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话
作者:举头三尺天晴      更新:2020-09-11 08:36      字数:2421
  潘达从床头坐起身,只见医务室里竟然空空荡荡的。他本能地想喊一声,但刚张开嘴,嘴角便传来仿佛要撕开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少年的脸上缠满了纱布和绷带,他强忍着疼,找到医务室里的镜子,揭开纱布一看,只见一片血肉模糊。两边嘴角都已破开,脸颊肿得几乎看不到他的颧骨,左眼角处更是裂开一道两公分的口子,硬币大小的伤口让他几乎无法睁开左眼。

  在他正龇牙咧嘴地要把纱布贴回去的时候,身后蓦地传来一句:“你怎么起来了?”

  语气里有些责备,却不显得强硬。那是一个有些中性的声音,好像是才刚进入变声期的初中男孩子。

  潘达当然记得这个声音。

  “哟,江安燕。”

  他笨手笨脚地把纱布缠回去,转身跟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孩子打了个招呼,但他开口的动作太大,导致脸上的伤阵阵生疼。

  对方腼腆地笑笑,说:“你知道我是谁啊。”

  “当然知道啊,‘操帝’嘛不是?”潘达脱口而出,然后立马意识到自己失礼,闭上了嘴。

  江安燕僵硬地笑了一下,给他递上一包冰块,道:“我刚下去跟小卖部的阿姨要的,你赶快敷着吧,我一会儿回班里给你拿点我自己的药,不然以后留疤可就不好了。”

  “啊,谢谢。”少年接过冰块包。

  “哪里,要不是当时你站了出来,我……我才该谢谢你呢。”男孩低头说着,将双手都背到了身后。

  “啊,那也没啥。”潘达摆摆手。

  打架受伤什么的,对于从小混迹野球场的潘达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在他看来,比起打架受的伤,他更关心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出手相助。好像是自从听说江安燕喜欢男孩子的谣言以后,他就开始有意无意留意这个男孩。自己对同性的特殊感情,原来在别人身上也发生着,那么潘达一直以来对于这方面的疑问与困惑,能够在这个人身上找到答案吗?

  “对了,我叫江安燕。”

  “我潘达,我的兄弟平时会叫我狗达,嘿嘿。”潘达握了握他的手。

  “我知道你,你是刘婧瑶男朋友,对吧?”男孩笑了,“你来过我们班很多次,我认得你。”

  “嘿嘿。”潘达显然对自己在年级里的知名度很满意,得意地笑了两声。

  两人先前从未有过交流,简单地自我介绍后,面对救下自己的潘达,这个肌瘦的男孩显得有些局促。他让潘达坐回到床上去,然后拉了把椅子,靠着墙角坐了下来。

  见他半天不说话,潘达便找话问:“哎,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吧,怎么这么安静?医务室的老师呢?”

  “值班的老师带高一年级的女生去电教室开会去了,说是第五节课才回来。”江安燕答道,“其他男生都在课室里自习呢。”

  潘达才想起来,前两天学校广播里说过这件事,他后来给忘了。

  “黄子彬一伙人呢?”潘达又问,“他们后来怎么了?”

  “后来进来了两个公安,你也知道,最近老来学校调查文化什么的,就可能刚好路过男厕吧,他们——”江安燕突然打住自己的话,改口说,“——大概是把那些人训了一顿?反正后来公安走了,大家也就散了。”

  潘达当然知道他故意漏掉的内容。赵家俊和黄子彬两人家里有后台,校里校外惹是生非,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县城公安大队里肯定有人认得他们。说是训了一顿,无非就是口头警告一下。

  “对了,你的朋友来看过你,见你还没醒,就留下一瓶可乐,先回去了。”江安燕指了指床头上那瓶渗着水的冰可乐。

  “哦?”潘达抄起可乐瓶,突然两眼放光,用肢体跟对方比划道,“身材很高大,白白胖胖、成脸胡茬的?”

  江安燕回忆了一下,说只记得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同学。

  虽然熊汉也戴眼镜,但潘达眼里的光还是淡了下去。以熊汉的体型,给别人留下的印象,应该不只是个“戴眼镜的男同学”。不是他的话,好像无论是谁都一样。

  刚灌进嘴里的可乐,顿时也没那么甜了。

  看着受伤的少年陷入沉思,江安燕笑说:“我认得你说的那个朋友,他那种身材,大概在整个镇上,也找不到第二个吧。”

  潘达笑着点了点头,不过脑海中却浮现出葵叔,暗自在心里摇了摇头。一想到那具比熊汉还要大上一号的身体,少年的下体不自觉有了反应,于是连忙扯过床单给自己盖上。

  同是男生的江安燕瞥见这般动作,没有见过熊汉堂叔的他,自然以为是潘达说起熊汉才有的反应。他低头看着地面,不好意思地笑道:“哎,不怕啦,都是男孩子。”

  潘达掂量掂量,觉得有几分道理,但一想到自己对感情上并不喜欢的人——更别提那是年龄辈分比自己要大得多的人——产生了生理反应,还是有些羞愧,于是最后还是捂着床单,没有撒手。

  “你……喜欢那个人吗?”江安燕问他。

  潘达没有吱声,他憋着一口气想了想,然后很坦然地点了点脑袋。同是天涯沦落人,都带有同样的特殊属性,好像就也没什么值得好隐瞒的了。

  只是他受伤发胀的脸一阵滚烫,好像比之前肿得更厉害了。

  “挺好。”江安燕望了少年一眼,然后低头笑道,“所以你跟刘婧瑶不是真的?”

  听到自己女朋友的名字,潘达有些发难,但思前想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呢?”这次轮到潘达主动问道,“我听说你喜欢你们班的体育委员,是真的吗?”

  江安燕露出了慌张的表情,连忙摆手否认道:“不是、没有的事!我可是个性取向正常的人……只不过、我不过是变声比别人晚罢了!”

  其实江安燕喜欢上同班体育委员的消息,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刘婧瑶、阿猿等认识的人都说过,潘达也亲自在十八班的篮球赛场上见过他们班的体育委员,那时候江安燕看他的眼神,那股藏不住的欢喜,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少年安慰他,说:“你不用担心,这里就我们两个,反正我也喜欢男生,我们大可以坦诚相见。”

  江安燕急得都站了起来,不住地推脱,说:“不是这样的,我真的不喜欢男生……我、我就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啊!”

  潘达有些失望,但也不好强迫对方表态,只好口头上先应了下来。两人又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临走前江安燕问了潘达一些他和熊汉的经历,并且答应保密。听完潘达的讲述,他嘴上说着自己没有喜欢的对象,但眼里的羡慕,早已昭然若揭。

  随着下课铃打响,走廊开始有人潮流动起来,校园才又恢复成原来的生机,仿佛刚才的安静祥和,只是这座山丘打的一个小盹。

  最后江安燕跟潘达交换了一下手机号和QQ,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虽然脸上皮开肉绽,但知道自己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喜欢同性的人,看着手机上的联系人信息,潘达竟然也有些莫名其妙地高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