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毒王、尸王
作者:福兮祸兮福祸相依      更新:2020-08-01 19:51      字数:6846
  顾少枫将黑魂教主要骨干大杀四方以后,其余那些小喽啰们就已经心理崩溃,有种要逃跑的意思了。

  却是正在这时,早已准备好的耶律府五大供奉他们,带着城防军的精锐部队杀了进来,解救了耶律楚雄及其手下的御林军们,瞬间扭转局势,将这些黑魂教的余孽生擒活捉,只有一少部分趁乱逃走了。

  待一切平息之后,众人来到宫内大殿,见皇帝已经安然无恙,便问道:“陛下,顾大侠和铁兄他们呢?”

  “老祖宗被那魔头抓走,顾将军去救他去了。”

  “什么?”

  大供奉眉头一抖,脸上蓦地泛起担忧之色,但很快,一想到是顾少枫去救人,便释然了。

  果不其然,不过一炷香的工夫,顾少枫带着身受重伤的铁战衣回来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一见二人这副一前一后的样子,众人便止不住满头黑线落下。

  铁战衣身负重伤,还肩扛一人,手抱一人的,累得跟条狗似的。

  顾少枫年纪轻轻,完好无损,却如个甩手掌柜一般,只管在前面耍威风,不管后面跟班气喘如牛,还整天说如何的关爱老人,现如今一点敬老爱老之心都没有啊。

  “这臭小子又调皮了。”

  众人无奈摇摇脑袋,彼此对视一眼,只能苦笑连连,却不好说什么,最后只能赶忙上前,替铁战衣分担一下这艰苦的劳作了。

  “那个君不仁还有点气,给我打入天牢,至于这个鬼王已经死透了,你们看一下他还有啥利用价值的,没有就埋了吧。”

  来到殿前,顾少枫见众人都到了,便随便呼喝着吩咐道。

  大供奉听到顾少枫的话,再深深看了一眼鬼王,登时一惊道:“这不是鬼王。”

  “什么,不是鬼王?不可能吧?难道他不是这次黑魂教带头的,鬼王又躲起来了?”

  顾少枫一愣,不明所以道。

  大供奉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十分确定说道:“百年前老夫与鬼王有一面之缘,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长相的,我敢肯定,这绝不是鬼王,铁兄,你也见过鬼王,你说对吧?”

  “嗯,的确,他不是鬼王本尊。”

  铁战衣定定地点了点头,也是一脸肃穆道:“不过这次黑魂教突袭皇宫,他又确实是带头者,而且那些黑魂教的妖孽,也都称他为主人,那他就一定是黑魂教的当家人了,也许他不是鬼王,但或者是鬼王传人也不一定,鬼王可能早就死了,死在上一次的黑魂之灾中了,却留下一个徒弟来继续为祸武林,涂炭苍生。”

  “嗯,有道理。”

  大供奉听完后听,细细思量了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的确,有这种可能,毕竟从一开始,我们只是从黑魂印上,猜测这黑魂教的幕后指使是鬼王,却从未确定过,如今一见,也许我们都误会了。”

  “哎呀,不管是不是鬼王,反正这个幕后主使,我们已经解决了'第二次黑魂之灾的灾难,在我们复仇者联盟的齐心协力下,被掐死在了襁褓之内,这就是我们的胜利啊,今晚大家嗨皮一下,搞个狂欢,一醉方休,明早我也就可以放心地去圣火教总坛了。”

  顾少枫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对皇帝说道:“陛下,今晚你请客”

  “啊……”

  “啊什么啊?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衣服,就地把你办了?黑魂教被灭,你是最大受益者,你的皇位保住了啊,你不请客谁请客?再说了,你不就爱请客吗?这么隆重喜庆的日子里,你不该请一回犒劳一下这些功臣?”

  顾少枫一脸的坏笑看着皇帝向他,皇帝只能失笑着点点头。

  却是突然,皇帝不知怎的,他顿觉背脊一股凉气窜起,转头一看,只见老祖宗深邃的眼眸中,带着一丝诡异,让他看了很不舒服。

  虽然以前老祖宗对自己也相当严厉,但却从没像今天这般,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这究竟怎么回事?老祖宗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皇帝摸着下巴,眉头深皱,却是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还以为自己受了惊吓,过度忧虑了呢,是应该办场宴会,好好轻松一下,冲冲喜了。

  于是乎,深夜,万寿宫再次开席,此次对于有助于灭了黑魂教的功臣,全部参加。

  尤其是莫星河和王伯仁两个老头子,一直隐藏在幕后,这次也走到了台前,顾少枫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着重表彰了他们的功绩。

  可以说,他们在这次行动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莫星河一直监视着君不仁这条线索,识破了其利用五毒童子,调虎离山的计谋,王伯仁则是一路设计,甚至亲入虎穴,引整个黑魂教上钩。

  顾少枫在宴席上,把两个老头子夸得跟朵花儿一样,甚至为他的两个老头跟皇帝要了不少奖赏,一旁被冷落的三供奉,嫉妒得要死。

  “哼,老夫也出力了,老夫的作用也不小啊,老夫还跟顾大侠一起逛青楼了呢,顾大侠还说老夫是伟人,舍生求仁,咋现在一句都不提了呢?唉。”

  皇家的五位老祖宗虽然重伤,但值此喜庆的日子里,他们也同样带伤参加了这场宴会,与众人一起同乐。

  只有铁战衣,一直闷闷喝着苦酒,不发一言,尤其是盯向莫星河和王伯仁二人的眼中,极为凌厉。

  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才渐渐散去。

  回到耶律府,顾少枫并没有和莫星河回房,而是跟王伯仁一起回房,莫星河知道顾少枫的小心思,并没有什么不满,回房时对顾少枫说了一句。

  “臭小子,记得早点歇息,明日还要前往圣火教总坛呢。”

  顾少枫尴尬笑着。

  来王伯仁到房间里。

  顾少枫给王伯仁倒了一杯茶水,自己也倒一杯,开口对王伯仁说道:“老爷子,这次对不住,没能活捉那个冒充鬼王的鬼王徒弟,让他给你解了黑魂印,不过没关系,明天我去一趟圣火教,可以帮你查探一下,有没有解黑魂印的办法,毕竟鬼王出自圣火教,那里也许有什么解咒秘籍也不一定呢。”

  “多谢少爷。”

  王伯仁点了点头,不禁盈盈一拜,轻叹口气道:“其实那人死后,这黑魂印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只是有些话,老夫依旧不能说出口来,有些秘密,永远不能和少爷说,我憋在心里怪难受的。”

  “我知道,人生之中,多了些敏感词,总会有些不舒服的,老爷子你放心,这次我去圣火教一行,定会帮你解决这难言之隐。”

  “嗯。”

  王伯仁定定点了点头,向顾少枫笑笑。

  “呵呵,真是个迷人的老家伙。”顾少枫看着王伯仁自言自语道。

  “少爷,时候不早了,明日你还要前往圣火教总坛,该歇息了。”

  “嗯,是不早了,那……老爷子,我们早点睡吧。”

  顾少枫说着走向床边去。

  “啊……少爷,你不回去自己的房间?”

  “不回去了,不回去了,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了,我心里非常舍不得离开老爷子你,所以我决定了,今晚好好陪陪老爷子你。”

  “那少爷睡床上,老夫睡在地板将就一晚。”

  “那怎么行,这要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想,会怎么说?”

  “少爷……”

  “行了,老爷子,咱们挤挤一起睡吧。”

  顾少枫说完,也没管王伯仁答不答应,一把将王伯仁拉到床上。

  王伯仁老脸一红,他心里明白顾少枫心中所想,但还是不由问道:“少爷,你要做什么?”

  顾少枫仰天一声长啸,然后翻身压在王伯仁身上,笑道:“子曰不可说,反正就是不可描述就对了。”

  王伯仁听后,脸更加红了。

  “俗话说得好,春宵一刻值千金,嘿嘿!”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两人折腾到半夜了,才满足的睡下。

  直到第二天中午,顾少枫和王伯仁才醒来,不过,由于昨晚的事情,王伯仁只能躺床上休息。

  “老爷子,在府里等我来。”

  “少爷,老夫在府里等着你回来。”

  顾少枫微微一笑,亲了王伯仁一口就走出房门。

  然后又向莫星河、耶律楚雄还有五大供奉一一告别后,就带着五毒童子,随着一道红光离去了,离开时让莫星河好好照顾王伯仁。

  另一方面,皇宫深院内,望着远处那道红光,渐渐消失的情景,铁战衣不禁嘴角一翘,露出一抹邪笑来。

  “终于要走了吗?顾少枫,希望这次你是真走了,哼。”

  咻!

  漆黑的传送通道内,漫天星穹,星罗密布,顾少枫冷着一张臭脸,紧紧地抓着五毒童子的脖颈,没有丝毫松懈。

  五毒童子紧皱着眉头,细细思量,想着办法,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什么好主意。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五毒童子心里想着,这个怪物上次被我趁机一脚踹出通道去了,没理由这次再上当啊,不过死马当作活马医,万一他是个笨蛋,一个坑里能绊倒两次呢,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就是个笨蛋啊。

  一念及此,五毒童子不禁灿灿一笑,扭头看向顾少枫,露出个极为可爱的表情,说道:“大哥,你都抓疼我了,能不能轻点啊?”

  啪!

  话音未落,顾少枫直接一个巴掌,扇了五毒童子一个大嘴巴子,却是依旧冷着脸,默默不语。

  “嘿,你干嘛,打人啊,我说什么了?”

  啪!

  五毒童子还想理论,顾少枫又一巴掌扇到他脸上。

  “诶,你这人……”

  啪!

  “好了,我不说了。”

  啪!

  “不说还……”

  啪!

  “我操”

  啪!

  一连六个巴掌扇过,五毒童子彻底哑声了,整张脸颊肿得跟猪头一样,无奈地噙着泪。

  这个狠心的男人,哪有这么对小孩子的,而且人家还这么可爱,他怎么下得了手?呜呜呜……

  一路无语,世界终于清净了,二人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漆黑的空间通道里穿梭着。

  一刻钟后,但见一道红芒落下,定在了一处威武雄浑的高台上。

  顾少枫只见面前空间一阵扭曲后,周围的整个世界便全都变了模样,好像突然从无到有了一般,景色人物都一下子蹦了出来。

  熊熊烈焰,在四周围燃烧着,共有八个大火台。

  一群身着赤红长袍的人影,见到他们出现在这高台上,当即齐齐跪迎下来,吼道:“恭迎五毒童子大人,回归总坛。”

  放眼望去,黑压压的,足有数千人众,这里,就是圣火教总坛了。

  顾少枫深深地吸了口气,四下察看着这些宏伟的建筑,心头不觉泛起一丝激动。

  五毒童子偷眼看了顾少枫那有些迷惘的表情,登时眼珠一转,忽地向台下众人大吼道:“有敌袭,赶紧拉警报,通知全教做好防御准备。”

  呼!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底下的那些教众们也还没反应过来呢,但见一道寒风袭过,那下方数千人众,便霎时全都变成了一具具冰雕,再也不能动了。

  嘶!

  见此情景,五毒童子止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煞白。

  虽然他知道顾少枫厉害,但万万没想到,顾少枫这怪物居然还有群攻技能,而且这技能也太变态了吧,挥手间便冰封数千人众,一个都没逃掉啊。

  那也就说,只要这怪物愿意,凡是遇到他的人,基本没可能留下活口回去报信了。

  完了,这下全完了。

  五毒童子脸皮一个劲儿地抽搐着,眼中皆是绝望。

  顾少枫缓缓收回那只布满寒气的手掌,眼中平静无波,淡淡道:“你可以大喊大叫,如果你愿意再多死几个人的话……”

  “唔。”

  五毒童子嘴角一瘪,不再出声了。

  顾少枫没有看他,只是掐着他的后脖颈,向前走去。

  “我这次只是来确认一些事情,你最好别耍什么小聪明,否则,我就灭了你们整个圣火教。”

  “唔唔唔。”

  五毒童子嘴角不禁更瘪了许多,都快哭出声来了。

  “师父,对不起,我把这怪物给你老带回来了,你可千万别怪我啊,我也是被逼的,否则即便我不带他来,他抢了我传送玉牌,也可以过来的。”

  五毒童子心里在嚎啕着,悔不当初,他在心里不断的骂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得罪这个怪物呢?

  五毒童子抽泣着鼻子,泪眼婆娑,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般。

  顾少枫没有理他,只是押着他一直向前走,由他带路去找他师父,毒王。

  一路上,有圣火教的岗哨见了他们,看到顾少枫是跟五毒童子一起来的,还以为顾少枫是从外面新升到总坛的教众呢,便也没在意,还纷纷对他们行礼致意。

  五毒童子有苦难言,担心叫喊,又惹得这怪物大开杀戒,便也只能默不作声,希望这教里的教徒中,有哪个机灵鬼,可以看出点什么来,赶紧拉响警报,全教戒严。

  但很显然,他们一路走来,并未碰上这样的人。

  最后,他们来到了一座正上位燃着熊熊烈焰的大厅前,一群圣火教高层,正在对着那烈焰一脸虔诚地匍匐叩拜,口中还念念有词着。

  “焚我残躯,熊熊烈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顾少枫知道,这是他们的教义,虽然跟金庸倚天中明教的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是谁抄谁的了,但反正在这个世界,算是他们的专利产品。

  于是,顾少枫先不急着进门,只是拉着五毒童子的脖颈,靠在门前,看着里面的动静。

  等到他们参拜过后,款款起身,那些圣火教高层们便十分整齐地分列两旁,向中间微微躬身行礼。

  中间最前方位置,是两个老头。

  一个满头银发,身披绿袍,两颗眼珠子还是绿的,一看就是老婆跟别人跑了,全身都被绿透了的货。

  另一个一身灰袍,满头也是灰蒙蒙的发色,甚至眉间都发灰淡,跟个从地窖里刚爬出来的古董一样,明显是肾亏。

  估计他老婆,也跟人跑了吧?

  “石老鬼,你不是已经离开总坛了么,这么多年没见,又回来干什么?”

  拜祭完圣火之后,那绿发老者面沉如冰,向那灰袍老者淡喝道,语气中满是揶揄和挖苦。

  五毒童子一惊,深深看了那灰袍老人一眼,心下暗道。

  “难道他就是本教四大护法之一,尸王石兴峰?传说他离开总坛近百年,没想到这次居然回来了。”

  石兴峰没有看那老者,只是冷冷一笑,傲然道:“毒老鬼,你当老夫愿意回来看你这张臭脸啊,若非得知本教将有大难,老夫才不会再踏入这里一步呢。”

  “本教有大难,老夫怎么不知道?”

  毒王讥笑一声,不置可否地撇撇嘴道:“这些年,本教在老夫的打理下,蒸蒸日上,不知道有多兴旺呢,怎么会有大难降临?”

  “毒老鬼,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这数十年来,圣教是怎么一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你当老夫隐居山林后,就全然不知了吗?这近百年来,圣教声望一天比一天弱,江湖上都快不记得有圣火教这么块招牌了,你还真好意思吹,老东西,自己无能,就赶紧让位吧,让更有能力的人去当家,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毁了这圣教万年基业。”

  “你说老夫毁了圣教万年基业?”

  毒王脸皮止不住狠狠一抽,一脸愤恨地看向石兴峰道:“你个每天跟死尸为伍的老东西,说话得凭良心啊,当年圣教分崩离析,大家伙一拍两散,是走得走,退得退,谁都没把圣教的存亡当回事,是老夫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维持着圣教基业,你这个甩手掌柜,现在居然还有脸来埋怨老夫,究竟谁特么不要脸啊?哼。”

  “你说得好听,可这能怪谁,当初大家推举教主,你偏要当,你是那块料吗。”

  “我不是那块料,你们就是了吗?这不是老夫非要争,是除了老夫以外,教中再无人有这个能力打理圣教了,老夫不能看着圣教万年基业,毁在别人手里。”

  “你直接说你想当教主,你想掌权就得了呗,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

  “老夫掌什么权这百年来,老夫一直未曾称过教主,依旧只是本教法王而已,老夫只是想等真正有能力当教主的人出现,再推举他执掌本教,毫无私心。”

  “得了吧,你倒是想自立为教主,但左右护法答应吗?五型军听你调遣吗?日月星三奇侍者,会贴身保护你吗?你不是不想,你是有心无力而已,嘿嘿。”

  “你……”

  毒王脸皮止不住狠狠一抽,他被尸王讥讽得脸更绿了。

  周遭一众圣教高层看着这一幕,不禁灿灿一笑,纷纷上前劝解。

  “两位法王大人,都少说两句吧,以和为贵呀。”

  “滚,这里有你们什么事儿,一边儿呆着去。”

  毒王和尸王齐齐一声大喝,不约而同地瞪了众人一眼,登时便把那些教众瞪得又缩回了身子,不敢言语了。

  待沉吟了片刻后,毒王深深地吸了口气,变得平静下来,淡淡道:“老东西,虽说咱们当初有些过结,老夫也知道你根本不服老夫掌教,但是圣教有难的时候,你还能再回到这里,有一份护教之心,老夫就相当感激了。”

  “哼,老夫又不是为了帮你来的,用你感激啊,老夫也是圣教堂堂的护教法王,即便隐居山林多年,圣教有难时,也自当舍身护教,此乃老夫职责所在,跟你没一丁点关系,别自作多情啊。”

  “好好好,老夫不自作多情,你千里迢迢赶回护教,大仁大义,老夫敬佩万分,行了吧,只是老夫还是有些不明白,咱圣教现在好好的,也没哪个武林宗门,打着除魔卫道的正义大旗来围攻本教,哪来的大难啊,你听谁说咱们有难了?”

  “老东西,我早就说你不是当教主的料,大难临头,居然还不自知,圣教迟早毁你手里,哼。”

  尸王不由轻哼一声,一脸鄙夷地看了毒王一眼后,面色迅速凝重起来,喝道:“鬼王那老东西,回来了。”

  “什么,他回来了?”

  毒王眼瞳止不住狠狠一缩,他脸上满是怨毒,恨得咬牙切齿道:“这个圣教叛徒,他居然还有脸出现,当年要不是因为他,我教怎么会被十大帝国围攻,教主又怎会惨死,我教又怎会落得如今分崩离析的地步,这个圣教的千古罪人,他居然还有脸回来?老夫真恨不得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将他……”

  “行了。”

  毒王的话还没说完,尸王已经止不住翻翻白眼儿,嗤笑道:“咱们也只能嘴上过过嘴瘾,要是真跟魂再生那老鬼打起来,他可是四大护教法王之首,实力在我们之上,而且心机叵测,城府极深,我们压根不是他对手,再说,他这次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不是一个人,还有谁?”

  “一群三山五岳,成名上百年的黑道魔头”

  尸王双眸微微一嘘,一脸沉重道:“他最近成立了个黑魂教,意图再次复活那黑魂树,称霸天下。”

  “怎么,他又要复活那害人的玩意儿了,你怎么知道的?”

  “老夫搜罗天下高手尸体炼尸的时候,无意间搜到了黑魂教成员的尸体,虽然他们因为鬼王的黑魂印,灵魂烧尽了,但是在大脑中,还有点记忆片段,老夫就此得知,赶忙出山阻止。”

  “咦,灵魂烧尽还能提取记忆片段吗?”

  厅外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顾少枫,听到尸王这句话,不由心下一奇。

  他记得大供奉他们明明说过,灵魂一灭,就死无对证,连记忆都搜不出来了,可这尸王居然能。

  “尸老鬼,你不愧是玩尸体的高手,居然能从死去的肉身上搜到记忆。”

  顾少枫正思量着呢,毒王已是忍不住赞道。

  尸王得意地扬了扬脑袋,满脸自信道:“这不算什么,世人只知记忆在灵魂中,却是忘了大脑中也有记忆片段的,只要这具尸体死得时间不是太长,大脑没被破坏,或者腐朽,就总能从里面调查出点东西的。当然了,这种术法,也只有我尸王经过对死尸的多年研究,才能办到,旁人的话……哼,估计想都想不到。”

  “原来如此,这是人家独门绝技,独家专利啊,这圣火教果然人才济济,连个玩儿尸体的都玩儿出花来了,跟别人玩儿得不一样,当真令人刮目相看。”

  顾少枫深深地看着尸王那傲娇的表情,心中升起了惜才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