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叔侄赴宴
作者:遗忘悲伤的快乐      更新:2020-07-11 15:32      字数:2001
  与其说钰堂在洛阳城安稳的住下,倒不如说他终于拿下刘甲汤这块硬骨头,不用再寄人篱下看脸色。自从那日之后,刘甲汤到哪都带着钰堂,领他认识不少地方名流。而这期间钰堂也发现刘甲汤不为人知的一面,除过吃喝嫖赌外,他还插手官场,混的是风生水起。钰堂见识过这些,才知道官场上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比书里看到的故事更令他瞠目结舌,不敢想象。

  一日,刘甲汤神神秘秘带钰堂到一处从没去过的宅子赴宴,来时路上刘甲汤不停嘱咐钰堂看眼色说话,这让钰堂有点奇怪他要见得是什么人物。临门外,刘甲汤示意钰堂稍等便独自走进房中。

  很快,房里传出对话。

  “甲汤,西城那地主老财处理的你可满意?”

  房里男人浑厚的声音传出,西城地主,难不成是前几天城里斩首的地主?据说是打家劫舍,强抢民女坏事做尽。可是,城里传闻却说这地主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年年舍粥捐款。茶余饭后大家都在猜,他到底为什么被处死。不成想在这找到缘由,钰堂警惕起来,他有预感今天要见的可不是一般人。

  “您都放话了,我怎么会不满意呢。谢谢老爷替我夫人做主,改日我让她登门拜谢。”刘甲汤腻歪的声音听得钰堂想吐,这话真真是污了耳朵。

  “她暂时不方便就算了,这不还有你呢。再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老爷,您惯会哄我,哪里是为了我。她肚子里是您的种,偏爱她自然是应该的。”刘甲汤的声音尽显娇媚,听得钰堂头皮发麻。话中之意更听得让人无法想象,算是让钰堂开了眼。

  没想到班规里明令禁止的“歌郎”,在他师叔这里竟成了真。

  像京城那种大地方,达官贵族繁多,“打茶围”避免不了。说白了“打茶围”就是名伶们除了台上献艺,台下要陪有钱有势的人吃喝玩乐,做“歌郎”的营生。也不是人人都能得到显贵的青睐,多以年轻貌美的男童为主,俗称“相公”。像刘甲汤这样三十好几还能有生意是不多见,不过说到底刘甲汤身段好,又会哄人,还是吃香的。

  这小城小镇怎么竟也有这样的事情,更何况欧阳雨的班规里曾禁止“打茶围”,否则直接逐出师门。这规矩是祖上留下的,没想到刘甲汤给破坏了。

  “瞧瞧,这怎么还吃上自己夫人的醋了。那你说,你有什么事,我也替你做主。”房中那男人不但没有生气,语气还多了些调戏。

  “有您护着,我哪有什么不顺的事情。不过……”刘甲汤迟疑了。

  “什么,只管说。”

  “其实也没什么,最近,王成可是没少欺负我师侄,小孩家初到洛阳就被王成给算计了。我又不敢插手这事,只得看着我这师侄被人欺负,一点儿法子都没。这事还得烦您给做主,替我们讨回公道。”刘甲汤恨不得把自己给说成是弱不禁风的女子一般,受到强人的欺凌。

  “你师侄,长得好看吗?”

  “瞧我这只顾聊天给忘了。”刘甲汤冲着门外喊道“钰堂,钰堂,快进来见过知府大人。”

  “草民欧阳钰堂见过知府大人。”钰堂进门未敢抬头,低头跪在桌案前请安。从桌下刚好能看到那知府大人的手就放在刘甲汤的裤子上来回蹭,一点都不避讳眼前的人。

  刘甲汤轻推知府,说道“老爷,这是钰堂,我们新来的小角儿,也是我师侄。他师父把他托付给我,可我这有心无力,胳膊拗不过大腿,不是……”字字句句都透出刘甲汤的委屈。前几日刘甲汤还在王成面前各种夸赞人家把洛阳的梨园行管理的井井有条,到这就变了天。

  知府收回放在刘甲汤腿上的手,手猛然拍在桌上道“咳,反了他了,不知道这洛阳城是谁的地儿,哪里轮得到他一个小小的会长指手画脚。”余怒未消的人,冷声问道“你说你叫什么?抬头让我瞧瞧。”

  “草民欧阳钰堂。”钰堂说着抬头。

  桌案后面太师椅上坐的男人得有快五十,一脸横丝肉凝眉瞪目,得有三个刘甲汤那么胖。而刘甲汤站在他身边,吓得大气不敢出。

  “钰堂?怎么好耳熟。”知府沉思片刻,一把抓住刘甲汤的手拿在手里把玩“你……月余之前是不是在开封城外救过一女子?”

  “回知府大人,正是。”钰堂低头答话。

  “你别拘谨,坐,坐。果然长得仪表堂堂,快来坐。”知府起身笨拙的推开刘甲汤迎了出来,一把将钰堂扶起,拉至在已备有酒席的桌前,将他推在上座让他坐。

  钰堂茫然中被人按在上座,明明他救得是知县家的千金,与这知府有何干?

  “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那日爱女若是出些差错我可就不活了。”知府倒两杯酒递给钰堂,将其中一杯递给钰堂“本来前些日子就该请你过府,可我这公务在身,朝廷命我接任知府,就给耽误了,今日我可得好好谢谢你。”

  “顺手搭救小姐不足挂齿。”钰堂放低酒杯和知府碰杯后,浅尝杯中的酒便放了回去。原是这知县变知府,钰堂更加惹不起了,这人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要了他的命。

  “诶,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小事一桩可救了我的心头肉,这事天大的事,你说要什么样的赏赐?”知府拉着钰堂的手不舍得放开。

  “无需赏赐。”钰堂使劲抽了几次才将手给抽回,欠身回道。

  “你这样英雄气概的少年人现在可少有。”知府有些尴尬,一边说着回头招呼刘甲汤指指身边的座位“甲汤,你别傻站着,坐,快来坐。”

  “您谬赞。”钰堂礼貌的报以浅笑。

  “爹爹。”门外甜美的声音传来,钰堂整个人吓得冷汗直落。

  随着环佩叮当声越发近,钰堂也能感到死神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