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10-22 00:23更新

  张金秀给他们每人盛了一碗饭,亲切的眼光投向曾爱莲,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来,爱莲啊!不管知兰说的有没有道理,好歹你和知青同学这么多年,既然遇上了吃饭,就不要客气了。”

  本来已经吃过早饭的曾爱莲,但激动和燥热的心情还未平息,害怕说起话来语无论次,呦不过张阿姨的劝说。连忙接过了张阿姨递过来的碗筷。

  张金秀从菜盘里挑了两块鱼骨头少一点的鱼块,夹到了曾爱莲的碗里。

  “爸: 家里还有酒没有?”爷爷郑卫国一九二零年生,因结婚比较晚,听说刚好有了老爸的那年一次国民党拉壮丁看中了爷爷。拉去加入了国军,一九四二年在一次抗日战争中牺牲了,虽然为国捐躯了,但解放后因此他们的家庭化为四劣分子家庭,爸爸理因受了不少的批斗和折磨,还要抄持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和我们三姊妹读书的资金,不用多想都应该知道吃了多少苦头。今天我毕业了,还要离开家人那么远,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郑知青想到这里,决定为老爸倒一杯酒,以表感恩之情。

  “你还年轻,不要喝酒。特别是到了农村尽量的不要喝酒。喝酒会伤身体。”父亲每时每刻都在为儿女担心,关心他们的健康成长。而没有领会儿子的一番苦心。

  郑知青微笑着看了看父亲,又给他夹了一块鱼:“老爸,不是我要喝酒,我是想借花献佛,用你的酒敬你一杯,让你感受到这么多年对我们的养育是值得的,嘻……嘻……。”

  “哥,你要去哪里啊?要去多久啊?过年能回来吗?我想你了怎么办?”弟弟知义拉着哥哥的胳膊,哭丧着脸问起了哥哥要去多远去多久。

  精灵古怪的妹妹知兰撅着个嘴巴:“哟……哟……,多懂事的弟弟呀!都知道关心惦记人了,到时我出门的时候也要这么关心我呀!”

  “哼!想得美,这么多年你有哥对我这么好吗?这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人小鬼大的知义说起话来真是铜牙利齿,还使出一副鬼脸。

  “难怪我刚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两兄弟挽着手腕从房间出来的,真是情同手足。”曾爱莲看到这对情深意重的兄弟赞不绝口。

  “知青啊,抓紧点吃饭,多吃点菜,去那么远的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吃到妈妈煮的饭?听说农村更苦,到了那里一定要遵纪守法,特别是你们几同学要互相照顾,互相帮助。”

  “爸、妈、弟、妹。你们都不用担心,我去的地方又不是那么远,坐轮船一天一夜就到了,听说农村的田野有野鸡、野鸭、野猪,河里的鱼、虾、螃、螺丝,地里的五谷杂粮应有尽有,加上我遗传了爸妈勤劳善良的优良作风,我会用我的双手和智慧协助生产队建设美丽的乡村。同时也把我养得壮壮的。”郑知青为了安慰自己的家人。把未来的时光憧憬得幸福美满。

  忧心忡忡的父母,本没有吃饭的胃口,通过儿子的一番描绘,心里宽慰了很多:“但愿吧青儿,那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郑知青想去看看孙主任,担心曾爱莲也要跟着去:“曾爱莲,毛少红不知道准备的怎么样了?我去他家看看,你是回家还是到这里歇会?要不陪我妈讲讲话。”

  “阿姨、伯父,你们慢点吃。郑知青我还是先回家,你去忙吧。”

  “知兰:碗筷我就不帮忙收了,一切交给你。”郑知青说完嘻嘻笑笑的走进了房间。

  “唉……穿什么衣服去呀?这次道别也应该算得上是一次特殊的相亲吧。”郑知青琢磨了一会。换了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穿了一条黑色喇叭裤,脚上换上了唯一的一双白色的回力鞋,对着镜子看了看,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表示十分的满意,但是又怕百灵鸟妹妹的调侃,偷偷从后门溜到了街上。

  从懵懵懂懂的观察大叔到确认自己的性趣向属于基因变异,郑知青曾经彷徨过,悲伤过,也努力的改变过,但都无济于事,既然是天注定,何不归顺天意呢,郑知青从此迈过了这道坎,坚定地走向了这条不被公认的爱情之路。

  郑知青洋溢着青春的焕发,哼着那支唱响全国的知青赞歌,天越来越热了,树上的知了不知疲惫的叫个不停,好像在使唤郑知青,努力,加油,爱情是无罪的,我为你打气,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没感觉多久郑知青就来到了学校。

  郑知青迫不及待的心情加速了对学校的每个角落的扫视,在教职员工三号寝室的走廊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师正在打扫走廊里的卫生,一件白底蓝条的短袖衬衣,套在丰满的胸肌上也不亚于西装革履的毕挺、洒脱。下身穿着一条银灰色的西装短裤,更是性感的缭心勾魂,脚穿一双黑色的牛皮凉鞋,从外观上看,帅得简直一塌糊涂形容,郑知青急切地叫道:“孙主任!”

  孙主任抬头凝视着叫声传来的方向。正好和郑知青面面相望,看起来是有了一丝丝的银发,但还是遮挡不住英俊潇洒的容颜,方圆带点微胖的脸上挂着一双匀称的浓眉凤眼,性感的嘴角两旁流露出两个浅浅的笑纹!作者黄昏夕阳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知青岁月》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