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玉露一相逢20
作者:蜇伏半生      更新:2020-08-04 16:39      字数:2049
  20

  满怀憧憬,红阳在房车营地漫步,眼前,满是和三毛温馨浪漫的房车之旅,这里,满足了他对于浪漫的所有幻想。

  他把自己拍的照片一张一张地往三毛手机里发,要让他与自己的想象心有灵犀。

  三毛回了一句:哇,好高大上,红阳,你买辆房车吧,去西藏。

  红阳没有理他,一边继续发照,一边往景区的门口走。

  返程经过青树坪镇的时候,红阳忽然想起有个网友曾在直播间说过,这里的酱板鸭非常正宗,就想着买一只回去,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家鸭店,买一只肥嘟嘟,热腾腾的黑鸭子,往里一放,满车喷香。

  红阳其实有点饿了,又被鸭子狠狠地诱惑了一回,更加饥肠辘辘,但他不想偷腥,所有的美好,都要跟三毛分享才有意义。

  这个想法,差点把他自己感动哭了。

  几十公里路,又用去一小时。到红阳回到县城边时,正好三毛打来电话:红阳,回来没有,是不是还沉浸在爱情小镇里面呢?

  红阳打开免提,道:是啊,我在这里等你,你不来,我不老,但是你最好快点来。

  三毛道:车子给你了,我倒是想来,来不了啊。说正经的,我到家了,但是不想做饭,太热了,你回来顺路带一盒粉回来给我吧。

  红阳买了两盒粉,急匆匆地往回赶。

  红阳上楼来,看到三毛躺在地毯上,都快要睡着了,看到红阳回来,这才猛地坐起来,看红阳拿了两盒粉摆在茶几上。

  三毛一边拆袋一边说:怎么买两盒,一盒就够了。

  红阳说:你确定要这么节省了,两个人吃一盒粉?

  三毛忙笑道:哎,我以为你在店里吃了才来。又是汤又是粉,你应该吃了再带。

  红阳哼道:还不是巴巴地想陪你吃,怕你一个人吃越想越悲伤,和着眼泪下。

  三毛呵呵笑着几下就把粉吃光了,红阳问:饱了吗?

  三毛点头:饱了,就是没饱,也没办法,我总不至于抢你的吃,你也不够吃的吧。

  红阳再问:确定不吃了?最后一次机会,确定?

  三毛把垃圾收到垃圾袋里:快吃吧,吃完睡个午觉,今天真热啊。

  红阳道:我不急,我还有好东西没吃呢,和着粉慢慢吃。

  三毛忙折回身来,看到红阳摆茶几下的塑料袋,一把拿过来,惊喜叫道:哇,还有鸭子,这么好。

  三毛说着已打开包装,把一只鸭大腿放到嘴里。

  红阳哼道:这是给我自己买的,你倒自觉,话没说完就把精华部分先拿去了,好意思吗?

  三毛把鸭腿拿出来,道:红阳哥,被我弄上口水了,你还要吗?

  红阳故意板着脸:要啊,怎么不要,我拿去喂大黄。

  大黄是三毛家的大土狗,一到小平房,就围着他俩转。

  三毛大笑道:那还不如喂我,大黄是母的,你又不喜欢。

  见他一边吃一边嘘嘴,红阳知道肯定很辣,便打消了尝一尝的念头,看着三毛辣并爆爽着。

  三毛终于发现红阳还没动,就被自己吃了一半,不好意思起来,忙把剩下的一只腿递给红阳。

  红阳摇手说:看着那和辣,还是算了,我吃一盒粉足够了,又没干什么体力活。

  三毛仔细询问:确定不吃?

  红阳点头,三毛又把那只腿啃光了,这才把剩下的包起来。

  红阳倒了杯水递给他,三毛接过喝了,仰身躺在地毯上,两腿叉开,就那样毫不设防地坦露在红阳面前。

  红阳笑问:你这是故意诱惑我犯罪吗?

  三毛反问:这都能诱惑到你吗?

  红阳直接趴上去,使劲在他胸前蹭:不知道吗,并不一定要脱光了才是诱惑。

  三毛笑道:可是我平时也是这样躺的,这姿势很平常吧?

  红阳直接将他的两条腿扛到肩上,然后哈哈大笑:这样就不平常了。

  三毛忙挣脱坐起来,往窗外四处看看,小声说:大白天的,要是后面山上有人,就完完了。

  三毛起身就往卧室走。

  红阳挨了几分钟,也跟着进了卧室,见三毛已经脱去外衣,穿了个背心裤衩躺下了,知道他要午休,也不去打扰了,就和衣躺一边刷手机。

  没多一会儿,三毛忽然问:红阳,几点了?

  红阳瞟了一眼时间:快一点半了。

  三毛两个腿蜷曲外张着,像一只大青蛙,背心往上撩起,露出平坦的小腹。

  红阳盯着看了一会儿,使劲吞咽口水。该死的,故意的吧!

  红阳坐起来,本是想到外面压压邪念,三毛却说道:把我手机给我一下,在桌子上。

  红阳拿了手机过来,三毛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这个不能忍,红阳一扑,把三毛压得惊呼两声。

  三毛满是痛苦的笑:红阳,你好暴力啊。

  红阳双手捧着他的脸,坏笑道:都是你自找的。还有更暴力的,要不要试试,现在这里没有人会看见。

  红阳说着又重复了客厅那个动作,把两条蛙腿高高举起来。

  三毛大笑道:红阳,看你平时都一本正经的,原来跟小杜一样也是个闷骚。

  红阳哼道:你没听人说吗,对你骚是因为对你的身体有冲动,为什么有冲动,是因为爱。如果是没有感觉的人,脱光了躺面前,跟超市生鲜区的肉有什么区别。

  三毛笑道:再下流的事在你这里都可以说得很高大上,快放开吧,脚都麻了。

  红阳笑道:不行,我得把它拍下来,半夜一个人偷偷看。

  红阳边说边找手机,三毛却趁机逃脱了他的魔爪,翻身起床,就跑进卫生间。

  三毛穿好衣服,让红阳送他去路口。

  到了路口,等了几分钟,春恩车却还没来。三毛看来很是疲倦,斜靠着靠背闭目养神。

  闲极无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养神。红阳试探着伸一只手,在三毛肚子上轻轻按摩,大概手法得当,三毛脸上有种舒坦的安宁。红阳胆子大起来,手便不自觉地一路向下。

  忽然铃声大作,三毛迅速坐起,接起电话,然后那辆可恶的大皮卡出现在视线里。

  三毛道:我走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红阳道:好,干完活早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