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四十章
作者:炮爷      更新:2020-07-31 17:38      字数:3735
  天色越来越早发亮,孟启元起床的时候,太阳刚冒出头来,红红的,暖暖的,很舒服。他阳台就对着河堤,所以光景很好看,完全没遮挡。

  早升的太阳比较快,不到十分钟,就开始变得金黄炽热,发出耀眼光芒,到底是夏天,太阳出来就这么毒辣,不知紫外线厉不厉害。

  在茶几翻出那瓶防晒喷雾,嘶嘶撒撒地喷了一身,就下楼了,这防晒喷雾SPF100 pa+++的,针对紫外线极高地方用的,比如高山等空气稀薄的地方用,用在这种朝阳,有点小题大做了,但这是余静买的,并不心痛,好像一瓶要300元来着,应该要,反正挺贵的。

  河堤的挡板已经拆了不少,终于又看到宽阔的河面,有几只白鹤在河面上自由自在地飞翔,孟启元就拿手机拍了一段小短片,贵价手机确实牛逼,远距离拍得好像就在眼前一样。

  这台手机是韩国财送给他的,贵有贵的理由,比他自己买的那台要好,价格的差别就在这细微的区别上了。相机这一块就好明显,他之前测试过,超慢动作拍摄,自己买的那台很明显是插帧,动作不连贯,有点类似上世纪香港电影那种慢镜头,一帧一帧地播,而贵的那台,动作超连贯,是实打实的真慢镜头。

  除了慢镜头,夜景拍起来也很大区别,自己那台有点糊,环境越暗就越糊,有些细节都看不到了,而贵的那台,细节要清晰得多。

  所以买手机,同等配置,贵的有贵的道理,而不只是单纯要卖贵一点,当然也有些无良厂家以次充好,不过这也是小数,名字臭了,自然就没什么人买了。

  看着手上这台手机,孟启元想起了韩国财,沉思着昨晚是不是有点过分,脱水进医院应该不是演的,这人虽然讨厌,但原谅他也不是不可以的,除了灌醉他好之后好像并没有做什么过激行为,自助餐的那天除外。

  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呆,不如就说句原谅他的话打发他算了。按了韩国财的电话,没人接听,不听就算了,省了。

  到了湿地公园锻炼一番,又有几个大妈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好像碍着她们似的,她们不是舞扇子的吗,关他用公共健身器材什么事,奇奇怪怪的。

  让后又看到几个男的不停瞄他,孟启元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就走开了,这群人以前抢了他们的位置吧,应该是了。

  到了小卖部,要了一碗汤粉就开吃,这次只有一个讨厌鬼,不见韩褚高,孟启元有点诧异,这猪油糕平时不都是和这变态一起的吗,怎么不见人了。

  丌丷亣见孟启元在看他,笑了笑向着孟启元说:“那肥猪去看着他叔叔了,没空来。”,孟启元没说话,继续吃粉,丌丷亣见他不说话,就没再说话了。

  韩国财住院为什么让韩褚高看着他,说起来韩国财离婚十几年了,估计孩子也不认他了,不知说他可怜还是活该了,有事只能让侄子看着,如果家族关系也搞不好,估计就他伶伶仃仃一个了。

  附近传来一阵手机声,是丌丷亣的。丌丷亣:“哦,他在……你怎么不跟他说……你爸叫了人找他?……好吧…我清楚。”。

  丌丷亣挂了电话,笑眯眯地看着孟启元,孟启元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看了一会,忍不住说:“变态看什么看。”,“没,想多看看健在的你。”,孟启元有点发懵:“你什么意思?”,丌丷亣继续笑眯眯地说:“有人找你麻烦啰。”,这人真讨厌,还卖关子,孟启元:“谁?”,“那肥猪的老窦(父亲)。”,“找我干什么?”,“你猜。”。

  孟启元愣了愣,听这变态刚才的电话,说什么“叫了人找他”,意思是要找他麻烦了?孟启元有点慌了,这些有钱人,会花钱去整一个得罪他的人,然后报警了,最多就赔钱什么的了事,而且他们买的这些混混都懂得把所有罪行抱自己身上,然后那些有钱人就一点事都没了。

  孟启元开始冒冷汗了,手脚有点抖,然后发了条信息给妖妖灵。

  刚发完信息,就有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大汉有了过来,样子有点凶神恶煞,孟启元慌了,转身就跑,那两个人一见,慌忙跟着孟启元跑。

  “停下…喂!叫你停下!”,一个大汉粗声粗气地喊,另一个则用对讲机呼叫着什么。那两个人跑的速度不俗,若不是孟启元天天跑步,估计都要被追上了。

  跑了一会,前面又出现两个人,孟启元吓得直接从河堤横跨绿化带跑下去公路了,很快就有一辆警车开着鸣笛赶了过来,那几个人见势不妙,反方向跑了,哪有这么容易,河堤上,一前一后出现两辆警车挡住他们的去路,他们都乖乖站好接受询问检查了。然后那几个人,包括孟启元都被逮到了警局。

  又是调解室,只有一个人坐在里面,就是喊他停下那个大汉,警察说:“你们俩先谈谈吧,我就在门口,有事叫我。”,然后走了出去。什么玩意,他们不理了?

  “你就是孟启元先生吧。”,大汉说,现在不怎么慌了,而且在警局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现在得搞清楚他们想要怎样。孟启元:“你们是谁。”,“我们是谁,不需要你知道。”,孟启元:“那就免谈。”,大汉脸色黑了,恶恨恨地瞪着孟启元:“小子,别敬酒不喝喝罚酒。”,孟启元被瞪着有点慌,这个人有一股杀人的气场,感觉捏死他就像蚂蚁一样简单,但想了想,要是气他做出一些过激行为不是更好,都不用调解了。

  孟启元整理了一下语言:“注意你说话的方式,这里有录音,你这是恐吓我?”,大汉的脸憋得发黑,拳握得哒哒作响:“我们找你是想谈一件事。”,孟启元见大汉不敢乱来,就说:“先说你们是谁,搞清楚也好调解。”,他之前就做过调解书,事后也在网上查了查,都必须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什么来历。

  那大汉显然被气炸了,把台面上那纸杯直接捏扁在手里,纸杯里面的水都喷出来了,大汉:“我不跟你谈。”,说着起来走了出去。这人脾气真暴躁,应该是脑子缺根筋,控制不了他自己的情绪吧。

  很快换了一个壮汉进来,身材虽然壮,但没刚才那个凶神恶煞,壮汉带着歉意地说:“孟启元先生是吧,不要跟老王计较,他人粗鲁不会说话,我先介绍一下,我们是韩氏集团的保镖,我叫常青,刚才有什么冒犯请见谅。”,这不就好多了,早应该换个会说话的人了。

  “你们的来意是什么?”,孟启元问,常青喝了口水:“是这样的,韩国财认识吧,是韩总裁的亲弟弟,他昨天进医院了,情况比较糟糕,还死活不肯治疗,非要和你见一面说几句话,电话也打过给你,但先生你拒绝了,于是我们劝了他好久,但怎样都不听,还私自拔出输液针,医生说他的情况很差,我们想了一晚,然后决定请先生过去,算帮一个忙吧,这纸上有报酬,如果先生接受的话,就签个名。”。

  常青说了一大堆话,拿出一张纸双手递给了孟启元,孟启元接过一看,居然是200万元现金(支票),有这么夸张吗,这些有钱人,上百万想给就给,把他孟启元当成什么人了,他是这种见钱开眼的人吗?

  孟启元拿起笔写上了名字,对,他是这种见钱开眼的人,签名后,正打算按指模,想了想,问:“我想了解清楚,事后你们会不会报复我?”,常青一听,慌忙摆手说:“我们怎么敢,先生是看多了网络文章了吧。”,“我哪知道你们会不会这样做。”,“那我,再写一句话好了行不?”。

  常青在下面加了一句话,大意是说绝不会因此时再找孟启元先生的麻烦,孟启元一个一个字读清楚后,按了指模,然后常青就在衣服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孟启元:“先生请笑纳,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现在就去医院吧,韩总裁有点急了。”。

  孟启元没说话,走出了警局大门,叫了台出租车搭去医院了,他不敢坐那群保镖的车鬼知道会不会死在里面,这种电视剧和文章看多了,他可不想把命搭进去。

  到了医院,去了病房,那群保镖就站外面去了,是个独立病房,韩国财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身上贴满了心率检测之类的仪器,眼睛都肿了,口唇也干得发裂,除了韩国财,房间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韩褚高,一个应该就是韩国财的弟弟了,体形很壮硕,溜了一圈口字胡,长得跟韩国财一模一样,只过更帅一些,也许和体形有关。

  “你好,孟启元先生,我是韩氏集团的总裁韩国富。”,韩国富?一个财一个富,看来他父母起的名字挺贪钱的,不过这两人都四十多岁了,那个年代的人起名字都喜欢起这种通俗的。

  “启…元…?你…你来了?”,韩国财一听,吃力地要坐起来,韩国富一看慌忙把他按回床上:“他来了,你别急。”,韩国财:“启元……你原谅我吧…我真的……很喜欢你…”,前一句可以接受,但后一句孟启元就不能接受了,韩褚高见孟启元无动于衷:“启元,先原谅叔叔吧…”,孟启元:“好吧…我就原谅你这次。”,韩国财:“启元……”,孟启元看了看那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输液瓶:“你话都说不好还怎样跟我谈,先看好了再说。”,韩国财伸手说:“启元…”。

  一旁韩国富见到,就把孟启元推到韩国财身边,并把他的手搭在韩国财手上。孟启元浑身不自在,他这是被迫搞基了?虽然只是拖手,但怎样都觉得别扭。

  一个护士拿着一大支针筒走了进来,尴尬地看了看孟启元,先给韩国财接上输液针,然后把那一大支针水打了进去,才接上了输液瓶。

  孟启元:“你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启元…留下来吧…”,孟启元:“我要回去上班了。”,韩国财:“我…给你批了一星期的假了,启元……”,孟启元叹了口气,坐一旁的椅子上了。他这算不算被PUA了,算不算变成某种特殊看护了,真窝心。

  韩国富见韩国财终于平复下来了,就说:“孟启元先生,如果没什么要求就暂时陪到我哥康复吧,每日我们付500元,就当是上班好了。”,孟启元不说话,韩国富也没多说,带着那群保镖走了。室内就剩下三个人,那韩褚高又不停瞄他了,真讨厌。

  韩国财没多久就发出粗重的呼噜声,这是睡着了吧。韩褚高见韩国财睡着了,小声说:“启元啊,昨晚叔叔整天没睡,闹到现在呢。”,孟启元不满地说:“谁叫他这样的。”,韩褚高:“启元……”,“不要跟我说话。”,“好吧。”,韩褚高闭嘴了,低头玩手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