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失控的太平要術
作者:燄神      更新:2019-01-31 20:17      字数:5851
  第十三回:失控的太平要术

  「一万五千兵马?黄巾副将吕旷、吕翔她们可是河北一带赫赫有名的杀人魔王,若是加上地公将军张宝,就凭我们怎麽可能打得过,这下子肯定必死无疑。」

  听闻夏侯兰运用高空侦察而来的情报,平原县三千名守备兵彷彿被莫名其妙的东西吓破胆似的,士气已经低落到无可收拾的地步,就连身为副统领的田豫都不禁感到汗颜。

  虽然平原县三千名守备兵个个身穿麻布袋做成的装备、手持直枪,皆以头盔遮住脸部,看着这一幕的刘备、关羽、张飞、赵云、夏侯兰、尉迟恭、秦琼等少女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无论是地公将军张宝也好、或者是河北一带赫赫有名的杀人魔王也罢,根本不足为惧,黄巾副将吕旷、吕翔即将兵临城下,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家园就是妳们的天职,难道妳们非等到城破家亡才要悔恨不已吗?』

  龙渊的怒斥令平原县三千名守备兵都不禁微微一颤:「听说地公将军张宝会使用非常厉害的妖术唷,就算平原县拥有百万雄兵亦是毫无用武之地唷,所以...」

  眼前这名以头盔遮住脸部的守备兵说起话来的声音极为稚嫩之中略带甜美,个头比起夏侯兰更为娇小:『所以妳的意思是宁愿眼睁睁看着整个平原县沦落于黄巾贼人之手囉?』

  「没有啊!小礼的意思是必须先破除地公将军张宝的妖术唷,方可使平原县立于不败之地唷。」这名守备兵的一席话令龙渊不禁刮目相看。

  『前任县令刘和大人是否不曾教过妳身为守备兵该有的礼仪呢?从今天开始彼此都是伙伴,必须同舟共济,无论是平原县守备兵、或者是真定县义勇军,摘去头盔通通都给我以真面目示人,妳叫什麽名字?』

  当三千名守备兵听从龙渊的指挥自动摘去头盔,就连刘备、关羽、张飞、赵云、夏侯兰、尉迟恭、秦琼等少女都不禁当场傻眼,待在刘备身旁的田豫连忙鞠躬道歉着。

  「那个...回大哥哥的话唷’!小女子名叫薛仁贵、单名一个礼字唷,从今往后还请大哥哥多多指教唷。」

  萝莉的一席话令龙渊顿时汗流浃背:『莫非是那个家住遥遥一点红,飘飘四下影无踪,三岁孩童千两价,跨海保主去征东,赫赫有名的薛仁贵?』

  「小礼记得管辂先生所给予的籤诗最后一句并不是去征东唷,而是跨海保主作金龙才对唷,所以大哥哥你说错了唷,而且小礼完全不记得自己赫赫有名唷。」

  话说龙渊眼前的小萝莉薛仁贵的年龄介于十一岁、十二岁之间,身高不足一百四十公分,有一双宛如宝石般的火红色瞳孔,清纯亮眼的小脸蛋,留有一头俏丽披肩的淡紫色双马尾秀髮。

  「大哥哥!我名叫张郃字俊艾,你可要牢牢谨记于心。」

  主动跑到龙渊面前自我介绍的小萝莉张郃的年龄同样介于十一岁、十二岁之间,身高就跟同为小萝莉的薛仁贵差不了多少,有一双宛如夕阳般的黄澄色瞳孔,斯文清秀的小脸蛋,留有一头中性十足的水蓝色短髮。

  「妳们这些小傢伙再不乖乖听话,十天都别想吃饭。」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使得足足三千名萝莉军团吓得安静下来,并乖乖回到队伍之中。

  刘备、关羽、张飞、赵云、夏侯兰、尉迟恭、秦琼众少女的视线转移到声音传来的方向,校场出入口的方向站着一名年轻女子,她身上揹着一把七石穿云弓、以及箭篓。

  听闻田豫的详细介绍方知这名女子有着百步穿扬的本事,素有「小李广」的称号,与田豫同为平原县守备兵的副统领名叫花荣、表字翠英,龙渊的脸上早已顶着斗大的汗珠。

  花荣的年龄介于十五岁、十六岁之间,身高约一百六十二公分左右的她有一双宛如葡萄般的深紫色瞳孔,俊美白皙的小脸蛋,留有一头亮丽及腰如同波浪的雪白色长捲髮,后方以粉红色蝴蝶结长丝带扎成可爱迷人的单马尾。

  她的上半身穿着裸露香肩以及半个酥胸的碧绿色两件式衣裳搭配纯白色高领披肩斗篷、双手各戴着铁灰色防滑露指拳套,腰间繫着粉红色大大蝴蝶结缠腰布,下半身则是铁灰色短裙、延伸至裙襬下方的漆黑色吊袜带以及一双碧绿色皮革马靴。

  「末将花荣之所以前来是有一件紧急要事必须告知真定县义勇军的刘备大人以及各位将领,黄巾副将吕旷、吕翔所率领的一万五千兵马距离平原县已不足五里,若是再不赶紧制定策略的话,恐怕这个平原县就真的会沦落到黄巾贼人之手。」

  「什麽?黄巾副将吕旷、吕翔她们的行军速度竟有如此之快?渊哥哥,现在到底该怎麽办才好呢?」

  赵云的一席话令刘备、关羽、张飞、夏侯兰、尉迟恭、秦琼等少女的视线通通落在龙渊的身上,脸部表情充满无比信任,看到这一幕的花荣、田豫感到相当不解。

  就算龙渊这个男人拥有出谋划策的本事,也不可能是地公将军张宝的对手,或许就连三千名守备兵裡头随便一名小萝莉都能轻易打倒龙渊这个男人,故而花荣、田豫两名少女直盯着龙渊的眼神中略带轻蔑之意。

  『尉迟恭姑娘、田豫姑娘、以及秦琼姑娘,妳们带着三千名萝莉军团暂时留守于平原县东南西北四个角落以防地公将军张宝趁虚而入即可,至于花荣姑娘嘛,能否麻烦妳跟着八百真定军一同出征呢?』

  「好啊!我愿意跟着出征就是了!」眼见花荣答应得非常爽快,龙渊的嘴角微微扬起。

  『夏侯兰姑娘!高空侦察一事就麻烦妳了,一旦发现地公将军张宝立刻回报、不得有误,此次我们必须速战速决。』

  哒...哒...哒...刘备亲自率领关羽、张飞、赵云、花荣以及八百真定军来到平原城外严阵以待,位于后方的龙渊以製作出来的数百辆木造战车已经做好随时支援的准备,这时候的黄巾副将吕旷、吕翔带着一万五千兵马终于抵达。

  「旷姐姐!真定县义勇军打算以寡敌众,我们应该怎麽办才好呢?」吕翔的一席话令吕旷的脸上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关羽率先叫阵:「黄巾贼将吕旷、吕翔两小儿!我乃八百真定军将领之一.河东关云长,谅妳们这两隻缩头乌龟可敢与我一战否?」

  关羽的一席话瞬间惹怒黄巾副将吕翔:「无知鼠辈!休要猖狂!就让我吕翔亲自来会会妳!」

  黄巾副将吕翔舞动一对战戈直冲关羽而来,仅有一回合的时间就被关羽斩于马下,看到这一幕的吕旷顿时悲愤不已,立即拍马舞戈。

  「小儿吕旷!吃我燕人张飞的一矛!」只听闻一声大喝,可怜的吕旷惨死于张飞的丈八蛇矛。

  「真定军的勇士们!攻啊!」这时候的刘备拔出悬挂于腰间的双股剑大喊着,群龙无首的一万五千名黄巾军宛如乌合之众般完全不是八百真定军的对手,不到半炷香,一万五千名黄巾军就被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眼见张飞欲前往追赶那些残馀的黄巾军,龙渊立刻开口制止:『飞妹妹!有道是穷寇莫追,反正八百真定军的收穫已经不少了。』

  「报!人家在前面不远的荡峰谷发现地公将军张宝的行踪了唷!感觉却有些奇怪,因为整个荡峰谷就只有她一个,周围不见任何兵马。」

  听完夏侯兰的回报,刘备、关羽、张飞、赵云、花荣不禁互看彼此:「不见任何兵马?这...」

  『之前仁贵小妹妹不是说地公将军张宝会使用妖术吗?要是没猜错的话,肯定与太平要术摆脱不了关係,虽然我确实不清楚张宝的妖术究竟多厉害,但这是一个活捉地公将军张宝的大好机会岂能错过?』

  「主公!从平原县前往荡峰谷只有一条路,或许地公将军张宝早已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早已做好伏击的准备等着我们前去送死,花荣认为万万不可贸然前进。」

  花荣的一席话令刘备不禁低头思索,待在身旁的张飞早已按捺不住了:「管他什麽伏击不伏击的,何必畏畏缩缩的像个男人似的?痛痛快快与那个什麽狗屁将军打一场,顺便捅她几个透明窟窿不就行了吗?」

  眼见张飞无心的话语使得待在身旁的龙渊无端躺枪,展现母爱的赵云一边大大方方请龙渊免费吃冰淇淋,一边连忙安抚着。

  『呜!』要不是周围的人太多,或许这时候的龙渊非常有可能直接推倒赵云。

  赵云的胸部软软的、外加弹性十足,虽说因天气太过炎热的关係使得赵云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却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话说男性的汗臭味对于女性而言是最为自然的媚药,非常容易激起女性想要爱爱的慾望,然而女性浑然天成的体香亦是如此。

  「无论张飞将军是如何看待我小李广花荣的,谨慎而行是我小李广花荣的处事原则,这一点绝对不会有任何改变。」

  眼见花荣、张飞两名少女争执不休,依旧拿不定主意的刘备立刻向龙渊求援:『既然地公将军张宝胆敢把战场转移到荡峰谷,必定是早已做好万全准备,我龙药师製作出来的木造战车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就算遇上伏击也不需要担心损失的问题,小兰妹妹与八百真定军暂时待命即可。』

  「木造战车?小渊!倘若八百真定军没有你这个首席幕僚的话,我刘玄德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

  待在荡峰谷山顶上的地公将军张宝拿着一张板凳静静等待真定军的到来,并闭目养神,她的手边仅有五千兵马用来对付八百真定军绝对绰绰有馀,却有一种如临大敌的不安感涌上心头。

  天公将军张角、人公将军张梁手边大将如云,廖化、周仓、张曼成、管亥、裴元绍、眭固、郭泰、刘石、雷公、左髭丈八等,外加十万大军。

  要对付目前河北众诸侯之中堪称力量最为薄弱的袁绍就跟吃滷肉饭一样简单,朝廷是否插手于其中对于地公将军张宝而言在于其次,即使朝廷方面派遣朱隽、皇甫嵩两员大将前来亦不足为惧,粮草不足才是黄巾军最大问题所在。

  咕噜...咕噜...咕噜噜噜...不争气的肚子已经飢饿到无法忍受瞬间叫了出来,地公将军张宝的脸色泛起一阵红晕,只好拿起悬挂于腰间的水壶拼命勐灌着。

  「禀报地公将军张宝大人!大事不好了,荡峰谷山脚下忽然出现一大堆莫名其妙看起来像是木造的东西,以前从未见过。」

  听闻探马的回报,地公将军张宝稍微思索了一会:「木造的东西?你可看见真定县义勇军的旗帜?」

  「虽说属下并未见到旗帜之类的物品,却发现一件相当怪异的事情,那些木造的东西会散发出一种非常特殊的香味迷得我方五千兵马一个接着一个神魂颠倒。」

  「神魂颠倒?」探马的一席话令地公将军张宝百思不得其解,主动前往五千兵马埋伏的地点一探究竟,没想到才刚刚抵达现场之时,赫然发觉以刘备为首的八百真定军正在发放热腾腾、香喷喷的泡麵,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竟让五千兵马纷纷大快朵颐了起来。

  『黄巾军的各位!你们是为了生活才会响应天公将军张角、地公将军张宝以及人公将军张梁的号召,除了一同反抗腐败不堪且摇摇欲坠的大汉朝之外,另一个目的不就是求得温饱吗?』

  待在附近的地公将军张宝忍不住竖耳聆听龙渊的话语,不禁一声冷笑:「天真的男人总是特别惹人疼爱,居然想用这种方式收买我的五千兵马,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嘛。」

  『从钜鹿起兵开始到现在你们的生活真的改变了吗?无论是你们这些人也好、或者是你们的家人也罢,可曾受到张氏三姐妹的庇荫下,吃过一顿像样的饱饭呢?』

  地公将军张宝所率领的五千名兵马一边大快朵颐吃着热腾腾的泡麵、一边仔细聆听龙渊的话语都忍不住互看彼此,这时候的刘备、关羽、张飞、赵云、花荣等少女拿着非常好喝的珍珠奶茶坐在旁边趁机休息。

  「对呀!我们自从响应天公将军张角、地公将军张宝以及人公将军张梁的号召不就是为了彻底改善家裡的生活这个目的吗?到了今天为止我们还得继续忍受挨饿,就连一顿饱饭都没得吃。」

  眼见黄巾军的五千名兵马一个个交头接耳,龙渊的嘴角微微扬起:『我主刘备之所以成立真定县义勇军,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让全天下的百姓们都能安居乐业,现在的你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究竟是弃暗投明归顺真定县义勇军呢?还是选择执迷不悟?但愿聪明的你们不会选择第二条路。』

  龙渊的一席话令黄巾军的五千名兵马犹豫不已,刘备、关羽、张飞、赵云早已擦亮眼睛:「兵法的最高境界便是不战而屈人之兵,龙渊这傢伙真的能劝说成功吗?」

  「翠英姐姐,如果是妳究竟会使用什麽样的方法使得埋伏于荡峰谷周围的五千名黄巾军现出行踪呢?我家的渊哥哥只是靠着热腾腾、香喷喷的泡麵,一男五女的危机才得以解除,因此我绝对相信渊哥哥定能劝说成功。」

  听到赵云引以为傲的回答,刘备、关羽、张飞互看彼此:「虽说我刘玄德的智谋不及小渊的千分之一,武艺不如关羽、张飞、赵云等,对于看人的眼光我可是充满自信的唷。」

  「谁都无法确定真定县义勇军能否给予全天下的百姓们都能安居乐业的生活,最起码跟着真定县义勇军绝对不会饿肚子,因此大伙儿们愿意弃暗投明归顺真定县义勇军。」

  「这...怎麽可能会发生这种事?绝对是一场梦境,龙渊区区男人竟...」五千名黄巾军的回答除了让花荣瞬间跌破眼镜之外,也使得躲藏于暗处的地公将军张宝陷入百思不得其解的绝境之中。

  再也按捺不住的地公将军张宝带着不甘心的表情主动现身,右手拿着一柄普通的铁剑,那双美丽的眼眸泪光闪烁着,刘备、关羽、张飞、赵云、花荣等少女严阵以待。

  地公将军张宝缓缓举起铁剑指向遥远的天空,口中振振有词,荡峰谷瞬间掩起一阵飞沙走石使得刘备、关羽、张飞、赵云、花荣以及刚刚归顺的五千兵马完全不敢动弹深怕落入张宝的陷阱。

  「天地朗朗.日月无量.阴阳倒悬.无极乾坤.太平要术显神威.恭请天兵天将.急急如律令!」

  一眨眼的工夫,荡峰谷的飞沙走石停止了,刘备、关羽、张飞、赵云、花荣以及刚刚归顺的五千兵马鬆下一口气,没想到出现于众人眼帘的竟是一具又一具超乎想像的巨大棺木。

  「真定县义勇军哪!我地公将军张宝绝对不会原谅妳们这些傢伙的所作所为,明年的今天就是妳们这些傢伙的忌日,请妳们乖乖去死吧。」

  地公将军张宝抬头挺胸并露出一副相当有自信的模样,运用妖术逐一打开巨大棺木:『这...这...未免太过离谱了吧?』

  随着大地的震动从棺木裡头现身的那些怪物全部都是曾经称霸地球数亿年,且是恶名昭彰的食肉恐龙,例如异特龙、鲨齿龙、南方巨兽龙、食肉牛龙、棘龙、霸王龙等。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恐龙并非货真价实的血肉之躯,而是名副其实的标本,就在这个时候霸王龙突如其来的一阵吼声,吓得刘备、关羽、张飞、赵云、花荣等少女尖叫连连。

  「没想到我地公将军张宝挺有一套的,这下子终于可以脱离只会飞沙走石的形象了,虽然不清楚这些怪物究竟是什麽玩意儿,但看起来貌似很厉害的样子,哈...哈...哈...」

  就在地公将军张宝得意洋洋之际,无意识的状态挥着那柄普通的铁剑,异特龙、鲨齿龙、南方巨兽龙、食肉牛龙、棘龙、霸王龙竟得以脱胎换骨。

  眼见荡峰谷变成名副其实的侏儸纪公园,此时此刻的龙渊已经无力吐槽了:『这下子究竟该如何是好?我必须赶紧想想办法才行,可是我又能怎麽办呢?』

  偏偏在这个时候,其中一隻霸王龙的视线迅速转移并故意放慢脚步站在张宝的背后,没想到霸王龙的唾液滴落到张宝的头上。

  「怎麽了?」缓缓抬起头来、一脸惊恐的张宝已被霸王龙的吼声吓得尿裙子:「不要!不要吃我!」

  儘管地公将军张宝拼命哀求着,霸王龙依旧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吃下,万万没想到捨身救了张宝一命之人竟是龙渊,顺势扣下左轮手枪的板机将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射进霸王龙的嘴裡,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爆炸声响,可怜的霸王龙当场粉身碎骨。

  「方才的声音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你没受伤吧?渊...」担心龙渊安危的赵云一边手持龙胆亮银鎗大战侏儸纪,一边询问着,却意外撞见地公将军张宝紧紧依附于龙渊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