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四个男人一台戏
作者:荣林      更新:2019-06-25 17:46      字数:5159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行长去宾馆看进度了,有他在,我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了。钱的事情,估计杨书记会和他说的,看来李总那的钱估计不用借了。

  因为和行长约好了晚上在家烧菜的,所以我去了超市买了半只猪蹄,一些青菜和鱼,准备好好犒劳下自己,也为行长庆祝下,这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

  我没有再去关心宾馆的进度,心无旁骛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还别说,当一个人心情放松下来,心情愉快了,一门心思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事半功倍,文思泉涌,讨论了大半天,按照要求补充了许多内容,我又加进了一些设想,到晚上四点钟左右终于完工了,看来明天可以好好放松了。

  我找出电脑里的歌曲“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自己哼着五音不全的小调,我开始准备晚饭。电话响起,行长打来电话:“晚饭多烧点,有客人来。”

  “啊,几个人啊,是哪个地方的人啊?”

  “多烧二个人,吴总和杨书记过来,我们现在就出发。烧好吃点”

  “好的。”

  也不知道他犯的是什么病,今天怎么会请这些人来家里吃饭,或许是因为终于放松下来了,或许是想要感谢他们吧,这么高层的人物居然也能和低层的群众打成一片,可也真是难得啊。不过就这么点菜可让我犯难了,本来就是猪蹄烫青菜就行了,一下子多出这么二个人来菜显然不够啊。看来猪脚烧豆腐和黑木耳可以一锅,青菜一个,鱼一条,也才三个菜啊。我急急忙忙地往超市跑,又去买了几个西红柿、一块豆腐,几个鸡蛋、一点青椒,半斤牛肉,走得匆忙,差点与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撞在一起,被人骂了一句“走路不长眼”,活该被骂,还要向人道歉,但想着有朋友来家里,自己烧的菜能让他们偿偿,倒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好像心情也挺好的。被骂了还要偷着乐,溅呢。

  回到家,都快5点了,淘米做饭,手忙脚乱。正忙呼着,却有人在敲门,明明知道我在做饭听不到,难道自己不会开门啊,摆什么家长作风呢。打开门,却不是行长他们,意外的是李总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二瓶酒。我一愣,李总笑了:“怎么,不欢迎啊。”

  “哪能呢,快请进。”

  李总进了门,闻了闻:“好香啊,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又转头看了看,“就你一人啊,烧这么丰盛,是不是早知道我要来啊。”

  “是啊是啊,今天您有口福了,您先座。”

  “要我帮你吗?”

  “不用不用,还有二个菜就好了。”我头也不抬的忙着。

  忽然又传来了开门声,这回是行长他们。我急忙出来照看了一下,向他们打了个招呼。李总也站了起来。行长看到了,明显愣了一下,我也不好解释。

  “大家先坐,呆会就开饭了。”我转身又跑进了厨房,开始炒最后一个菜,西红柿炒鸡蛋很快就出了锅。

  “开饭了。”我端出了猪脚火锅,一打开盖子,香味马上就溢满了整个房间。

  “好香啊。”

  李总马上和我一起去厨房,帮我端出了菜,因为是小方桌,很小,我和行长坐一行,其他三人一人一个坐位。

  “这么丰盛没有酒怎么行呢?去,拿酒,咱们喝酒。”

  “不用拿了,喝我今天带的酒吧。”李总说。

  那一天,行长说了很多话,主要是感谢杨书记和吴总对我的照顾,感谢他们的付出。我知道,这也是他最近心情的宣泄,终于过去了。

  那一天,吴总喝醉了,行长也喝醉了,李总和杨书记两人离开了,我喝得最少,因为我要照顾他们俩。

  行长喝醉了,我把他扶进了房间,他是喝醉了酒睡一觉就好了,应该问题不大。

  吴总喝醉酒我是第一次见,拼命的把裤脚往上挽,挽到大腿处才肯罢休,抱着我,直叫弟弟,那酒气拼命地往我脸上喷,但幸好没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没办法,吴总只能睡在我书房了。但到了书房,他又是一个样,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热啊”,把自己扒个精光。我看到他皮肤通红,一块一块的,估计是酒精过敏了。吴总喝醉酒后,话也更多了。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

  “弟啊,我是真心喜欢你。我知道你又帅又有文化,看不上我这种大老粗,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啊。”

  吴总的煽情也好,酒后吐真言也罢,或许是喜欢我年青的身体也好,我对他只有尊重和感激,却谈不上心动。我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安静下来。他迷离的双眼盯着我,问我:“弟啊,你喜欢我不。你要是喜欢我,我可以把所有的都给你。”

  我没说话,仅仅是拍拍他的手,示意他躺下去。吴总又坐了起来,猛地把我往床上按,不管不顾地亲了上来。我的个娘啊,要是被行长发现了,那他还不辟了我。我心虚地看了看房间的门,房间的门紧紧地关着,估计行长已经睡着了。我起身把书房的门关上了。躺在了床上,任凭吴总折腾。

  谁说喝醉了酒的人就不能做事,我看做起来更猛。他直接解了我的皮带,就扑了上来。“弟,我好想啊。”我不再言语,吴总不管不顾地骑上我的身上,疯狂地摇晃着,久久才平静下来,惺惺地却射在了我的肚子上。疯狂过后,吴总安静了,躺下了。我只能用纸把帮擦干净,把自己整理好。纸可怎么办啊,扔在房间里肯定不行,扔在厨房也不行啊。

  我拾起纸,轻手轻脚地推开了行长的门,屏着呼吸,摸黑往洗手间过去,做赋一样冲掉了我们的子孙。脱光了衣裤,进行了冲洗。对着镜子,抚摸着自己。

  上床,发现行长侧着身子在睡觉。我平躺着,久久不能平静。大约半夜十二点多吧,我隐约听到行长起身上了洗手间。我赶紧侧着身子,装出睡着了。行长贴了上来,抱着我。好一会,没有任何响动。我以为他也睡着了,但过了一会,却发现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肚子,摸着我的小腹。我非常期待,他能继续动作,往下再往下。但动作却停止了,行长叹息了一声音,手伸了出来。那个时候,我真想转过身,告诉他,我想了,但我不敢。

  第三天,我第一个醒来。喝酒的人,第二天喝点小米粥是养胃的。当我买回来面包的时候,行长已经醒来了。“师傅,醒了,头会疼吗?”

  “还好。李总昨天怎么来了。”

  “我也不知道,他没告诉我。”

  “哦,吴总起来了吗?你去看看吧。”

  推开吴总的门,发现吴总靠在床头,衣服也没床。

  “吴总,起来吃早饭了。”

  吴总软软地应了一声,又暧昧地朝我一笑,轻声地说爽吗。我点点头,急忙退了出去。

  拿了根新毛巾和牙刷,让吴总洗过后,开始吃饭了。

  席间,我问了宾馆的事宜,行长和吴总说差不多了,过个把星期应该可以开业了,到时挑个日子就行了。

  “师傅,我钱还没付呢。”

  “没事,我今天转过来,你那个方案差不多了没有,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趟宾馆。”

  “差不多了,那我们吃完饭先送吴总回去,然后再去宾馆吧。”

  “没关系,反正我也今天没事,一起去宾馆吧,把相关细节定下来就行了。”

  吃完饭,我们就出发去了宾馆。

  在路上:“等时间过了,你去学驾驶证吧,感觉这么跑来跑都我一个人开很累,特别是今后这一块会越来越普及,这是一项技能。”

  “买车买房,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还不敢考虑呢。”

  “这是迟早的事情,难道你结婚的时候没房没车吗,谁愿意跟你啊。”吴总可怜的看着我,冲我笑。

  “等我还清你们债务,自己有钱了再说吧。”

  没钱就是个孙子,谈远大的理想抱负一切都是空的,你们有钱人怎么知道我们小市民的心酸啊。我暗自腹腓。

  “师傅,我这个策划做好后准备去各大旅行社看看,争取能把游客引过来,和他们签个单子,你看可以吗?”

  “签得下来那当然好了。”

  “您没来那几天,有人给我提了个建议,所以我已经先做好了一些方案和介绍,到时回家给您看看。哦,吴总也帮我把把关,我今天把装修好的照片拍些来,到时弄成纸色的折页,相信会有吸引力的。”

  “真没想到,你头脑这么好用啊,真不愧是大学生。”吴总高兴地看着我,想摸我的头。

  “呵呵,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徒弟。”我故意指了指行长,示意吴总别过火。

  一路聊着,一路说着,个把小时就到了宾馆。

  停好车,我满怀激动的心情率先往宾馆走去。

  “瞧把你乐得。”师傅说我。

  “可不是吗,这是第一次下海。”

  越走越近,168几个数字跳跃在三楼,显示着酒店的风格。一楼的门前,也挂着几个字,168,大厅虽然小了点,总堂也不气魄,但感觉到了温馨。总台上放了一个招财猫,显得非常的有趣。

  吴总咪咪笑着,对我作了个请的姿势,“请林老板品鉴。”

  我故意嗯了声:“不错。”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在了前头。

  行长忍不住笑出了声:“瞧他那小样,还没长大呢,就想做老板了。”

  “对对对,您才是大老板。我还欠着您钱呢,但现在欠钱的才是大爷,您就等着哭吧。”

  房间装修得也差不多了,铺着地板,刷着白色的墙,窗帘也已经装好了。装上灯,把床铺好就行了。卫浴也已经做好了。

  杨总带着人正忙着修补,看到我们过来,急忙站起身。

  “来得挺快啊。我还想着昨晚酒喝了你们总也要下午过来的呢。”

  “小林老板等不急了,嚷嚷着要过来。”行长故意开我的玩笑。

  “杨书记,别听他糊说,哪有的事啊。”

  “大约还要多久能完工啊。”

  “个把星期吧。然后再把那些床、家电全部弄好估计也要一个星期。二个星期后可以开业了。”

  “开业别太急,不然房间有味道的,对人身体影响不好,装修好后再空个星期吧。”我看着他们。

  师傅他们点点头,同意了。

  杨书记对着我们说:“昨天就想和你们说了。工人的钱需要付了,一些材料费也要结了。”

  “工人工资确实不能拖欠。你手头上还有多少啊。”行长问我。

  “我已经付完了。要是你这个不来,我就没有办法了。”

  “那行,接下来的由我来支付吧。”行长说。

  参观完房间后,吴总也没提啥,毕竟他是专家,我们可是门外汉,他都没意见,我们俩就更不懂了。于是中年的时候就在杨书记随便吃了点,我们就去核对一下其他帐务及需要采购的物资,算下来总共还要出15万左右,至于行长如何与杨书记结算,那是他的事情,我不管了。

  时间很快过去,我们送吴总回去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把方案在电脑上给师傅展示了一遍,告诉他初审通过了,接下去是各司过会。

  行长应该心情不错,只是让我好好准备,好好表现。

  “师傅,我要不要打张借条给您。”

  “行啊,你准备什么时候能还我啊。”

  “有钱了就还您呗。”

  “另外师傅,那个金主任还建议我去考北京市金融办的副主任科员,你觉着怎么样?”

  “你去了那里,我可管不到你了。”

  “感情我在这里,就是为了让你管着啊。”

  “怎么说呢,公务员有公务员的好,但收入肯定没这么高。而且行政工作并非是单凭能力的,需要很强的人脉资源。那里我没有人脉资源,在银行,上的机会会更大点。”

  “那也行,其实我还是蛮喜欢银行系统现在的工作氛围的。”

  “你先在一个系统做熟悉了,掌握了业务之后再考虑别的事情吧。”

  “师傅,坐了一天的车,我们出去走走吧。我还从来没和你一起走路呢。”

  于是我们出门了。走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我有些迷惘,北京是我的家吗?如果是,那身边的人能是我的家人吗?

  “想什么呢?”师傅拍拍我的肩膀。

  “师傅,我在想是什么让我们碰到了一起,是什么让你愿意厚爱我一份。”

  “这种事情说不清楚,或许是缘份吧,上天注定的。”

  正说话间,我的电话响起,拿出来一看,原来是李总的。我看了看师傅,接了起来。

  “喂,您好。”

  “在哪呢?”

  “我在外面走路。”

  “哦,我在你家门口了。”

  我赶紧捂住电话,对师傅说:“是李总,说在咱们家门口了。”

  “他怎么又来了,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总,我和师傅在一起呢,有点远,回来可能要个把小时。”

  “哦,你师傅还在啊。我本来给你取钱过来的。”

  “那没事了,不用了。”

  “那行吧,你和你师傅走路吧。我不打扰你们了,下次请你们到公司来。”

  我挂了电话。心虚地看着行长,发现行长一脸不高兴。我急忙牵住他的手,,但是他甩开了,自己快步往前走。

  看来是真生气了。“师傅、师傅。”他头也不回。

  我急忙冲了过去,却不小心扭了下脚。这回我是冲不动了,他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我无奈地走了一会,发现脚越来越疼,只能坐到了路边。

  脱下袜子,发现脚肿了,看来是扭到筋了。我是无法走路的,怎么办呢?我一瘸一拐地走着,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这个中年人这么容易生气啊。我在想着,也许我数到600下的时候,他会返回来的。于是我边走边数数,500多了,前面也没出现他的人影。

  心凉了,这么大的人也不想想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600多的时候,远处终于有个人跑了过来。

  “怎么了,还瘸了。”

  我没说话,但流下了泪水。他牵着我,但我甩开了“不用你管”。

  也许听出了我的异样,师傅呆呆地看着我:“怎么还哭上了。是不是很疼啊”

  他的声音很温柔,我终于忍不住了,抱着他哭了。

  师傅没说话,紧紧地抱着我,任凭我哭。

  “我脚痛,师傅,你背我吧。”

  师傅没说话,弯下了腰。伏在他的肩上,听着他的气喘吁吁,我笑了。

  走了50米左右,这久不锻炼的人终于也是累坏了。“师傅,让我下来吧。”

  师傅听话的放我下来,“还是坐出租车回去吧。”

  很快到家了,师傅把我的脚挽了上去,发现肿得很大。他去给我接了冷水,说要先冷敷下,仔细地用毛巾捂着。看他那专注的眼神,我红了眼睛。

  “谢谢您,师傅。”

  “谢啥啊。”

  “我爸还没这么对我过呢。”

  “那你就当我是你爸吧。叫声爸。”

  “爸。”我还是叫出了口。

  师傅高兴地抬起头,看着我,又猛地抱住了我:“儿子儿子。”又狠狠地亲了我一口。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紧紧地抱住师傅,生怕他走了。

  大盘指数是辅助参考,按小波段操作的话,连续下跌后我喜欢分批建仓。连续反弹之后我喜欢分批卖出!牛现在是没有的! ​​​​我今天进了农尚环境,是我的老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