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月亮和六便士
作者:正气哥      更新:2020-02-14 18:24      字数:2138
  “借我五十法郎!”

  当余跃尘对肖画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的傲慢,似乎根本不觉得借钱是一件略微需要点低声下气的事情一样。

  “这真是我连做梦也没想到的事。”

  肖画压抑着内心强烈的情绪起伏,面色冷漠地说。

  “为什么没有?”

  “这不是一件使我感到有趣的事。”

  “我已经穷得叮当响了,知道吧?”

  “我管不着。”

  “我饿死你也管不着吗?”

  “我为什么要管呢?”肖画反问道。

  余跃尘盯着肖画看了一会儿,随即对他笑了笑。

  在这短暂的、四目相对的瞬间里,肖画觉得眼前的余跃尘真的就像是毛姆笔下的那个思特里克兰德,那个《月亮和六便士》里的主角,那个四十出头、身材高大、五官端正、眼睛闪闪发亮、脸上显现着粗野和肉欲的家伙。

  “如果我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撵了出来,逼得去上了吊,你不觉得心里不安吗?”

  “……”余跃尘的台词忽然在肖画耳畔响起,但刚刚走神的他大脑一片空白,连要说的台词都忘得一干二净。

  “停!”公司的HR打断了这出话剧的排练:“肖画,你是怎么回事?剧本都给你一天了,台词还背不下来吗?”

  “对不起赵总,对不起余总!我一时紧张忘词了。”肖画听到Miss赵的训斥,连忙收起了沉迷于角色的一脸冷漠。卑躬屈膝地冲着Miss赵和身边的余跃尘鞠躬致歉。

  “算了吧,小赵。我看肖画表现得挺好的!况且都上了一天班了,还要加班排节目,身体累了,难免出点差错。”

  余跃尘拦在Miss赵出声之前替肖画说了句话。

  以他在公司营销总监的身份圆这个场,还是有点份量的。

  果不其然,Miss赵听到余跃尘的话,脸色立刻就像翻书一样地从刚才的腊月寒霜切换成了现在的初夏微风。

  “是!您说得对!这不也是集团总部年会表演节目催得紧吗。您看您做为总监都从百忙中抽身参与了,他这个新来的实习生,还频频出错。这不是浪费您的时间嘛!”

  Miss赵的马屁拍得没有一丁点的技术含量。

  那拙劣的演技加上献媚的语气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不能更假了。

  “小赵啊,我看咱们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咱们明天再继续。”余跃尘没有理会Miss赵的奉承,必竟以他的年纪、以他的职位,肯定早就听惯了这种虚假的恭维。

  “好的,那今天就到这儿!余总辛苦了!”Miss赵笑着对余跃尘说完,在转向肖画的同时就换上了一张上位者的脸孔:“肖画,晚上回家把台词好好熟悉熟悉。知道吗?”

  “是,赵总。我会好好背熟的!”

  肖画再次鞠躬,在他低头时,看到Miss赵踩着细长的黑色高跟鞋转身走开了。

  听着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的敲击声越来越远,肖画才吐了一口大气,挺直了腰板满嘴不屑地抱怨着:“切!装什么啊!拿根鸡毛当令箭!来大姨妈了吧?”

  肖画冲着Miss赵离开的方向翻了个白眼,打算回工位上拿了背包回家。

  他刚一转身,发现刚才跟他演对手戏的余跃尘并没有离开。

  此刻正站在他的身后,表情怪异地朝他笑着。

  “余……余总。您……您还没……没走呢?嘿嘿……”

  肖画感觉此刻自己体内有一种叫做尴尬的癌细胞正在迅速滋生,并且从良性直接变成恶性晚期。

  放化疗统统没用的那种!

  “我糟!他怎么还没走啊?完了,完了!刚才的话他一定听到了!”

  在肖画胡思乱想、恨不得变成鸵鸟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的时候,就听余跃尘用夹带着一丝戏谑的语气说:“我这刚才要是先走了,不就错过了你这90后职场少年的吐糟大会了?”

  余跃尘的声音从刚才话剧排练时拿腔拿调的台词腔转变回他日常那种具有磁性的声线,微微低沉的话语就像音响的低音炮一样,每个字都能震撼到肖画的内心。

  “额,余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肖画连忙解释了一句,可是他大脑运转的速度却追不上他的语速。以至于他“我”了个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借口能掩盖之前的失言。

  祸从口出,肖画清楚的知道,他那句抱怨会对他未来的职场生涯带来多大的影响。

  无论是Miss赵还是眼前的余跃尘,都是执掌着他职场事业生杀大权的人。这两个人随便说句话,他的实习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余跃尘和Miss赵就是肖画的职场灭灯人。只要他俩灭灯,肖画就要伴随着《可惜不是你》的背景音乐,遗憾离场。

  “哈哈哈哈哈,别我了!我这个人记性不好,没准晚上谁请我喝杯酒,我听过的一些话,也就都忘了。”

  余跃尘的话暗示得不能再明显了,肖画虽然是个初入职场实习的大学在校生,但他并不傻。如果这话再听不明白,那他也真的不配在这家业内顶级公司的营销部混了。

  肖画斜着眼睛看了看那个带着一脸玩味神情的余跃尘,咬了咬嘴唇,示弱地说:“余总……您喝的酒贵不贵?我这个月可就剩五百块钱生活费了!”

  “噗,哈哈哈哈!”余跃尘被肖画那张苦瓜一样的表情逗得大笑起来:“行啊!那今天就照着你兜里这五百块钱喝!”

  “额……余总那我去取下东西。”

  “行,去吧!我在电梯口等你!”

  肖画转身之后急忙溜回办公区,他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哎呀!肖画!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实在!你就不会说兜里没钱了吗?嘴上惹得祸,晚上还要请余总吃饭来平事!”

  可转念一想:“如果是跟余总单独吃饭,似乎也挺不错的……”

  肖画想起排练话剧时余跃尘那认真的样子,不由得心脏也跟着快速地跳了起来。

  “跟顶头上司吃饭?”

  肖画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电影《失恋三十三天》里,张嘉译请白百何吃饭时,白百何问的那句话:“老板,你这不是要泡我吧?”

  ………………………………………………………………………………

  新书上线,求收藏,求推荐,求高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