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江湖是人情世故
作者:福兮祸兮福祸相依      更新:2020-08-01 23:57      字数:6066
  “老夫得知那鬼王复活黑魂树的意图后,便赶忙来到南诏阻止,害怕他复活那怪物,是为了对付本教,你知道,他对本教教主之位,一直心存觊觎,况且,即便他要对付的不是本教,他这个举动,也必然会引来整个武林和十大帝国的讨伐。”

  “世人都知道他是本教护教法王,届时这笔账,肯定又要算到本教头上,就像当年十大帝国,围攻本教一般,只是当年在欧阳教主的带领下,本教能齐心协力抵挡,但现在本教高手各自单飞,难以齐心,若再来一次围剿,恐怕本教就真有灭教之祸了啊。”

  “原来如此,你是为这个回来的。”

  毒王了然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为了本教安危,老夫愿全力协助于你。”

  尸王双眸微微嘘眯了一下,一脸郑重道:“鬼王行踪飘忽,神秘莫测,黑魂教更是隐秘,我一时还不知该怎么对付,只是知道,他们要复活那怪树,需要西凉国的绿玉杖,他们便大力促成了西凉与南诏的婚事。”

  就在这时,毒王大喝一声道:“朋友,既然来了,请现身一见吧?”

  众人一惊,听到毒王这句话,齐齐向那门口看去。

  顾少枫掐着五毒童子的脖颈,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一脸睥睨看向毒王,笑道:“毒王前辈,我总算见到你了,嘿嘿。”

  “嗯?你何人?胆敢闯我圣火教总坛,找死。”

  毒王见到顾少枫,一脸迷惑,尸王却是眼瞳止不住狠狠抖了抖后,骇道:“是他,那个保护太子的年轻高手。”

  “你说什么,就是他把莫星河秋给击退的?”

  “没错。”

  尸王定定一点头,毒王见此,再看向顾少枫时,已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能把莫星河逼退的绝世高手,绝非等闲之辈,不可轻视。

  “大胆狂徒,你以为这是哪里,岂能任由你如此撒野。”

  呼!

  一名圣教高层教众满面桀骜的站了出来,满嘴喷唾沫,他话还没说完,就见一股寒风袭过,瞬间化为了冰雕,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冰系术法地级?”

  毒王和尸王眼瞳止不住狠狠一缩,二人皆是齐齐心下大骇。

  他们两个都是老江湖了,如此近距离地感受着这寒冰的刺骨,当即就明白了顾少枫手中的杀手锏有多么可怕。

  一般元素术法的属性力量,以他们的修为,防御起来,不成问题。

  可是这属性强度一旦达到地级,却是当即成为了一股连他们都不敢轻易触碰的可怕能量了。

  就像一般的火球,即便他们不是火系术灵,也能随便拿在手里抛来抛去,玩儿个杂耍。

  可这火球若换成了他们的圣火,那真是只要一挨上,就会全身化为灰烬,防都防不住。

  地级元素和普通元素的属性差距,真乃天壤之别。

  所以,如今一见到顾少枫居然已经将冰系能量升级到了地级程度,毒王和尸王一下子全都不淡定了。

  其余那些圣火教教徒们,也是一个个面色沉凝,吓得连连后退,不敢轻试其锋。

  顾少枫脑袋一歪,看着毒王说道:“前辈,这是你的徒弟吧?”

  “没错,他是老夫的徒儿。”

  “师父,救我。”

  啪!

  “大人说话,你插个什么嘴。”

  顾少枫一巴掌打在五毒童子脸上。

  “呜呜呜。”

  “你……”

  “你什么你,你徒弟三番两次惹我,我不杀他,已经对他是仁至义尽了,我今天过来是有些事情想请教前辈的。”

  毒王眼中皆是凝重之色,待思量了少许后,突地道:“出去,都出去。”

  “呃……什么?毒王大人,你是对我们说的吗?”

  听到此言,那些教众一愣。

  毒王沉沉地点了点头,一脸严肃道:“你们留在这里也没用,只会碍手碍脚,全都给老夫出去,老夫要单独会会他。”

  “是。”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明白毒王的意思,于是纷纷走出了大厅,并且十分贴心地把门关上了。

  避免要是一会儿法王打输了,也不会丢太大的面子。

  顾少枫没有去理这些杂碎,只是看着那两个老家伙,嗤笑道:“世上不自量力的人也太多了吧,我就是想请教一些事情,回答一下很难吗?偏偏要我动手,打服了你们,才肯回答是吧,你们这些当反派的贱不贱啊?”

  “小子,我们知道你厉害,但是也别太小看了我们。”

  毒王双眸一凝,一脸傲然道:“老夫乃圣火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的毒王,是现在圣火教的当家人,老夫不管你突然跑我圣火教来是为什么,找什么,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你私闯我圣火教总坛,要是不露上一手,老夫就答应你的所有要求,那老夫和整个圣教的脸面,往哪儿搁以后行走江湖,江湖朋友会怎么……”

  唰!

  然而,毒王的话还没说完,顾少枫一个闪身,眨眼间便来到了他面前,扬起拳头,双眸冷峻地吼道:“说这么多干什么,既然前辈你想让我给你露一手,那我就露了。”

  碰!

  一声巨响,震得整个大殿都在不断摇晃着,汩汩烟尘悠悠弥漫了起来,挡住了那圣火的光辉。

  呃呃呃!

  尸王脸皮止不住地狠狠抽动了一下,感受着脚下这地震般的摇晃,僵硬着脑袋,堪堪扭头看向旁边,却正见不知何时,他旁边已然完全换了人。

  毒王那家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顾少枫这个怪物已经莫名出现在了他的近前。

  “好快,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察觉,就出现了,话说这个人究竟是术灵,还是人皇啊?咋一上来不拼术法,直接肉搏呢,而且他这肉搏的力量,也太变态了吧?”

  咕嘟。

  尸王止不住咽口唾沫,那本是灰蒙蒙的老脸,瞬间就吓白了。

  汩汩烟尘还在四周不断飘荡着,顾少枫一脸傲然地站在尸王旁边,面无表情,尸王则是一身拘促地微微颤抖着,不敢动一下。

  过了少许,烟尘散去,毒王那孱弱的身子,出现在了顾少枫脚下。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已是两眼翻白,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牙都崩掉了许多。

  “师父……”

  见此情景,五毒童子不由一惊,一脸悲乎地来到毒王身边,跪伏下来,痛哭哀嚎。

  “对不起,师父,都是徒儿的错,是徒儿把这怪物带来的,你死得好冤啊,哦,你还没死啊,可你伤得好重啊,呜呜呜……”

  五毒童子测了一下毒王的鼻息,还有气,心中略有安慰,但依旧哭得稀里哗啦。

  顾少枫不去理会五毒童子,只是转头看向那个一直默默不语的尸王,淡淡道:“前辈,他让我露一手,我露了,你也要我露一手吗?”

  “呃……其实这件事不关我事的,你刚刚肯定也听到了,老夫才刚从外地赶回来,近百年没回总教了,这老东西干的事,我不知道呀。”

  尸王摸了摸额头,灿灿一笑。

  顾少枫想了想后,也对。

  “那好,这里没你的事了,少多管闲事,该干嘛干嘛去吧。”

  诶。

  尸王谦卑地点了点头,一路小跑,就要离开,却是在临出门前,突得双眸一凝,猛地转身,手中印诀一打,喝道:“五行尸皇阵,哈哈!”

  唰唰唰!

  霎时间,但见空间一阵波动,一道道金色的身影便齐齐闪现出来,足有五人之多,皆是发出强大的气势,只是眨眼工夫,就分别将顾少枫的四肢和脑袋给控制住了。

  顾少枫瞬间就一动不能动。

  尸王见此,忍不住大笑一声:“小子,你上当了,老夫虽然跟那毒王有过结,但事关圣教荣辱,老夫又岂能袖手旁观呢?别忘了,老夫也是圣火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啊,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找什么的,这么容易就让你把圣火教的牌子踢了,我们以后出去还怎么见人?”

  “哦,是吗?想不到前辈还挺爱教的,有一份责任感哈,我很欣赏……”

  顾少枫冷笑一声,不以为意地撇撇嘴道:“只是你以为凭这五个死尸,就想制住我,前辈也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哼,死尸他们可不是普通的死尸,他们生前可都是人皇顶级强者,威震江湖的赫赫有名之辈,近百年间,老夫跑了几十家宗门,偷偷挖了几十座坟,担着被那些正义门派围追堵截的风险,才终于凑齐了这五具绝世肉身,之后再经过老夫细心炼制,不但能保有他们生前的实力,而且肉身比以前更强硬十倍不止。”

  尸王一脸骄傲地扬着脑袋,得瑟道:“如今他们五人联手,世上几乎无人可敌,此乃老夫保命的杀手锏,如今为了对付你,提前使出,你应该感到荣幸了。”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那你的命还真脆弱啊。”

  顾少枫笑了笑,没有一丝慌张,讥讽道。

  尸王见此,脸色一沉怒道:“小子,别太张狂,你要是知道他们生前是何等鼎鼎大名之人,就不会说出这种狂妄之词了,就像现在抱着你左腿那个,乃是五十年前逝世,纵横天下两百八十年的绝世强者,风雷门,霹雳手,段……”

  碰碰碰!

  尸王的话还没说完,顾少枫身子一震,双拳连挥,这五具尸体当即被击成了碎屑,跟堆玻璃渣一样,洒满一地。

  “呃……”

  尸王身子一滞,先前还得瑟的小表情,一下子凝固住了。

  顾少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款步来到尸王面前,邪笑道:“前辈,你刚刚说那什么霹雳手,段什么来着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把他弄断了,毁了你近百年的心血,你不会怪我吧?”

  “呃……不会,老夫觉得这件事是你跟鬼王那老家伙的私事,老夫还是不便参与了,打扰了,我先走了。”

  尸王脸皮微微抽搐着,擦了擦头上冷汗,灿灿一笑,便赶忙转身想要出去,却是还没来得及踏出一步。

  碰!

  一声巨响,顾少枫直接一巴掌拍在尸王后脑勺上,就把他整个人拍进了墙里,不屑道:“哼,你说打就打,不打就不打,打输了,拍拍屁股跑了就没事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打,就留下来好好陪我吧。”

  半个时辰后,毒王和鬼王二人被顾少枫用玄冰封了修为,排排坐着靠在那圣火下的台阶上,止不住地叹着气。

  他们的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明显是被顾少枫暴揍了一顿。

  “丢人啊,实在是丢人啊,老夫身为圣教护教法王,居然在自己地盘儿,被人打成这样,真是愧对圣教的列祖列宗啊,唉……!”

  毒王长长叹了口气,欲哭无泪。

  尸王斜瞥了毒王一眼,止不住轻哼道:“这能怪谁,还不是怪你,有眼无珠,惹来强敌,才会令圣教蒙羞,老夫早说过,你个老东西就不配当教主,万万没想到,圣教没毁在鬼王手里,毁到你毒王手里了,靠!”

  “这怎么能怪我呢?我也啥都不知情呀。”

  “你不知道?人家来找你算账还不是你惹来的?”

  “怎么是我惹来的,我从来没惹过呀。”

  “行了,师父,师叔,你们别吵了,这是我惹来的。”

  毒王急得直跳脚,却听一旁的五毒童子一脸羞愧地举起手来,战战兢兢道。

  见此情景,两个老家伙不由都哑声了。

  过了一会儿,尸王又骂道:“老东西,你看看,这不还是你徒弟惹来的麻烦么,你真是教徒无方啊。”

  “我怎么教徒无方了,他这肯定也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偶尔犯的小错么。”

  “这还是小错惹来这么一个大祸端,都打到家门口了,你还包庇你徒弟,哼。”

  尸王狠狠瞪他一眼,又看向五毒童子道:“臭小子,平常你师父是怎么教你的,是不是尽教你打打杀杀的,师叔我今天告诉你,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以后行走江湖的时候眼睛擦亮点,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心里要有点逼数啊。”

  “啊……师叔,江湖还讲人情世故啊?”

  五毒童子听到尸王这么说,不禁干笑着挠挠脑袋,一脸不解道:“江湖不是实力为尊,正邪不两立吗?那些正派人士,每天喊着要杀我们,我们也每天喊着要干掉他们,哪还有什么人情可讲啊,呵呵!”

  “你看看,你看看,老夫就说这臭小子不懂事吧,难怪出去以后尽闯祸,毒老鬼,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傻徒弟,唉。”

  尸王止不住长叹一声,看向那毒王埋怨道。

  毒王咂巴了两下嘴,也没回声,算是默认了,自己的确教徒无方,平时只教他修炼和杀人手法了,没教他行走江湖的规矩。

  所谓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情。

  今天惹来顾少枫这么个怪物打上门来,令得圣教陷入灭顶之灾,他的确有推脱不掉的责任啊。

  沉默,毒王不说话了。

  尸王沉吟了一会儿后,又道:“臭小子,师叔今天就好好教教你,这江湖规矩,大体来说,江湖上不论正邪,都是以和为贵的,打人不打脸,做事不做绝。”

  “啊?”

  “啊什么啊?不明白了吧?”

  尸王翻翻白眼儿,止不住气笑道:“你说那些正道人士,每天对我们魔道中人要杀要剐的,不也只是喊喊而已吗?真动手了吗?我们每天也说要将那些自称正派的伪君子灭了,真灭了吗?这么多年来,我们真正打过几次呀,不过是吹吹号子么,没有这些口号,怎么凝聚人心?”

  “真要打的话,双方都是损失惨重,受伤的最后终归是自己,所以除了那些像鬼王一般的野心家外,没人愿意真正挑起正邪两派争斗的,大家都是打个口水仗罢了,谁要真信了这些口号,谁特么就真是傻逼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就算最后你赢了,能有什么好处?唉。”

  尸王在摇头叹息着,五毒童子眨动着迷茫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尸王不放,喃喃道:“可是,以前我也没少杀那些正派高手啊,他们也对我要打要杀的,不像只是动动嘴的样子,可他们就是奈何不了我,反而令我五毒童子的威名,名震天下,光耀门楣。”

  “放屁,你个大术师巅峰的修为,真当人家奈何不了你吗?”

  尸王一口唾沫差点没喷出来,直接大骂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师父是毒王这老混球,你又没有触及他们底线,他们才放你一马的,人家是给你师父面子,不是真奈何不了你,否则那些名门正派随便派出一个人皇术灵的,你就死定了。”

  “啊?”

  “怎么,还不相信啊?”

  尸王见五毒童子还有疑惑,直接给了毒王个眼神,喝道:“老家伙,这是你徒弟,你跟他说。”

  “嗯,五儿啊。”

  毒王沉吟了一会儿后,终是开口道:“其实咱们无论正邪,行走江湖,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也是潜规则,就是双方的小喽啰可以动,关键人物不能碰,就像某一宗的宗主儿子呀,某一国的太子呀,某些武林前辈的徒弟呀,这些人背景太深,动了他们,人家背后的人不干,就会惹来大麻烦。”

  “所以我们尽量别动这些有背景的人,不过像一些正派宗门的普通弟子呀,哪个朝廷大臣的儿子呀,哪个武林前辈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呀,等等……像这些背景比较浅的,人家不一定会倾尽全力给出头,而且再看咱的实力,人家也会给个面子,届时就只是口头骂一下,不会真干的,因此这个江湖啊,是个人情江湖,你不好谁都得罪的。”

  毒王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一脸郁闷道:“以前你的实力比较弱,也没能力得罪什么大人物,再加上有师父的威名在外面护着,为师就没有跟你说这些江湖规矩,想着你闯荡江湖久了,自然会明白的,可万万没想到,还没等你明白,倒已经闯祸了,话说你惹祸之前,就真不查一下人家背景吗?你咋就这么傻呢?”

  “呃……”

  五毒童子脸皮微微抽动了一下,不好意思地低下脑袋笑笑,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少枫在这圣火教的大厅转了一圈,看着四周墙壁上刻着的圣火教教词,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

  “为何这圣火教教义,跟明教教义一模一样呢?要是巧合的话,这也太巧了吧。”

  不过,他现在顾不上想这个问题,看着不远处那两个老家伙正在苦口婆心的教导着五毒童子这个傻徒弟,当即大步流星地走上了那圣火教高台,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那圣火之后,一座极为豪华恢弘的宝座上。

  甚至于这个宝座,比他见过的南诏皇帝的龙椅,还要威严霸气得多,就好像量身为他订制的一般。

  “我说两位前辈,你们要教徒弟一会儿再教,现在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

  “大胆,那是本教教主宝座,岂能容你随意乱坐,快下来。”

  毒王和尸王见顾少枫坐在那座位上,却是齐齐大惊失色,压根不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赶紧催促道。

  顾少枫翻翻白眼儿,不屑地撇撇嘴道:“行了,你们现在都是我的俘虏了,还管我坐哪儿啊,再说了,我就坐这儿,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你……”

  毒王和尸王胡子一颤,二人气得直哆嗦。

  “我只有一个问题。”

  顾少枫不去理会他们,继续问道。

  毒王和尸王冷哼一声,二人齐齐撇过头。

  顾少枫看了他们一眼,冷冷一笑道:“你们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就把你们这总坛所有人都杀干净,然后一泡尿浇灭你们的圣火。”

  “你敢休得亵渎我教圣火。”

  听到此言,毒王和尸王不禁齐齐怒目而视。

  顾少枫蓦地一挺胸,站了起来,当即走向那圣火旁边,就开始脱裤子了。

  “你们看我敢不敢,我先尿他一泡再说。”

  毒王和尸王二人则是骇得赶紧连滚带爬地冲上去拦住顾少枫,赔笑道:“大侠,别冲动啊,有话咱们好好说。”

  “哼,我刚刚就跟你们好好说,是你们非要摆臭脸子的,现在想好好说了”?

  “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