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序列56
作者:炮爷      更新:2020-08-03 14:09      字数:2558
“老公…大事情啊…”,人未到就声先到,萧基看着庞懈冲了进来,然后扑在他身上,把办公椅压得咯咯作响。

萧基推着庞懈说:“起来,椅子要被你压坏了。”,庞懈并没有起来:“老公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先起来再说。”,“太夸张了。”,庞懈继续说。

萧基:“快起来,我不能呼吸了。”,庞懈:“老公你先听我说。”,“你先起来!我要被你压死了。”,庞懈一听,笑嘻嘻地更用力压:“被我压死不好吗?”,啪!!

庞懈委屈地起来摸着开始发红脸,想不到这次萧基这么快就动手了,之前的套路不应该是等他说要发怒了才动手的吗,这不按常理出牌啊。

萧基:“你太重了,好好说话不好吗,非要压过来。”,庞懈:“想和老公亲热亲热嘛。”,萧基:“有你这样亲热的?”,庞懈:“当然有了。”。

萧基:“不要,我不喜欢压在椅子上,这多危险,上次还摔倒了。”,庞懈摸着脸,幽怨地看着萧基说:“好吧…”,萧基不看他:“说说你看到什么吧。”,庞懈故作神秘地说:“我猜老公肯定猜不到。”,萧基瞄了庞懈一眼:“不猜,不说信了。”,“啊…猜嘛。”,“不要。”,“猜对了请老公吃这个。”,说着拉下了裤子,把那黑不拉几的东西露了出来。

萧基反着白眼说:“不要。”,“啊…这可是老公最爱吃的呢。”,说着走了过去,抵在萧基面前,还不定晃,晃得萧基眼花缭乱,拿起订书机就要钉,庞懈下了一跳,慌忙藏起来了。

看着萧基并没有好奇他说看到了什么,有点不甘心:“老公,你就装着很好奇的样子行吗?”,“装不出来,你无非就看到那种事。”,庞懈愕然:“啊…什么事?”,萧基没好气地说:“你爹又出去搞基了是不,不要跟我再说这个了。”,“啊…老公怎么知道……但这次可是路都走不稳呢。”,“我不想知道。”,“好吧。”。

庞懈没趣地回房间洗澡去了,并把内内外外洗了个干净,他今晚要和萧基那个。

事后是萧基收拾的,庞懈累瘫了,只顾睡觉去了。

睡到早上10点才醒来,萧基已经不在房间了,开门看了看,也不在办公室,估计又去开会了吧,也不知道最近萧基搞什么,经常开会,多无聊。

洗漱后,庞懈就地躺沙发上了,打开了「blues」,就有好几个人撩他,这几个他都认识,炮王,只懂约炮,他开了个新号,用的都是假照片,他不说没人知道他是谁,谁都想不到。

看了看庞潮海的资料,显示着在线,以前空白的相簿居然多了几张自拍照,还光着脖子,这不明摆着勾引男人吗,真是想都想不到。

不久,收到了一条信息,居然是庞潮海发来的,庞懈有点惊讶,庞潮海居然还会主动撩男人了,真是想都想不到。

打开看了看,庞潮海发来了视频要求,庞懈怎么敢,拒绝后就回复说现在不方便,不能视频,接着庞潮海要求给他看肉照和棒照,庞懈震惊了,他爹居然会主动问人要这个,真是想都想不到。

庞懈发了几张照片过去,没多久庞潮海也回了几张,还问约不约,庞懈惊呆了,庞潮海居然是这种人,觉得好看的男人就想约?真是想都想不到。

庞懈想了想,问庞潮海是1还是0,好一会庞潮海回复了一句,说可以上他,庞懈吓呆了,他爹0号实锤了,真是想都想不到。

庞懈则各种推脱说不方便什么的为由拒绝了庞潮海,庞潮海见状,就让他多发几张照片给他看看,明明都拒绝了,还这么不要脸要照片,庞懈真是想都想不到。

庞懈发了十几张假照,馋得庞潮海都流口水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神仙,怎么这么好看,呆萌呆萌的,寸头大胡子,年纪好像和自己差不多大,身材壮壮的。

庞潮海馋了好一会,才发现内裤都湿了一块,羞耻了一下,又继续看其他男人了。这个软件太神奇了,全国的基佬看都看不完,估计有1亿个搞基的了。

馋的越来越多,距离也越来越远,于是干脆馋到1000km以外,撩了一个3000公里的,惊讶地发现那些照片和刚才聊的那个一模一样,想了想,估计是小号吧,他听嵇祢说,那个小伙子还教他开小号,改距离。

庞潮海发了视频邀请,这次居然接了,之前不是说不方便的吗,怎么突然又方便了,但看到背景是公交车上,庞潮海就没去问了,刚才不方便应该是等公交车吧,这么多人等车确实不方便。

那汉子跟他同龄,五大三粗,寸头络腮胡,造型有点像自己,呆萌呆萌很喜欢,馋死了。

庞潮海有点紧张:“你好,我叫庞潮海。”,汉子:“哈哈,这软件很少人直接说真名的呢,我叫苗淼淼。”,庞潮海一听,还以为耳鸣,然后再问一次,确实叫苗淼淼,三个水字的那个淼,估计是五行缺水严重,整了六个水,这个字现在很常见了,不比「鑫」这个字少,记得十几年前,「鑫」字可是偏门到电脑都打不出来,除了「淼」和「鑫」,还有「焱」「燚」「垚」和五行有关的字。

苗淼淼小声说:“你看起来真威武,是哪里人?”,苗淼淼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有磁性,比他那种吼出来的声音好多了,魂魄有点被勾过去了,庞潮海花痴了一会,苗淼淼以为他听不到,又问了一次,庞潮海醒来:“啊…我以前北边的,小时候跟父母去南边,就在南边发家了,都几十年没回老家了,家乡话都不会。”,苗淼淼:“哈哈,怎么不回家乡呢?”,庞潮海:“其实我家去南边的时候,那些亲戚差不多都去南边了,在家乡反而没多少个认识了。”。

苗淼淼:“这听着怎么像几十年前的南逃,说是雪灾什么的,跑了很多人。”,庞潮海:“应该是那个时候吧,不太记得了,我那时才5岁呢。”,苗淼淼:“我那时好像刚出生啊,我父母当时也打算离开的,可能太迟了,当地把唯一的路挖开了,出不去了,然后就只能窝在这旮旯里了。”,庞潮海:“哈哈,你那个市的?”,苗淼淼:“哈林。”,庞潮海:“巧了,我父母也是哈林的,看来我们是老乡了。”,苗淼淼:“哈哈,真巧,说不定我们是亲戚哦。”,“要是就更好了。”。

苗淼淼:“我没去过南边呢,听说天气很热?”,“嗯,冬天都不会下雪,热8-9个月,不过热也不会太极端,最高38度左右吧,这气温一年可能就出现一两次。”,苗淼淼:“38不算夸张,去年我这边试过41度,都不敢出门了,怕变成烤猪。”,庞潮海调侃着说:“哈哈,烤熟了让我吃?”,苗淼淼傻笑了一下:“可以啊,吃我吧。”,庞潮海听着羞耻了一下:“太远了,3000多公里。”,苗淼淼:“要不我过来找你吧。”,庞潮海:“哎呀,这么远不方便吧。”,苗淼淼:“哈哈,反正我休假,闲着没事干…啊,我要下车了,有空再聊。”,“嗯好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这苗淼淼说要来找他,也不知真还是假,但庞潮海还是把地址给他了,当然要是真来就更好了,即使不搞,光看也行。不过馋归馋,3000公里呢,他才不信那男人会过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