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行程满满
作者:荣林      更新:2019-09-11 19:14      字数:3422
  农村人两个人睡觉,是骈足而眠的。虽然我想齐头并进,但也不敢这么明显,只能睡在另外一头。我家那个床是“凉床”,是我老妈的陪嫁物,到了现在还完好无损,动作再大也不会发出声音,可惜的就是小了点,两个人睡着有点挤罢了,幸亏我们的睡相也不错。

  师傅制止了我,我起床了。姐夫也早就起床了。

  “姐夫,你现在看到我师傅了,感觉怎么样?”

  “不是过年的时候那个谁还在我面前说不知道怎么样,为什么看上我这个穷小子呢?”姐夫学着我的说话。

  “是是是,那你现在觉得如何?”

  “见多识广,领导范,最重要的是对你爱护有加。你应该是遇到了贵人了。”

  老妈走了过来:“小的时候没人照顾你,到大了反而有人照顾你了,这么大的领导还要认你做儿子。”

  “妈,那你同意?”

  “反正你是我儿子,到哪里也脱不了关系,多个人照顾你不是更好吗?”

  “妈,没想到你能想得这么开,你这算盘打得也是蛮精的啊。”大姐嘲笑老妈。

  老妈笑了笑,转身又和大姐做饭去了。

  饭好了,我去叫师傅起床,又偷偷地亲了下,过了下嘴瘾。

  吃完饭,姐夫他们都离开了。我带着师傅出去了。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过儿时玩耍过的地,都要给师傅介绍一遍。到了中心学校,教室还是老样子,破旧不堪。

  走过了溪滩,水还是那么的清,那么的缓。想到那时候才14岁多点,像个大人一样在这装石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我泪流满面。

  “脚就是在这砸了的吧。还有个伤疤留下了。”

  “那不是砸了的,那是火烫了的。”

  走上了田野,到处是稻田,绿油油地,青蛙不时地叫着。

  “你这怎么都是种稻谷的啊?”

  “那不种稻谷还种什么?”

  师傅摇摇头:“各稻谷只能解决温饱,而且现在国家粮农计划也不在你们浙江了,再种粮食能有什么出息啊”

  “我们是浙江的西藏,本来就落后啊。“

  “正因为落后,才要思变。你看连个规模的企业都没有。”

  “怎么没有,有啊,有一家钢铁厂。”

  “那就要围绕龙头企业来做大做强啊。延伸产品要出来。”

  “这些跟我说也没用,要和我们县长说。”

  我带着师傅到了小时候放牛时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山包,有山有水库。站在水库边,望着,感觉水库怎么不如以前那么大了。捡了块石头,奋力的扔向远处。

  “小时候在这里放牛,一班小伙伴把牛都扔到山上,就自己下水库游泳了。牛也不会跑远。那时候是我们整个暑假最舒服的日了。不过有次我游泳,腿抽筋,差点淹死了。”

  “啊,那谁救了你啊。”

  “小伙伴们吓死了。我幸好没乱,另外一只脚踩着水花,爬到了牛背上,才活过来的。”

  “师傅,我带你去喝水。这是真正的山泉水,可甜了。”

  于是带着师傅往山腰爬去。现在放牛的孩子少了,都是大人在放,很少赶到山上来了,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人碰到。山泉还是那山泉,一点点的流淌着,小坑里的水满满的,感觉还是那样的清澈和冰凉。

  “这能喝吗,万一把虫卵喝下去怎么办?”

  “师傅,你就放心吧。我都喝了10多年了,屁事没有。”

  我两脚分开,蹲了下去,整个人趴在那一小坑水前,低着头就是一口,还是那样的甜。

  “师傅,你偿偿,可好喝了。比家里水井的水更好喝。”

  师傅学着我的样子,趴了下去,挺挺的屁股向着天,明晃晃的。我走上前,轻轻地摸了一把,师傅一惊,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我急忙给他拍了拍背,好久才不咳。师傅作势要踹我,我一个转向身想溜开,但没想到地太光滑了,一骨碌跌了一跤,摔得我真咬牙,又酸又痛的感觉,可是好久没偿过了。

  师傅哈哈大笑,“该的,色狼。”

  刚想回嘴,电话却不合时宜地响起。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挂断了。

  “我不对你色,还对谁色。要不早以山当床,以天当被…”我淫笑着。

  电话却又响了,发现是家里的电话,赶忙接了起来。

  “在哪呢,赶紧回来。家里来客人了。”老妈火急火燎地说道。

  “家里来客人,你招待就好了啊。”

  “我不认识的,开着小车来的,找你们的,快回来。”

  会是谁呢?

  我俩对望了一眼:“是银行的?走吧”

  9点多钟,我们就到家了。果然家门口停了一辆车。

  果然是银行的。

  “不好意思,我们冒昧前来。”

  “没事没事,您怎么找得到我家啊。”

  “那个司机说你很面熟,感觉是隔壁村的。而村里面读重点大学的也就一个,估计就是你。”

  “啊,我怎么不认识啊,没想到还是同村的。”

  师傅又变得一本正经了。我们县的行长低声说道:“谢行长,您看您难得来这里,到我们行里去指导下,顺便一起吃个饭,可以吗?”

  师傅考虑了一下,说:“今天下午要回杭州,要不现在就去你那逛逛,吃饭就免了吧。”

  县里的行长一听,笑开了花。

  我和老妈说了一声,一行人就出发了。

  我开着车,带着师傅,跟在那辆车的后面。

  师傅说:“看着吧,估计还有县领导在。”

  “不会吧,这么隆重。”

  师傅笑了笑不再说话。

  车子很快停在了银行门口,县行的行长热情地给师傅开了门。

  门口站了几个人,门头挂着一条横幅:“热烈欢迎总行领导莅临检查指导工作。”

  我暗自咋舌,这身份马上就变了。

  县行的行长热情地给我们作了介绍,原来是县里的副县长也来了。我们一一握手,很快就进了会议室。

  没想到在会议室时里,还有很多人,居然还有电视台的记者。很意外的事,还看到了叶校长,叶校长看到我们,也愣在了那里。

  会议由县行行长主持:“欢迎谢行长以及我们自己的学子荣林到我们县指导工作。谢行长是我国金融经济领域的专家,能请到谢行长来给我们洗洗脑,是我们的荣幸。”

  劈里啪啦地一通捧,让我非常地汗颜。

  之后又是县长的一通介绍县情县况,县里的金融情况。

  县里的行长满脸堆着笑。

  “下面请我们总行的处长,我们的高考状元给我们讲话。”

  我看了看师傅,师傅对我点点头。

  我站起身,鞠了一躬。

  “大家好。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在座的各位是我的父母官,有的是我长辈,比如叶校长,我和叶校长的儿子是兄弟,我曾经在叶校长家里多次蹭饭,因此叶校长是最了解我的人。叶校长知道我不是专家,肚子里也没有多少墨水,因此我也说不出什么深奥的见解。但我想既然来了,还是谈谈我自己的一点粗浅看法吧,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各位领导多多谅解。”

  “我想说说人才的事情。各地都很重视人才,每年都要耗费大力的精力去吸引人才,而却忽视了对我们本土人才的开发和培养。我们每一个学子,对于自己的家乡都是特别有感情的,也是特别愿意回报家乡的。一中都会有20多个学子考上重点大学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学长学姐们有的已经成长为部委的领导,有的已经成了国企的高管了,他们手上的资源应该已经有很多,或者他们接触的人,比如他们的师长、比如他们的同学,都在各部门担任要责。如果对于这些学子,投入感情,或许得到的回报会远远大于引进来的人才。我的意思是,加强对本土人才的感情投入。比如你去部委办事,如果有一个熟悉的人帮你带带路,或者介绍个人,是不是更方便点了呢?因此我建议建立起本土人才库,有机会的时候比如春节时期开开座谈会,看看他们有什么发展建议,有什么资源投入……”

  我劈里啪啦地说了一大通,这期间那个副县长还不时地提问,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当我说完时,掌声响了起来。

  “其实我知道,今天如果是我自己回来,估计想要进县政府的大门都要进不去,更别提向县长作汇报了,我完全是粘了谢行长的光,大家的目标肯定是谢行长,所以我就不多说了。”

  玩笑地话,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也把师傅推到了前台。

  “下面有请全国金融经济领域的专家谢行长讲话。”

  师傅摆摆手。

  “原来我从来不曾来过这个县。我是粘了荣林的光才来的。说实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次来我真没想过,也没准备过,所以谈不上什么讲话。我只是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大家分享下。”

  “刚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第一感受是空气特别新鲜,喝的第一口水里,感觉水是甜的,茶是香的,比我喝过的那此名茶还要好喝。第二感觉是人特别纯朴,我在这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包括今天。第三是还是比较贫穷。”

  “我感觉要因地制宜:发展农业要找到自己的龙头产品,我刚才说喝的第一口水是甜的,茶是香的。我走在田间地头,却发现这里种的都是稻谷,为什么不转换思路呢,比如发展茶叶。当然这一块我没有调查过,不知道适合种什么茶,你们可以找林学院或农学院的专家来调研;第二块是工业,我听荣林也说过,你们有钢铁厂,那有没有围绕钢铁这一块去做大做强去延伸呢?现在各地都在搞产业布局和发展,你们也可以开始延伸啊………”

  师傅不愧是金融经济领域的专家,对面的几个人居然当场就讨论了起来。

  最终,我们没有留在县里吃饭。

  考虑到5.1期间,是宾馆最旺的日子,吴总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帮我处理这个宾馆了,吃过了午饭,我们出发了。

  老妈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泪花流淌着,满满的不舍都装在了车子的后备厢里,那里装满了土特产,叮嘱着。

  我们出发了。

  老妈,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