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父爱如山(终章)
作者:波若波若蜜      更新:2020-01-29 22:07      字数:2301
  当整个世界只剩下惨白,你炙热的血泪,便是书写永恒的唯一篇章。

  我背着他,因为自己的瘦弱不堪他身体的重负,一次次地倒在雪地里,又吃力地一次次爬起来。

  当他头上和嘴里的鲜血不断涌出来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坍塌,绝望和恐惧已经令我忘记周遭的一切,包括我自己。

  我不顾一切,背着他拼命朝前方跑着。

  原来像我这样柔弱的身体,也能背起洪昌国,在大雪中狂奔。

  就如同当年他背着我在老鹰峡逃避狼群时那样,健步如飞。

  他躺在我背上,迷迷糊糊地说着话,声音越来越轻。

  “爸爸,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镇上了。”我不停擦着眼角的泪,“很快的,爸爸。回去以后我们就离开这里。我想通了,其实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您在身边……”

  “爸爸,您答应过我,要一辈子都陪着我,守着我,您要是说话不算数,我会……”

  “爸爸,我不能失去您,别的怎么都行,但是,我不能活在一个没有您的世界!”

  我太累了,无力地趴在雪地上,而洪昌国静静地躺在我的背上,面带微笑,一动也没动。

  “爸爸?”

  “爸!!!”

  漫天的风雪模糊了我的双眼,和我的眼泪融为一体。

  我紧紧抱着他,哭得声嘶力竭。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停了,我也不再哭泣。

  呼啸的风声如同一首悲伤的挽歌,我面无表情,抱起他朝前走。

  那首歌越来越清晰,我知道,一定是他在呼唤。

  永恒的心在时空穿梭

  生死抉择已经无路可躲

  但是爱,不能躲!

  ……

  那一天,我没能背着他抵达终点。

  那一天,他真的永远离开了我。

  多少年之后,我总是笑着,经过大街小巷,也经过深山密林,经过孤独淡漠的隐者,也经过来去匆匆的人群,只为找寻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存在的意义。

  小昌长大了,他的眼睛很像他的爷爷,英气逼人,饱含深情。

  有一天,他在站在中学的操场,向全校师生朗读那篇在全国获奖的作文。

  作文的题目是:父爱。

  “我叫做洪郝昌,我的名字来自于我的两个爷爷……”

  ……

  有一天,又到了大雪纷飞的寒冬,如同往年一样,我站在老鹰峡口,背着猎枪,踩着厚重的皮靴,在雪地里一动也不动。

  白发苍苍的老舅远远地站在小屋的阳台,望着我,嘴里在低估着什么,却又显得无能为力的样子。

  有一天,我发疯似的地冲进峡谷,只为耳畔飘过的,一个似有非有的声音。

  “儿子……小风……”

  老舅追赶出来,但早已年迈的他,已经不再能追的上我了。

  “风儿!你回来,今天峡谷里有雪崩,你听话,回来啊!”

  雪雾深处,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千?”

  他微笑着靠在一棵大树旁,脸上的笑容如同我第一眼看到他时那样清澈,干净。

  “你老了!”

  “是啊,我也是大叔啦,而你还是这么年轻帅气,一点都没变。”

  “但你很坚强,比我坚强。”

  “可我不想再坚强了。”

  “快起来吧,雪越来越大了,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彻底淹没。”

  “我知道。”

  “小风,起来,继续往前走,别停下……”

  小千的影子慢慢向远方走去,我也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往前追去。

  路上的风雪越来越大,峡谷两边山丘上的积雪,也开始轰轰作响地往中间崩落。

  这时,我又看到一个轻快而美丽的身影,她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嘟着嘴,有些不太开心地看着我。

  “洪莫哥,说好的你要娶人家,怎么可以一个人偷跑到这里来玩!”

  “思瑶,对不起!”

  “哈哈跟你开玩笑呢。”她笑着,“快起来,别在这里睡了,我知道你很累,但你必须继续走下去!”

  “你过恨我吗?” 

  “你猜!”

  “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父亲!”

  “你这么想吗,你为什么不亲自去问问他?”她指着前面,“他就在那儿等着你,快去吧!”

  前面,王光头穿着一身警服,如同当年坐在派出所里那样吊儿郎当地笑着,轻蔑地看着我。

  “干爹!”我朝他叫道。

  “臭小子,真没用!”他走过来,“你忘了之前你怎么答应我的吗?”

  “对不起,对不起干爹!”我流着泪道,“真的对不起!”

  “你答应过我,以后都要快快乐乐的,对吗?”

  “嗯!”

  “那你现在快乐吗?”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不,你还有很多,你有我们,还有小昌,你是一个被爱包围的人,你应该感到很幸福!”

  “干爹……”

  “快起来,你看,前面是谁在等着你!”

  当我看到那个穿着特警制服的背影时,我变得无比激动,我快速地朝那边奔跑,大声地呼喊。

  “爸……”

  “小洪队,是我呢!”转过身来,我看到一张年轻的脸庞。

  “蒋哥……”

  “对,是不是不太想看到我呀,呵呵!”

  “不,我很想告诉你,谢谢你,谢谢你当年救了我爸!”

  “我可不要你谢我,能帮洪队分忧,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事,最有意义的事。”

  “你很爱他,对吗?”

  “是的。”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让他回到我身边,否则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我了。”

  “那你知道他那么在乎你,你还这样颓丧,自暴自弃,对的起他吗?”

  “我好累,真的好累。”

  “别这样,他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蒋睿峰说完后,周围所有的人影,突然都围了过来。

  “小风,你一直是一个坚强的人!”小千笑着说,“还记得我们以前,经历过那么多,都撑过来了不是吗?”

  “可我好想他!”

  “洪莫哥,你忍心让在乎你的人失望吗?”王思瑶说。

  “我不想,可我真的好苦。”

  “傻小子,所有的期待和付出,最终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果,只要你肯相信。”王光头尽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我跪在雪地里在风雪中放声大笑着,像个疯子一样。

  而他们依然面带微笑站在那里,默默望着我。

  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儿子!”

  我热泪盈眶地转身,看到那身笔挺的警服下,那个伟岸高大的身躯,和那抹熟悉的深情的目光。

  就如同当年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美好而温暖。

  他笑着走到我面前,向我伸出手。

  “我们走吧,儿子,前面的路还很长,但爸爸永远都在你身边!”

  ……

  在小昌那篇作文的结尾,他这样写道:

  父亲,是一个永远都读不透的词语,一个神圣又伟大的词语。

  父爱,是无言深沉的,却也是极致极端的。

  或许,无法用简单言语来诠释。

  但他一直都矗立在那儿,巍峨而磅礴,宽厚而高大,像一座山。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