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裸睡      更新:2020-01-03 16:09      字数:2166
大年初一的云禅寺热闹非凡,香客们从四面八方向寺内云集,都以在初一这天烧香企盼一年的健康、平安、财运亨通为最多。袁老板与强子从侧门进入,免不了要送上银两以便早点见到寺院高僧,求得符咒。强子自知骗得袁老板来此求符只是圈套,自然也不信这一套。所以一路上东张西望,并无虔诚之心。高僧的禅室有人正在里面谈事,带路的和尚让袁老板稍作等候。袁老板让强子在门口等待,自己则来到大殿烧香拜佛。强子等了片刻有些急躁,就用舌尖润湿了窗格上的纸向里张望,却看到师父正陪同一个妇人跪在高僧面前,妇女背对着自己,从穿着来看,想必是冯夫人了。开始的谈话并不真切,到后面,冯夫人说:“我知道这对于我的两个孩子不公,庚子年六十年才有一次,我不想失去这次机会。”高僧说:“天地皆有轮回之道,但有些却是难以逆转的,你可要三思啊。”冯夫人说:“尽管我是女流之辈,但是现在重任在我身上,我自是不会退却的。”高僧叹了口气,说:“但愿如此吧。”

   师父陪同冯夫人走出禅室,看到强子,问:“你怎么会在这里?”黑风早已把双龙符从鞋里取出,塞在崆峒剑手中,说:“现在不宜多说,双龙符在这,你拿上先走。”崆峒剑看到黑风紧张的神色,也就不再追问,带着冯夫人匆忙离开。袁老板远远地看着,走过来问强子:“你认识他们?”强子说:“不认识,我向他打听大师修行是否高深,他连连称赞。”袁老板说:“是啊,那进去看看。”

   袁老板向高僧说明来意,高僧让其跪于面前蒲团之上,取出一张黄表纸,以朱砂为墨书写了一道符咒,之后将符咒置于掌心,双手合十念诵经文,稍臾,将开过光的符咒递给袁老板,说:“这是发财开运符,你可将其随身携带,以保这一年正财丰盈,偏财也有得。”袁老板再三谢过,并奉上茶水及香火钱以示答谢。有了符咒在手,袁老板顿时觉得心高气爽,很想马上去实施转运之事。又再次问强子:“你确认是初四才可来做解封吗?”强子说:“千真万确,这日子我可是牢记于心的。”袁老板说:“那好那好。不过到初四还有几日,我就先行回扬州了。日后若是真的日进斗金了,再来宠幸于你。”随后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转眼到了正月初三,强子一早便向着冯家大院赶来。远远看到一人,正在敲砸着冯家的大门。强子走进一看,此人却是铁头罗。见他发髻散开,披头散发,手里挥舞着那把仿制的皓月弯刀,不停地叫骂。不多时,门被他撞开,他提着刀闯进来。院子里站满了冯家的伙计,但除了三五个会一点武功,也就只有阿虎会个一招半式了,但在铁头罗面前如同草芥,根本无法阻挡。强子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剑并未在身上。铁头罗刀指众人,呵呵笑着,说:“看见没,你家少爷的刀在此,而人也被我杀了。我可是当今武功盖世第一刀。”说着他挥舞了一下刀,伙计们纷纷后退,德利站在台阶上,保护着老爷的安全。“刀诀在哪里?快给我!”铁头罗用刀指向德利。德利说:“那日早已把刀诀给你了。”铁头罗说:“休得胡说,刀诀岂有随便给人的道理,一定还在这里。”强子看着已经走火入魔的铁头罗,自己又未带兵器,急的不知所措。就在这时,铁头罗一指老爷,说:“老儿快快拿来,否则我砍了你!”冯天佑知道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连连向后闪躲。铁头罗更加气愤,挥刀便砍,德利一把将老爷推开,这一刀正砍在德利后心窝,瞬间血溅四处,扑倒在地。

   “哈,又死一个!”铁头罗发疯一般追砍起来,阿虎见德利当场殒命,悲愤地从背后抱住正在癫狂的铁头罗,欲把他压倒,谁知铁头罗力大无比,挣脱开来,反手一刀,阿虎的一条手臂被齐生生砍断!阿虎痛苦地蜷缩在地上呻吟着。正在这时,门外进来两人,崆峒剑一跃上前,铁头罗尚未看清来者何人,就被崆峒剑一剑刺中咽喉,双目圆睁歪倒在地。跟在后面的冯夫人踉跄地奔向倒在躺倒在地的德利面前,痛哭地说:“儿啊,我的德利啊!我来晚了……”冯老爷走上前,质问道:“你来此作甚?”冯夫人缓缓站起身,说:“你我早已没有夫妻之情,但是他俩却是我的骨肉啊!一个接着一个死去,这就是你的报应啊!”冯天佑苦笑着说:“你倒是一走了之,我一个人含辛茹苦抚养他们长大成人,生死也由不得你。”冯夫人缓缓从怀里取出双龙符,冷笑着说:“现在所有人的命数都在这里,看看由不由得我!”老爷惊愕地看着,问:“双龙符怎么在你这?”又转身看着强子,问:“你不是说三日后将双龙符带给我?怎么会交给她?”崆峒剑说:“黑风做的对,这才是物归原主!”冯天佑惊愕道:“你就是黑风!?”几月前他就得知一个名为黑风的人想要得到冯家三宝,临行前还特意留个字条给德利,想不到黑风早已混入冯家里了。

   冯夫人拔下头上的银簪,伸向双龙符封印着的小孔。曾经有过一次经历的强子,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白光的出现。冯夫人猛地挑开封印,并高喊着:“西夏故国,我要重新复辟。”随着白光闪过,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待耳畔再无嘈杂的声响,强子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发现,此时正坐在徐记当铺的门口,门松动了一下,一长条门板被摘了下来。石头从里面探出头,问道:“你是?要当东西吗?”强子说:“路过,避一避风雪,这就走。”经历了两次最爱的人逝去,强子已把这份情感收藏于心底。他看了一眼仍活的好好的石头,也许此时的德利也正在某个地方健康地活着,这里也许不再是自己可以留恋的地方。世道轮回,也许那里才是自己该去的地方。强子从客栈取回马匹、青云剑,翻身上马,向着扬州而去。那里有他内心萌动的地方,那就是“德正堂”。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