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作者:云逸_逍遥      更新:2020-02-14 16:11      字数:2585
  夜幕初临,大楼里灯火通明。展鹏离开头儿的办公室,望着身边一个个步履匆匆的身影,暗忖接下这个案子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直觉。”他想起头儿说的这两个字,不由得释然。

  张文峰还在等他,见到他就问,“抢案子去了?”

  “那还用抢?”展鹏眯起眼盯着张文峰,“怎么,不想接?”

  “你都定了,还说这些干啥。”张文峰低头整理卷宗,躲避开展鹏的目光。

  展鹏慢慢凑过去,小声问,“你该不是见了白天那具尸体,害怕吧?”

  “你不觉得渗得慌?”张文峰反问。

  “我?没有啊。”

  “拉倒吧,看你那时候脸白的。”

  “是吗?”展鹏回味着。

  “真的,我还没见过你那样呢,我喊你都听不见。”

  展鹏的脑海中闪过他盯着那双手的情形,镇定一下,说,“我那是思考问题呢。”

  “亏得你思考,要不然我也不至于跑过去看,弄得我现在还他妈的心神不定的,一想起那双手,就老反胃。你说那是怎么弄的?”

  展鹏怔怔地站着,像是没听到张文峰的话。

  “哎——哎——”张文峰拽了拽展鹏,“我问你话呢,琢磨啥呢?”

  “哦,”展鹏回过神来,走回自己的座位,“我刚琢磨姜浩报捕还差啥材料。”

  “对了,下午李莉弄那份笔录我看了,你看看?”张文峰说。

  “和咱们那份出入大不大?”展鹏问。

  “基本没啥出入。”

  “没出入我就不看了。别的还差啥不?”

  “就差提请没写了。”张文峰看向展鹏,“你写,还是我写?”

  “我写吧。”展鹏低头点烟。

  “那现在弄,还是明早弄?”张文峰又问。

  “现在弄吧,明天一堆事儿。你把笔录给我。”

  张文峰整理了一下卷宗,递给展鹏。“那行,我等你一会儿,你写完了我送你。”

  “我还有这待遇了。”展鹏眯起眼笑了。

  “不是你没开车嘛,正好我也弄弄别的材料。”

  “也行。中午没请上,晚上请,正好我家门口就有家铜锅涮肉。”

  张文峰背对着展鹏,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展鹏打开电脑,调出《提请批准逮捕书》的模板,对照着讯问笔录,开始填写。很快,他就把姜浩的个人信息填完了,看着手里的香烟即将燃尽,他又续了支烟。

  “经我局侦查,犯罪嫌疑人姜浩有下列犯罪事实:”盯着屏幕上刚敲下的一行字,展鹏斟酌着该如何提炼文字,忽然,“犯罪事实”一个字一个字跳动着,变成了那一双残缺的手,舞动着迎面向他扑来。他猛地想起《午夜凶铃》那个经典的镜头,忙闭上眼晃晃头。待他再睁开眼,屏幕已恢复了平静。

  他长长地喘了口气,靠在椅背上环顾四周。加班的人都在伏案工作,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吸了口烟,又俯身开始敲打键盘。

  即便是盛夏季节,涮肉店也生意兴隆。展鹏和张文峰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刚一坐下,张文峰就拿过点菜单,用笔在上面勾勾画画,嘴里说,“我就点我吃的啊,你吃啥自己再点。”

  等展鹏见到张文峰点过的菜单,见他一口气点了好几盘肉,不禁哑然失笑。“我说你宰我没问题,可别把自己撑坏了。”他对展鹏说。

  “放心吧,撑不坏。”张文峰笑着眨眨眼。

  展鹏没敢再点肉,他点了份百叶,又加上冻豆腐、酸菜、糖蒜和蔬菜拼盘。他给自己叫了两瓶啤酒,过会儿张文峰还要开车,给他叫了可乐。

  两人都是地道的老北京,很快聊起儿时吃火锅的情形,感慨着谁也没想到如今生活会变得这么好。两人都很默契,谁都没提白天出现场的事儿。

  “喂,你和媳妇到底怎么回事啊?”展鹏喝了口酒,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

  “咋还怀不上啊?”展鹏一脸认真地问,接着说,“我有个同学——”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笑着说,“这他妈真不能念叨。”说着划动屏幕接听电话。

  电话是李东旭打来的。他问展鹏,“你下班了吗?”

  “下了,正和哥们吃饭呢。”

  “我操,还是你们清闲啊,我这儿刚开上车。”李东旭笑骂道。

  “谁清闲啊?还不许我们过年吃顿饺子了?”

  “不和你瞎扯了,我开车呢,和你说件事。”

  “你说。”

  “这两天找时间一起吃顿饭。”

  “行啊,随传随到。”展鹏笑着追问,“是宰你吧?还有谁啊?”

  “我不找别人,到时你把丁祥他们俩叫上,我把我小舅子叫上,就咱们几个人。”

  展鹏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应承着,“行,明天我和他俩说一下。”

  “嗯,你们定个时间,定好告诉我,我好提前安排一下。”

  “还要提前安排?弄得我现在就惦记上了,”展鹏呵呵笑着,“没问题,我明天上班就给你回电话。”

  放下电话,展鹏见张文峰盯着自己,就说道,“我一大学同学,就我刚和你提的。”

  “哦。”张文峰点点头,问,“你和我提他干什么?”

  “我同学这两口子吧,结婚也五六年了,媳妇也是一直没怀上,后来去医院一检查,结果是女方卵巢有什么问题,不易受孕。我刚才想说的就是,你这一封山育林,也两年多了吧,啥动静都没有,不行也去医院查查。”

  “你就不能盼我点儿好?”张文峰哭笑不得。

  “我是说正经的,这没啥不好意思的。”展鹏一本正经。

  “我知道,”张文峰笑笑,“你就少操点儿别人的心吧。”

  “你这个人真是——”展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张文峰歪着头,盯着展鹏,问,“你自己发现没发现,你今天有点怪。”

  “怪?净扯。”展鹏摇摇头。

  “真的,今天从看守所出来,一直到现在,你都有点儿不一样。”

  “是吗?”展鹏瞪着张文峰,莫名有点心虚。

  “嗯。”张文峰肯定地点头。

  展鹏双眉微皱,略一思忖,说道,“可能是被案子搅的吧。”他看着张文峰,继续说,“你知道我实习时办的第一个案子,是什么案子吗?”

  “说说。”张文峰的眼睛中透出兴奋。

  “就是强奸案,和今天的差不多,也基本是顺奸,但女方不满十四。”

  “哦。”

  “那女的就是个小太妹,原来和那男的搞对象。那男的都二十五了,也是个混混儿,根本不知道她那么小。后来男的不要女的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那女孩儿自己一个人,拎着条秋裤就跑到刑警队,把那男的告了,说他奸淫幼女。”

  “这么猛啊。”张文峰边笑边感叹。

  “这些都不是重点。”展鹏抽口烟,停顿一下,“那时候我跟着师傅去提审,师傅四十来岁吧,问得那个细啊,我立马就不行了。你想啊,咱正血气方刚,又在学校憋了好几年,哪受得了这个啊,那简直比黄色小说还刺激啊。整个提审,我他妈都是挺着的。”

  张文峰捏住鼻子,忍着笑。

  “我操,第二天询问那女孩儿,那女孩儿根本不用问,自己说的比头一天还细。我心里就琢磨,这世上咋还能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呢?但琢磨归琢磨,晚上在床上一闭眼,就是那对儿狗男女,老子好几年的飞机那几天都打出来了。”

  张文峰终于笑出声。

  “真的,可能从那个时候起,就有心理阴影了,自己和自己负疚。说实话,我一直都不大愿意碰强奸案。”

  “嗯,这回我知道了。”张文峰又笑了。

  展鹏也笑了,指着张文峰说,“可不能回队里瞎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