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一个月和半年
作者:正气哥      更新:2020-02-14 18:23      字数:2046
  三哥找吕昊然谈过之后,吕昊然就不再给王克明推荐搓澡的客户了。即便有客人问起哪位技师搓得更好一点,他也只是淡淡地说都不错。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吕昊然跟王克明之间的交流也变少了。

  并不是他不想,而是浴池里其它的人实在太能嚼舌根。

  在浴池这个常年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友谊的光太过闪耀,容易刺到其它人的眼睛。

  少了跟王克明之间的交流,吕昊然也索性不经常在浴区里呆着。

  往往干完了活,就穿着他粉色的大短裤在浴区外面的更衣室里坐着跟王辉唠嗑。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他跟王辉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好了起来。王辉不再揣着自己是老人的架子,在工作当中也没少照顾吕昊然。

  当然,他的这种照顾,无非是一些偷懒耍滑的办法。

  用王辉的话说,你出来打工,就是赚钱的,没必要为了老板卖命。混一天是一天。

  即便吕昊然对王辉的话并不认同,但也知道这话是为了他好,于是也就表面上点头答应,私底下该怎么干还怎么干。

  王辉和吕昊然都是服务员,所以他俩没有一起值夜班的时候。

  也正因为这样,他俩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时间,顶多也就是每天趁着吃饭的时候闲聊两句。

  有天晚上吕昊然值夜班,半夜一点多的时候,王辉叼着烟卷从楼下的休息大厅走了上来。

  “小吕,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值夜班的时候,可以找个地方眯一会。这大半夜的也没个客人,你不睡觉在那干嘛呢?”

  “我还是不睡了,明天回家再补觉吧。听说上次对班那个服务员就是在值夜班的时候睡着了,刚好赶上三哥半夜喝多了到浴池洗澡,把他一顿痛骂。”吕昊然看了看笔下画的那个三七分头、光着膀子的肌肉男,冲王辉说了一句。

  王辉瞄了吕昊然一眼,撇了撇嘴,拿了几张卫生纸,转头进了卫生间。

  吕昊然没搭理他,继续画着笔下的漫画人物。

  过了一会,伴随着洗手间的冲水声,王辉提着裤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王辉朝吕昊然这边扫了一眼,意外的并没有继续下楼睡觉,而是走过来坐到桌子旁边,看着吕昊然画画。

  因为王辉在旁边看着,吕昊然倒也不好意思再画下去了,他抬起头看着王辉:“你咋不去睡觉了?”

  “闹肚子,不睡了。省得一会还要去厕所。”王辉用他特意留长的小指指甲掏了掏耳朵,打了个哈欠说。

  “咱不吃得都一样吗,别人咋没事?”

  “不知道啊,可能是我昨天晚上跟朋友吃火锅,吃坏肚子了吧。”

  “火锅?我还没在外面吃过火锅呢。”吕昊然淡淡地说了一句。

  “啊?”王辉惊讶地把嘴张得老大。

  “你没吃过火锅?那你每个月开的工资都干嘛花啊?你有对象了?”

  “我每个月工资都给我妈啊,我家穷,明年就要回迁了,要买房子,还要装修。处处都要用钱。”吕昊然耸耸肩膀,淡淡地说。

  王辉看着吕昊然愣了一会,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咧咧地说:“没事!等这个月开资,哥们请你吃火锅!”

  吕昊然看着王辉那一脸慷慨的神情,笑着对他说:“你快拉倒吧,你想让我像你一样拉肚子啊!哈哈。”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请你吃火锅,你哪那么多废话啊!”

  “出来打工都不容易,你也省着点花吧。”

  吕昊然说完这句话之后,王辉没说什么。他们俩一个趴在桌子上,一个坐在旁边,像是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但却并没有什么交流。

  “小吕,你以后打算干嘛啊?在这地方打工,你也赚不到钱啊!”隔了一会,王辉掐灭了烟头,像是特别舍不得似的,从嘴里吐出最后一口烟。

  “没想呢,我也不知道能干嘛。”

  “趁着年轻你学点啥吧,哪怕学个搓澡,也比干服务员赚得多啊!那帮南方蛮子,一个月都好几千的赚!”

  “啊?他们能挣那么多?”

  “废话啊!搓个澡十块钱,拍个背十块钱。他们跟浴池四六开。你算算一天下来他们能赚多少?”

  王辉说完之后,吕昊然还真想了一下。

  他记得有次跟王克明聊天的时候问过他一天能搓多少个人,那时王克明说要看客流量,平均下来一天能搓30多个吧。

  吕昊然在纸上简单地算了一下,刨去倒班之类的,王克明一个月能赚三千多。

  相当吕昊然半年的工资!

  吕昊然忽然有种挫败感,他第一次认识到原来他跟王克明之间差了这么远。

  这种物质上的差距,是此时吕昊然心里最大的一个鸿沟,宛若天堑!他在这头,王克明在那头。

  “现在你知道了吧?以后不用对那帮搓澡的太好,他们就会拿点小恩小惠的收买人心。”王辉像是看出了吕昊然的震惊,继续用他的江湖口吻帮吕昊然指点迷津。

  吕昊然扫了他一眼,没接话。

  他赌气似的拿起笔继续在那张纸上画着,只是原来那张已经画得差不多的画,在他胡乱地描绘中,很快就变了样。

  “呵呵,你啊!画这些东西有啥用啊?认真现实吧,老爷们就应该踏踏实实地想着怎么多赚点钱。你画的这些玩意,充其量就是个爱好。”

  王辉的语气中带着点不屑,传进吕昊然的耳朵里,像是带了刺,划伤了耳道、刺破了鼓膜,连带着的,将他脑海里一个叫做梦想的肥皂泡也一并打破了。

  “我又没说要把画画当饭吃,就当个爱好不行啊?”

  “行,行!”王辉一个音比一个音高地说了一句,语气里充满了他的不耐烦。

  过了一会,王辉见吕昊然没理他,也明白了自己的自找没趣。

  “你画吧,我睡觉去了!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说的都是对的。”

  吕昊然抬头看着王辉抻着懒腰地往楼下休息大厅走去,放下了手中的画笔。

  他仰面躺在换衣凳上,在心里略微无奈地想着:“原来我跟王克明差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