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誓-六(大结局)
作者:遗忘悲伤的快乐      更新:2018-12-30 15:06      字数:7205
  两个人从山上滑下来,刚站稳脚分别被人控制“少爷,别怪小的,寨主让我在这等您,说酒宴还没完,让您继续回去吃。”

  路上,两个人被强行分开,九龙被带去大厅,小辫儿被绑在后院的柱子上抽打。

  “九龙回来了,快来,继续喝,今天爹高兴,来喝。”王哲抓住九龙的脖领,九龙推开他“够了,我装不下去,我不爱那个人,我对他已经没有印象了,有没有这个人还不一定。”

  喝多的王哲拽住九龙“你不能忘了他,你不能爱上别人,他还在,他一定还在。”九龙捂上耳朵“烦不烦,在在在,在哪呢?别说人了,鬼魂在我都嫁给他,可是连个屁都没有,我嫁给谁?”王哲摔碎酒杯给九龙一掌“来人,绑了。”

  “大当家的,这……”“绑。”王哲回身拿出皮鞭,九龙被绑在柱子上,身边的人上来拦住“哥,你可从没用鞭子打过孩子。”王哲推开那人“就是没打过才这样无法无天,今天不打到他认,我就不停。”王哲一鞭一鞭抽在九龙身上,可是疼在他心里,“我让你动歪心思,记不住你有婚约。”

  直到王哲疲惫不堪,九龙身上没一处好地方,他依然不松绑,坐在大厅上看九龙“九龙,你……”九龙没有感情的说“我不要婚约,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要婚约。我没见过他,他也不在乎我,我为什么要等他。”大厅里的两个人都不说话了,王哲坐在厅上发呆。

  次日清晨,院里忙碌起来,只有大厅里还是死气沉沉,九龙瞪着王哲,王哲也一直看他。

  “拿来,这个哪来的?”

  “凭什么给你,我捡的。”

  “什么你捡的,这么新的东西,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东西,快点拿来。”

  “外面干嘛呢?进来说。”王哲在大厅上怒吼,有人打开大厅大门,一缕阳光照进来,王哲闭了一下眼睛。一个人抓着一个小喽啰进来“大当家的,他偷少爷东西。”

  “偷什么了?”王哲淡淡地问。那人举起一个东西,逆光,王哲看不清他拿的什么,只看清那个轮廓,那个长苏。王哲起身拿起长鞭“九龙,你的香囊可曾离身?”

  昨夜,他确实想丢掉香囊,可他没有。“不曾离身。”“搜。”这一个字,九龙的心掉进井底。“你不信我?爹,你竟然不信我,那你为什么还要相信别人的鬼话?月圆娶我,我等了多少个月圆你知道不知道,十年,120个月圆,爹,你还要我怎么等?他是死是活……”“啪。”又是一鞭“他没死,我知道他们还活着。”

  “活着?活着干吗呢?洞房花烛?美人在怀?金榜题名?高官厚禄?与我一个山匪有何干?谁会看上我一个山匪,我不是将军家的儿子。”九龙冷笑看他。

  王哲刚要抬手来人拦住他“大当家的,少爷的在身上,这个哪来的?而且这俩样式一样,除了中间这个符号不一样。”王哲摆手,来人把香囊递给他,他拿着香囊愣了,思绪回到多年前,“你们俩又干嘛呢?”院里两位妇人在树下嬉闹,两个小孩在一旁玩耍,“老爷回来了,我们俩说,在一块布上裁下来两份做香囊,给磊磊的香囊上秀个‘楠’字,在楠楠的香囊上秀一个‘磊’字。结果,‘楠’字少秀一笔。这后补上的到底是不顺畅。”他笑了,开怀大笑,进来的人傻眼“大当家的,您……”“这个东西哪来的?”王哲兴奋的问,小喽啰怯怯的开口“我……我在后山捡的。”王哲把皮鞭放回架子上手扶兵器架没回头“做了吧。”

  那人吓得魂飞魄散“我说,我说。是……是昨天晚上抓回来那人身上的,他不让我碰,我以为是什么值钱东西,结果就是个香囊。”王哲手攥紧“人呢?”九郎站在门口“柴房院里的柱子上。”王哲有些抑制不住兴奋,他想问问这个香囊的来历“九郎,快把人带过来,快。”

  小辫儿已经被小喽啰打昏迷,有人用水泼醒他继续打,九郎赶到踹开那人,松开小辫儿“架走,送大厅。”小辫儿被带进大厅,他强挣扎睁开眼睛看见在柱子上的九龙,往前扑身“九龙。”没人扶他,他根本站不稳摔倒在地,旁边的人拉起他,小辫儿脸已经伤的不像样,但是眉宇间能看出和磊磊爹很像,王哲颤抖着声音举起香囊“这个是你的?你……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小辫儿没说话,九郎在一旁碰碰他,小辫儿还是没说话,九郎开口“他叫云雷,去年上山的时候十五岁。”王哲皱眉“姓云?”九郎想了一会儿“应该姓张,山下人都跟他爹叫张伯、张叔。”王哲蹭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快,下山去请。”话音刚落小辫儿往柱子上撞,索性被人拦住,王哲吓一跳“你干嘛?”小辫儿大声吼“我不能让你动我爹,我死了我爹就不会来了。”王哲拿着香囊往外走“我亲自去请,如果他出一点意外,所有人陪葬。”

  小辫儿被绑在柱子上,他不想让房间里其他人跟他陪葬,就没做任何过分行动。九龙好像明白了什么“你叫什么名字?”“云雷。”

  九龙摇摇头“你怎么有那个香囊?”“从小就有,娘给做的。”“为什么是个‘楠’字,你不应该秀‘云雷的雷’吗?”小辫儿低下头躲开他的目光“我……,对不起,那是我的定情物。”

  “你看那是什么?”九龙努嘴让他看桌子,桌子上还有一个香囊,上面绣的‘磊’。小辫儿惊讶的抬头,九龙笑笑“磊哥哥,原来你早就在我身边了。”

  小辫儿激动看他“你……你再说一遍。”

  “我是楠楠,王昊楠,你是张磊,磊哥哥。合欢花,誓词,庭院,我只能记得这么多。分开时,我刚四岁,如今我十四岁了。”

  “楠楠,我等到你了……”小辫儿昏过去,九龙大喊“磊哥哥,磊哥哥……”对面的人没反应,“九郎,愣啥?看看人怎么样?”

  九郎在原地磨蹭不想动“不想动,我得给他挂城楼上。”九龙急的哀求九郎“哥你别闹了,赶明儿你把我挂城楼上,你先看看他怎么样?”九郎走到小辫儿身边探探鼻息“没事,还活着。估计是累着了,再加上这一身伤,回头养养就行,你俩这待着吧,雪天路滑,义父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

  王哲下山这一路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终于他进城了,当年他上山做匪,就没再下过山。今天是他第一次下山,路上他没心思看路边的景色,直奔他在的茶楼。路上人们听说山匪下山,都纷纷关门闭户。一群人站在茶楼前砸门“开门开门。”王哲站在人后紧张极了,十年,如果不是怎么办?

  小伙计紧张的开门,王哲一把推开人冲进大厅,磊磊爹正在柜台后和人聊天算账,看见进来的人愣了一下,等看清楚脸他从柜台出来,两个相差三张桌子的距离都没动,磊磊爹小声说“哲……”一米九多的王哲应声跪在地上“哥,你还认我?”

  磊磊爹上前扶起王哲“傻孩子,跪什么呢,快起来。”磊磊爹揽着他往后院走“后院谁都不许来。”这气场是从来没有过的,而王哲在他怀里,任由他领着往后走,一点山大王的气势都没了,活脱一个娇羞的小娘子。

  两个人回房间,王哲抱住磊磊爹“哥,这些年,你都干嘛去了?”磊磊爹轻吻他的脸颊“别说话,让我好好看看你。”

  一个时辰后,磊磊爹笑着和王哲出来,他和郭德纲告辞“德纲,我现在上山,孩子还在山上,原来这群山匪就是哲化名弄得,九龙就是楠楠,昨天磊磊过生日,俩人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私奔,最后被哲给抓回来了,我现在上山处理问题。”

  “找回来就好,走吧,路上注意安全。”郭德纲送他们出门,其他人都离得远远的,再次回来大家都看他“别看了,没几天要封箱了,该干嘛干嘛。”

  王哲和磊磊爹一路有说有笑,跟着的人都吓坏了“当家的怎么了?这人是谁?”

  两个人回到山寨,一进大厅,房间一左一右两个柱子上各绑着一个人,王哲指指还在昏迷的小辫儿“谁让你们绑他了?给我放下来,赶快疗伤,他要出一点事情,你们谁都别想活。”小辫儿被放下来,不知道谁在门口喊“送柴房。”王哲勃然大怒“送什么柴房,送厢房,抓紧疗伤。”

  大楠一直盯着磊磊爹看,王哲轻咳一声“知道错了没?”九龙仰起脸“没错。”王哲再次拿起长鞭“你还说你没错?”磊磊爹站在一旁“放下,孩子这一身伤是你打的?”王哲乖乖放下皮鞭低头,“嗯,我打的,他欠揍。”磊磊爹轻点他的头“从小就说打解决不了问题,把孩子放开。”

  王哲嘟嘴指指九龙“你们把他放下来。”磊磊爹踹他一脚“你自己去。”王哲乖乖从堂上下来解开九龙的绳子“滚蛋吧。”

  磊磊爹很自然坐在议事堂正中铺着虎皮的主位上“孩子一身伤,你就这样让他走?”门外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连九龙都吓傻了,一直盯着磊磊爹,自己从小再怎么闹上天从来不敢接近那把椅子,那是山寨里权利、地位的象征。

  “那你说怎么办?”王哲在堂下低头抠手指,门外的人都窃窃私语“那人是谁?”“寨主怎么这副表现?”王哲红着脸转身“关门关门。”“不许关。”磊磊爹在上面张望整个大厅,九龙浑身打寒颤盯着上面的人,他想起小辫儿第一次上山和他谈判也是这般气场。

  “王哲,我儿被你伤成这样,怎么解决?”磊磊爹挪动一下位置让自己靠的更舒服,“放肆。”门外有人听见磊磊爹直呼寨主的名字大喊,跟着王哲时间长比较亲的几个兄弟,都站在门外捂嘴笑,没人接茬。

  “滚蛋。”王哲对着门外喊。堂上的人怒吼一声“别打岔。”王家父子爷俩跪在地上,磊磊爹声音软下来“咳~起来,地上凉。你说吧,怎么办?楠楠,把你爹搀起来。”大楠颤巍巍搀起身边的王哲“他怎么知道我叫楠楠。”

  “说,怎么办?”磊磊爹的逼问让九龙回过神,他挡在王哲面前“辫儿哥,不对,磊哥哥是因为我受伤,不关我爹的事情,有什么事你找我。”

  磊磊爹在堂上哈哈大笑,“你不怕我?”九龙低下头“怕。”他又鼓起勇气抬头“不怕,你别想伤害我爹,磊哥哥受伤是我的错,我没保护好他。你要杀要剐冲我来,小爷我哼一声我不叫王昊楠。”

  王哲踹他一脚“你给我闭嘴,他没说磊磊,说的是你。”大楠自己嘀咕“我?有我什么事。”王哲对着堂上的人嬉笑撒娇“哥,我错了,你说怎么罚我,罚什么我都认。他没事,从小练武摔打,皮糙肉厚打不坏。”

  屋外炸开锅“大当家的疯了?”

  “上面那人是谁?太放肆了……”

  “闭嘴,你没看大当家的都没说话,你嚎嚎什么呢。”

  王哲脸红到脖子根,整个人白里透红,门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漂亮极了。大楠站在他旁边万分惊恐“爹,你……你刚才说啥?你为啥怕他?”

  “滚出去。”王哲又踹他一脚。“王哲,这一会儿你踹我儿子两脚,我先给你记着账,楠楠。”九龙听见堂上的人喊他不自觉回答“啊?在。”

  “你说你没照顾好磊磊,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去照顾他,你要吗?”九龙连连点头“要要。”磊磊爹摆手“去吧,什么时候他醒,你俩来找我。”九龙出门又回来“不对,我要保护我爹。”王哲把他扔出门“滚蛋,别烦我。”九龙疑惑地回头,门已经被关上。

  九龙担心他爹有事,和山寨里的人站在门外。

  “你竟不听我话欺负我儿子?”磊磊爹把王哲逼在墙角挑起他的脸。王哲整个人紧贴在墙上“哥,我错了,我不敢了。”

  “错,好说不好认,认错要有态度……”

  “嗯……哥……我……我真错了……啊……不要……要死了……啊……”屋里传出一阵阵娇喘,院里的人醒悟过来,纷纷离开。九龙以为他爹在里面受欺负往屋里冲,九郎爹寨子里的二当家、王哲的心腹、九龙的义父,一把拽住他“走吧,你爹不需要你救,十年了他等的就是这一天。”

  九龙迷迷糊糊离开,他在小辫儿床前守了一天一夜,小辫儿才退烧醒来,他睁开眼睛看见九龙“九龙?我是死了吗?我怎么会看见九龙了。”九龙拉着他的手“磊哥哥,你终于醒了。”

  小辫儿慢慢坐起来“你……你说什么?”九龙拿出两个香囊放在他面前,他想了好一会儿,抱住九龙痛哭“楠楠,我等到你了,我终于等到你了。”他突然推开九龙“我爹……我爹来了是吗?”

  “我爹下山接回一个男人,没说是谁,只说你醒了让咱俩过去。”小辫儿下床穿鞋,刚站起来身上的口子崩开几道他摔倒在地“啊……”九龙扶起他“磊哥哥,伤口刚长好,你再休息几天。”小辫儿忍痛推开他“没事,我去救我爹。”九龙扶住他往外走自言自语“好像,我爹有危险。”

  两个人来到正厅,一进门就看到王哲倚在磊磊爹怀里撒娇,磊磊爹挑起他的脸吻了一下,九龙吓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爹……你……你们干嘛呢?”

  磊磊爹听见声音往下看,他示意王哲起身,王哲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把正位让他磊磊爹,九龙这会儿脑子跟浆糊一样,站在原地凌乱。

  小辫儿一点不意外,“原来,我猜的没错,小时候那个感觉很朦胧。”磊磊爹没有否认“辫儿,你变心了,知道吗?”小辫儿低下头“我知道。”九龙上前一步“磊哥哥没有变心。”磊磊爹看他一眼,他立刻低下头,王哲在一旁叹气“楠楠,他确实变心了,他爱的不是楠楠,他爱的是九龙。你也一样,你爱的是不是磊磊,是云雷。”

  “那不是一样吗?”九龙委屈的说,磊磊爹闭上眼睛声音颤抖“不一样,如果他不是磊磊,你不是楠楠,你们现在就铸成大错了。”大厅里四个人没有再说话,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两个人确实变心了,再多的解释也是枉然。

  “磊磊,你们……”良久,磊磊爹开口。小辫儿明白他爹说的什么意思,这样的事情他在梨园里看过太多“没有,我发誓。”大楠在一旁天真的问“什么?”

  磊磊爹看看王哲,王哲尴尬的笑笑“孩子刚十四,还小。”磊磊爹起身在堂上来回转“磊磊,这件事家法处置得要命,你这一身伤也算是一个教训。既无事实,我给你个机会,一周之内想清楚你爱的是九龙还是楠楠,我等你来找我,回去吧,好好养着。”

  三天后,小辫儿独自一人来找他爹和王哲,“你想好了?”卧室里,磊磊爹坐在床边,王哲躺在床上枕在他腿上两个人拉着手。小辫儿闭上眼睛“变了就是变了,我不想骗人,我现在分不清是爱九龙还是爱楠楠,但是我知道我爱的是我眼前的人,他叫什么是谁都无所谓,不过一个代号。”

  “楠楠,出来吧,你都听见了。”大楠从屏风后转出来。小辫儿睁开眼睛“什么意思?”

  “你来之前,楠楠来找我们,说了几乎和你一模一样的话,也是知道自己变心了,但是不知道现在爱的是磊磊还是小辫儿,他说他知道他爱的是你这个人,无所谓你是谁。你俩这是商量好了?”磊磊爹低头温柔的看王哲,轻捏他的鼻子。

  “没有。”两个人异口同声。

  “今儿几了?”磊磊爹拉起王哲的手放在眼看观看,自己的手和他并在一起,王哲的手大他一圈。“腊月十二。”王哲手抓住磊磊爹的手带入怀中。

  “楠楠,月圆嫁我可好?”小辫儿转身拉住九龙的手,九龙手附在他的手上深情的望着他“磊哥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磊磊爹一翻身上床和王哲一起盖在被子里“滚蛋吧,别在我眼前腻乎。”

  两个人刚出房间,小辫儿被九郎拎着往外走,九龙拦住他拉回小辫儿“你有病?”九郎坏笑冲小辫儿挑眉“谁那天喝多了跟我说等找到他心上人先把他绑城门上头三天,说等了十年,这个负心汉也不来。而且,你把大莲绑来的时候可是也把你心上人卖了,说让我把他绑起来。我告诉你,他要是小辫儿,我理都不理他,只因为他是你的磊哥哥。”

  九龙小心的扶着小辫儿出院“你给我滚远点,赶紧嫁到山下去吧。”

  “楠楠,把我卖的挺干脆。”回到房间,小辫儿坐在床边抬头看九龙。九龙下意识往后躲了几步“嘿嘿,没有,你别听那个疯子胡说。”

  山寨里,这两天所有人都在忙碌成亲的事情。成亲那天一大早,小辫儿换上大红礼服,磊磊爹站他一旁“嗯,挺精神。”有人帮小辫儿戴上胸前的大红花“爹,会不会太快了?三书六礼都没准备。”

  磊磊爹转身站在门口“那你再等几年吧,这些东西,你们小时候都准备过了,今天只是给你们补一个仪式,可不定他们要怎么闹你,自己准备好,我把大林、孟孟、航航、大莲都接上山了,一起热闹热闹。”

  郭德纲带一众小孩进门,他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今天要成亲,心里满是欢喜“辫儿,有点新郎的样子,不错不错。”

  小孩们围着他叽叽喳喳“辫儿哥,你要和谁成亲?是给你布老虎那个人吗?”

  “他叫什么呀?”

  “长得漂亮吗?”

  小辫儿推开所有人“哎呀,烦不烦,你们一会儿就见了。”

  孟孟拉着他躲一边“你想好不等了?”

  “嗯。”小辫儿点头,外面响器吹打起来,小孩们簇拥着小辫儿出房间,他们来到一个院门外,院墙上系下一根绳子“我要不把你绑门上,这亲你就别想结成。”里面传来九郎的声音。

  “九郎,开门。”大莲在外面喊了一声,他在里面推开挡门的弟兄们打开大门“大莲,你怎么来了?”外面一群小孩闯进院。

  “我没被绑也进来了。”小辫儿冲着他笑笑,九郎站在一旁顿足捶胸恨自己不争气。

  走到房间门口,九春领一群女生挡在门口“想进?没那么容易。听说,你们都是梨园出来的孩子,有什么好玩意儿,使出来让我们高兴高兴。”

  航航瞥她们一眼“只怕我们使出来你们不敢看。”守门的几个女孩被这一句话臊得脸红,身边有什么拿什么往他们身上砸,孟孟抱住航航,替他挨揍。九春指指在一旁不说话大林“小孩,我看你挺乖,给我们来一段,伺候高兴了放你们进去接人。”

  几个人商量了一番,大林站在九春面前“这样吧,我们给你们唱全本大西厢,这个不是重要日子我们从来不唱全,今天辫儿哥成亲,我们唱全,也是一个好的祝福,唱完你们放我们进去。”

  “好。”对面的女生们拍手喊好,几个人合作唱了全本的大西厢,女生们反悔不开门,九龙在里面咬牙切齿小声和门口的九春说“春儿姐,不开门别后悔。”九春大喊一声“开门……”有人打开门,小辫儿进屋,再出来,小辫儿拉着一根红绸,那一端的人比他高一头,比他魁梧。航航小声问“孟哥,辫儿哥娶了个男人?”

  大林也凑近小声嘀咕“哎,这个小舅妈身材太魁梧了吧,还是我老舅太瘦弱了?”

  两个人回到正厅,磊磊爹和王哲在堂上坐着,有人在一侧主持仪式。拜堂过后,有人拿来一个托盘,里面是一杆金称。小辫儿疑惑的看着这杆秤“现在?不是回房间吗?”

  “新事新办,一会儿还得喝合卺酒,怎么样,我的主意。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来吧,新郎官。”九郎在一旁起哄。

  小辫儿拿起秤杆,挑起九龙的盖头,笑着看他。孟孟、航航、大林、大莲全傻了“男人?”

  有人送来两碗酒,九郎走到他们身边“上了山就别用杯喝酒,我知道你能喝,赶紧的,合卺酒喝完送你们回洞房。”九龙瞪他“有种这辈子你和大莲别成亲,成亲我整不死你。”九郎把酒递两个人手里“那就等我成亲再说,现在先喝酒。”

  两个人喝了合卺酒,大厅里响起掌声,有人刚要喊送入洞房,磊磊爹拦住“等等,还有一项,自己去吧。”

  两人走到院里合欢树下,深情凝望对方“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礼成,送入洞房。”院里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喝彩声。

  后院,卧室里。“楠楠,你怕吗?”

  “你……你轻一点我不怕……”

  “我保证轻一点,好舒服……”

  “疼……啊……嗯……,磊哥哥,我爱你……”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