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2-01 06:40更新

  虽然快四点才合眼,早上我还是在六点时习惯性地惊醒了.陌生的房间,似熟悉又陌生的枕边人,让我不能适应,一睁眼就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然后看表,跳下床穿衣服.

  林海也被我搞醒了.他也坐了起来,问:"几点了?"

  我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答他:"六点半了."

  他打了个哈欠,说:"这么早,你急什么?"

  我擦着脸,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说:"我早上有课,八点."

  他从床上站了起来,一丝不挂地走向我.我一时愣了. 他的身材真的是完美,肌肉线条特别明显,体毛也很浓重,胸前一团胸毛让人无法平静心情,就像一只壮熊.

  他给了我个拥抱,在我耳边说:"还有时间,我们再玩会儿."

  他在脱我刚穿上的衣服.我拉住他的手:"别闹了.我会迟到的."

  他吻着我,模糊地说:"不会的,一会你打车回去,用不了十分钟."

  我突然有些恶心他,难道我只是他的性玩具?他想要我的时候就和我做,不想的时候就回去找老婆,留我一人孤独的思念?太无耻了吧!我看向他,他像是察觉到什么,“平川,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了?”说着还担心地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虽然有点失意,可他突如其来的关心,也让我平息了怒火,我始终没有读懂他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肉体.

  我说了句:“我没事,上班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他又说:"别有事瞒着我啊,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今天晚上有空吧?我四点后一定在这儿,来找我吧!"

  我低了头没说话,可发现他没有松手的意思.都七点半了,我可没空和他僵在这儿.

  我只有对他说:"我会来的."

  他笑了,说:"我等你!"

  他的笑很温暖,让我先前对他的恶心烟消云散.

  可当我摸到几百元的所谓打车钱后,心情还是好不起来.

  我们间最大的问题就是钱,从钱开始,他一直只会用钱来表达他对我的感情.我厌恶他给我钱,更后悔一开始要了他的钱;可我又不能还给他钱.我不知道,但他太看重钱的价值了,也许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是靠钱来维系的吧.我不想破坏他的价值观,我不想失去他. 可金钱联立起来的感情,一定是随风招摇的.

  也许那时我已爱上了他,我开始了解他,开始迁就他,顺从他,因为想拥有他,哪怕只是一刻地拥有,我也心甘情愿.

  但几乎同时我坚定了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想法.家教的工作就很适合,也算是为有一天正式当教师做准备.

  我想:这不是我的钱,只当是他寄放在我这儿的,我要存起来,总有一天是要还给他的.这样想才能让我安心.我也就不低人一等了.

  我实际也挺矛盾.我这样和他的关系算什么呢?我一直平等地待人,可我和林海之间一直不平等,我任由自己柔弱着.我一直认为感情胜于肉体,也一直很克制,可他总是能点燃我的热情.我一直坚持真情重于金钱,但我们的关系却好像没有钱就维持不下去. 说的直白的,就是现在包养情人那种,给我钱,我就和你做,我特别讨厌这种MB的人,小时候常说这种人没有道德底线,

  可如今,我好像也沦落到这种地步.我和他,到底有没有爱情可言?

  他做人和我太不同.我却真的喜欢他,我可以接受他的一切;但不代表我认同他的做法,我愿意和他一样.如何呆在他身边,而不被他影响,似乎将成了我以后的一个难题.当然前提是我和他还要长时间地交往下去.

  他这次停留了一个星期.但我每天要上课,白天根本不能见他,或许也不需要.有时没课,我也宁愿在寝睡觉.

  我和他总是晚上见面,我会带着第二天的课本,然后第二天直接去上课.不再出现第一次那种手忙脚乱的情况,反而一天比一天习惯这样奇怪的作息.

  拿水清的话说:"现在看见你,不在上课,就在睡觉.好像晚上都通宵一样."

  我说:"表哥来了,我每天陪他一起玩疯了."我骗水清说林海是我的表哥.

  他说:"干嘛老晚上出去.你也要注意休息."

  我说:"反正他过两天要回去."

  水清说:"不过虽然好像休息不好,但你看起来却很精神,笑容也多了."

  我笑了.没说话.

  他走的那天,我有课,没去送他.

  告别是在前一天的夜里.他也接受了我爱的表达方式,我们除了做,就一直拥抱.和重逢之夜一样的疯狂.爱就是这个样子吧.离别前好像要用尽所有热情.

  我安详地躺在他怀里.

  他说:"我下个月还会来.怎么联络你呢?"

  我说:"再来学校,会被同学怀疑."

  他说:"我早就想到了."

  他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传呼机递给我,说:"这个是传呼机.平时每天都有天气预报.我预付了半年的服务费.我来时会传你,告诉你我来的日期时间和住的酒店."

  我问:"我不知道怎么用."

  他笑着说:"我教你.首先,服务台是……号码是……,这些一定要记住.这样用……"

  他很细心.我只一次便记住了.躺在他怀里,听他温柔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他说的一切我当然都可以记住.实际上,和他交往以来他说地每句话.因为是对我来说重要的人说的,每一句也都很重要.

  他很叹服我的记忆力,他说:"真是惊人的记忆力啊.才讲一遍就全记住了,会用了."

  我说:"这样才能做英语系的学生.我们每天至少要背五十个单词.没有好记性,不就死了."

  我们为这个小东西折腾了一个小时.

  他一手支着枕头,说:"我好累呀.老师真不好当.你该怎么谢谢我呀?"

  我和他做同样的动作,面对着他,说:"你累了,那我就不吵你了,你好好休息."

  他说:"你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说着把手伸到了我的腰侧,开始搔痒.

  我笑得快不行了."你快别……我最怕这个了."

  他竟然一击即中了我的最大弱点,我服了.

  他笑得比我还厉害,说:"我知道你最怕的了,要是你让我知道你和别的男人耍,我就弄死你!" 说完还恶狠狠地看着我,好似真有这么一回事似的.

  我不停闪躲,他穷追不舍,先是在床上滚做一团,又从床上翻到了地下,大半夜的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大声嬉笑,直到隔壁和服务员来敲门.他去应门,我躲进了洗手间.

  等我听见关门声再出来时,我们正好对视,我们同时想笑,又几乎同时捂住了嘴.

  那是我们一周来唯一不是纯做那事的夜,但在那天晚上,有些时候,我觉得我们真的很亲密,我们心离得很近. 我多么希望永远保持下去啊!没有肉欲,没有金钱的交易!

  虽然我们并没有聊天谈心,但我有点了解他了,我很满意这点进步.

  第二天,还是我先走的;他搭乘十点的飞机,还不急着走.我临走时,我们在门内吻别拥抱.他说:"我把传呼机放在你书包里了,记得收好."

  我说:"我会每天等你的消息的.一路顺风!"

  我们拥抱了有五分钟,我可以感觉到他手臂的力量,我也给他力量.

  回去的车上,呼机首次响了.我打开包来摸,又摸到了钱,我心里梗了一下.再摸,我才摸到呼机.一看,上面是这样的留言:"林叔:要注意身体,好好调养一下,别担心钱.希望下次见你,你能胖些."

  我被感动了.

  只是一句关心的话,胜过所有的金钱.虽然这句关心的话还是离不了钱,我想到这个笑了.

  突然发笑,别人可能以为我疯了;但我正常的很,我只是太开心了.

  在他走后的第二天,我便开始找工作.水清推荐我去学校办的"勤工助学家教中心"看看.

  当天下午没课,我就去了.

  "家教中心"在离学院很近的教师家属楼一楼.我费了很到劲儿才找到"家教中心".在楼侧钉了一块长一米五又宽一米的木头牌子,看起来似乎很简单,有点破.真让人有点担心.可能不会收很多介绍费吧.

  门关着,我轻轻地敲了敲门.没人应,可能没人吧.我又敲了敲门,并且准备回去了.正当我准备抬脚走时,有人开门了.

  她的声音先传来:"对不起,我稍微休息了一下,刚才没听见敲门声."

  她的讲话很温柔有礼,她把我让了进屋.

  她说:"请坐.你是来找家教工作的吗?"

  我坐在她对面,她打扮入时,还化了淡妆,看起来很成熟干练;但很年轻,青春魅力四射,大约二十岁左右.

  我们谈了一会,我大抵说明了来意,发现我们不止同校而且同系.

  她渐渐兴奋了起来,大约本来就是个很开朗的人,神采飞扬的样子更有魅力.

  她说:"你也是外语系的呀.新生吗?我也是外语系的.你好!我是89届一班的吴丽娜,你叫我HALIN就行了?"

  我说:"你好,HALIN.我是9041班的赵平川,我的英文名是NICK."

  我完全符合助学条件:父母双亡,背井离乡.

  我希望找一份周六周日做的外语家教工作.

  她听完我要求,当天就为我联系了一家.我要辅导的是一个高三的女孩,而且她家离学校不远.

  我十分感谢她."要介绍费吗?"我问.

  她笑着说:"不.你这种情况可以免费为你服务一次."

  我说:"谢谢."

  她说:"正事办完了.如果你有空能陪我聊会吗?下午一般没人来,一个人挺闷的."

  我犹豫了一下.

  她说:"你有事可以先走."

  我说:"不.很高兴能和美女您聊天,这是我的荣幸."

  她说:"你嘴真甜!" 说完还羞涩地笑了笑.

  之后我们聊地很投机.HALIN告诉我很多学英语的窍门.她说,学英语的当家教才能挣多少钱呀.学好了口语,做翻译才挣钱呢.她推荐我买了录音机,开始她说,我没钱可以借我点,我很感激,她是第一个要借我钱的同学.但我不能要,我说我有个远方的有钱亲戚给了我些钱,现在不缺钱,但我不想一辈子靠别人.

  她很佩服我的志气.我不知道如果她知道我曾为了钱出卖过自己的身体,她会怎么想.

  后来的一个月,林海没有音信,我只有把所有热情用在学习上.我常到HALIN的班上找她借磁带或问她一些学习上的问题.她也常来给我送磁带.

  我们常一起聊天.是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了:HALIN家就在长春,她家生活很优裕,她的父亲在政府工作且有点权力,她一直生活在父母身边……

  她是与我完全相反的人.她拥有我从未有过的幸福家庭和安逸生活.她优雅又时髦,青春又有朝气,和我完全相反.她拥有我梦想的一切,但我竟一点也不妒忌;反而,我被她那阳光的一面深深吸引了.

  我出生在黎明,所以我是渴望光明的.我也想和爱的人在阳光下牵手.而不是只能在夜里房里嬉戏.虽然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希望.

  我常和她一起,我想和她一起.我是清冷的月,很自私的想汲取她身上太阳的温暖,而没有顾及她的感受.

  整个十月,林海的呼机没有一次他的消息.倒是HALIN常用它找我.

  十一月初,她又约我出去逛街.同寝的人都说我们在谈恋爱,我只对水清解释了.他当时的神情,应该是有些不信;但毕竟是朋友,他只是说我要注意一点,小心点.我才觉得我的行为可能是到了让人误会的程度了.但我觉得HALIN一直很照顾我,像姐姐,她应该不会误会我.

  她约我在百货大楼门口见.

  我来时她已经来了.我说:"HALIN,对不起.我好像来晚了."

  她说:"没有,NICK.我来早了.我们进去吧!"

  她进了门就直接上楼.

  我问:"你要买什么呀?一直上楼."

  她说:"到了.我就是要来这层."

  我抬头一看是男装部.我问:"要给男朋友买衣服,要我做架子呀!"

  她笑的很奸:"是啊.你愿意吗,NICK?"

  我说:"乐意奉陪!"

  她买了秋末冬初的一套衣服:先是外衣,然后毛衫,然后裤子……越买越多,越买越细.最怪的是她让我都穿在身上.看整体效果吗?

  可当我们好像都买完了,我问:"好了吗?我可以脱下来了吗?"

  她站在我面前两米远,看了一会,说:"还差双鞋."

  我跟着她下楼买鞋.在楼梯转角处,我又提到了把衣服换下来,因为楼下没有试衣间,试鞋子也不一定要穿正式的衣服.

  她停下来,说:"NICK,叫你不要脱,你就别脱!"

  这时楼梯上只有我们两个.我清楚的听见她说:"NICK,你那套旧衣服都不能保暖了.这套衣服就送你了."

  我说:"你不是要送男朋友的吗,HALIN?我怎么能要?"

  她低下头,说:"本来就是要买给你的.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吗?"

  我自然的说:"HALIN,我想我们有点误会."

  她转过身,问:"难道你不喜欢我?"

  我说:"我当然喜欢你,HALIN.但我一直当你是我的朋友,我的姐姐.而且,我心里有人了."

  她忙问:“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我笑笑:“谁谈恋爱会故意让人知道呢?姐姐你真逗,而且我很爱他.”

  她自语:"不可能啊?这……"

  我说:"我很抱歉,HALIN.但我真不是有意的."

  她说:"我相信."

  有一会,我们就那么站着没动.

  她终于说话了:"你在这儿有几个好朋友,NICK?"

  我说:"两个."

  她问:"其中有我吗?"

  我说:"当然."

  她说:"这就够了.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我们还是好朋友."

  我看到她眼里有泪,但她说:"NICK,你穿这件衣服很合适,还是收下吧."

  我已不敢拒绝.

  她说:"我记得NICK的生日是12月21号,就当是提前的生日礼物吧."

  那天我们在商店门口分手,她说有事.看她落寞地离去,我很不得她打我一拳.

  从此以后我和女孩交往都很细心,尽量不做出让彼此误会的事.她们是很敏感又脆弱的,男孩们不该伤害她们.

  那套衣服我不好不穿.怕HALIN误会我还介意.

  她人真的很好,对我和原来一样好.

  她后来和父亲介绍的对象交往了,那也是个高干子弟,并且也在政府工作,和她门当户对,她说可能她一辈子都要按父母的意愿或下去了.她说这样也不错,但我知道她不甘心.

  她真有点像我姐姐了,在她帮助下,我的外语口语水平在两三个月内进步神速.她说是因为我有天份又肯努力,但我知道没有她是不行的.

  (PS:铺垫章节,本来实在写不动了,但是平川一个劲地催,我只好为他做牛做马了,注意哦,平川是真实人物哦!考虑到隐私问题,名字有稍微改动)作者残絮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如初》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