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3-31 23:02更新

  他能主动邀请,出乎我的意料,我忙不迭地答应说好。

  清凉的月光下,跟在他旁边看他甩着膀子走路,自己都觉得两腿有劲。走了会,老宋可能觉得两个人谁都不讲话有点怪异,就把自己变得健谈,和我聊了聊锻炼身体的方法。

  他胖,走了几圈便气喘吁吁。我累倒不累,可考虑到回去还得走七八里路,想保存点体力,就对他说:主任,咱歇会吧。

  老宋呼呼喘两口气,说:不行,今天还没完成目标。

  我饶有兴致问道:什么目标?你一天给自己定下走几圈?

  老宋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又点开微信运动,说:还没到1万5千步,等到了就回去。

  步数没有什么吸引我的,可看见他的微信,想起自己加他没被同意,就笑着问道:主任,你有微信啊,我还以为你不玩呢。

  问完自己顿觉不对,我怎么能这么问?我已经加过他,权且不说他会不会添加好友,我明知自己发过申请,而且被人无视,还这样装傻充楞,多少会有点尴尬。

  我心虚地不敢看他,怕他拆穿我的谎言。

  老宋笑笑,说:玩,不过不太会玩,我姑娘就教了教我发消息,发朋友圈,看计步,别的都不会。

  我将信将疑,听他的话似是为了解释他为什么没同意我的申请找的借口。

  两个人沉默会,我鼓足勇气,笑着说:主任,咱俩加个好友呗,等我以你为目标,看看一天能不能走到你那么多步数。

  这句话似乎让他很受用。他递给我手机,说:加吧,我也不会摆弄这些。

  我拿过他的手机,打开微信时,通讯录那儿有个数字3,我心里一喜,连忙打开,果然3个里边我占据一席位置。

  直接点开,然后点击同意,才发现时间久了,申请已经过了期。我掏出手机又发了一遍,然后迅速通过。

  我递还给他,老宋揣进兜里,当作没事人一样。

  我却欣喜若狂。不单单因为成功加上他迈出了建设性的一步。还有就是,我知道了不是他不同意,而是因为他不会操作,这一点让我尤为开心,仿佛确认了他是喜欢我的,而不是排斥我。

  又走了几圈,两个人才道别各自回去。一路上听着歌,心情大好。回去宿舍翻开手机,翻来覆去看着他的朋友圈,妄图从中能偷偷保存些他的生活照,留作想他时的一种寄托。我不喜欢修饰过多的图片,觉得越是朴实的生活照片,越能让人能亲近。

  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找到。他的圈里,除了孝敬父母、疼爱老婆的鸡汤文,再没有别的。

  唯一一张照片,是学校操场的。画面上刚下过雨,地面湿润,阳光明媚,一道彩虹挂在操场上空。

  画面很美,我却没有欣赏的心情。我打开聊天窗口,思来想去,给他发了条信息:主任,在吗?

  很讨人厌的开场语,又是很多人无法躲开的客套。

  等了会,手机叮的一声响了。我翻开看看,老宋发了条语音:回去了?

  我不敢说话,怕说话自己语气颤抖,不自然,就又写道:回来了。主任,你每天走这么多路,不累吗?

  怕是没话说了,我才说这些没营养的话。不过第一次聊天,又能聊点什么?

  老宋回道:不累,为了减肥,再累也不嫌累,哈哈哈……

  我呆呆跟着他笑笑,回过神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只好回句早点休息,关死手机,捂着枕头抱紧被子,发狂似的捶打几下。

  未来似是有了条痕迹,指引着我前行。

  接下来的许多日子,我都会在下班吃过饭后,一个人溜达到体育场,待在门口假装无意走动,实则眼睛一直各处搜寻,想着能找到他,再一起走。

  时间一长,慢慢摸索出了他的规律,他除了周末或是天气不好偶尔缺席,平日里几乎每一天晚上都会过来。

  他来了,我们就有默契地一起走着。有时遇见别的同事也会过来,看我俩在一起还会惊讶,我只好敷衍说恰巧遇见去回应别人的疑问。

  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运动排行给他点赞。他的头像是朵黄花,开得绚烂,开到荼靡。

  有这样一天下午,科室老孙叫着一起吃饭。我本不想去,觉得耽误了我和老宋无言的约定。可自己不善于拒绝这种邀请,百般借口都没法推托,只好跟着去了。

  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我躺在床上,酒劲上来后,身上燥热难耐。

  我打开微信翻到老宋那儿,不由自主点开看着寥寥几句的聊天记录,心里一热,发给他信息:主任,你今天过去了吗?

  老宋这次打字回的,他写道:刚回来没一会,你怎么没过来?

  我说:出去喝酒了,刚回来。

  老宋没回。我趁着酒劲又给他发道:主任,你这些天瘦没瘦下来?

  老宋发个笑脸,后面跟着写道:好像瘦了点。

  我借着这句话,回道:你发个照片我看看,帮你鉴定一下瘦得明不明显。

  老宋那边停了许久才给我回。中间这段空白时间,我心里砰砰乱跳,想着他各种可能的回复。

  手机又响了,我战战兢兢拿起来,生怕自己看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果然令我失望!他没发照片,只回了句话:发什么照片啊,都老得不像样了。

  我仍不死心,都已经开口了,便想着不达目的不罢休,就给他回道:没事,一点也不老,很年轻。

  发完这些,脑海里他的身影清晰地浮现出来,引得我小腹一阵热流涌过。我心激荡着,又写了三个字:很强壮。

  他回道:不发了,基本上每天都见面,等再看见时,你好好看看。

  我还再要坚持下,他又回:家里来人了,不聊了。

  我只好回个再见扔掉手机,然后蜷成一团躺在床上。突然心里就是一阵莫名的忧伤,不知不觉中,我对他期望值已经很高了,从一开始的平淡相处,到现在竟然奢望他回应我的诉求。

  我早该知道,他这种人,试探没有丝毫效果。若是想要获得他的喜欢,想必任重而道远。

  沉沉睡过去。第二天一醒来翻开手机看见自己发的信息,忍不住懊恼半天。我喝点酒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都没正了八经地接触了解,就去提这种唐突的要求,实在会让人觉得有些不正常。

  我头一次盼着别遇见他,心想等着这事过过,至少我自己不觉得尴尬再碰见。

  可偏偏你想见时见不着,不想见时却送上门来。

  我刚从宿舍出来往教学楼走,拐角处就遇上他。他的车是辆黑色老捷达,平日里被他收拾得干干净净仿佛是新车。

  他拿钥匙锁好,看见正偷摸走的我,大声喊了句。

  我心里有鬼,回过头等着被他质问。

  老宋笑笑问道:你昨晚喝多了?

  “没有。”我不敢抬头看他。

  “奥,我以为你喝多了呢。”

  我尴尬地呵呵一笑。老宋敞开外套,抻着衣角,接着说:来,看看吧,看我瘦了没有。

  我马马虎虎扫了一眼,说:好像瘦了点。

  老宋自己捏捏腰间肥肉,说:什么时候能把这圈肉减下去,才能算成功。

  我哈哈笑笑,陪他走出过道,打声招呼,各自往办公室走去。

  走出十多米,我回过头看一眼他,他正大步流星走过楼门口。胖胖的身形被斜照拉出到光影,如同梦里曾出现过的样子。

  我拍拍昏涨的脑袋,拖着两腿上了楼。

  好像自己以为的进展,并没有太明显的跳跃。一切事情的发展轨迹,无论平淡的还是激情的,都像是转了个圈,又回到了原点。而他的态度,便是这个圆的圆心。

  许景恺已经一周没来上学了。头两天没看见他,我以为他只是临时有事,也没当回事。连着一周没来,我心里就开始担心了。赶在周五放完学那天,我打电话给了许远山。

  电话是景恺接的。我疑惑问道:你小子怎么了?这么久不来上学?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我以为他厌学了,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嘴上严厉说道:你别忘了答应过我要好好学习的。

  他还不说话,过了会竟抽泣起来。

  我慌了神,连声问他怎么了。景恺哽咽着说:老师,我爷爷受伤了,我不想读了,想在家照顾他。

  我还没等回答他,电话那头响起老人家厉声一句“拿过来电话”,接着听筒嗤啦声一过,许远山说:林老师吗?

  我说是。他笑笑说:我干活的时候伤着腿了,不过不影响走路,这孩子非得在家不上学了。

  我关心道:大爷,很严重吗?

  他洒脱笑笑,说:没事,不严重。林老师,我把电话给小恺,你帮我说说他,让他下个周去上学,这孩子我是管不了了,他也就还听你点话。

  我答应说好,那头电话又到了景恺手里。他依旧哭哭啼啼,听得人心里不忍。

  我劝他两句,说:在家好好照顾爷爷,等我过去看看再说。

  他哭着答应,就按死了电话。

  我看着挂断的画面跳转成主页,心里泛起了愁。也真难为了这一老一少,本来他俩相依为命就让人同情,谁承想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又出现这样一个情况。

  我不知道自己去能有什么实质意义,可就是狠不下心不管。作者你的浑厚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春山暖日和风》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