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鹿鸣      更新:2020-02-14 17:19      字数:2150
  鹿鸣有点意外,继而是感动,然后又是心疼,赵云龙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生活应该会很孤单吧,就像孤单的自己,干什么都是一个人。

  “我也是,认识龙哥你,我也很高兴。”说着两个人碰了杯,一仰脖子又是一大口下去。

  赵云龙抓了几颗毛豆尝了尝,又问:“小鸣,你是本地人?”

  “哦,不是,我是江苏扬中的,毕业才来这边上班的。”

  “扬州啊,挺好的地方,风水宝地,瘦西湖很有名。”

  “呃……是扬中,不是扬州。”鹿鸣习惯了这样的解释,第一次跟人说起自己的家乡基本上都会以为是扬州,谁叫“烟花三月下扬州”太有名了呢。

  “扬中?”赵云龙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具体是在哪里?”

  “我们扬中是镇江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是长江中的一个岛,镇江你知道的吧。”

  “嗯,听过,镇江香醋。”

  “镇江不仅是香醋有名,还有淆肉、锅盖面,这三个并称镇江三怪。镇江下面三个县级市,句容市、丹阳市,还有就是我们扬中市,全都是上榜百强县的”鹿鸣给赵云龙介绍起自己的家乡。

  “那还挺不错的嘛,江苏我还没去过呢。”

  “有空去我们老家玩啊,我们离南京不远,镇江市也还行,焦山,北固山,金山寺,景区都挺有名的,往北就是扬州,苏锡常就更近了,我们家往南就是常州,无锡苏州都挺好玩的,太湖,鼋头渚,灵山大佛,拙政园都不错。”鹿鸣给赵云龙详细地介绍着,心想如果真的能跟赵云龙一起旅游应该也挺有意思的。

  “嗯,有机会一定去看看。”赵云龙又给鹿鸣满上酒。

  “龙哥,你们是山东哪里的?”

  “我老家是山东临沂,听过没?”赵云龙边倒酒边说。

  “嘿嘿,还真没听过。”鹿鸣确实第一次听到这个地方。

  “沂蒙山听过吗?”赵云龙换了个问法。

  “沂蒙山听过啊,红色根据地嘛。”

  “嗯,我们就是那儿的”

  “哦。”鹿鸣估摸着应该是靠着沂蒙山,所以叫临沂。又说:“我一直都想去山东玩。”

  “我们山东,还行吧,去玩玩也可以。”赵云龙抽了一根五花肉,拿筷子把签子上的肉全给撸下来,再用筷子夹着吃。

  “有什么推荐的地方吗?”鹿鸣真的想去山东看看,倒不是为了美景,更多是为了“人”,他在网上看那些圈里的红人,很多好看的都是山东的,去了肯定能看到很多他的菜,有利于养护他的眼睛。

  “济南嘛就大明湖,趵突泉,现在都么有什么水了,李清照故居也在旁边,往东就是莱芜和淄博……”赵云龙左手托着腮,边吃五花肉边说。

  “淄博我知道,以前看过一部小说就是发生在淄博。”鹿鸣听到熟悉的地名有点兴奋,他说的小说是《路》,写的是梁宏缘与刘胖子、程宇之间的故事,就发生在淄博,梁子出逃济南被程宇的一条短信召回,然后和程宇短暂居住在烟台,后面梁子出逃广州,再又回到淄博和刘胖子过起了没羞没躁的夫夫生活。这部小说是他大学的时候看的,可以说是他TZ生涯的启蒙。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他们生活的地方——鹿鸣那时就对自己说。

  “嗯,淄博经济排名不高,但是有钱人特别多,整体比较富裕,鲁菜有名的博山菜、福山菜,其中博山菜就起源这里,可以说是鲁菜正统的发源地之一。再往东潍坊,潍坊很大,农业基地,蔬菜特别多,也是风筝之都,国际风筝节的时候去看,什么样式的风筝都有,还有放航空母舰的。再往东就是青岛,青岛可以去,城市很漂亮。青岛往北是威海,威海西边是烟台,烟台也挺好,也富裕,樱桃苹果特别好。龙口是山东第一强县,鲁菜福山菜也在烟台。”赵云龙为了方便鹿鸣理解,在桌上比划着方位,继续道:“北面往西,东营,产石油的,很富裕,再往西滨州,没什么存在感,但是有个县级市特别有名,邹平。再就是德州,德州扒鸡挺好吃,然后是聊城,号称江北水城,你们南方人去那肯定没什么感觉。往南菏泽比较偏,再下来要往东,往东是济宁,几个县名声很大,曲阜,孔子故里,邹城,孟子故里,还有梁山,还有微山湖。”

  “铁道游击队的那个?”鹿鸣问道。

  “是啊。铁道抢劫的一直都有,只是刚好碰上那个年代,感觉像是英雄,其实都是土匪。”赵云龙淡淡地说。

  “真的假的。”鹿鸣感觉像是在听故事一样,完全被赵云龙吸引住了。

  “当然真的,解放后那边都还有铁路上面抢劫的。”赵云龙端起啤酒跟鹿鸣又喝了点,继续道:“曲阜的话就是三孔,孔府,孔庙,孔林。孔府孔庙还好,还方便点,孔林比较远。孔林就是孔子家族的墓葬群,里面都是墓。”

  “啊?我还以为跟西安碑林一样是很多碑呢。”鹿鸣很惊讶原来孔林是墓场。

  “嘿嘿,是孔家的坟场,去的话比较远,而且你要找人带你去,里面非常大,一般就是去孔子墓,你自己去是找不到的,要人带着去。”

  “济宁上面还有个泰安,泰山就在泰安,泰山要去也可以,确实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风景,就是爬山。泰山石敢当那个碑不在山顶,在半山腰的一个岔路上,你去很可能找不到。济宁往东就是枣庄临沂,枣庄不产枣,产石榴,我们临沂那是革命老区了,古代叫琅琊,诸葛亮、王羲之都是琅琊人。”

  “诸葛亮不是河南人吗?王羲之不是绍兴人吗?”鹿鸣有点困惑。

  “诸葛亮是琅琊人,年轻的时候跟着一个亲戚出去打拼,后来隐居在隆中。他不是河南人,是我们临沂人,王羲之也是临沂人,长大后才出去的,后面定居在绍兴。”

  鹿鸣一边听着一边感叹,跟赵云龙聊天太有意思了,赵云龙知道的太多,总是能给他新鲜。

  “在临沂跟青岛中间的是日照,没什么存在感。总体来说,山东,还行吧。去玩玩可以的。”说罢又喝了一口。鹿鸣觉得虽然他说得云淡风轻,很谦虚,但是还是有一些自豪的神色。看着这样的赵云龙,鹿鸣打心眼里觉得舒服。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