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更改版)
作者:遗忘悲伤的快乐      更新:2019-10-22 21:04      字数:2547
  从洗手间出来,刚回到办公大厅,大楠的座位上已经没人,他干嘛去了?

  “雷总,大楠找您,现在可能在您办公室。”有工作人员路过告诉我。

  推开办公室门,大楠正拿着‘流云’仔细看。此时‘流云’散发着邪气,幻化成一柄剑。大楠听到开门声,慌忙要放下‘流云’,可还是慢了一步,手被化出一道小口子,血滴在‘流云’上,霎时间发出耀眼光芒,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光芒散尽,朱色笛身变得鲜红。

  我感知‘流云’对血有了更大的欲望,为了不让大楠再受到伤害,一把抓在‘流云’的剑刃上,将它背在身后,剑锋划破我的手,‘流云’贪婪地吮吸我的血液,很快它得到满足,我拿血喂饱了它。

  “谁让你动我东西了?”为了掩饰令大楠错愕的行为,我指责他。

  大楠自知理亏,同样手背在身后将伤口藏起来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我是想来问,要是胖胖跟着去,我就不去了吧?”他似乎对这个笛子很感兴趣,探头问“这个笛子叫‘流云’?”

  “算了,没事。胖胖去是当嘉宾上台,你是助理,工作不一样。要没事出去吧。”为了不让大楠看到伤口,他探头的时候我侧身躲开,并没有回答有关‘流云’的事情。

  不知怎么,原本满足的‘流云’听到大楠的话突然有了异动,他对大楠的血更感兴趣,我只有将大楠赶出办公室,才能保全他的安全。

  大楠没有多说什么,将手藏进袖子里转身出办公室。大楠刚离开,我放开‘流云’,它的颜色变成黑褐色。地上有一点大楠留下的血渍,‘流云’也不肯错过吸入体内,笛身再次变成之前的朱色。

  得到满足的‘流云’终于安稳下来,躺在我手心。

  我手上的伤口为什么是黑色?‘流云’为什么对大楠的血很感兴趣,还是它本身需要用血来修炼,只是大楠凑巧赶上了。‘流云’变色的依据又是什么?

  希望‘流云’以后不会化成什么邪恶之物,应该不会,佛家宝物,不可能沾染邪气。

  去机场的路上,汽车里气氛诡异。所有人都沉默着不说话,大楠低头和小喵玩,他手指上已经贴了创可贴,看不到伤口情况。

  胖胖看着窗外发呆,我在副驾驶从后视镜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暧昧行为。

  下车,胖胖在车后拿行李,大楠可能怕累着他,拿走我和他的行李,为胖胖减轻负担。

  “雷,你喝水吗?”在休息室里大楠突然打破安静。

  我收起手机对胖胖说“胖胖,接水去。”

  胖胖屁颠屁颠跑去接水,大楠看他的眼神里有几分不甘,恐怕他是不舍得我使唤胖胖,但是还是逃不掉胖胖要听我的话去接水,让他心疼。

  终于熬到广播通知登机,这次买的机票有两个座位在一起,另一个在斜后排。我抢先坐在双人位上,大楠很自然要往我旁边坐,我指指登机牌上的座位号“坐你自己位置去。”

  大楠无奈起身,走向单独的座位。

  我允许你放纵,但是不允许你当我面放纵,背地里你和胖胖有什么我都管不着,但就是不能当着我的面。所以,你俩商量着选的双人座,我不可能让出来。

  飞行中,胖胖不止一次回过头看大楠,我也忍不住看过几次,大楠好像很不开心,让他自己慢慢不开心吧。

  经过换乘汽车,一路长途奔波到达酆都已经入夜,一路上大楠不停的和我搭话,烦的不行,倒是胖胖很有耐心,每次都是和他有问有答,配合默契。

  他俩还约好晚上一起去小吃街,到酆都大楠还要带着胖胖乱跑。为了讨好胖胖,他连命都不要了。

  从踏进酆都城开始,我神经高度紧张,生怕大楠出现任何危险。可路上零零散散的游魂野鬼,根本都不在意大楠,擦肩而过对他没有任何反应。

  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地府大门还没开,大批量的鬼还没出来活动。路上不敢耽误,直接带大楠回酒店。

  在路上似乎看到狗仔一闪而过,没精力多想,鬼都长得大差不差,现在大楠是关键。

  到酒店以后,我将大楠打发进卧室整理明天的行程,让胖胖去收拾演出服。待客厅只剩我一个人,偷偷在隐秘的地方安放几个摄像头。

  一切准备就绪,大楠和胖胖刚好都回来。

  “胖胖,去我房间。”我揽着胖胖向房间走。

  胖胖走到门口已经预知会发生什么事情,死死扒着门框不放手,哀求道“雷哥,今天中午来过了,饶了我吧。”

  “不行,这事我说了算。”我将胖胖拖进房间锁上门。

  从手机里看到,从我关上门大楠就趴在门上听声音,他想听,我让他听点刺激的。

  “脱衣服。”

  “雷哥,疼,要不今天算了吧。”

  “不行,这会儿我想。就问你明天还想上台吗?”

  “……”

  “疼,啊,雷哥,轻点。……”

  这样对话,再加上胖胖销魂的喊叫声和拍打肉体的声音,你怎么都想不到我们俩只是在房间里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大楠在客厅里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抓耳挠腮不停转圈。

  担心大楠出事,我和胖胖并没有在卧室待太久。

  出房间前,我告诉胖胖,不管大楠问什么他都不许说,不然明天不带他上台。

  果然如我所想,胖胖刚出客厅,大楠将他拉回另一个卧室,很快传来胖胖的哀嚎,通过胖胖我感知到,大楠将他压在床上问“胖胖,你和雷在房间干嘛了?”

  “不能说,你快起来,我腰要断了。”可怜的胖胖刚受过非人折磨,再次被不知怜香惜玉的大楠折磨。

  突然,留在胖胖身体上的意识被切断,我立刻冲出房间去砸对面的卧室门。大楠开门,胖胖在床上趴着,一切正常。

  “有事吗?”大楠很少这样冷冰冰的模样,他是看我折磨了胖胖所以讨厌我?

  “胖胖,跟我出去一趟。”我并没有先回大楠,而是先喊了胖胖,然后才告诉大楠“你在房间待着看好门,哪都不许去,以免有人进房间动手脚。”

  胖胖有些诧异,一翻身从床上起来“不是,雷哥,我和大楠说好……”

  “听我的还是听你的?抓紧时间。”我没好气的说,顺便瞪了大楠一眼。以前怎么没发现,大楠什么时候胖回去了,看来在学校那一个月被我养的不错,又圆润起来了。

  大楠沮丧转身回到书桌前看电脑“没事,你去吧。”

  “你别闲着,把明天的活动一定全部安排好,下午四点我要到后台。”临走前我交代大楠,其实主要怕他闲着没事自己往外跑。

  “好。”大楠没精打采的回答。

  离开前,我将整个套房里都布下结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到。而且,手里还有房间里的摄像头,想必大楠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和小胖打车匆匆赶到小吃街,街道上的鬼明显比刚才多了很多,看来地府门开了。在小吃街里,我让胖胖找出大楠之前和他说的所有小吃打包,而我一直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大楠,可是看着看着我发觉不对,大楠的动作在重复,视频被人操控了。再次感知房间里的每一处,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也没有任何闯入和外出的痕迹。

  通过留在酒店的‘流云’,我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我安放的几个摄像头被摘除放在客厅桌子上。

  不好,大楠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