东西,你要挟我?别以为这样,你背叛老夫的事,就能这么轻易揭过了,就算不杀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老夫要折磨你的手段,可多着呢,哼哼,来人啊……”

  “千万别……”

  然而,鬼王话还没说完,王伯仁又赶忙急急道:“我家少爷现在这么喜欢我,就是因为我这张脸了,如果你丧心病狂地折磨我的话,我就会变得又老又丑,不好看了,我家少爷见了我,肯定不喜欢了,这你还怎么打牌呀?而且,我家少爷肯定会迁怒于您,到时候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你这不是因小失大吗?”

  “啊?那个怪物只看重你的样貌,不跟你讲感情的啊,他就这么肤浅吗?”

  鬼王不觉懵了,王伯仁可怜地看了鬼王一眼,叹道:“我跟我家少爷才相处几日啊,哪有什么感情,还不是一副皮相联系着的么,主人,你要是把我这副皮相毁了,一定会激怒我家少爷的,三思啊。”

  “我靠,顾少枫,老夫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呸……”

  鬼王心下大骂一声,气得直翻白眼,最后只能妥协道:“好,老东西,你这个叛徒当得还真是地位尊崇啊,老夫不动你,老夫养着你,把你养得白白胖胖,楚楚动人,让顾少枫更舍不得你。”

  “来人,把这老东西软禁在万寿宫内,配二十个宫女,三十个太监,好吃好喝伺候着,要是他掉一两肉,唯你们是问。”

  “是。”

  众人定定一点头,躬身道,王伯仁嘴角一翘,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接着,鬼王又看向大供奉他们,面色蓦地一冷:“至于这几个老东西,关入天牢,严加看守。”

  “等等……”

  大供奉听到鬼王这句话,赶忙摆摆手道:“凭什么?王伯仁能软禁在皇宫,还有仆从伺候,我们就要被打入不见天日的天牢呢?我们要求平等对待,一视同仁,优待俘虏。”

  “优待俘虏?”

  鬼王眉头一挑,不屑地撇撇嘴道:“人家是顾少枫的人,老夫总得给顾少枫一点面子吧,你们算什么东西?还想让老夫优待俘虏?凭什么?”

  “就凭……”

  大供奉眼眸一定,高傲地抬起胸膛,大声道:“我们也是顾少枫的人,所以,我们要求享有同样的权益。”

  噗!

  王伯仁听后,差点笑了出来。

  鬼王脸皮止不住抽了抽,一脸阴沉地瞥向那个满脸得瑟的大供奉,蓦地嗤笑道:“老东西,百年不见,你变得有种了啊,敢戏虐老夫了?这种时候还能处变不惊,说出这种笑话来,老夫敬你是条汉子,小子,你成长了啊。”

  “哪里,客气了,跟顾少枫相处的这几月来,老夫从他身上学到的最宝贵东西,就是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何事,都要以处变不惊的态度来对待,对了,我那个要求你考虑一下呗。”

  “没什么可考虑的,押入天牢。”

  “哼……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子,顾少枫会看上你?”

  鬼王脸色一冷,压根不去看大供奉,而是挥挥手掌,众人便全被带了下去。

  紧接着,耶律府被抄了。

  深夜,朝政大殿上,鬼王一脸威严地坐在那九五之尊的皇座宝座上,睥睨地俯视着下方。

  那一群黑魂教徒,全被放了出来,向鬼王山呼海啸地叩拜道:“恭喜主人一统上京,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这次我教一口气拿下上京,获得了初步的胜利,但是这个胜利,却不是牢固的,别忘了,我们真正的心腹大患,顾少枫还没回来呢,只要此人一天不除,我们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有可能被他瞬间翻盘,他是个怎样可怕的对手,大家应该都见识过了吧,切不可掉以轻心啊。”

  “是,主人。”

  众人躬身一拜,深以为然地点着头。

  鬼王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站起,望着门外的漫天星穹,眼中满是肃穆凝重之色:“顾少枫,老夫与你的第四局,现在正式开始,而且这次,老夫不会再输了,哼。”

  “诶,又输了!”

  与此同时,圣火教内,顾少枫自己做了一副扑克牌,与鬼王和尸王二人一起玩儿斗地主,不一会儿的工夫,就连赢几十把,直把那两个老头儿赢得垂头丧气,哀声连连。

  顾少枫则是得意一笑,伸手道:“愿赌服输,掏东西吧,有什么宝贝,全都拿来,我不挑食,全都要的,哈哈!”

  “这条八品法器,避毒项链,给你吧。”

  毒王咂巴了两下嘴,掏出一条翠玉的项链递了出去,喃喃道:“戴上这条项链,基本上百毒不侵,即便有那绝世剧毒,也能减缓毒性,好宝贝呀。”

  “真的?”

  尸王见到,则是掏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绿色宝石,笑道:“此乃九品法器,生气元晶,除了人皇和术灵高手外,像一些先天、后天、宗师、术师、大术师之类的,只要用这元晶对着那人的死尸吹一口气,他们就能马上活过来,为你战斗,时效一个时辰,还可以反复使用。”

  “我去,你这就更没用了,以我的实力,用得着来帮手吗?还一个个给他们吹气?垃圾,真垃圾。”

  顾少枫翻翻白眼儿,不屑地撇撇嘴,但还是身体很诚实地又给收了起来:“不过我还是收了,等回去了,给我家老王,只是这玩意儿老是需要尸体,用起来还蛮恐怖的啊,你怎么就没点其他宝贝送呢?尽这些奇离古怪的东西,都不好送人了,唉。”

  “废话,老子就是玩儿尸体的,不送尸体宝贝,难道送爱得抱抱?”尸王嘴角一抽,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顾少枫咧嘴一笑,继续发牌:“来啊,继续继续,押注了,抢地主……对了,你们这圣火教四大护教法王,每一个还挺有特色的哈,你是玩儿毒,你是玩儿尸体,那鬼王玩儿灵魂,尤其是他的黑魂印,当真厉害,不知怎么解啊?”

  “他那黑魂印没什么厉害,他最厉害的是移魂大法,一个二。”毒王甩了一张牌,淡喝道。

  “移魂大法?”

  顾少枫一愣,深深地看了毒王一眼,问道:“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