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捉奸
作者:君子找钱      更新:2019-04-01 22:29      字数:2118
  这场雪下的大,雪积的厚实。太阳也不肯卖力的出来,时不时的阴着。太阳出来出来,路上的雪融化成水,阴天或者晚上又结了冰,镜面一样。走在上面一不小心就滑上一跤,顺着冰面能滑出去很远。

   大家都在家里,冷天冷地的谁愿意出去。小孩子却不怕冷。在雪地上打雪仗。在冰面上滑行,一个个脸上冻的通红。也不觉得冷。

   过了十天半月,这雪才算化干净了。天气也暖合起来。夜里也不结冰。只是路上还有些泥泞。

   春生正月十六回去后,到二月间还没有来。春桃有些想他了。春桃穿着他给买的衣裳。拿着他给送的汗巾。坐在火炕上有些发呆。

   忽然听到院子里有人唤春桃,春桃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自己想人竟然想的痴了,怎么会听到有人叫自己。

   春桃没有出去,院子里响起了虎子的笑声,虎子笑的甚时欢快。春桃知道院子里来人了。揣起了汗巾赶了出来。

   春生在院子里正抱着虎子转圈。春桃看到春生却愣住了。

   春生笑道:“叫你也不出来,出来了倒像是不认得我了。”

   春桃道:“哪敢不认识你,这贵脚踏贱地,可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春生道:“我哪天不想来,只是这些日子雪化了,地上难走。”

   春桃笑道:“和你说笑耍呢,你也认真。我知道化雪地上不好走。”

   春生道:“你还笑,前几天我就说来看你,不想路上有一斜坡。上面全是冰,一不小心滑了下来。钻进了路边的雪堆里。那雪堆也不知是谁堆的,又是雪,又是泥。搞得我一身泥浆。我就只好回去了。

   春桃道:“你可是心急,路上结冻也就不要出门了。有没有摔伤。”

   春生道“摔倒是没有摔着,只是浑身泥浆,也不好来看你,往回走不想回不去了。”

   春桃道:“可却古怪,敢是谁拦着你不成。”

   春生道:“你想那个大斜坡,结满了冰,下来时候容易,想上去太难。走不了两步就又滑了下来。”

   春桃道:“那你后来又是如何爬上去。”

   春生道:“路旁还好有一排矮树,冬日里还长着叶子,我抓着矮树爬了上去。我爬上去的时候,还看到几个人滑了下去。”

   春桃笑道:“可是费事呢,你过来不就好了。”

   春生道:“浑身泥浆,怎么好过来。回去后让我娘一顿好说,看着我不叫我出门。今天看着雪化净了。天气又好,才放我出来。”

   春生看了看面前的虎子,道:“今天二月二了。我看虎子的头发也长了。我带他出去理个发。”

  春桃道:“这些天我也在家里闷着,我也陪你们出去看看。”

   理发店里,人实在是多。大多都是家长带着孩子。忙到理发师傅都忙不过来。家长就自己打水给孩子洗头。理完发,春生打水,春桃给虎子洗头。从理发店里出来。天色又不早了。

   春生从怀里掏出顶帽子给虎子戴上。笑道:“本来说要出来耍,不想又这么晚了。

   春桃道:“下回吧,找个没事的时候出来耍。”

   春生道:“三月三,镇上公坝每年都放电影。我那天来带你们去看电影。”

   三月三,春潮升,桃花满天飞,柳叶随风吹。榆钱串串起,杨花堆成堆。

   人们都脱去了冬装,身上感到一阵轻快,中午时节太阳正炽,都叹道。这日头暖和的,赶上夏日了。

   春生很早就来到院子里。趁着天亮。三个人早早就去了镇上。不想赶来看电影的还有更早的,镇上公坝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天色越晚人来的越多,等到电影放映时,已经是人挤人了,亏得他们来得早。占了处高地,旁边还有个石台。虎子就坐在石台上。旁边也坐了几个孩子。

   人太挤,春生就牵住了春桃的手,春桃缩了一下,没有缩回去,也就算了。

   电影是《白蛇传》。故事春生春桃都知道。只是在电影上看到却也新鲜。看到白蛇被压倒雷峰塔下。春桃的心里忽然抽了一下。

   今天的月色很好,映的地上的路很清楚。电影看完回来也路上也不黑。

   此时的天气毕竟还是寒冷,回来后三个人在暖炕上盘了许久才暖和过来。

   春生道:“身上暖和了,我回去了。”

   春桃道:“这么晚了,天又冷,你回去的路也不好走,今晚就住这里吧。”

   春生道:“嗯……,这……,”

   春桃道:“这什么这,你今晚就陪虎子睡。”

   虎子跑了一天,倒下就睡着了。春生却睡不着,心里却是有些甜丝丝。隔间屋子就住着春桃,不知道春桃睡着了没有。

   春生正在胡思乱想,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春生披上衣服来到了院子里。春桃已经来到了院子里。

   春桃问道:“谁,这三更半夜的,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徐二赖子他姑道:“虎子他娘,村里有点急事找你商量,快开门。”

   春桃听说是村长老婆,对春生挥了挥手。春生悄悄的回到了屋里。

   院门一打开,就进来几个男女。几个妇女把春桃挤在中间。村长老婆冲几个男子努了努嘴。几个男子冲进了屋里。只听到里面吆喝了几声。几个男子扭着春生出来了。

   村长老婆看着春桃说:“双来说你搞破鞋,我还不信。现在捉奸捉双,你还有什么说的。”

   春桃抬头正好看到徐二赖子又爱又恨的看着自己。

   村长老婆道:“好一张油嘴,我们可不听你说,奸夫都已经捉到,不由得你不认。

   虎子也被吵醒。呜咽着从屋里出来了。隔壁茂山听到这边闹,也赶了过来。看着虎子在那里哭。抱着虎子回到了自己家里。

   徐二赖子问他姑道:“人抓住了,怎么办。”

   他姑道:“明天脖子上挂上破鞋游街,然后送到公安局去治他们的罪。”

   村长老婆身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女人问道:“现在呢,我们在这里等到天亮?”

   村长老婆想了一想,如此冷天,自己可不愿意在这里等上半夜,道:“把他们绑好,双来在这里看着。剩下的人回去睡觉。明早再来处置这对狗男女。”

   说完,找人将春生春桃捆得如粽子一般,到这一伙男女走了,只留下徐二赖子在这里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