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卌一章
作者:炮爷      更新:2020-08-01 21:14      字数:2716
  整件事都好像是他错的一样,明明就是韩国财自己犯贱搞成这样,怪他啰。

  待了一小时,实在太无聊,孟启元就要走出病房,韩褚高一看,吓了一跳:“启元你去哪里?”,孟启元:“出去走走,多无聊。”,“那叔叔醒来…找你怎办?”,孟启元不耐烦地说:“让他找吧。”,说着就走了出去。

  这韩褚高真讨厌,一直跟着他,跟屁虫一样,生怕他走丢似的。用手机看了看附近,最近一间银行要200米,也好,走路过去就行。

  孟启元现在惦记着那张薄薄的支票,生怕被封吹跑了,其实换着其他人也是,上百万呢,薄薄的一张纸,丢了也不一定能找回来。

  走出医院门口,韩褚高就惊慌地说:“启…启元你可别跑了。”,孟启元用神经病的眼神看了看韩褚高,不理他,走出了医院,看那韩褚高紧张兮兮地跟着,觉得有点搞笑。

  话说韩国财不就他叔叔吗,不知紧张什么,也许是怕他爸韩国富吧,估计是安排了任务给他,应该会给不少零花钱吧,听说富二代的零花钱都上万上千的给?不得而知。

  上次有经验,进了银行就去vip区,把钱都放卡里了,然后顺便又买了100万低风险的理财,再亏也不会亏本金那些,预计每个月应该有3000多,加上之前的,合起来大概一个月6000,终于不用每个月都吃土,有意向想过过不用上班有钱花的生活了。

  附近有一间商场,孟启元就进去四处游荡了,进了一家大型超市,走到从来都不敢买的进口产品区,左看右看,一旁的韩褚高:“那个Coco-cock cooking的饼干不错,配上那Yummy Koosoo香蕉汁很不错的。”,孟启元暗暗鄙视了一下这富二代,按韩褚高所说的,拿了一包饼干和香蕉汁就走开了,韩褚高也拿了一些。

  有钱就手痒,孟启元逛了一圈,越拿越多,最后拿了一台手推车,不断堆砌着一些他从来都不敢买的贵价东西。

  韩褚高看着,孟启元拿的一大堆低热量零食,低热量饮料,还有些玩具,毛娃娃,各种各样的装饰品,摆件,于是好奇地问:“启元啊,你买这么多干什么呢。”,孟启元:“不行吗?”,韩褚高:“行,就是等下怎样拿走?”,孟启元:“你拿。”,“啊…我…”。孟启元不理韩褚高,继续去大买特买,还买了个黄肉西瓜。

  还好韩褚高聪明去买了个小推车,要了几个纸箱,这么一大堆的估计他都搬不动了。

  回到医院,人们都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他们,这是进货还是长住了,买这么多东西。

  韩国财还在睡觉,韩褚高这才松了口气,他可怕韩国财突然醒来见不到孟启元又闹了。

  孟启元左看右看,然后从韩国财的床头柜翻出一把小刀,切水果那种,拿起来看了看,晃了晃,然后那些去浴室洗了洗,拿起那个西瓜就切。

  西瓜不算大,足球大小,这把小刀就能派上用场,不冰的西瓜没那么好吃,但他现在就想吃,冰不冰也没所谓了,切了几块就开吃。

  黄肉西瓜其实和红肉的没有区别,就是肉是黄色的,味道也一样,不像火龙果,紫色的比白色的更甜一点,而且吃了后嘴巴像上了甲紫溶液(紫药水)一样有趣,不知紫色染料是不是从紫肉火龙果里提取的,应该不是,成本和价格不成正比。

  吃了几块,就留意到在一旁馋得直流口水的韩褚高,鄙视了他一下,就把剩下的半个推到了桌子边上,意思是要吃自己切。

  然后韩褚高从床头柜拿出一根勺子,洗了洗,抱走那半个黄肉西瓜,挖着吃了。

  孟启元懵了,他怎么忘记西瓜还能这么吃,到底是富二代,这么懂享受,得狠狠藐视一下这猪油糕才行。

  吃完了,孟启元去翻着那全是零食的纸箱,拿出那包Coco-cock cooking cocoa cookies,这名字就是这样,孟启元只看到一大串CocoCocoCocoCoco,原本的意思他懂,就是“「椰子鸡烹饪」可可小甜饼”,只不过这几个词组合在一起就是CocoCocoCocoCoco的感觉,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

  打开吃了一块,很香很松脆,不是很甜,感觉多吃几块都不觉得甜腻,接着又翻出那瓶Yummy Koosoo banana juice (好味koosoo香蕉汁),这名字其实光看没什么问题,就是那「koosoo」,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可能是单纯的读音名字,但读起来,有点像日语的「くそ」(屎)的读音。

  看了看出产国,马来西亚的,应该是有其他意思吧,估计国内的搜索网站也搜不出个所以然来。喝了一口,口感怪怪的,还是汽水,味道像用调料调的,不过现在的所谓果汁都是调的了,基本不会用真的果汁。

  中午,有一个保镖送来了海鲜大餐,虽然是用餐盒装着,但还是掩盖不了色香,有龙虾,鲍鱼,生蚝,龙趸(巨石斑鱼)。真奢侈,这些有钱人天天吃这种东西?

  韩国财还在睡觉,就没叫醒他了,反正有一份是他的。

  味道还可以,至于口感,孟启元不太清楚这几样玩意怎样才算好吃,基本都是跟别人去摆围餐才有机会吃到,平时他可吃不起。

  吃饱后有点困,就打开放在角落的折叠床睡去了。

  睡醒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韩国财已经醒来了,脸色也好多了,正呆呆地看着他。孟启元浑身不自在,转身不看他了,韩褚高不知去哪了,现在也就他和韩国财两个人。

  有点莫名的慌,也许是怕韩国财又袭击他,孟启元浑身不自在,于是发了条信息给韩褚高,让他快点滚回来。通常变态的人,在亲戚面前应该会稍微收敛一些,应该吧,猜的。

  韩褚高气喘喘地跑了回来,好奇地问:“启元啊…怎么了?”,“没事。”,“啊…”,韩褚高有点莫名其妙,做到椅子上了。

  病房里很安静,都各顾各的事,韩国财也没说话,就定定地看着孟启元,脸上有一种幸福的样子,当然孟启元并没有看他,所以不知道。

  待到下午五点,孟启元就起来说:“我回家去了。”,韩国财:“启元……”,孟启元没说话,走向病房门口,韩褚高一看紧张地站起来跟上,韩国财:“启元明天早点来吧。”,孟启元沉默了一下:“上班前吧。”,“嗯…等你。”。

  孟启元不看韩国财,走了出去,那猪油糕好像没跟住了,就是明天真的要来吗,不过答应过韩国富的事,也不好推脱,500元一天呢,比那份工好多了。

  就是那500不知什么时候给他呢,刚想到这,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有人赚了500元到他的银行卡里,还真是说到做到啊,就当是工作出差好了。叫了出租车,就回家去了。

  话说,今天得了200万,跟上次得了250万隔了多久来着,好像就一个多星期?这件事不能告诉给余静听,她肯定会疯狂买买买,丢丢丢,买买买又丢丢丢,买买买再丢丢丢,丢光又买,买了又丢,乐此不疲,以此为乐,乐在其中,孜孜不倦,一个月下来应该能烧掉10000元,然后他200万现金不到一年就烟消云散,他才不会这么傻告诉余静。

  明天把电脑也带去好了,玩玩游戏应该能打发半天时间,今天那猪油糕好像生怕他走丢一样,去个厕所都守着。

  买电脑的时候送了个手提电脑包,终于能派上用场了,电脑包挺厚实的,防摔性一流,其实现在的电脑硬盘全都是固态硬盘了,平时碰碰撞撞甚至又拍有捶,基本都不会伤到内脏,最脆弱的硬盘问题基本都没了,当然也可以大力出奇迹的。

  群里有人推荐他下个「三男一狗」和「荒野大嫖客」,但孟启元看了看,游戏容量占用高达100GB,两个就200GB,这也太夸张了,所以就没下载了,他电脑硬盘虽说有1TB(1024GB),但之前下了不少游戏,已经剩下一半空间,他才不要下大得这么夸张的游戏呢。

  玩了一会游戏,关了机,躺床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