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沈阳泼冷水
作者:丑八怪*361457      更新:2019-02-28 09:25      字数:2175
  一回到营区,武茂带回来的肯德基让手下十几个小兵开心得像只掉进米缸的老鼠,大呼小叫着,一抢而空。还好,江哥还专门准备了三袋,一个给队长荣哥,一个给指导员,另一袋,则是留给武茂。

  至于那袋火龙果,连队长都只是听说过,没吃过,甚至连这个皮能不能吃,都搞不清楚,还是指导员见多识广,把火龙果一切两半,吃瓤。

  似乎每个基层队伍里,都有个霸道凶悍爱管事抢权的队长,以及一个文气随和、好说话、可调戏的指导员,这是标配,还是潜规则呢?

  武茂没舍得吃鸡翅,他把二班长徐宏华拉了出来,把鸡翅塞给了这个家伙。徐宏华有点不好意思,假模假样地推辞了一下,便大吃起来。

  吃完了,徐宏华突然想起来:“你买了那么多,要几百块吧,你工资都没了!下个月喝西北风啊。”

  “没事。”武茂可没敢说是江哥买的,徐宏华一定会追问的,自己怎么回答?海南网友?来看自己?还给自己带礼物买吃的?这算什么事儿啊!

  不过他想起了另一个事,“今天在支队,有个叫李维的,总队作训参谋,他说他认识你啊!”

  “李维?他来了?我靠,这可是个牛逼的人啊!他居然还记得我!”徐宏华兴奋不已。

  根据徐宏华的介绍,这个李维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安徽安庆人,才30岁,以前在某支队就是管作战训练的,不管是军事素质,还是做管理,都是好手,只是因为没有太深的背景,所以才在机关里挂着个参谋的职位,否则,早就给他独挡一面了。

  至于去年的大比武,就是这个李维一手操办的,发掘出了很多尖子兵,而那些尖子兵也对李维是心服口服,简直把他当成了心中偶像。徐宏华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李维的。

  “听说啊,他和华东几个总队交流,人家那边老想把他弄过去呢,只不过咱们这边不肯放人!”徐宏华砸吧着嘴。

  武茂很诧异:“啊?才30岁?可我看他好像35左右的,和……”

  他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觉得李维和江哥看起来差不多大。不过,整天在训练场上打滚的人,风吹日晒,粗糙得就像是榆树皮,当然不能和坐在办公室里养尊处优的人相比。

  “我吃完了,走,我陪你去加餐!”徐宏华拉着武茂直奔训练场。

  武茂为了当训练标兵,每天除了正常的训练,还主动晚上给自己加练。徐宏华就自告奋勇,承担了陪练的角色。

  每天的加餐内容包括3公里跑步,一个简化版的四百米障碍,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再来100个深蹲跳,这一套下来,基本就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徐宏华一边陪着跑,一边给武茂计时,给他鼓劲。说实话,徐宏华挺佩服武茂的,从刚来的时候成绩垫底,到现在,武茂已经和尖子兵们差不多了,这个进步确实快。

  更重要的是,徐宏华没有大学生那种娇气和傲气,做事踏实肯干,即便是那些最牛最桀骜不驯的兵,现在也和徐宏华打成一片了。

  武茂的仰卧起坐,可不是在地上或者平板上练的。他是在双杠上练!两条腿钩在双杠上,身体悬空,凌空做仰卧起坐。

  即便如此,徐宏华还是觉得武茂的动作不标准,身子仰得不到位,就站在武茂前面,武茂身子后倒到与地面平行,两手和徐宏华拍一下,这才算完成一个动作。

  武茂头一仰,恰好对着徐宏华的胯部,呵呵,这个部位真是让武茂心猿意马,差点从双杠上掉下来呢。

  武茂训练完,简单擦了一下身子,一头栽倒在床上,太累了。手机短信来了,是沈阳。

  “我今天看到你了,和一个人,在荣军医院附近。” 

  武茂没想到,自己和网友逛街,居然被沈阳看到了,立刻就有点像做贼了一样。

  “那是谁啊?你们怎么会去那种地方?还穿着……”沈阳有点不高兴,没办法,武茂只能把自己的网上情缘跟沈阳分享了。

  “那个人不靠谱!你少跟他来往了!海南的,那么远,并且天南地北的,居然也知道嘉兴这个据点,你穿着制服,他还带着你去,什么玩意儿啊!”

  其实,当时沈阳刚好路过,他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觉得这个江哥也没什么过人之处,根本配不上武茂。至于那个据点,沈阳早就知道了,但他只去过一次,就再也没去过了。

  沈阳心高气傲,他是宁吃鲜桃一口,不要烂梨一筐!

  他更加没想到,武茂居然还去那里,还穿着制服去!简直丢死人了!

  所以,沈阳发短信还感觉说的不到位 ,终于拨通了武茂的手机,开启了骂人模式。作为一个东北人,他骂人真是推陈出新,生动活泼,其脑回路之清奇,语言之犀利,让武茂大开眼界:骂人真的可以骂出花来哦!

  “我靠,那啥人啊,跟个发情的脱毛孔雀似的,满世界找公园开屏,毛都没几根,他那不叫开屏,叫炸毛!也不嫌磕碜,还跑到嘉兴来显摆,显摆啥啊,嘎哈啊,破马张飞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

  “好家伙,还把你也拉去,咋滴,小妖巡山还要拉上唐僧啊,生怕没人关注他,就把你带上,给他长脸?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去了广场,他就是个屁!光板的,隐形的,透明的!”

  “还有你,让我说你啥好呢?你脑袋里装的是脑浆还是豆腐啊?是用来涮火锅的,不是用来思考的吗?你跟他去那个地方,你想过啥后果吗?你是不是训练把脑子训练傻了啊!”

  “你就算想找人想疯了,也不用去找个那么远的吧,咋滴,你要把他挂墙上,每天供着瞻仰,每天心里想着,音容宛在,就是吃不到嘴里吗?你拉倒吧!安分点!清醒一点”

  沈阳这张嘴,带着点东北口音,骂起人来,吧嗒吧嗒的,不带喘气,不用思考,嬉笑怒骂,信手拈来,真是推陈出新,滔滔不绝,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把个笨嘴拙舌的武茂骂的完全傻了,连插个话,反驳一下的能力都没有了。

  他可以连续骂上十分钟不重样,要不都说东北人都是小品演员呢,长得又高又帅,说话又好听又幽默,并且器大活好,大家都超喜欢他们呢。

  总之,沈阳坚决反对武茂和江哥继续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