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视频
作者:山不动      更新:2019-04-07 00:38      字数:927
  (感君垂阅,烦君收藏推荐,盼君批评指正、评论私信——山不动)

  “视频我看了,破公司你不用去。钱我帮你结,一分一分一分地给你结清。”

  他往二嗓怀里钻,喑哑着啜泣声。二嗓长叹一声,敞开怀抱,道:“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的好不失格。”他哭得更凶了。

  二嗓低头注视着怀里的他,只能看到他黑色的头发和晃动的发旋。他涕泗横流,抹透了二嗓的衣衫。他哭得劲起,只把头越埋越深,一直埋进二嗓的心胸。

  二嗓心里突然起了异样:这世道,谁顾得着谁?一段视频,能把他多年的勤恳付出化为灰烬。把金钱衡比人心,人心反倒显得廉价;那金钱,总具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价值。他什么都没做,反倒比什么都做了的人更为下作。难道全天下的人就没一个光身子的,大家都穿着衣服洗澡、穿着衣服睡觉、穿着衣服做人?全天下的人都羞于见别人光着身子,却又随时做着见人光身子的准备。我见过他的醉态,我见过他的一切。视频里的他,怎不是醉了酒?他除了应酬,哪里去沾酒?他应酬除了换自己那点工资,公司上上下下哪个不是得益于他的应酬。没他应酬,还谈公司,谈官司吧!一群吃里扒外的狼心狗肺。就因为一段光着身子睡地板的视频,何以至此?难道是这些人见不得小愣。

  二嗓愤愤然:不爱看?我愣还不给你们看!

  小愣?我愣?

  二嗓加重了呼吸。

  二嗓再低头看他时,没来由地多了几分主人翁意识。就好像,找了好久的一本书,翻开扉页,赫然写着自己的大名;又好像,他的人生似乎与二嗓的人生交错后开始重叠,大有水乳交融之势。

  二嗓不禁怀疑:视频里的人不只是他,还是自己,更是他们俩。

  到这儿,二嗓对视频的来源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二嗓双手捧着他的脸蛋,引导他枕在自己的腿上,取过平板仔细探究视频里的蛛丝马迹。他枕着二嗓的大腿,如晨曦一般的体味丝丝缕缕地萦绕着他,他逐渐安静下来,打起了盹。

  二嗓一遍一遍地看着视频,直看到地板上一张毫不起眼的纸屑越发显眼为止:地板花色,是他家中无误;屑纸清晰可辨“氺”字底。这“氺”,提点对称,竖线悬针,正是二嗓的手笔。稍加思索,二嗓推定整字为“泰”。二嗓写给他的“泰”,非“兴泰花园”不可。

  二嗓不再往后猜测,改为断定。

  “钱一分一分一分地要,人一个一个一个地灭。”二嗓暗下了决心。

  在此之前,先要活动活动腿脚。因为,二嗓的大腿被他的脸盘子压得酥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