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
作者:小乐布*380528      更新:2020-09-11 07:59      字数:4154
  我望向满眼疲惫宋老师,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闻强,此刻心里忐忑不安,窗外的天色已经变得明亮,屋子里的我们此刻只能等待着对面的咖啡店开门了,宋老师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宋老师先是一惊然后低下头连忙掏口袋,“谁啊?宋老师?”我看着宋老师说道。

  “陌生号码!”宋老师迟疑道。

  “快接啊。”

  “喂,您好。”宋老师调整语气后淡定的接起电话。

  电话那端话语很是简洁,三言两语后宋老师就挂断了电话,“谁啊?宋老师?”宋老师脸色大变冒着冷汗慌里慌张的说道:“警…警察!”

  “啊?警察说什么了?难不成是?”我惊诧的回复道。

  “警察让我们去趟….把赵何川接回来。”

  “好事啊宋老师。”我略显愉快的说道。

  “但是…”宋老师此刻目光聚焦在躺在床上的闻强。

  “警察让闻强也去一趟,说有话要询问。”

  “什么?警察要找闻强,可是闻强还在昏迷,我们该怎么办?”

  “叫醒他!”宋老师语气坚定。

  “我们一起叫醒他。”宋老师补充了一句。

  就这样我与宋老师来到闻强的窗前,“强子?强子?你感觉怎么样?”宋老师轻轻的拍打着闻强的身子,双手略微颤抖着,不忍心的连续叫了好几遍。

  “强哥,警察要找咱们,醒一醒啊,强哥你怎么样了?”

  “水…水…我要喝水。”闻强竟然真的被我们叫醒。”我赶忙跑到茶几端着水杯蹲在床前,宋老师起身小心的将闻强扶起来,闻强虚弱的询问道:“我睡了多久?”

  “强哥,你快吓死我们了,没睡多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焦急的询问着闻强的身体情况。

  “头…头好疼。”闻强显得很是虚弱,宋老师端过我手里的水杯,然后小心的递到了闻强的嘴边,闻强夺过水杯咕嘟咕嘟的将被子里的水喝了个精光,“赵何川呢?他还好吗?”

  “警察让我们过去接他回来。”

  “真的?”闻强强撑着可仍旧苦中做笑。

  “但是,警察说要同时见到你,要问你一些话。”

  “见我?”闻强的表情又重回紧张,“为什么要见我,他们想做什么?”

  “我们要想个对策,想想警察会问些什么?”宋老师已恢复平静,表情严肃的说道。

  “警察能问些什么啊?”闻强无奈的说道。

  “比如,可能会问你的基本情况,你可以对答如流吗?”

  “应该可以吧。”闻强不确信的说道。

  “那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闻强啊?”

  “什么?”宋老师吃惊的说道。

  “强哥,你别闹了,你这样肯定完蛋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啦,这不是看现在气愤有些紧张吗,开玩笑,开玩笑的,我当然是叫王征了啊。”

  “咳,强哥,你要吓死我了。”

  “哈哈,这方面我肯定不会掉链子的。”闻强傻笑着。

  “老宋,警察还会问我什么?”

  “比如会问你,赵何川是你什么人?也许还会问你同刚子你认不认识?兴许还会问你有没有去过拉卡斯之类的。”

  “那?我该怎么回答啊?老宋。”

  “当然是如实回答了,现在就不要在除身份以外的事情上撒谎就行了,因为我相信赵何川一定也不会在原则上的问题胡说八道的。”

  “恩,我赵叔肯定没问题的。”我点了点头说道。

  “行吧,警察有说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吗?”

  “让我们十点前到。”

  “现在几点了。”闻强坐直了身子问。

  “七点半了,我们还有两个半小时。”

  “恩…去掉路上的时间,我们还有一个多小时,”宋老师解释道。

  “那?我们要不要等咖啡店开门去寻找王博峰的消息了呢?”我看着他们两个人说道。

  “这个?强子你说呢?”宋老师看着闻强说。

  “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此刻闻强一股子杀气腾腾的架势。

  “那我们就去,现在我们先填饱肚子,今天是关键的一天,吃饱了饭才能调整好状态去 应对今天棘手的事情。”

  “对…说实话我早都饿了,昨晚的饭都消化光了,肚子都饿憋了。”

  “强子,你可以吗?”宋老师投来关切的目光。

  “一起吧,我们几个正好利用这段时间还可以商讨下细节。”

  “你们说那个酒吧里的杀手闻强真的会是王博峰派人做的吗?”我疑问道。

  “现在不好说,我们待会到了咖啡店再说。”

  我们几个人简单洗漱后来到了一楼餐厅,此刻已经八点钟了,用餐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我们坐在角落里拿了早点刚准备开始用餐,突然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拍了拍闻强的肩膀说道:“您是王征先生吗?前台有一位先生为你留了一封信,您方便移步到前台取下信吗?”

  我们一脸疑惑的看着那个服务员,然后闻强毫无犹豫的起身跟在服务员的身后走向前台,取回信件的闻强很快走了回来,将信放到了桌子上。

  “我们要打开吗?”闻强看着宋老师说。

  “你打开吧,看看信上说了什么,”宋老师示意闻强打开信。

  闻强小心的打开信,上面写了几行字,我凑到闻强那边,一起看着信,上面写道:今晚闻强会死,这个案子就此了结,不用担心了,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

  “是王博峰写的,这信肯定是王博峰写的。”闻强说道。

  “那?我们待会还要去咖啡店吗?”

  “不去了,我想最后相信王博峰一次。”

  “好,那我们吃了饭就去派出所吧,早死早托生吧。”

  “成,”闻强此刻淡定了很多。

  “你就不担心王博峰做了这么多亏心事,会被抓到吗?”

  “不管他,他欠我的。”说完这句话闻强便沉默的低下了头。

  宋老师此刻也变得沉默,看着那张字条许久,然后将那张纸死死地攥在手里,我并不想破坏此刻的气愤,或许两个人都在思绪着过往,回味着人生,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想忘记,无奈日子里缺少了过往的记忆,于是不管怎样的刻骨铭心,美好与痛苦都将一并消逝在岁月中不再记起。

  “强子,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宋老师终于开口说话了。

  闻强起身说道:“走吧,我准备好了,我们去接赵何川回家。”

  于是我们三个人再次选择挤在车子后座,或许此刻的拥挤会带给我们三个人坚定的力量,不一样的是这次闻强坐在了我与宋老师的中间,闻强一路上始终目光向前,昂着头挺着身子。宋老师则相反扭着头一直望着窗外,我不知道此刻宋老师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我相信,宋老师肯定还在想着那个人,那个曾经义无反顾的挚爱。

  车子驶过前方的绿灯后终于到达了派出所的门口,我们三个依次下了车,我跟随在闻强和宋老师的身后走进了派出所,刚一进屋我们就看到了张警官。

  他点头示意了下然后说道:“你们几个来到够早的,来吧,跟我走个手续。”宋老师拍了怕闻强的肩膀,

  闻强在单子上签了字,然后民张警官带着我们再次来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里,门被打开的一刹那我们再次看到了赵何川,赵何川耷拉个头平静的坐在椅子上,“赵何川,他们来接你了。”此时赵何川终于抬起了头,通红的眼睛里充满的血丝,脸色很是难看,赵何川缓缓的起身,径直的走向我们,然后突然向前紧紧的抱住了我。他把头紧靠在我的后背,我能感受得到他内心此刻的彷徨与凄凉,宋老师与闻强见状也赶忙走过来拍着赵何川的肩膀安慰他。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宋老师嘴里默念着,发出很小的声音。

  “你们这整的跟生离死别似的,但是赵何川很配合我们民警的工作,他也很辛苦,你们回去好好照顾下他吧,他一直没吃东西,应该挺虚弱的。”张警官说道。

  “谢谢你,张警官。”

  “那来吧?王征,我们有点事想询问下你,你跟我来。”就这样闻强跟在张警官的身后进到了更里面的屋子里。

  “那?我们在外面等你吧,征子,”宋老师再次拍了拍闻强的肩膀然后带着我和赵何川离开了那个屋子。

  我与宋老师搀扶着赵何川回到大厅的椅子上坐好,赵何川一言不发闭着眼仰着头坐着,宋老师示意我去饮水机给赵何川打杯水。

  “叔,你喝水啊。”我端过水给到赵何川。

  赵何川虚弱的接过杯子,当触碰到他手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住不了,我从未感受到赵何川像此刻般脆弱与无助,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在拉卡斯的酒吧到地方发生了什么,我感觉内心无比的自责,自责没有照顾好他,自责没有能力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站出来,或许当时吃饭的时候我若是稍微坚定的阻拦下也许赵何川就会乖乖地与我们一同回酒店,如果可以一同回酒店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当我的意识重新回到他身上的时候我才注意到赵何川此刻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而刚刚那杯水已经端在了宋老师的手中,宋老师很礼貌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这样我便可以紧挨着赵何川了。

  “叔,委屈你了,”我心疼的看着他说。

  “我知道。”赵何川的手握得更紧了。

  “老赵,有话回去说。”宋老师虽坐在身旁但这句话似乎说的很是时候,于是赵何川欲言又止起身从宋老师手中接过了水。

  此刻走廊深处的房门被打开了,闻强走了出来,我仔细端详着闻强的一举一动,似乎看不出什么异常,他走到了我们身旁对着我们几个人说:“走吧,回家。”

  听闻这样的回复大家的心算是松了一口气,宋老师同样长舒一口气,然后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那就走吧,”随后宋老师礼貌的走到闻强身旁的张警官身前握了握他的手说道:“给咱们添麻烦了,有事情就给我们打电话。”

  张警官礼貌的回答:“也谢谢咱们的配合,才帮我们快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对了!你们要是有闻强的下落可以举报啊,有赏呢。”张警官轻松愉悦的说道。

  “行,放心吧,我们会尽普通公民的义务协助咱们办案的。”宋老师客气的说道。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终于带着赵何川离开了派出所,宋老师叫了一辆车子,闻强坐在前排,我坐在宋老师与赵何川的中间,一路上大家很沉默,谁也没敢吭声。车子终于到达了酒店门口,此刻看着酒店的大楼心中如释重负,我感觉这场冒险似乎终于可以结束了吧。

  宋老师与我一同搀扶着赵何川,回到房间后我扶着赵何川躺在了床上,闻强跟着宋老师离开了房间,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赵何川突然把我搂在怀里,我顺势倒在了他的胸口,他发了疯的亲吻着我,双手牟足了劲不停的抚摸着我,我甚至感受到了那蠢蠢欲动的一整根在上下浮动的顶着我的腰,“啊…不要,”我抓住赵何川的衣服努力的避开他的猛攻。

  “小玖,我好想你,我在牢房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赵何川一边疯狂的吮吸着我的嘴唇一边说道。

  “你身子虚弱,不可以这样,”于是我一把将赵何川推开,走到一旁的浴室去准备他投了个湿毛巾。

  不知何时赵何川已经站在我的身后搂着我的腰,头就那样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们盯着镜中的自己发呆了许久,“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此刻我转过身子将头依偎在了他的怀中。

  “昨晚的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赵何川语气略显沉重。

  “为什么?告诉我嘛!”我继续追问着。

  “乖,为了你的安全。”

  “又是为了我的安全,你们总有说辞。”我不耐烦的嘀咕着。

  “好了好了,我们先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吧,我都快饿死了。”就这样话题被成功的岔开了。

  “好…好…我帮你打香皂….”

  就这样我们终于可以放松心情的享受沐浴,可在我的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丝不安的错觉,我不知道哪里出了状况,只是感觉身旁的赵何川行为有些诡异,那个熟悉的赵何川似乎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