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让他自己来找我!
作者:夜明猪      更新:2020-09-12 05:13      字数:6338
  安排好后,小胡子带着人急匆匆的朝工地跑了去。

  工地门口,值班的保安见一行人来势汹汹,颇有点来者不善的样子,而安顺弘和牛兴富又长得有点牛高马大,果断拒绝他们进入现场。

  “大哥,请相信我们,真的只是进去找个人,不是来打架闹事的。”

  “找人,找哪个?”

  “韩天宝,也有可能用的马天宝的名字,模样上看起来五十来岁的样子,块头挺壮实的一个人。”

  “没有。”

  “大哥,你确定?”

  “嗨,我肯定没你说的这个名字,这边工期不赶,老板把人都抽去另外的工地了,就两个水电班和三个涂料班在干活儿,总共几十个人,都住后面的工棚,基本上都熟悉。”

  保安一脸认真,不像在说假话,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小胡子不死心,直觉告诉他韩天宝就躲在这个工地,把手机掏出来,翻到韩天宝的照片,递给了保安,“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人,你看一下,面熟不?”

  “咦,这不是老骗子么,你们原来找他呀!”

  保安一见照片,立马把人认了出来,只是一开口便是老骗子,着实的把几人吓了一跳,小胡子更是让老骗子三个字砸懵了脑袋,这,这家伙在搞什么,还混出名气了?!

  “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安顺弘小声的问保安。

  “绝对不会错,就是他,昨晚还一起打牌来着,听他说过两天可能要走了,心里怪舍不得的。”

  “那你怎么叫他老骗子?”

  “噢,这人呐,年前来工地找事干,说什么一个人来成都投奔亲戚,结果亲戚搬走了,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不求工资多高,只求有口饭吃,有个安身的地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得可造孽了,哄得管事的心一软,收他做了小工。”

  保安大哥好心肠,见韩天宝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正好他家就在附近,便回家拿了自己不穿的衣服给他,想着工地上没洗衣机,大冬天的衣服洗了不容易干,顺手就把韩天宝换下来的带回家洗了。

  “哪晓得,我儿子认识他衣服的牌子,说一件外套就得好几千!”

  “我回了工地问他,他不得已才说了实话,家里儿子娶了个不省油的婆娘,处处跟他作对,他受不了了就跑了出来,非得给儿子、儿媳一个难忘的教训不可,等他们知道错了才回去。”

  “唉,都说养儿防老,遇到不听话不孝顺的,那才真的闹心喔!”

  保安大哥家是个儿子,也有点不让人身心,完全能理解韩天宝作为一个老父亲的心情,便替他瞒了下来,两人还成了朋友。

  牛兴富听了,果断的把头扭向一旁,安顺弘扶额,心里一个小人在说,真不想承认认识这货,居然一而再的欺骗老实的保安大哥,于心何忍呐!

  “那,那啥,我是不是还被骗了?”

  保安大哥指了指牛兴富和安顺弘,突然想起来,在韩天宝的手机上见过小胡子的照片,“你,你就是他儿子?”

  “知道错啦,来接你老爸啦,对嘛,早该来了,要不然他去了别的地方,出了省,那你才难找呢!”

  “我是他大爷!”

  小胡子咬牙切齿的回答保安大哥。

  “跟你讲,不要这样子对他,他人其实不错的;两爷子闹别扭正常,但时间长了可就不好了,你得体谅他;我都见过好多次,他一个人在僻静的地方,看你的照片,还抹眼泪儿呢!”

  “你不知道,过年,除夕,我请他到我家去,他都不愿意,一个人去住的宾馆。”

  “孩子,他是爱你的,很爱很爱,有次喝多了酒,拉着我的手一直念叨。”

  唐旭实在忍不住了,跑到外面的路上,扶着颗树笑得勒,花枝乱颤,东倒西歪,实实在在的把眼泪儿都笑出来了,不由得感叹,生活真他妈戏剧,以为能看一出感人至深的相见戏码,却生生的让韩天宝这逗比演成了喜剧。

  “大哥,下次你见到他,先呸他一脸口水,然后指着鼻子喊他老骗子,要不然我都替你感到委屈。”

  “啊?”

  “你和他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估计就听他说了一句实话,还是酒后。”

  “这,这叫怎么回事嘛,我和他都称兄道弟了,灾舅子咋一点都不落教喔!”

  “兄弟,你这真不算一回事!”

  安顺弘把手搭在了保安大哥的肩上,颇为同情他的遭遇,“我跟他做了一辈子的兄弟,也不知道他居然这么能编瞎话,简直就一瞎话篓子!”

  “你们进去,往前直走一百米倒右就能看见工棚,他住的2号棚6号屋,稍微快一点,马上就要开工了,等上了楼,更不好找人!”

  保安大哥气得肝儿疼,从交谈中他听不出几人和老骗子的具体关系,但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不是坏人,不会对老骗子不利,于是很爽快的指了路。

  “好嘞大哥,回头再好好的感谢你!”

  有了保安大哥的指路,小胡子和安顺弘一口气跑到了2号棚的6号房间前,轻轻的敲了门,一个民工开了门,顿时一股子咸鱼炖酸菜的味道扑面而来,“你找谁?”

  “找老骗子!”

  “上厕所去了,在,在那儿,老骗子,有人找你!”

  刚从厕所出来的韩天宝,闻声,转过头看了一下,立马撒开脚丫子朝工地大楼跑了去,拖鞋跑掉了一只也不捡,眨眼间就钻进了大楼,消失了踪影。

  小胡子气得跺脚,姥姥的,真让他给跑掉了,而且还是在眼皮子底下。

  “追,追吗?”

  安顺弘小声的问。

  “不追了,我让他自己来找我!”

  走到楼下,小胡子抬头看了一眼大楼,他知道甩甩就躲在某个地方看着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大声的喊了出来,“甩甩,你牛,我都找到你了,你还躲!”

  “我知道你在楼上看着,也知道从楼上可以看到我公司门口,你最好眼睛都不要眨,给我看清楚了!”

  “你要疯是吧,那我今天就疯一个给你看!”

  说完,小胡子带着人,头也不回的走了,路过门口保安室,客气的跟保安大哥道了谢,并让唐旭留了一张名片,告诉保安大哥空了,直接来公司,感谢他对甩甩的照顾,他免费给保安大哥安排一次家庭旅行。

  回去的路上,甩甩给小胡子打了电话来。

  第一次,小胡子没接;第二次,接起来后直接又挂了,第三次,小胡子说了话,却只有一句,“你给我看仔细了,我是不是拿命在喜欢你!”

  只是一句话,听得唐旭心惊胆战的。

  到了公司门口,装修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给许晴提建议,门店的落地玻璃出现了裂痕,可以采取打洞的方式阻断进一步的裂开,不过裂痕有好几条,比较影响美观,最好还是整块的换了,毕竟做生意的都讲究一个彩头和寓意。

  “晴晴,我觉得大哥说的在理,换掉也花不了几个钱。”

  “那就换掉吧。”

  见几个人这么快就回来了,许晴张望了一下,并没有见到憨憨的“姐夫”,“不是说人十有八九在工地上么,没找到?”

  “让他给跑了。”

  许晴傻眼,跑了是几个意思,老男人一个还真够矫情的,只是小胡子能忍?

  “师傅,拆这落地窗麻烦么?”

  小胡子望着落地窗若有所思,莫名其妙的问装修师傅。

  “有点,主要安全起见,得多叫几个人来。”

  “那我帮你。”

  小胡子嘿嘿一笑,然后转过头来盯着唐旭,看得唐旭心里有点发毛,小胡子的反应太不正常了,他应该大吵大闹,歇斯底里才对,“哥,你,你这样看着我,我有点怕。”

  “你,你上次在网上买的用来吓唬武洋的胶囊血包,还有没?”

  “有,在我办公室。”

  “去给我拿来。”

  唐旭只得照办,把胶囊血包给小胡子拿了来,外面层的胶囊是糖衣制作的,甜甜的口味,里面红红的仿佛血一样的液体,其实是巧克力糖浆加食用色素勾兑出来的,据说拍电影电视,用的就这款道具,逼真的勒!

  “车钥匙给我。”

  唐旭需要经常下车间取样品送到客户手中,为了方便,公司给他配了一辆面包车,经济耐用。

  “哥,咱不玩这个,换一种方式玩好不好?”

  和小胡子在一起共事这么些年,唐旭瞬间看明白了小胡子的打算,私心估算了一下,风险太大,“玩跳楼吧,你到楼上阳台撒泼,我和晴姐配合你演一场,宝哥在楼上也能看得见。”

  “差不多你就往下跳,反正没多高,摔也摔不出什么大毛病。”

  “不干,摔过一次悬崖,有阴影了。”

  一旁的许晴也瞧明白了,非但没有帮着唐旭劝说小胡子,反而还说起了怂恿的话,“都找着他了还敢跑,是得好好的教训一回,要不然以后跑上了瘾,隔山差五的给你来一回,你就等着当王宝钏吧!”

  “旭,把车钥匙给他,反正那面包车也是买的二手车,撞烂了直接给你换一辆商务车。”

  “姐,你别跟着起哄呀,人家拍电视都是用的道具,做了手脚的!”

  小胡子亲自上手,不由分说的从唐旭腰间抢走了车钥匙,然后回头望了一眼韩天宝藏身的大楼,愤愤不平的说,“今天要不给他灾舅子一回难忘的经历,我就是面团捏的,以后任由他拿捏!”

  小胡子朝许晴和唐旭使了个眼色,两人心领神会,走上前和小胡子拉拉扯扯了起来。

  远远的看,还真像那么回事,两人合力拉着情绪失控的小胡子,不让他干傻事,但是离得近了,只会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还要拉扯多久啊,你快去开车行不行……”

  “哥,我这衣服刚买的,你当心一点别拽坏了。”

  “撞的时候瞄准一点,对着玻璃撞,别撞墙上了。”

  “等下你撞了之后,我们还要不要过来把你从车里拽出来,要不要哭,我,我担心哭不出来,我有点想笑……”

  安顺弘和牛兴富站得远远的,看着仨戏精,直抽嘴皮子,也在心里不住的祈祷,赶紧出来吧,兄弟,要不你得被玩死,就你家这货,比狠人还多一点,完全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狼人啊!

  差不多合适了,小胡子用力的挣脱开来,泼妇似的一跺脚,“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日想夜想,以为隔得远天远地的,结果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是我傻,我蠢,我活成了一个笑话!”

  “还活什么呀,不活了!”

  小胡子双手捧脸,呜呜呜的跑向了停车场,可安顺弘和牛兴富听了,怎么都觉得像是咯咯咯的笑,而且怪爽朗的。

  诡异的笑声在脑海中盘旋……

  紧接着,小胡子把面包车开到了门店前,下了车,转过身来一脸悲愤状的面对韩天宝藏身的大楼,伸出右手,指指点点,又指指点点,然后双手抱头的蹲在地上,默念了十个数。

  “我去,不是吧,他真要撞车?”

  牛兴富不淡定了,开始以为小胡子就是吓唬吓唬韩天宝而已,“顺弘,不拦一下么,车撞了很可惜的。”

  “你以为拦得了么,胡子摆明了要收拾天宝,他也是活该,都找着了还躲!”

  不让小胡子把气出了,韩天宝日子只会更难过,“看着吧,天宝得让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数完数,小胡子钻上了车,发动引擎,声音有点大,他在车里没听见,可车外面的许晴和唐旭,以及安顺弘两人,清楚的听见了来自大楼方向的一声怒吼,“不要!”

  “砰!”

  一声巨响,小胡子开着面包车,撞上了自家门店的落地玻璃。

  “姐,是站在原地哭还是走过去,花容失色的嚎啕大哭?”

  “你快想个辙啊,就这样傻傻的站在原地,太不真实了。”

  许晴没回唐旭的话,走到面包车旁看了一眼车里,前车玻璃撞碎了,安全气囊给撞了出来,小胡子一脸是“血”的呲牙咧嘴朝她做鬼脸,表情显得狰狞不堪,“晴晴,我不小心咬到舌头啦……”

  “啊!”

  确保了小胡子没事,许晴一声尖叫,捂脸失声痛哭了起来。

  楼上老太太听到了动静,连忙下了楼,看到的景象惨不忍睹,安顺弘怕老太太气出好歹来,赶紧走到跟前把老太太扶住,小声的在耳边告诉她,都是假的,小胡子故意弄出来整天宝的!

  没一会儿,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大堆。

  有人还纳闷儿,怎么没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有好心人拿出了手机,马上就有人制止了,“别紧张,拍戏,拍戏呢!”

  可是,韩天宝并不知情,他在楼上只见到,气急败坏的小胡子,开着车撞了墙,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狂奔下楼,跑出了工地,奔到了“车祸”现场。

  安顺弘第一个看到了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牛兴富直接背过了身去,不面对韩天宝,怕露出马脚,但韩天宝见了,想的却是糟糕的一面:摇头,意思就是没救了呗,背过身去,惨状不忍直视。

  “姨,姨,你怎么也来成都了?”

  “我不来,行吗?”

  在长竹村,赵青茹就说过,嫁到村里的人要团结一致,自然而然的帮起了小胡子的忙,指了指面包车,痛心疾首的对韩天宝说,“天宝,你呀,对不起他呐!”

  “掏心掏肺的对你好,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苍天不长眼啊!”

  韩天宝听了,心揪得生疼,仿佛有把生了锈的钝刀反复的在心口上划拉,脚下顿时一软,跌倒在了地上,一张老脸拎成了麻花样,咧着嘴,发出呜呜噎噎的声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踉跄跄,摇摇晃晃,朝着面包车一步一步挪过去,跌跌撞撞的样子,像极了在苦海里的挣扎,也像极了走在男男之爱路上的其他同仁,尽管让现实碰得一身是伤,也要朝着方向艰难前进。

  “胡子,我来了。”

  “我来晚了呀!”

  走到车门处,透过被撞烂的玻璃窗,韩天宝见到了“血肉模糊”的小胡子,颤抖着的手打开车门,忽然又倒了下去,坐在地上,背靠着面包车,使劲的用后脑勺撞击着车身,发出哐哐哐的声响,在场的人见了,无不动容。

  一些并不清楚原委的围观者,莫名的鼻子发酸,眼里禽着泪花儿,哪来的苦命鸳鸯,造孽喔!

  当然,最震撼的莫过于赵青茹,她觉得回了村里,很有必要仔细的跟陶润卿讲一讲,爱情其实没那么多差别的,尤其与同性或者异性无关。

  “混账,我他妈就是一个混账!”

  “我是没脸见你,却不曾想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撞过之后又握紧拳头,狠狠的击打着自己的胸口,“你走了,让我一个人,一个人可怎么活!”

  “继续躲着呗!”

  不知不觉的,唐旭入了戏,圈里混迹这么些年,虽然惨剧见得多了,但依然保持了一颗炽热的心,没有因为现实而变得麻木不仁,明知是戏,痛却那么真实,“非要等到变成遗憾才来后悔,有用吗?”

  “宝哥,你知道等待有多熬人么,知道他有多想和你在一起生活么?”

  “去年一回成都,一边和郭志东周旋,了结过去的事,一边制定计划,争取早一点能从公司里抽出身来;为了心中的坚持,和宋爸、宋妈几乎冷战到年底,直到他们接受你。”

  “自从你说,你会来成都接他,他就像个傻子一样盼星星盼月亮,做着春暖花开,和你漫步在漫山遍野的桃花林中的美梦,可惜花都谢了,你仍然没有出现。”

  “知道你忙,他理解你,他甚至想早一点过去帮你,是你一再的让他忍一忍,等一等,等来的结果呢,欺骗,找到你人了还避而不见!”

  许晴悄悄的扯了扯唐旭的衣裳,示意他够了,别正主没发挥,你一客串的把戏都抢完了。

  “你拽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对,你讲得对!”

  “那你怎么不跟我一起批判他,念老乡的情?”

  许晴看唐旭的眼神,恨不得一刀把他给劈了,“旁人的批判,远没有他自己心中的内疚折磨人,就他的表现,如果我是胡子哥,我会选择原谅。”

  言外之意,提醒小胡子该适合而止了,戏过了难免会伤到人。

  “哎,宝哥,倘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躲起来么?”

  “不躲了,不躲了,再也不躲了!”

  “你这人,还知道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许晴招了招手,示意安顺弘和牛兴富两人过来把韩天宝扶起来,然后一脚踹在面包车车轮上,“你也别装了,赶紧麻溜的下来,教训已经够深刻了,再演下去就是作死,当心物极必反!”

  韩天宝用头撞车身的时候,许晴就起了恻隐之心,她太了解小胡子了,与其说撞的是车身,不如说撞的是小胡子的心脏,有观察到,韩天宝每撞击一次,小胡子的眉头就皱一次,韩天宝真要弄伤了,最后难过的还是他,不得不站出来充当导演的角色喊了卡。

  “啊?”

  许晴的话,韩天宝听了,第一反应是失而复得的极度兴奋,只要小胡子没事,他做什么都愿意。

  无奈之下,小胡子只得“醒”了过来,颇为怨念的瞪了一眼许晴,仿佛在说,搞什么嘛,和他心目中的戏码完全不一样,明明他才是主演好不好,结果就演了一会儿的尸体,还一句台词都没有,要知道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下一次就玩不成了。

  他理想中的剧情应该是:难过之后的韩天宝,强忍悲痛把让从车里弄出来,背回办公室里,抱着他痛哭流涕,深深的自责和忏悔,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呀,我的心肝宝贝儿你怎么能狠下心来撒手而去呀,或者以十年阳寿换一年安好,然后才缓缓的醒过来,深情款款的对韩天宝说,甩甩,你用真情感动了牛头马面,他们把我送回来了。

  呕,恶俗至极,呕吐一个先!

  在韩天宝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满脸是“血”的小胡子,从面包车上跳了下来,望着他一阵咯咯咯的傻笑,屁颠屁颠的朝楼上宿舍跑了去。

  还没反应过来,一阵突然响起的掌声又把他给整懵了。

  “卧槽,真爱题材的电影,啥时候上影,哪个网络平台?”

  “大手笔呀,真用车撞落地窗,演员表情真实,情绪也太到位了,已经在我必看的项目里了!”

  更有甚者跑来问许晴,“姐,你们公司是赞助商么,花了多少钱,下次还有机会,带一个呗!”

  许晴挺有哲理的回答了,生活就是一出戏,天天都在上演不同的戏码,谁都可以是主角。

  ps:

  本来打算今天完结的,但是还有一些细节要交待,所以还有一章。

  心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