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完结)
作者:秘色      更新:2020-01-01 14:54      字数:3386
  生活的胶片转到了平平淡淡的位置,平凡的日子占据了人生的大多数,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燕儿去了又来,来了又去,一切像是有了定数,按着安排的轨迹正一步步地印证。

  中秋到了,今年的月亮更加的圆,聚在一块的四人享受着团圆的乐趣,女儿还是喜欢时不时打趣他们俩,弄得沈慕峰总是脸红耳赤,无声言语。

  李建业近来频频跑向珠宝店,他要给心爱的人儿定制一款戒指,每隔两三天他都要亲自去确认进度,等他拿到戒指,找个合适的时机,他就会亲手把它带进沈慕峰肉乎乎的手指。

  时间慢慢地流失,他们的爱情仍然是那么坚贞,他每天还是慕峰宝贝,慕峰宝贝地喊,沈慕峰时不时说一两句动人的情话轻抚他的心头,互相给对方制造乐趣。

  重阳节快到了,沈慕峰提议说我们两个老头儿去爬爬丽山,也算过过节日吧。

  李建业马上同意了,他的戒指已经拿到了手,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在山顶鸳鸯石的见证下,亲手给他带上去,他乐滋滋地打着小算盘,连带着接下来的几天对谁都笑容满面。

  重阳节到来的那天,两人穿了一模一样的运动装准备去登高,沈慕峰背着背包,要把两瓶水放下去,被李建业制止了,他说带一瓶就好,我喝你的,沈慕峰笑骂他真是恶心,拿了一个更大的瓶子装进包里。

  天公作美,晴朗丽人,漫天的蓝色像是一块洁白的画布等待神笔地点缀,整洁的天气预示着好事情的发生,李建业开着车,神清气爽,不一会两人就到了山脚下。

  两人再次回忆了丽山的景色,绚烂的寺庙,甘甜的泉水,慈悲的菩萨像,山林间遗留的翠绿,鸟儿优美的啼叫。

  李建业照例对着佛祖和菩萨虔诚地朝拜,许的心愿跟身旁的人儿息息相关。

  人们像是忘记了重阳节,也忘记了重阳节登高的习俗,石梯上人烟稀少,通天的道路常常只有两个人的身影。

  李建业累了的时候,沈慕峰常常伸出手,让李建业紧紧握住,帮着他一起往高处攀。

  到了山顶,开阔的岩石地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走到鸳鸯石旁,让它也帮着见证他俩甜蜜的心事。

  两人坐着休息了一会,沈慕峰站起来,从背包里掏出一本簿子,交给了李建业。

  李建业看了看,封面写着《一次告白》,他翻开了第一页,那是沈慕峰的笔迹,上面写道:

  这是一次告白,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只是千千万万次中的一次。

  他笑着道:“真肉麻。”

  接着继续读其中的内容:

  我与你的第一次相识,如今还是记忆犹新,你那时的模样像是刻在我的脑海里,睁眼闭眼都随处可见,你那时穿着黑色的短衬衫,卡其色长裤,棕色皮鞋,一双调皮的眼睛直切地望着我,如今想来,第一次的会面,就已经给我们俩种下了情根,我很庆幸,也很欢喜。

  在快乐的相处时间里,你就像霸道的海洋,慢慢地侵蚀我的心窝,我的内心一点一点地被你占领,而我心甘情愿。

  你带给我的快乐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只能用我的余生去回应你。你陪着我的一个个下午,一个个晚上,是我们之间最为甜美的回忆,你陪着我看我爱看的电影,吃我爱吃的点心,带着我去游泳,去逛海边,去旅游,我带着你去爬山,去打乒乓球,打羽毛球,做饭给你吃,我多么庆幸那段孤独的时光里有你的身影在其中出现,你的窘态,你的小心翼翼,你的开怀大笑,如今想来,像是触摸到了我心中最为柔软的一片地方,让我越发地爱着你。

  李建业抬起头,看着沈慕峰,嘿嘿地笑了两声,接着读了下去:

  其实我早就爱上了你,只是我内心的深处不敢承认,这才让我们的爱情来得如此的晚。但是,也幸亏这么长时间的磨练,让我们更加了解彼此,珍惜彼此,爱护彼此,让我们的爱情来得如此牢固,别人已经打不破我们的结界。

  你应该早就想到我的心意,不然我也不会参加那么多有关你的活动,也不会让你参与我的生活那么的多,我虽不承认,但那都是我潜意识的投影。还好你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不然没有开窍的我永远都不会主动像你示爱,我们的爱情是你争取来的,你就是我最大的功臣,我怎么爱你都是不足够的。

  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每次见到你情绪低落的时候,其实我也很伤心,我甚至嫉妒那个能让你伤心的人,我那时多么希望我能取代他的位置,能够牵动你的喜怒哀乐,但我不敢,我不敢跨越那一步。

  你离开的那段日子,我生活中处处都是你的影子,我每天就像走向一个大型的放映厅,你的身影在里面一遍又一遍地放映,我那时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的心里早就给你留了位置,只等待着你的归来,重新回到它应该在的地方。可我等啊等,等啊等,你不仅没有归来,还音讯全无,我就像走向了小黑屋,周遭的一切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在潮州遇见你,我多么地兴奋,我说我情不自禁地亲了你,其实不然,那就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我只是还有些羞涩,我多么庆幸你向我坦白了一切,让我把以往的堵塞的心绪全部打通,我这才发现,我爱你并不比你爱我要来得弱些。

  李建业抬起头,看着爱人在蓝色的画作里正温柔地望着自己,他感动地对他说:“我也爱你。”

  沈慕峰笑着点了一根烟,慢慢地等待他读完。

  他期待地继续读下去:

  你送给我的唐装,很用心,我很喜欢,穿着它就像穿着你满满的心意,沉甸甸地滋润我的心窝,平时闲来无事我最爱穿着它,你也很爱看我穿,还喜欢对着我摸来摸去。无论是你送的礼物,还是对我的抚摸,我都很享受。

  我知道你害怕我们的爱情像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因此我积极地给予你想要的反馈,希望你能从以往的不安中挣脱出来,如今看来,你早已脱离了那片苦海。只要你选择相信我,我就不会让你失望。在这里我想再次向你保证,既然我选择了爱你,那我也就只会爱你。我爱的男人只有你一个,至于女人,嘿嘿,吓吓你,当然也不会再爱了。

  开车那次,我并不怪你,我只希望以后你一定要以生命为重,天大的事都有我跟你一起顶着,一起承担。你的病情慢慢地好转,再过不久一定能够治好,我相信我能办到,我要你相信你也能办到,只要我们携手前进,就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我们。

  关于求欢,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并没有一开始跟你谈起的那么磊落,相反,我比你要羞涩不少,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并不是不爱,我很喜欢,我沉迷于你痴狂地迷恋着我,沉迷于你求着我求欢的模样,控制你的频率是怕你伤了身体,要是你有取之不竭的精力,我断然不会阻止你。

  前些日子,你说我们已经扫除了障碍,像是我们的爱情已经修得正果,我觉得障碍永远都存在,不仅仅是情敌,我们的爱情也永远在进行时,没有果实,但有一点你说得不错,只要我们相互信任,相互宽容,在我们面前的阻碍终究会被我们跨过去,除了人归天国,已经没有什么都够阻挡我们了。

  仔细想想,我还没有送你什么礼物当做纪念,就想着写一写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像是日记一般,送给你当做纪念,于是我开始动笔。

  我打算找个天气晴朗的日子,邀你一同爬上丽山,在鸳鸯石旁把我的心掏给你看。

  那天想必万里无云,阳光明媚,秋末的阳光晒在人的身上刚刚好,不觉得热,倒觉得温暖,我们踏在山间的阶梯,再一次欣赏山间的美景,相互鼓励扶持着到达了山顶。

  我们在鸳鸯石旁坐下,我站起来,从背包里掏出我的礼物,把我这些日子写的心迹交给你,名字就叫做《一次告白》,你只读了开头,就说了一句,真肉麻,我没有回应,静静地等待你阅读完。

  你一读到我向你袒露爱意的地方,你就抬起头嘿嘿地朝我傻笑,读到这儿你会感到震惊,你会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的想法,其实不止我知道你的想法,你也知道我的想法,因为我们本就将要融为一体。

  我点起了一根烟,你说了一句我也爱你,我笑看着你,没有言语,因为我的笑容已经作了回应。

  终于你读到了末尾,按着我描述的那般,站起了身子,口中开始念我接下来写的段落。

  李建业手里拿着本子,神情激动地看着沈慕峰,水珠润湿了他那双情动的眼睛,显得更加光彩宜人,他站起身子,继续念道:“你站起了身子,我缓缓地走向你,我抬起你的左手,就像抬起自己的左手,因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戒指,缓缓地套进你的无名指,尺寸刚好,我看着你的神情,内心欢喜万分,这是我的另一份告白。”

  沈慕峰接着道:“你就像流沙,从我触碰你的那一刻开始,就只会越陷越深,我从来都不想逃离,因为我等着跟你完全融为一体的那一刻,而他终于来临了。”

  李建业因为激动双手止不住地颤抖,他把手伸进口袋里,也掏出了一枚戒指,“既然如此,你应该知道我也给你打造了一枚。”

  李建业举起他的左手,像他给自己做的那样缓缓地套进他的无名指,尺寸刚好。

  沈慕峰笑了,笑容一如初见时那般楚楚动人。

  山顶的岩石就是他们见证爱情的舞台,阳光犹如灯光打在他俩的身上,让他们在纷杂的世界里只能看见彼此,世间的万物都是他们的观众,他们以天为证,以地为鉴,祈求不朽的爱情跟天地共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