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麻烦给我条地缝
作者:再生缘      更新:2019-04-01 00:03      字数:2659
  “这条地缝怎么不能再宽点?”

  我看着地面上大理石的拼接缝隙认真地想着,全然不顾整个空间回荡着的对我的指责和谩骂。

  骂我的人就站着我的面前,她穿着一双黑色的prada高跟鞋,其中一只鞋在反复的、有节奏的踩踏着理石地面。

  我甚至在想,这擦拭得如此光亮的大理石地面,能不能映出她prada小黑裙里面内裤的颜色。

  但明显,大理石的反光性能并不太好。

  有部电影叫做《the devil wears prada》,国内翻译叫《穿prada的女魔头》,但是我觉得翻译的不够准确,明明应该翻译成《女魔头都穿prada》。

  我左右两边站着十多个帅哥美女同事。

  不用看,我也能猜到那一张张帅气靓丽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是什么样的表情。

  鄙视?嘲笑?不屑?无所谓?幸灾乐祸?

  反正姥姥的怒火没烧到这些妖艳贱货头上,他们完全可以表面装出天使一样的同情、可怜、安慰的神情,然后内心摆出一副恶魔才有的兴奋、开心、爽的态度。

  那个被大家叫姥姥的,就是正在骂我的,我们的营销主管高总。

  据说姥姥这个外号是多年传承下来的,我猜也许给她起这个外号的那波人,女的都觉得自己是聂小倩,男的都觉得自己是宁采臣吧。

  磨叨了这么久,还没做自我介绍。

  我叫孟授良,大学毕业两年,在社会上晃荡的这段时间,钱没赚到,工作倒是没少换。后来被同寝室的老四刘朝晖介绍到这个地方来卖楼,他在这里做销售主管,我就在他的团队里,成了一个置业顾问。

  不过毕竟是新手,虽然我在老四的指导下成功的混过了面试,不过一到实战上来,马上就露馅了。

  这不,都到公司一个半月了,我一单客户都没开,个人业绩团队打狼。我估计要不是我180的身高,145的体重,脸上有点颜值、身上有点肌肉的话,我早被姥姥开掉了。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每天早上的例会就成为我被姥姥当众凌迟的悲惨时刻。

  以姥姥知人善用的能力,虽然她明白无论她再怎么骂我,也骂不出来业绩。但是我却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警示和震慑作用。

  所以在那十多个俊男美女面前,我是被杀的鸡,他们是被儆的猴。

  “我告诉你们,孟授良就是你们的活例子,你们这个月的业绩如果环比下降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孟授良,如果你到月底还不能开单,就给我自己交辞职报告,自己滚蛋!我的团队不要废物!散会!”

  就像歌剧一样,往往在高潮时戛然而止,才能让人回味无穷。

  姥姥深谙此中之道,给我一个最后通牒之后就结束了早会。只留下一片嘲笑让我自己体会。

  “授良,你别理姥姥,估计她昨晚夫妻生活没尽兴,今天拿你撒气来了。”老四过来搂着我肩膀安慰着。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如果这个月再不开单,她不炒我,我自己也呆不下去了。就是觉得连累你了。”我略带歉意的跟他说。

  因为我进的是老四的销售小组,又一个半月没开单,导致他销冠小组的名头被他的对头梁冰冰那个小组抢走了。

  “没事,别想那么多,没准你今天就开单了呢。赶快去洗把脸精神精神,别垂头丧气的。”说完老四翻了翻排班表,把我的轮岗时间往后排了排。

  我看到他把我的接访时间从8点半到9点半调整到9点半到10点半。

  这个时段是买房客户到访的第一个高峰。毕竟买房子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有人起大早的到售楼处呢?又不是上班打卡。

  我知道这是老四在帮我。但对于这样的帮忙,我也真心是无以为报啊。

  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的脸,我真的觉得很沮丧。高中到大学时代都在蝉联校草的我,居然一到了社会上就真的变成了草,任人践踏。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冲着镜子试着做出职业的微笑,给自己鼓了把劲,走出洗手间。

  因为时间还比较早,这个时间基本也不会有什么客户。所以那些女的置业顾问一般都会躲进休息室补妆,而男的置业顾问,要么躲出去抽烟,要么找个地方玩手机。以至于我从洗手间出来居然一个同事都没看到!这场面要是让姥姥看到,估计又要骂人了。

  我往接待台的位置走了两步,却看到在项目沙盘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

  他穿的衣服看似普通,但是整体的款式设计却很有质感,虽然看不到什么奢侈品牌的logo,但是也绝对看得出并非凡品。

  他留着短发,身材并没有随着年龄有太大的走样,怎么形容呢?整体给人一种匀称结实的感觉吧。属于典型的东北中年汉子。至于样子,他的五官有点姜文的意思,显得很是英气,他整个人的气质上有姜文那种霸气,也有低调的儒雅感。对于一个中年男人来说,他的脸绝对算的上英俊帅气了。

  我走到他身边,冲他鞠了一躬,展示了我刚刚在洗手间练好的职业微笑:“先生您好!欢迎光临金悦府。”

  这个中年男人明显被我突然的鞠躬吓了一跳,有点吞吐的说:“啊,你好。”

  “请问先生第一次来吗?有没有您专属的置业顾问?”

  “嗯,啊。没有,没有置业顾问。”

  听他这么说之后,我心里暗叫了一声太好了!果然天道酬勤,老天会给瞎猫一只死耗子,别人在玩的时候我居然能捡到一个客户!

  “先生您好,我叫孟授良,是金悦府的置业顾问,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马。”

  “哦,马哥。您叫我小孟就行。请问您之前对我们项目有过了解么?”

  “嗯,没什么了解,就是听朋友说过几次。”

  “那您的朋友可真有品味,我们金悦府是会展板块的美式水景豪宅,是专门为您和您朋友这样的成功人士量身打造的……”

  我连捧带夸地把我们项目的卖点介绍给他,看到他时而倾听时而点头的样子,我感觉这个客户很有戏。

  我去水吧那里给他倒了一杯茶水,然后把马哥引导到洽谈区:“马哥您喝点水,我给您看一下我们的户型?您看您想了解一下多大面积的?”

  还没等马哥回答,就被一个叫声打断了。“老马?你干嘛呢?”

  我回头一看,只见梁冰冰带着一个客户从客户服务部那边走过来。

  “马哥,那是您朋友?”我问向马哥。

  “啊,对啊,他今天过来交定金。正好我也陪着过来看看。帮他参谋参谋。”马哥喝了口茶水,简单的回复了我一句。

  “哦,对不起啊哥。我以为您是来看房子的,误会了。还给您介绍了这么久,打扰您了。”我有点泄气,心想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这时候梁冰冰走到马哥身边嗲嗲地说:“先生您好,我是金悦府的销售主管梁冰冰。不好意思的啊哥,他是我们这边新来的,笨头笨脑的,打扰哥了。张哥那边手续办的差不多了,您看要不要移步过去坐坐?如果您对项目感兴趣,我可以给您介绍啊!”说着她一身媚态地还往马哥身上贴了贴。

  梁冰冰这么说着,但是马哥却没有说什么,反而避嫌般地往边上坐了坐。

  梁冰冰看马哥不为所动,转过头厉眼瞪着我:“孟授良,你真是缺客户缺红眼啦?连陪客户过来的朋友你都跟人推荐?还在这坐着干什么呀?还不快到前台立岗去?一会漏接了客户看高总怎么骂你!”

  我坐在马哥对面,脸被梁冰冰说的一阵红一阵白的。这一刻我真的好想找一个地缝!可是看看接待区的地面,全是地毯。

  “唉。”我叹了口气答应着。然后站起来对着马哥鞠了一躬:“对不起,打扰您了马哥。”

  “小授啊,你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