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第十九章 吃醋
作者:糯米团子℡      更新:2020-11-21 22:31      字数:1928
  “我本是桃树修炼成的精元,并无意识,在很久之前,武当突然出现一阵强大的灵力波动,那灵力充满着力量和生命气息,笼罩着整个武当山,却不知怎的,那灵力竟牵出我的意识,而它也如昙花般转瞬即逝,从此我再也未感受到它,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无从探查何处去,可我冥冥之中就感觉它还在武当,只是不知用了什么法子,隐藏起来了,有了意识我便凭借武当的灵气修成人身,嗯,就是如此。”少女转转了手腕道。

  “强大的灵力?武当都太平了不知多久,若真是如此,结界又怎回无反应。”柳岳秋像看骗子一样叉着手看少女。

  “你是说我骗人?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少女受到猜疑显得大怒。

  樊渊若有所思道:“此时的确有蹊跷,它既没有做什么,那自然无恶意。”

  墨冰点了点头,“而且因为它太过强大而导致结界失灵也不是不无可能,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既是妖,为何我们未感受到任何妖气。”说完,墨冰转向少女,看着她。

  “这……”少女耷拉着脑袋,一脸疑惑,显然她也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借着武当的灵气修炼的,与武当山多少有点关联,所以才没有妖气吧。”柳岳秋道。

  “好了好了,今天得到的信息太多了,不过,你叫什么?”墨冰对少女笑了笑。

  “名字……我还没有。”少女像做错了什么,低着头,十分落寞。

  “嗯……既然如此……”墨冰小声嘀咕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就叫你桃夭夭吧!”

  “桃夭夭……好,以后我就叫桃夭夭!”少女像得到了什么至宝一样,开心地抱了抱墨冰,墨冰显然没有料到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小脸一红,顿时不知所措。

  “师父,以后我就叫桃夭夭了!”桃夭夭又跑到樊渊面前开心道。

  墨冰从恍惚中醒来,“喂,你怎么叫我的师父叫师父?”墨冰有点不爽。

  桃夭夭并未感觉到墨冰的不爽,笑道:“因为我的一身功夫都是跟师父学的。”

  “难不成你还会武当功法不成?”墨冰不屑道。

  “你看看便知。”说完,桃夭夭向墨冰袭去,只见桃夭夭双手由一团灵力包裹着,左手为蓝色,右手为橙色,桃夭夭左手化成掌向墨冰拍去。

  “你怎么会太极拳?”说完,墨冰右手也有一团橙色的灵力包裹着,也化作掌朝桃夭夭左手手腕拍去。

  太极拳,技击法皆遵循阴阳之理,其特点以柔克刚,以静待动,以圆化直,以小胜大,以弱胜强,墨冰化去了桃夭夭的掌力,立马向后跳,“喂,你怎么会太极拳?这可是我们武当非门中弟子不传的。”

  “方才说了,师父教我的。”桃夭夭又是一掌袭过来。

  墨冰看了樊渊一眼,而樊渊则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两人就这么互相化解着对面的力。这样下去也不知道办法,墨冰心想,随即,他右手握拳,上面的灵力大盛,瞬间膨胀了几倍,当然只要二者的修为相差甚远,以绝对的力量攻击,太极拳的以柔克刚也就无效了,墨冰就这么直直地朝桃夭夭冲去,桃夭夭见状,左手的灵力也瞬间膨胀几倍,迎上墨冰,当这一橙一蓝的灵力快要相碰时,墨冰笑了,就凭你?估计这套拳法是偷学来的吧,哼,又怎能与我相比。

  可下一刻,墨冰惊了,就当快要相撞时,桃夭夭动了,她用手掌往墨冰手腕处向上一拍,然后右手迅速迎上墨冰的右手,就这样桃夭夭两只细长粉嫩的小白手带着墨冰的右拳有规律地向几个方向挥去,而墨冰一身之力都集中于这右拳上,全身也被桃夭夭挥去的方向扭了几下,于是乎,墨冰这一拳的力就被桃夭夭以柔克刚化去了力,随即,桃夭夭右拳呼出,只往墨冰头上轰去,墨冰睁大着眼,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一拳砸过来,可是那一拳并没有像墨冰所想,打在他脸上,而是到他额头上瞬间停了下来,灵力也消失,然后桃夭夭用食指就这么在墨冰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这……”柳岳秋看了看樊渊。

  樊渊走到桃夭夭面前,“你怎会武当的太极?”

  “方才说了,师父您教我的。”桃夭夭笑嘻嘻道。

  “我并未教你。”樊渊皱了皱眉。

  “师父您在清风明月教师兄时,我偷学的。”

  一只妖居然偷学了武当的功法,“可你是一只妖,太极拳需要灵力方能使出,你……”

  “这个好说,我兼修妖力和灵力。”

  妖还能修灵力?!妖并不可能修炼灵力,这可是一重大发现啊!

  武当功法决不能外传,而这桃妖又不知偷学了多少,如此以来……

  “那你以后便是我的弟子。”

  墨冰瞪着樊渊,一字未说,然后祭出墨渊,御剑离开。

  “诶,小师弟!你去哪?”柳岳秋大喊道。

  “要你管?!”

  柳岳秋刚要把剑时,樊渊道:“让他去吧,有小七,不怕他跑丢。”

  ……

  不知飞了多久,墨冰收剑跳到地上,拿着墨渊,在墨冰灵力的注入下,墨渊红光大现,墨冰胡乱地向四周的地面劈去,红色的剑气不断劈在地面上,不一会儿墨冰周围的地面破烂不堪,他咬着牙,双眼有点发红。

  “明明说过我是他唯一的弟子,现在却出尔反尔!师父太欺负人了!”最后一句,墨冰是吼出来的,随后他身上红光乍现,继续向四周劈去,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全是一软,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显然是用灵力过多。

  “真有意思。”一个浑厚地声音道。

  (呃,打斗戏写不太好,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