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同行上路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2-28 11:58更新

  第五章 同行上路

  “小二,上一盘青菜,两盘红烧肉,两碗米饭!”林忆千拉着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曹唯贻来到客栈楼下。望了望外面的天色,林忆千就知道自己起晚了——已经可以吃早午饭了。可怜曹唯贻又被饿了一顿。

  “客官,您要的菜!”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小二便堆着满脸阿谀奉承的笑容,端着热乎乎的米饭和菜上来了。

  “抱歉又让你饿了一顿,赶快吃吧,别饿坏了。”林忆千满是歉意地看着曹唯贻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曹唯贻一直盯着两盘红烧肉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自己。

  狼吞虎咽。还是没有变啊!伴随着曹唯贻的飞速进食,桌上的两盘红烧肉早已进了曹唯贻的肚子里,而那一盘青菜却几乎都没有动过的痕迹。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林忆千在心中默默感慨着。

  这时林忆千突然发现,自己光顾着盯着眼前的佳人了,就连洗漱都忘记了,便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在遇到曹唯贻之前,林忆千的生活可是十分严谨的,忘记洗漱这种事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林忆千虽然一直盯着眼前的佳人,可吃得也不慢。伴随着那只胖胖的手灵巧的摆动,筷子夹着青菜或者米饭跳跃着进入林忆千的四方阔口。林忆千并没有夹眼前的红烧肉,而是统统留给了曹唯贻——他并不是一个非常爱吃肉的人,虽然他很胖。

  “嗝~”曹唯贻在吃下了两份红烧肉和一碗米饭后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听到这熟悉的打嗝声,林忆千的眼角也带上来几丝笑意。

  “吃饱了吧?”林忆千也几乎和曹唯贻同时放下筷子,笑眯眯地看着曹唯贻问道。

  “没饱。”曹唯贻很诚实地回答。

  “好像你越来越能吃了耶……”林忆千明显没料到曹唯贻没吃饱,顿时有些尴尬,“小二!再上一碗米饭和一盘红烧肉!”

  “好嘞好嘞!马上来!”

  “这下吃饱了吧?”待曹唯贻再度吞进一碗米饭和一盘红烧肉、再次打了一个饱嗝后,林忆千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饱了。”曹唯贻的回答很简洁。

  “那就好!”

  顿了顿,林忆千又接着说道:“既然吃饱了,那我们就上路吧?”

  “去哪里?”曹唯贻明显有些不解。

  “帮你找回你忘记的东西。”林忆千冲曹唯贻眨了眨小眼睛,唇上留着的白胡子一抖一抖的,显得有些可爱。

  疯狂地、牢牢地、深深地,曹唯贻将林忆千这幅可爱诱人的模样印在了脑海中。“好啊!”想也没想,曹唯贻便答应了下来。

  “老齐!吃过饭了没?”林忆千站在楼下很没有形象地冲着楼上喊道。

  “吃过了。”老齐像一阵风一样,用一种诡异的速度来到了林忆千身前四尺处,恭恭敬敬地答道。

  “那我们走吧!”胖手一挥,很是派头。

  “是!”

  还是那辆外表普通,内里奢华到极致的马车,还是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穿着灰色长衫的车夫,还是那个坐在车中的胖胖的老头,不同的是多了一个眼神有些迷茫的年轻人。

  没有人能再第一次见到这辆外表普普通通的马车的内部装饰后不吃惊,曹唯贻自然也不能。貂皮地毯、貂皮坐垫,那个做工极其精细的、散发着缕缕沁人心扉的异香的香炉;昂贵的木材,内壁的彩绘,精美的珍珠,华丽而不庸俗,奢靡而不浪费。这些无一不震撼着曹唯贻脆弱的内心,令他目瞪口呆,以至于被林忆千拖了靴子拉上车都没有察觉到。

  见自家老爷拉着一个才遇见不到一天的年轻人坐上了他的专属座驾,老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林忆千这次可没再把圆口布鞋踢得不知道飞哪儿去了,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袒胸露乳、半瘫在柔软的床垫上,精明的小眼睛也没有不停地打着转。虽然林忆千历尽了许多大风大浪,但是坐在自己心上人的对面,却还是有些紧张。虽说坐得也不算端正,但是至少比平时强多了。

  而再来看看曹唯贻,整个人坐得笔直笔直地,显得精神饱满,只是眼底的那一抹掩不去的惊讶出卖了他。

  车上的一老一少,你盯着我我盯着你,却都没有开口。最终,还是曹唯贻先耐不住性子,打破了沉默。“那个……请问您叫什么?”曹唯贻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向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林忆千问出了昨晚就想问却忘记问了的问题。

  “老子叫林忆千!”林忆千悄悄压低了声音,充满磁性的嗓音再被他刻意压低后,显得说不出得动听。

  “哦……那我就叫您林老爷了?”曹唯贻征求林忆千的意见。

  “嗯,好吧。”林忆千不知为什么有些淡淡的失落,但也没有拒绝。

  “林老爷,能不能将我的剑给我看看?说不定能想起些什么。”

  “嗯,也好。”林忆千点了点头,招呼老齐道,“老齐!将昨天的那把剑给我一下!”

  行走的骏马失去了车夫的驱赶,停了下来。老齐诡异地出现在了马车的窗户旁。“老爷,您确定?”老齐淡淡的看了看曹唯贻一眼,明显有些不放心。

  “没事儿!你就甭担心啦!这世上想要我命的人可多了去,就没一个成功的!”

  老齐极不情愿地将背上背着的那一柄用布条包得厚厚的剑递给了林忆千。

  “直接给他。”林忆千也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用宽厚的下巴指了指曹唯贻。老齐更加不情愿了,又将伸出来的手缩了回去。

  “老齐!”林忆千稍稍提高了声音。老齐看了他一眼,固执地摇了摇头。

  “老齐!你看看你!都多大了的人了!还闹什么脾气!”林忆千有气有想笑。

  “林老爷,要不……还是算了吧……”曹唯贻插嘴道,企图避免矛盾继续激化。

  “老爷,您的这辆车可从来没有载过其他人。”老齐出声提醒,话中还带上了几丝醋意。低沉的声音重重地击在了车内两个人的心上,一个有些惊讶,一人这才想起了自己做了什么。

  “老齐,把剑给他,我不想对你发火。”林忆千的语气趋于平静,但是老齐知道,这是他发火的前奏。

  老齐也不希望老爷发火,便只好强忍着怒气将剑递给了一旁有些尴尬的曹唯贻,然后继续驾车前行。

  “对不起。”曹唯贻抱着手中的剑,满脸歉意地向林忆千道歉。

  “这不是你的错。”林忆千用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淡淡地回了一句,但并没有看向曹唯贻,而是望向了窗外的春色。这还是两人上车后林忆千第一次将注意力从曹唯贻身上挪开。

  曹唯贻也感受到了林忆千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怒意,便只好乖乖地闭上了嘴,解开了绑在剑上的布条。

  “好剑。”解开了厚厚的布条,一丝丝华光自剑上泛处,将林忆千的目光从窗外的春色中拉回车内。深蓝色的剑柄,莫约一尺来长,剑柄的尾部雕着一只凤凰,振翅欲飞,高声啼鸣,不怒自威。剑身莫约三尺来长,银色的剑刃薄厚适中,泛着淡淡的蓝色流光,其上还刻着一层浅浅的、复杂的、深邃的花纹。

  “斩缘……?”曹唯贻轻轻地念出了华丽的剑柄上刻着的那两个飘逸的字。

  “有没有想起什么?”半盏茶后,林忆千见曹唯贻死死盯着这柄剑已经许久,便忍不住出声问道。

  “想到了一些问题。”曹唯贻看向林忆千的双眼。

  “什么问题?”

  “请问,林老爷,为什么您会认识我呢?而且根据您昨天和我相处时的表现,似乎您也是刚刚才认出我,这又是为什么呢?”也许是见到了自己的剑后回想起了什么,这次曹唯贻并没有陷入胖老头的温柔乡中,而是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与从容,一针见血地点出了这两个问题。

  呃?这小子怕不是恢复了记忆吧?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下麻烦了!林忆千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恢复到了从前高冷的样子,不由得感慨万千。到底是该庆幸他恢复了记忆还是该悲哀拿下他更麻烦了呢?林忆千默默地纠结着。

  见林忆千沉默不语,曹唯贻便继续发问道:“您说昨天是有人追杀我,然后被您救下,而我被您救下后一醒来就失去了记忆,为什么会这么巧呢?”

  林忆千见曹唯贻如此咄咄逼人,火气便又有些上来了,细眉一挑:“你小子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我想知道我和你到底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会认识我,追杀我的人是谁。还有,我到底是谁,以及,你究竟是谁。”曹唯贻直视林忆千的眼睛,目光咄咄逼人,一改之前的迷茫,同时对林忆千的称呼也省去了敬语。

  林忆千再次沉默,半晌后,才在曹唯贻灼灼的目光下缓缓开了口,用他那磁性的声音诉说着:“我是林忆千,久齐第一首富,朝廷二品官员,江州寻使,林忆千。”作者冰笑泉舞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流缘》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