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有些人,不期而遇(孙泽阳篇)
作者:初心i      更新:2020-02-14 18:19      字数:2802
  我叫孙泽阳,取这个名字是因为父亲喜欢河流,母亲喜欢阳光,所以就有了泽阳这个名字,泽的本义是水汇聚成的地方,又可以引申为恩泽,而太阳又是普照世间万物,恩泽人间。所以打小我就喜欢这个名字,总感觉自己身上肩负着一种”救济苍生”的任务。

  长大后,我发现与其说救济苍生,不如说我喜欢当领导的感觉,小到班级的职务,大到校级的职务,这些我都会尽力争取。

  从小学到初中,优秀班干部,优秀团员这些不知道得了多少,虽然只是一张纸,但成就感这种东西有时候比钱还重要。

  高一开学的前一天,我看着铺满墙的奖状洋洋得意,母亲敲响了房门。

  “小阳,在看奖状呢?”母亲递给了我一杯热牛奶

  我接过牛奶抿了一口,”是啊,妈,你知道嘛,初中班主任前几天还打电话夸我管理班级不错呢,这种被人认可的感觉真好。”

  “妈懂你的心情,只是这升了高中不一样了,你又身处尖子班,没有人会愿意花时间去做这些琐碎的事情,如果你再去争取这个的话,势必会影响到你的成绩。”母亲苦口婆心的说着

  “我明白,孰轻孰重我能把握,如果没有人主动申请,我就当。”

  母亲叹了叹气,关紧房门,留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尖子班的环境是什么样呢?难道真的如母亲所说的一般每个人在成绩上的胜负心都很重嘛?这一个个问题萦绕着我,睡意袭来,我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翌日清晨,我早早地来到了班级,此时班里已经有些学生了,每个人都拿着一本习题册,我挑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坐下,看了看周围,想融入环境却没有做任何准备。

  冰冷,是对这个班级的第一印象,我现在多想有个人能开口说句话。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同学们也陆续找好座位坐定,教室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有自来熟的学生向周围介绍着自己,有久别重逢的学生相遇,也有在教室里解决早饭的,我低头看了看手表,心想:班主任这时候应该快到了,不会第一天就迟到吧。

  一阵跑步的声音从楼道里传来,咀嚼食物的声音,低头写字的声音,谈话的声音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不好意思啊,学生们,路上堵车,来的有些晚。”班主任将手上的材料放到课桌上说

  我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个人,白皙的皮肤让我不禁怀疑他是否擦了粉,瘦瘦高高的身板撑起了深蓝色的西服,黑色边框眼镜下藏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可以说一番捯饬后完全不输娱乐圈的小鲜肉。

  果不其然,班主任一出现就吸引了一大批花痴的女生,”班主任,你结婚了嘛?” “班主任,你喜欢啥类型的啊?” “班主任你多大了?”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的砸向他,班里的气氛被推向了高潮。

  “大家安静一下,我叫金滨,你们叫金老师就好,私人的问题我就不回答了,由于9点半礼堂开学典礼,直接步入正题,竞选班委,班长我在来之前就已经选好了,其他的职务你们自愿竞选。”班主任用他那双明亮的眼睛扫视着班级,言简意赅的回答打消了别人想八卦的念头。

  我心里咯噔一下,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班长终于到卸任的时候了。

  “赵一然是哪位?”

  我前面的女生举起了手,用仅我能听见的声音回应着。

  “那就你了,一个月试用期,然后投票竞选是去还是留。”

  “嗯。”

  简单的回答,令我对前面这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充满了好奇。

  在其他职务的竞选当中,除了语文课代表异常火爆外,其他的都比较惨淡,无人问津,不过好在在老金的”威逼利诱”下终于都已落定,而我则申请当副班长,协助班长一起管理。

  竞选班委暂时告一段落,紧张的月考又接踵而至,成绩靠后的学生就会被刷下去,按照年级排行榜进行顺位。

  这一段时间班里的琐事比较多,学校的出板报活动不能缺席,还得排出值日表,叮嘱他们按时完成。

  我每次跟她讲值日问题时,她都俨然一副圣人的样子向我摆摆手,”不用管,又不是小孩子,做值日是幼儿园老师就教过我的。”

  果不其然,正是因为班长的一再容忍,值日问题越来越严重,甚至还惊动了老金,不用想挨批的当然是我们俩。

  “今天给我解决好这个问题,明天要是还让我看见地上的脏东西,全体给我跑圈去。”老金撂下这句话后就走了,留下灰头土脸的我俩。

  “一然,你跟我来操场,我有事跟你说。”

  “哦。”

  操场上明媚的阳光和我们的心情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看着她这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我终于忍不了了。

  “喂,你是班长啊,能不能起个带头作用,这次在整顿不好卫生问题的话,我们俩都得完蛋。”我苦口婆心地说

  “你以为我愿意当这个班长啊,吃力不讨好,每天学习就很累了,哪有闲心管这些破事,你看竞选班委的时候谁愿意去当。”她白了我一眼无奈地说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些有荣誉感的事情都被人说成傻子,吃力不讨好,甚至家长都不愿意让孩子去担任班务。

  “你还有事儿嘛,没事我回去午休了。”

  “等一下,我来协助你,咱俩一起管理,班长你别辞掉好嘛,我挺喜欢和你一起共事的。”我当时不知道抽了啥风说出了这句话,本意是想鼓励她,结果却变了味儿,看到她惊讶地看着我,嘴巴变成了”O”形,我就知道这次玩大了。

  “你神经病吧。”她的脸羞红了,留下这句话后就跑走了。

  结果,没有如她所愿,投票班长的时候全票通过,而我也成为了她身边得力的助手,一起管理着班级大大小小的事务,每次上课的时候抬头看见那个马尾辫,心里就会感觉无比踏实,是的,我喜欢上她了。

  但这一切都在高二的一个下午改变了,放学结束后我俩照例检查班级的卫生,正当我背包准备回家的时候,一然叫住了我,”泽阳,一会儿有事儿嘛?”

  这还是她第一次叫我泽阳呢,我心里暗自得意,”没事啊,我去操场等你吧。”

  我一路哼着小曲来到了操场,还是那个熟悉的香樟树下,此刻的我是既紧张又兴奋的。

  “泽阳,你在这儿面壁思过呢?”

  “吓死我了,你这走路咋没声呢,赵大小姐啥事啊?”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表现的平静,内心却早已小鹿乱撞。

  她黯然地低下了头,那双有神的眼睛也失去了光泽,许久后缓缓地说:”对不起。”

  突然的情绪转变着实把我弄懵了,我不知道咋安慰她,手忙脚乱了起来。

  “我不久后就要去美国了,作为学校那边的交换生,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看着香樟树自言自语道

  听到这个消息后,像晴天霹雳一样,我愣住了,良久,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说:”挺好的啊,恭喜你,美国,向往的地方。”

  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像得到一种信号似的,搂住了她,可还是抑制不住难受的情绪,我这是怎么了?

  “我很感谢你,这一年来,对我的照顾,如果有机会,我想和你一起在Z大看春天的桃花,夏天的荷花,秋天的红叶,冬天的梅花。”

  落日的余晖洒在身上,拉出了长长的影子,我们都在分离的时候用力抱紧对方,渴望时间能够再慢一点甚至暂停。

  我摘下脖子上的玉吊坠紧了紧绳子,为她系上,”这是去南京玩的时候,母亲在夫子庙给我求的,寓意是平安顺遂,也希望你每天都能像和你拌嘴时的那么开心。”

  “噗,和你拌嘴时我可一点都不开心。”她开怀地笑出了声,弯弯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那你是啥心情?”我好奇地问着

  “我不跟傻子计较的心情。”说完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跑远了。

  “赵一然,站住,你别跑!”

  “傻子,才站住,略略略。”她回头冲我做了个鬼脸,就短跑这项我输了。

  有些话,不言而喻,有些人,不期而遇。Z大,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