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小幸运
作者:荣林      更新:2020-02-14 16:47      字数:2816
  那一晚, 我和大姐守着老妈,不时地用棉签醮点凉开水,滋润下老妈那干裂的嘴唇,帮老妈按摩着,总想减轻点老妈的痛苦,不断地祈祷老妈不会是恶病,能快点好起来。

  “小弟,你现在工资有多少了?”

  “应该和你们也差不了多少吧。”

  “你以后还要在北京买房,结婚的,这么点工资是肯定不够的。前天你真不应该这么说,凭什么都要你一个人出啊。”

  “大姐,我要不这么说,其他人都不愿意给妈动手术了,你还记得爸的事情吗?就是一个个把钱看得比爸的命重。”

  “等老妈出院了,你回北京了,就让老妈在我那里吧。在老家到时发生点什么意外都不知道呢。”

  “可就是怕老妈不同意啊,毕竟她在老家呆习惯了。”

  “这次已经把家里的猪和鸡都已经卖掉了,家里也没什么牵挂了。”

  “少红嫁在了山区,她和小潘一直在县城打工,要不让他们一家人都搬过来,一直照顾老妈直到老,到时房子就送给他们吧。”

  “那不行,你以后老了呢,人都说落叶归根的。要不给她们一半,另外一半你自己用。”

  “那也行,到时候和老妈也商量一下吧。”

  “你那个师父呢,对你好吗?”

  “呵呵,就那样呗。”

  “你啊,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我感觉你师父对你好是真心的,真的像看儿子一样对你。你要懂得感恩。”

  “行了,大姐,我知道。”我不耐烦地打断了大姐的询问。

  “有女朋友吗?”

  “姐,我有自知之明,咱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怎么现在就有资格谈女朋友啊。”

  “嗯。你啊,最好是找个能和你一起吃苦耐劳的,千万别找那种家庭好的,不然你会被人看不起的,咱们家可真是太穷了。”

  “没事,大姐,有我呢,我们会好起来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妈再过苦日子的。”

  是啊,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男人长得好看帅有个屁用,赚钱才是王道,想被人瞧得起,唯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改变一切。

  凌晨时分,或许老妈的麻药过了,彻底睁开了眼睛,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脸却有点扭曲了,皱纹更深了。

  “妈,麻药过了,很痛吧。”

  我和大姐一左一右地站在两边,不停地安慰着她。老妈很坚强,硬是没有哼出声。

  对于老妈的苦痛,我们也是看在眼里,但却无能为力,只能拉着老妈的手,不停地抚摸,希望给他增添点力量。人啊,千万别生病。护士不停地进出,观察着一些动静。

  早上的时候,兄弟姐妹们都来了。老妈开心了起来,皱纹没这么深了,但还是没有讲话。交待他们照看好吊针,我和大姐急急忙忙出去吃饭了。我须要赶在医生来上班前知道一些相关情况。医院里有食堂,随便吃了点稀饭,咬了点面包就又急匆匆地上去了。

  7点多的时候,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检测和化验,病房里也热闹了许多。8点钟刚到,再也忍耐不住的我,又一次跑到了医生办公室。

  高医生施施然地来了,我连忙走上前。

  “高教授早。”

  “小伙子,早啊。你妈怎么样?

  “谢谢高教授。老妈昨晚就醒过来了。我想问下,接下去我妈的方案是怎么样的。”

  “别急,手术是成功的。目前要看你妈的病理切片,如果是恶性的,那么就要进行下一步的方案,是放疗还是化疗;如果是良性的,那就住院恢复。”

  “那按照您的分析,我妈这个良性还是恶性呢?”

  “这个我作为医生不能直接下断论。还是看病理结果吧,或许会给我们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那病理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这样,我呆会去交待下,让他们尽快吧。”

  大姐直张嘴,也实在,这种年龄的人醒了一个晚上,估计也是吃不消的。我本想陪着老妈的,但被大姐强拉着去了宾馆,直接就扑到了床上,或许是三天多的高强度和压力,我终于睡着了。但睡着后,我的股肉时不时地会跳起来,把我给惊醒。以后我每次只要是过于劳累,我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睡睡醒醒,又到了下午。吃过午饭后,我再也按捺不住,又跑到了医院。老妈的嘴唇依然很干,又眼是那么的无力,躺在病床上是那么的无助。晚上的时候,终于可以喝点温开水了,帮老妈摇起了床,用一把小小的汤匙喂了一点点水给老妈。

  大哥把我和大姐叫了出去。

  “护士说了,妈这种情况理想状态也要呆半个月,如果是恶性的,那就要更长时间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家庭,都要过年了,是不是一个班次就一个人算了。”

  大姐看了看我,又对大哥说:“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一个人先在这里吧。总不能荣林又出钱又一个人出力吧,妈可是大家都有份的。”

  大哥不说话了。

  “你们自己定吧。你们反正都是大忙人,都有家庭,就我没有家庭,你们自己排吧,我是肯定要在这里陪老妈的。不过有个前提,大家想回去也得至少等老妈的病理分析结果出来,后续治疗方案定了之后再走吧。”

  碰到这样的大哥,我还能说什么,我转身就走了进去。

  手术后的第三天,老妈终于是可以吃点东西了,但医院里的食堂可没什么东西好吃啊。

  “这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烧东西的啊。”我问护士。

  “医院里没有,他们都去附近的民房里租的,你们也可以去租,反正至少也得半个月吧。比宾馆的房租还要便宜点。”

  也是啊,天天住宾馆,咱也没那么多钱啊,他们要回去就让他们回去吧。

  我赶紧跑出去看房子。租房还是很顺利的,我总算是租了一间有走廊的房子,大家都在走廊上点火做饭,都是有家属在此住院的。不过医院附近的房确实也挺贵的,300元一个月,水电另算。

  手术完的第四天,病理结果总算是出来了。

  “良性。”当高医生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老妈的命算是保住了。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的时候,明显都松了一口气,我却再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哥哥姐姐都走了。我一个人照料着老妈,困了就在老妈床前趴一会。变着花样的给老妈烧东西吃。不过老妈只能吃点汤,我不是烧鸽子就是煮鸭子。老妈在我的照料下,脸色慢慢地红了起来,盐水慢慢地挂少了。

  年关近了。老妈也很想回家。

  “高教授,我妈这种情况能出院了吗?”

  “再观察两天吧,明天给她拆线。”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妈,也告诉了大姐他们,希望到时有人来接妈妈一起出院吧。

  趁着晚上的功夫,我去了商场,给老妈买了红色的棉袄,鞋子和袜子。

  当我回去的时候,我发现老妈正在和隔壁病床的人聊天,两个人各自听不懂方言,各自比划着。那个大爷看我进去,不住地向我竖着大拇指。

  “妈,你们聊什么呢,你听得懂啊。”

  “听不懂,他说他的,我就嗯嗯,我说我的。”我不禁哈哈大笑。

  千恩万谢过高医师后,我们还是上了叶校长的车,老妈很体谅姐姐们,没让他们来接。

  过年的氛围越发的浓重,家里的卫生已经在姐姐们的操持下,都打理好了。不过我却发现老妈不是那么的高兴,因为家里的猪和鸡都没了。我知道,这猪和鸡都是他养大的,平时也是个伴。那一年的春节,我一直呆在家里。

  正月初八,是上班的日子。我又连着请了假,直到正月十五才去上班。紧接着就是去参加财政局组织的会计上岗培训,二个星期左右就拿到了会计上岗证。

  “荣林,你们呢,可以好好努力去考个会计师出来。现在会计很紧俏,你可以去兼职做企业会计,一个月可以做三至四个企业的会计,会是你工资的2倍呢。”

  “会不会很难啊。”

  “不难啊,你原来就是读经济专业的,就三门课程,要到9月初才考的。还有半年呢”

  抱着技多不压身的思想,我报名了。因为钱已经没多少了,本来想要买台电脑的打算又落空了。

  不过幸运的是,妈还在,我还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