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节
作者:赛阳双核      更新:2018-12-06 18:10      字数:1555
  郝良益一听这话,抱在梁久龙腰上的手忽然松了,他怕他跌下车,赶紧一个急刹,稳稳地停了下来。

  郝良益怔怔地坐着,梁久龙侧头看着他:“哥,你怎么了?”

  郝良益眼里闪着泪花,伸手慢慢地把他的头盔揭了下来,放在梁久龙向前的车身上,他看着一下子瘦了两圈的他,忽然搂住他的头,用前额顶在他的脸庞上:“兄弟,哥对不起你……”

  这是郝良益自从生病以来,第一次和梁久龙这么近距离地说话,而且也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把目光聚焦在他脸上。

  梁久龙知道他心里的苦楚,只是一直以来找不到突破口,不知道如何劝解他,让他从苦难的思想里走出来。想不到今天这冷风一吹,居然打开了郝良益的心结,他开口说出了这么动情的话。

  梁久龙赶紧轻轻地说:“哥,咱们回去慢慢说吧,这儿太冷了。”

  郝良益并没有松手,而是慢慢地把头抬起来,再次目视着梁久龙,而后猛然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兄弟,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

  梁久龙眼泪刷地一下就流了下来,他赶紧扭头,把嘴凑到郝良益的耳朵边,再次轻轻地说:“哥,只要你清醒了,病好了,兄弟我受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说完,他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哥,咱们回家吧,一切都会重新好起来的。

  郝良益把头盔让梁久龙戴上:“你骑车迎着风更冷,你戴好,我吹吹风会更清醒。”

  他双手又环抱住梁久龙的腰,摩托车启动向梁家而去。

  很快,远远地看到了梁家的院子。院子里,那棵高大的柿子树叶子几乎掉光了,剩下的几片叶子枯而泛黄,在风中摇摇欲坠,枝头还挑着几个红透的柿子,三四只小鸟在枝间吃得正欢。

  一进院子,车刚停下,郝良益就仰头看着柿子树。

  梁久龙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哥,今年的柿子没人摘,东一个西一个全掉光了。”

  郝良益苦笑:“这几年忙来连柿子是什么味道都忘了,可是到头来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他和梁久龙是最喜欢柿子的那种甘甜味儿的,往年,这棵树上的柿子,一熟透时,他们兄弟俩每天都要吃好几个。

  梁久龙也清楚地记得这棵柿子树的来历。

  至少在三十年前,那时两人都还是小孩子。有一年秋天,两人在外边玩耍,路过别人的院子时,看到树上已经泛红的柿子,以为吃得了,就偷偷了摘了几个,然后跑到隐蔽的地方,挑颜色最红的,一人一个啃了起来。

  可刚啃了一口,两人都愣住了,柿子涩得几乎连嘴都张不开了,不管怎么吐,那涩在舌头牙齿以及口腔各个部分的味道都无法吐出来,就算是用水清洗,也根本就没法把涩涩的味道去除掉。

  梁久龙气得把啃了一口的柿子扔到地上踩了个稀烂,正要扔另外的时,被郝良益拦住了。

  “我听说柿子必须烘熟了才好吃,很甜的,可我真不知道是怎么烘的。”

  梁久龙想了想说:“那我们拿回家去,我问下我妈怎么弄熟它们。”

  两人用衣服兜着其余的柿子,深怕被人看到,悄悄地跑回家。梁久龙问母亲太硬的柿子怎么样才能烘熟。母亲告诉他说:“可以藏在谷子里,或者米糠里,过几天就能吃了。”

  听了母亲的话,梁久龙还真把几个柿子全部埋进了米糖里,两天过去后,他每天都要把柿子掏出来,逐一捏一捏,可是好几天过去了,柿子还是太硬,根本吃不得。

  玩性太大的兄弟俩慢慢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又是好几天过去了,母亲拿糠喂鸡时,发现了糠里的柿子,就问梁久龙哪儿来的。

  梁久龙撒谎说是邻居大爷给的。母亲知道两人淘气,教训了他一顿后,告诉他柿子已经有两三个完全熟透了,他立刻就捧着柿子去找郝良益分享。

  兄弟俩差点没连柿子皮一块儿吃下去,就连指头上沾的汁都舔得干干净净。尔后两人一合计,跑去邻居家想再偷点柿子时,树上却一个都没有了。

  郝良益想方设法从邻居嘴里得知院子里哪几株小树是柿子树后,趁人家不注意偷了一株回来,栽到了梁久龙家的院子里。

  几年过去后,柿子树长大了,兄弟俩也读书了。当柿子树上结满柿子时,两人开始学艺挣钱了。每年柿子成熟时,兄弟总是在一块儿分享甜蜜。

  可是这几年,因为生活的奔波,郝良益对柿子树已经视而不见了,对于它的味道,好像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作者赛阳双核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祈祉录》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