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3-31 22:54更新

  他先前与殷若吻过几次,尚还能用解毒疗伤作遮掩,此番拥吻,已是明了阿若心思,自己也是情难自禁。唇舌交缠间,难免带上了几分缱绻。

  两人唇分,都微微喘息着。无双瞧见阿若淡色的薄唇被他吮得微肿,泛着胭脂色,秀致的眉睫沾着水珠,不由得想起了今早窗前见到的那枝带露花苞,舔了舔嘴角,觉得味道好极了。

  忍不住又吻了上去。

  殷若初时尚且生疏,被无双唇舌勾缠几次之后,渐渐地纯熟起来。无双唇舌发麻,浑身发软,不由自主的卷动双腿缠上殷若清瘦的腰间,轻易地感受到了他腿间的变化。

  “阿双……”殷若的嗓音有些低哑,清冷的眉目间带着一缕艳色。

  “嗯?”无双迷迷糊糊应了一声,觉得这样的阿若极为动人,勾得他心头一热,又忍不住吻了吻他。

  殷若眼中露出一丝笑来,轻轻拍了拍腰间细腻光滑的大腿:“松开一下。”

  无双笑嘻嘻地将手往下伸,握了满手:“这么硬了?”

  嘘。殷若在他耳畔轻声道,“这里常有执勤弟子走动。”

  无双才不管,喘着气哼唧:“可是太舒服了嘛。”

  话音未完,便听到不远处有人声传来。灵液玉池随山势而建,周遭有草木掩映,然而两人身处潭中,除了几块青石,一览无余。

  语声渐近。

  “呜……”殷若感到指尖凉滑,知他泄了,连忙将人扣在怀中,侧目望去。两名弟子分花拂柳,出现在潭边,与潭中的少年视线交汇,两人都吓了一跳。

  “玄天师叔。”连忙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他们虽入门早,然而都拜在缥缈峰真人门下,按辈分来还得唤殷若一声师叔。玄天师叔要用灵液玉池,他们自然也是知晓的,两人也是算好了时间来的,显然没想到人还在,一时也有些懵然。殷若淡淡地点了点头,伸手一招,他常坐的白鹤便飞了过来。两人只见眼前一花,殷若已坐上了白鹤,衣摆上不见一丝水痕。

  殷若便乘鹤遥遥而去。两人带着歆羡之色目送师叔离开,望着那一潭灵液,叹道:“不知何时有幸也能泡上一泡。”浑然不知道方才潭中的荒唐。

  云天之上,无双窝在殷若怀中,吃吃而笑:“真是刺激。可惜……”仍有些意犹未尽,蹭了蹭阿若温热的胸膛,隔着衣裳寻见了一个小小的凸点,起了坏心思,用指尖顶了顶。

  殷若一僵,将怀里这个好色之徒挑开:“别闹。”

  “阿若……”无双懒懒道,右手顺着衣襟抚摸上少年肩头,瞧见那微微泛着粉的耳朵,忍不住伸出指头摸了摸,“明天我还和你去缥缈峰。”

  殷若无奈道:“不可再胡闹了。”若是让人知道他俩在苍云宫镇宫之宝之一的灵液玉池里做这等事,还没忍住泄了精元……

  耳朵更红了。明天还是换个池子吧。

  无双晃了晃脑袋道:“我的精元也很补啊。”

  “……”

  身下的白鹤似是再听不下去这对话,鸣了两声,翅膀一抖,将两人送到了天绝峰,便展翅飞走了。

  院中景色依旧,殷若一进院中。

  天绝峰之所以叫天绝峰,便是因为此峰拔天而起,高耸入云,连一些灵兽鸟类都难以飞过。山上常年积雪,气候恶劣,然而顶峰险峻处却有一处灵穴,弥漫着充盈的灵气。

  殷若于打坐中醒来,周身灵气鼓荡。山中岁月忽忽而过,转眼月余,他体内的火毒经过灵液玉池的洗涤,已经完全除尽了。再加上这段时间的修持,所受的伤也基本恢复了。

  此时天色已晚,他祭出飞剑,绕过一侧山峰,所居的小院便遥遥在目。周遭风雪肆虐,然而隐约可见一层屏障将那处院落隔绝于外,其间春意盎然,仿佛如世外桃源一般。

  他方得入院内,便看到一人正坐在中庭,怀中揣着钟灵貂指尖逗弄着,无双站在青年道长身后打着瞌睡。

  殷若走上前去,连忙恭恭敬敬施了一礼:“师父。”玉清子甚少来天绝峰,每回来皆是殷若道行险要之时或者修炼遇到瓶颈,他指点几下便匆匆离去。所以乍一看到玉清子在,不由得有些意外。

  玉清子身后中无双听到殷若的声音,便振作了精神,便扑向了殷若。

  玉清子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朝殷若点了点头,问道:“身上的伤好了?”

  殷若应了一声,正在猜测玉清子的来意,便见师父伸手一抹,手掌间光晕流转,便有一块玉牌符躺在掌上。

  殷若在玉清子的示意下,伸手接过,那玉牌符触手温凉,稍一感应,便能觉察到里面强盛的灵机。

  玉清子淡淡道:“里面有三滴我的本命精血,可以在生死关头护你三次,收着吧。”为了制作这道玉牌符,显然所费不少,动用了本命精血,使他神色看上去也有一丝倦怠。

  冷淡如殷若,闻之也不由动容:“师父……”他自然知道本命精血关乎甚大,轻易不能动,玉清子的耗费这些精血,必定会对他的修为造成损伤。

  “若是因为弟子应劫之事,还请师父无须挂怀。”

  “你倒是聪明。”玉清子笑道,“收着吧,我这玉牌符也不是见谁都给的。焉知我今日之举,不是为了苍云的将来。”话说到这儿,他难得地敛了笑,眉间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郁色。

  “阿若,你收着吧。”旁边无双催促道,生怕他将这玉牌符还回去。

  玉清子拍了拍衣袖站起身道:“话不说三次。”

  对于自己的师父,殷若也深知他的脾性,虽然经常笑吟吟的,但绝对不喜欢别人逆着他的话,听话地收好了那玉牌符。

  “既然伤好了,那就下个山吧。”玉清子轻描淡写道,“你清秋师伯他们追捕火麒麟,将它逼入了死亡谷,人手不太够,你带几个人去帮一把。”

  说罢他看了眼徒弟旁边无双一眼,跨步而去,几息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不知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玉清子笑了,望着满天蝶舞般的雪花,自语道。

  岚儿也好,若儿也罢,都有各自的命运,此时,此地,此刻,他又有何资格去插手呢?

  此时院中,殷若转过头问道:“你们很熟?”显然,在不知道的时候,无双和师父谈了些什么。

  “啊?”无双心虚地将脑袋低了下去,没收到任何动静,殷若也不逼他,师父临走前的那一眼,显然与阿双达成了秘而不宣的共识,既然师父也不愿意说,他也只好作罢。

  不多时,便有传讯符飞至院中,苍云正在集结弟子,准备去增援死亡谷。

  死亡谷地处南面,曾经是上古大能历劫飞升之地,可惜沧海桑田,如今这处已成一片死地,灵机乏无,鲜少有人进去。

  那火麒麟身上带伤,一身法力尚未恢复,但狡诈异常,几次逃脱了苍云追捕,最后竟逃入了这处地界。这里头虽然灵气不足,但范围甚大,地形复杂,只凭几人极难寻觅到它的行踪,万一让它逃脱或者躲在这里彻底恢复,恐怕又将迎来一场大祸,故而清秋当机立断,传讯门中,寻求增援。

  殷若并指一捻,那传讯符消散,因为时间紧迫,他们要连夜出发。面前的少年显然有些心不在焉,玉清子来过后,他便是一直这番神游天外的模样。

  “阿双。”

  无双猛然回神,见殷若已是整戈待发,连忙道:“我也去。”跟上了殷若。

  “死亡谷中地形复杂,气候多变……”

  殷若原本想把他留在天绝峰,可惜话未说完,无双截了话头:“你看——”他指尖微张,便有灵力流转。殷若讶异地伸手,覆上那人手腕,发现体内确实灵力旺盛。

  无双挠了挠脸颊,笑嘻嘻道:“托那灵液玉池和你师姐那灵药的福,我好像恢复了灵力。”虽没有原先强盛,但毕竟是修炼几百年,光那一身修为就比苍云大部分弟子都强了,区区气候异常,他自然是不怕的。

  殷若心道:火麒麟虽然厉害,但他们人多势众,况且死亡谷里并无什么危险之处。于是便点了点头,叮嘱道:“到了那里,不要乱走。”

  无双心道:死亡谷,光听这名字,便觉得不吉利。勾住了殷若脖子,凑到耳边悄声道:“我一定,寸步不离。”好笑地看到面前白玉般耳朵泛出一层绯色。

  殷若将无双手臂从脖子上拿了下来:“你确定要这么跟我出去?”

  夜空明月皎皎,繁星闪烁,月下花灯如雨,喧声鼎沸,先后十几道流光从半空中划过,在皓月星辉的掩映下,丝毫不引人注意。

  朝下望去,见到一道“星河”在脚下蜿蜒流淌,轻咦一声,定睛望去,才看清那“星河”是由数不尽的花灯组成。花灯沿着两岸,随波流淌,与头顶天河两相映照,颇为有趣。

  他这才想起,今日七月初七,难怪一路飞过,下头灯火灿烂。以他的性子,自然是有热闹必瞧,可惜殷若有事在身,也只能遗憾地叹一口气。

  殷若道:“等捉着火麒麟,我们不回紫云山罢。”

  “去哪里?”

  “随你。”殷若伸出手抚了抚无双圆圆的脑袋,微微一笑,“四处走一走。”

  “行。”无双有些高兴,苍云虽好,却太过清寂,不如凡尘俗世来得悠闲自在。

  死亡谷虽远,但御剑而行,不过一夜,隐隐便能瞧见那处地界。从半空望去,一片苍灰,仿佛生灵绝迹一般,格外萧索。循着清秋一行人留下的讯息,他们很快便找到了几人的踪迹。

  接应之人正是温伊柔,因她不擅追踪,便留在了外头作接应,此时见到殷若等人,顿时眼前一亮,迎上前来。

  “师弟。”

  殷若微微颔首:“师叔呢?”

  温伊柔摊开地图:“师叔带着几位师兄,从这处入了谷,此时已是深入谷中。”

  殷若一眼扫去,发现此地呈山谷状,却并非四面环山,而是有几处豁口,显然清秋生怕那妖兽从别处逃脱,需要加派人手实施包围捉捕。

  清秋思虑周密,已在入谷前划分好了路线。增援的弟子分成了几波,正准备入谷,却被温伊柔喊住。

  温伊柔无奈道:“这里灵机不足,极难御使法宝。”有几人不信,御剑而起,一踏入谷中,那剑便如醉了酒般晃了几晃,“啪”地落了下来。众人无法只得兵分几路,徒步入了谷。

  往里深入,越发觉此处仿佛隔绝了生机,原先还能听到一些动静,但众人分散之后,周围又恢复了死寂,四周都是山岳崩塌后留下的痕迹,千万年来依旧保持着原貌。

  “这边还真是一个人也没有。”周遭偶尔有轻微的灵光闪动,无双伸指一碰,轻微的“嗤啦”声后,那一点灵力波动便彻底消散,不由得好奇道,“这是什么?”

  殷若道:“应是残留的阵法。”在苦苦维持了上万年后,最终灵力溃散,残留了一点灵力波动,受到外界灵力的刺激后,彻底消散了。

  一路行来,此等残阵不下数个,无双不由得咋舌,他虽惫懒贪玩,但也知道若是要维持这般多的法阵同时进行,需得耗费极为庞大的灵力,这些法阵能持续上万年仍不消亡,可见全盛时期的威力是多么恐怖。

  不过如今此地灵机已被摄取殆尽,法阵也消散得差不多了,谈不上什么威力,一戳一个破。

  殷若无奈地看着无双戳泡泡似的将一路的残阵戳散,正欲开口,眉头忽然一跳,霍然抬头望去,一个身影从一块巨岩上跃下,伴随着嘶吼:“快走——”

  殷若望去,一阵令人泛麻的“窸窣”声传来,那巨岩表层似有漆黑液体漫过,凝目一看,竟是一层细密的小虫,犹如潮水般涌来。当机立断,一把拉过无双,朝后退去。

  那人也已赶了上来,无双望见,顿觉冤家路窄,不是萧冰岚是谁?作者你的眼里都是爱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攻略那个道长》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