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一番折腾
作者:山不动      更新:2019-04-07 00:38      字数:1079
  (感君垂阅,烦君收藏推荐,盼君批评指正、评论私信——山不动)

  一番折腾,二嗓又把他送回了医院。他虽然受了伤,生活倒能自理,还不至于需要二嗓没日没夜地守着。他心里即便有这样的奢望,还是口是心非地劝二嗓回去。

  二嗓常来探望,无非是板着脸训他,抑或是腆着脸逗他。医院成了他的桃园,暗自开着桃红的花,他有点舍不得满园的春色。他安着心静养,伤势自然恢复得不错,医生催他:“上次你不是赶着出院吗?现在怎么赖着不走了!你,可以出院了!”他直摆头。得亏二嗓向医生问了他的病情,才知道他早恢复得七七八八。二嗓也不明白,这家伙住院咋还上瘾了。

  二嗓走到病床边,微曲手指拎着他含葡萄的腮帮子质问:“你是不是撞傻了?真打算一直在医院住下去?不上班就搁这儿颐养天年?”他咧嘴笑着,葡萄皮从嘴缝挤了一丝挑逗,口水顺着葡萄皮滑落嘴角,像馋猫见了鱼。二嗓抽回手甩了甩,一脸嫌弃地说:“看你现在这情况,的确不适合出院,应该转院!看看儿科。”

  他嘟囔着:“叔叔,抱。”

  二嗓把手收回来背在身后,没有抱他的意思。他取了颗葡萄递给二嗓,二嗓接过后继续把手背在身后,没有伸手抱他的意思。他又取了颗葡萄,二嗓接了。他又取了第三颗,二嗓接了……二嗓双手捧满了葡萄,没好气地叫停:“再递过来我就一把洒你脸上!”

  他小声嘀咕:“洒呗,是你傻又不是我傻。”

  “你说啥?”

  “没啥。”

  “没啥就赶紧收拾收拾出院。”

  “我还没完全恢复。”

  二嗓放回葡萄,甩了甩手上的水,示意他递张卫生纸。他慢吞吞地抽了纸递给二嗓,二嗓接纸的时候一把握住了他的手,顺势拽了他起来。他往前一个趔趄,扑向二嗓。二嗓不躲不闪,任由他撞进满怀,伸手轻轻地抱住了他。他呆立着,等待着。二嗓凑近他的耳侧,呢喃道:“恢复完全了吗?”

  等他回过神来小鸡啄米般不住地应“全了,全了”时,二嗓早出门替他办出院手续了。

  二嗓送他回兴泰花园,两人一路聊着。他偶然提起三顺在元旦当晚替他付过打车费的事情,不忘称赞三顺为人实诚。二嗓打趣道:“咱当兵的人,全都一个样,为人正直心眼诚。”到家后二嗓也不久留,只叮嘱他“收收懒散的架子,调整调整状态,尽早恢复身心”就告了辞。工作上、生活上的确堆了事务,他也没有劝留。二嗓刚走出大楼,手机就响了起来,估摸着是他从阳台上看到了自己。二嗓没有马上接,铃声只响了三秒,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电话拨通后,他见二嗓连手机都没掏,倒有点儿心有灵犀的幸福。

  生活上的事情处理完毕后,他首先给老板去了电话。伴着悠悠的彩铃,他对明天有了新的期待。明天星期一,又是爱岗敬业的一天。

  “喂!”

  喂?自打他救活公司,老板一直称呼他姓名的末字以显重视,一声“喂”让他觉得十分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