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喜获隐身石 室友做实验   
作者:白熊叔叔      更新:2019-09-11 19:48      字数:3015
  【一】

  萧羽闻声原本微笑的面容,立刻变得僵硬起来,忙起身追出寝室。

  此时,寝室的走廊上已空无一人,他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愤怒的吼道:“我不会给你请假的。要请你自己请假,不然班主任又会有一大堆的问题问我。我答不出来,他又会闹闹叨叨的说半天。”

  此时,夏侯晓宇与黑仔刚踏出寝室门便自我隐身,不知去向。所以萧羽跑出寝室那一刻看到一丝紫色亮光,像电灯闪灭那一瞬间。夏侯晓宇他们便凭空消失不见了。

  萧羽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一副呆傻的模样,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啤酒肚,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后脑勺,小声嘀咕道:“难道是我眼睛看花了?怎么可能?”

  谭涛见后,傻笑道:“小胖,咋啦?被夏小帅那厮欺负啦?”

  萧羽拿起自己书桌上的书,重重地摔在书桌上,嘴里骂道:“夏宇那厮,这是混蛋。劳资才不会给他请假。”

  萧羽气愤地把话说完,又走到门口,想看夏侯晓宇会不会又出来。确定没人后,萧羽便怒气冲冲地转身回到寝室,心里不爽的把寝室门重重的关上了,嘴里还不停的嘀嘀咕咕地骂着夏侯侯晓宇。

  【二】

  夏侯晓宇和黑仔走过楼梯,在楼梯口的拐弯处,在等电梯时,眼见四下无人。这才把刚戴在脖子上的项链从胸前拿出来仔细观摩。

  只听见萧羽在宿舍传出鬼哭狼嚎般地咒骂声,可夏侯晓宇却乐得哈哈大笑,脸颊上地酒窝就如开在黄泉路上的曼陀罗花般灿烂。

  黑仔小声地问道:“主人,您这样不担心您的室长保护您吗?”

  夏侯晓宇目不转睛地端详着手中的那条项链,漫不经心地对黑仔说:“管他呢?我自有办法收拾他。”

  他只见手中这条项链的制作十分的精致,链条是用银石溶化后做成的链子,晶莹反光。而且这条链子上好像还有古埃及的文字,一颗翠绿色的玉石外边看着像一只猫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夏侯晓宇。特别之处是在这颗玉石的中间,也就是猫眼的眼珠上有一滴像泪珠般大小的红点,像火焰一样的燃烧着。

  【三】

  随后,他忙将那吊坠挂放回到自己的衣服内,一脸满足的点着头。

  夏侯晓宇准备上电梯的时候,突然惊叫道:“黑仔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使用这条项链呢?”

  黑仔被这突如其来的恩宠吓了一跳,随后甚是自豪地说道:“你不是会使用了吗?刚才,我们刚走出寝室,你的室友跑出来,不就没看见我们吗?”

  “可我忘啦。”夏侯晓宇尴尬的用手抓着后脑勺。

  “只要你心中想着,你要隐身,然后念动咒语,就可以啦。将耳朵伸过来。”黑仔小心谨慎的说着。

  夏侯晓宇将身子轻轻地弯下,黑仔附耳告诉了他咒语,听完黑仔告诉他的咒语后,夏侯晓宇这才放了心。

  刚走进电梯,夏侯晓宇突然再次惊讶的大叫道。

  黑仔被他的这声叫声吓了一跳,忙问:“又怎么啦?主人。”

  “我忘了穿死神的衣服啦?”夏侯晓宇一副不知所措的望着黑仔。

  黑仔闻声后一副要败给他的姿态。对他说:“那我们去拿啊。”

  “可我们在电梯里怎么去啊?”夏侯晓宇有些着急地问道。

  “我们是死神,你现在有彼岸花的花精做保护,又有死神界长老赐你的,灵力猫眼石,亏你还看了这么久的死神界规则和学了那么多法术。”黑仔一副对夏侯晓宇极度无语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可我又肉身啊?”夏侯晓宇担心地说道。

  “那就是用法术啊?你说我们干嘛不使用法术啊。还坐着电梯干嘛啊?”黑仔对夏侯晓宇无语的反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是谁叫坐电梯的啊?”夏侯晓宇突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黑仔没有说话,只是无赖的摇着头,随后拉着夏侯晓宇的一只手,使用了瞬间飘移,顷刻间,夏侯晓宇与黑仔又回到了他宿舍门前。

  随后,他才又回到自己的寝室,他们没用钥匙开门,而是像黑仔一样直接穿墙而进。他一脸惊讶的望着黑仔,表情非常的丰富,惊讶,好奇,开心,说不出的兴奋。

  黑仔望着兴奋不已的夏侯晓宇说道:“主人,我们该走啦!否则又要误了时辰。”

  夏侯晓宇这才忙将那套白色的死神工作西服拿到厕所,准备换下。

  黑仔又表现出一副不满的神情说:“你直接念动咒语,就可以换上了,何必这么麻烦。”说着,黑仔,用手一指,那套白色的西服便穿在了夏侯晓宇的身上,引起一股强烈的阴冷之风在寝室吹起。

  【四】

  突然,袭来的这股冷风使得同寝室的谭涛打了一个寒颤,不经意的回头望向寝室大门是否关好,便看见夏侯晓宇的衣柜竟然是被拉了开的,他不敢相信的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惊讶的张着嘴。

  紧接着有些结巴说道:“你……你们……快看……他的衣……柜怎么突……然被……拉开了。”

  萧羽和邱泽建忙看向他的衣柜,见衣柜果然是开的。

  “对啊!是开的怎么啦?小谭!”邱泽建见后觉得没什么奇怪地回答谭涛。

  谭涛却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不是,我是说……刚才是关着的。……是刚才才打开的。”

  “涛哥,你是不是也病啦?还是你眼睛看花啦?你可别吓我。”邱泽建很是关心的慰问道。

  “不是,……我说的是真的,就是刚才……我亲眼看见……衣柜自己在无人的情况下被打开的。”谭涛显得更加激动。

  “涛哥,你这样可不行!如今我们寝室已经出了一位神经病,你可不要也变得神经兮兮的。你可不要吓我。”萧羽脸带伤感的说道。

  随后,萧羽悠哉悠哉的起身走到夏侯晓宇的衣柜前,不以为然的说道:“我靠,他这娃跑的还真快啊!衣柜门都没有关。”

  他刚想关,却被夏侯晓宇抢先一步关了上去,只听‘啪’的一声,衣柜门重重的合上了,萧羽见后,被吓得呆站哪里不敢挪动一步。

  夏侯晓宇则隐身站在他旁边,笑得前俯后仰的,笑说道:“叫你们那我说笑。”

  “嗷!……谁打我脑袋啊?”在萧羽还未回过神来时,突然他感觉到有人刚才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一下。

  这时,邱泽建刚从他的座位上起身,站在萧羽的身后。

  萧羽以为是邱泽建敲的他的头,一脸不满的望着邱泽建准备和他理论,却看见邱泽建一脸无辜的表情望着他。

  突然,邱泽建也叫道:“谁啊?”

  谭涛听邱泽建和萧羽都这么说,满脸迷惑的问道他们,有些不解的问道:“谁又打你了?没人打你啊?”

  萧羽一脸茫然的用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脸色有些紧张的东张西望着。

  其实,夏侯晓宇就站在自己的书桌旁,也刚好站在邱泽建和萧羽的中间,他忙在中间对他们做着鬼脸。

  趁萧羽不注意时,他又狠狠地敲了一下萧羽的后脑勺说道:“让你说我是神经病,我今天不好好的捉弄你们一番,以报你们平日对我的无理欺负,我就不叫夏侯晓宇。”

  【五】

  夏侯晓宇见自己连捉弄了萧羽几次,都使得寝室里的三个人一头雾水的不知所措的一个个都绷紧了神经。

  他忙激动地对黑仔询问道:“他们真的看不见我吗?”

  黑仔望着他肯定以及确定的点头,表示是看不见他,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看见他。

  “这还真是一件很好的宝贝,干嘛现在才给我啊?干嘛不早一点给我啊?”夏侯晓宇有些抱怨的对黑仔说道。

  黑仔见他只顾着捉弄寝室里的三位同学,似乎忘了自己要执行的任务,又继续友善的提醒道:“琰摩丽莎女王曾说过,倘若您要用它打乱世人的生活规律,那她将收回您对这条项链的使用权。”

  夏侯晓宇黑仔有些生气的警告自己,而他又不想失去这么有价值的宝物,听见黑仔的警告便忙停止了对萧羽的捉弄,但脸上却表现出一副心有不甘的态度。

  黑仔见后继续说道:“长老说啦,您只要带上这条拥有猫眼石的项链,便可以把您的两套死神工作服变为现实的衣服来穿,还能够……”

  夏侯晓宇听着黑仔的解说,觉得这太神奇了,也觉得太不可思议,兴奋的表情里透露着得意。

  他忙走到邱泽建跟前,张牙舞爪的在他眼前晃着;随后又走到谭涛跟前用手来回的在谭涛眼前左右摇晃着;转身站在萧羽的面前做着鬼脸。

  可他们三位对刚才发生的事完全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个面面相觑的望着对方,随后三人继续对刚才的事进行各种猜想议论。

  “我们该走啦!主人。不然误了时间就有可能出现更不可思议的变化!”

  黑仔上前拉起夏侯晓宇的手就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