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幽情小径
作者:赛阳010双核      更新:2018-12-13 20:56      字数:2510
  “他一训练起来不论冬夏都穿着薄薄的运动服,我就喜欢看他突起的胸部肌肉,更喜欢看他紧裹的突起……就算隔着裤子什么也看不到,但我能想象到他的雄伟与壮硕,而且许多个晚上我都会因为梦到那突起而梦遗!”章璋就好像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一样。

  面前的是自己最喜欢的兄弟,这么多年来,那个埋藏在心里的春梦,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讲起过,当然了,他也是不敢也不能对任何人讲,只能把那种美好的感觉深深地埋在心底。

  如今面对鲁哥,面对一个今后都可能会在一起生活的人,分享昔日的甜蜜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

  听了章璋的话,鲁君反而不笑了,只是幽幽地说:“这种埋藏在心底的秘密有时想来是一种甜蜜,可是有时却是我们苦恼的根源,你说是不?”

  “就是。当我们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时,就总是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怪物一样。不过现在我什么都想通了,路是自己的走,何必要那么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们呢?哥哥,你们那个时候学校没有学生寝室,那你们住哪儿呢?”

  章璋的问题把鲁君拉回到了那个既甜蜜又无奈的时代:“我们那个时候的乡村初中学校是以前的寺庙改建的,除了教室,就是以前的香房隔成的一间接一间的老师宿舍。就连教室都是那种小青瓦房,光线都暗得不得了,老师寝室的条件又能好到哪儿去?

  “有的老师们虽然有寝室,但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住的,只是在寝室里摆一张办公桌,给学生们批改作业而已。寝室里的床几乎是不会睡的。学生没有住宿的寝室,但又想住校好多点时间学习,家长就想方设法把我们弄到一些老师的宿舍里去住……”

  “难道你的第一次是和你的老师发生的么?”章璋瞪大了眼睛,“那老师有多大的年纪,人长得帅不?”

  “你还是先把你的故事说完吧,等你给我讲完了,我再告诉你我的第一次是怎样的一个过程。”鲁君在章璋的耳朵边吹了一口气,一股温热的温暖一下子就从章璋的毛孔里直达他的心灵深处。

  章璋站起身,拉着鲁君的手说:“走吧,咱们一边走一边说,我要带你去看一个人。”

  “谁呀?是你的牛脾气哥哥,还是你第一次口的人?”

  “跟我走吧,见到了你就知道是谁了。”章璋替鲁君整理好裤子,两人踏上河中的大石头,向对岸而去。

  河里清澈的流水向更低处潺潺而去,叮叮咚咚的声音就好像一曲欢快的小夜曲。偶尔有些小虫子小鸟儿的声音夹在其中,更增添了山林的妩媚与娇羞。

  章璋正在想要从哪儿开始给哥哥讲自己幼年时的故事,鲁君虽然早已经猜到了几分,但依然迫切地听他说起。

  章璋和鲁君一前一后快步走到一块开阔地后,他听到鲁君有些气喘吁吁,就赶紧放慢了脚步。

  “哥累着了么?要不要休息一下?”

  “累倒是不太累,只是平时走路走得不多,而且像这种山路更是走得少。咱们走慢点,你就赶紧讲讲你的故事吧,边听边走,或许就不会这么累了。”鲁君话是说得有点急了,居然有点儿呛,开始咳嗽起来。

  章璋站在鲁君身边,轻轻地为他拍着背部:“你慢点我的哥,都怪兄弟不好,没有考虑到你没走过这样的山路。来,在这块石头上坐几分钟咱们再走。”

  扶着鲁君在石头上坐下来后,章璋微笑了一下,站直身看着远处的山峰,抬起双手用手掌把头发从额前往后脑勺使劲地抹了抹,倔强的寸发被抹得一顺风地倒向后脑勺后,又迅速地立了起来。

  鲁君喘着粗气:“咱要到哪儿去,还要走多远?这么走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睡觉?我都想抱着你好好睡一觉了。”

  章璋并没有急着回答鲁君的问话,而是指着远处的山头说:“哥,关于玉柱山,你知道多少?”

  鲁君摇摇头说:“虽然说我到这边来已经快十年了,但是一直以来我都忙于工作和事业,所以说很难得花心思去了解那些。要不是有你带着我到这儿来,或许最近几年我都不会涉足这样的茫茫山野。”

  “你呀,在平原上生活了那么久,难道就没有腻的感觉,就没有想过要到山里去寻觅一种别样的情趣?”

  “想当然是想,可是当一个人忙于奔波之时,又有什么样的心境去行走呢?即便是去走了,没有人一起分享那份快乐,不是更显得空虚与寂寞么?”

  “这倒也是,只有与相亲相爱的人一起分享快乐,那才是人世间最霸道的幸福。”章璋走回来,重新坐到鲁君身边,把头靠在他肩头上,“哥,我给你上一节地理课吧,就给你讲讲关于玉柱山的故事。”

  “好啊,你讲吧,我洗耳恭听。你本来说的要给我讲你与男人的第一次的故事,这会儿又换成讲玉柱山的故事了,你这是要把哥的胃口吊到什么时候?”鲁君伸出双手,把章璋揽在怀里,微笑着看着他。

  “其实不管我先讲山的故事也好,还是我的故事也罢,因为我是在这个山里成长起来的,所以二者是完全分不开的。你听山的故事就能从中感受到我当年的那些快乐,而你听我的故事,同样也能知道这些山峰沟壑的无穷魅力。”

  鲁君长吁一口气:“你如果是个写剧本的人,我相信咱们的影视剧肯定会赶上美国的大片,就凭你设置的这一个接一个的悬念,都已经让我今晚别想好好睡觉了。”

  章璋笑了笑:“我的哥,你真会夸人。你就慢慢地听我说来吧。”

  玉柱山,是银土高原边缘带的一些奇峰的总称,其最高峰龟山山顶海拔达到6910米,围绕最高峰的那些山峰则少有高过四千米的。那最高峰龟山,虽然火山活动频繁,但也不是特别剧烈的能给世界带来毁灭性灾难的那种岩浆喷发。

  因为别的火山爆发时都有炽烈的岩浆喷出来,铺天盖地的火山灰遮天蔽日,世间就如同进入了末日一般;但是玉柱山的火山喷发却是另外一种景象,因为山顶常年积着很厚的雪,所以只要有火山活动,岩浆还没来得及完全喷出火山口,立刻就会被厚厚的积雪降温。

  炽热的岩浆与厚厚的积雪一接触,立刻就会化成冲天的白雾。弥漫的白雾温度很高,不小心撞进雾中的鸟儿瞬间就会被蒸熟。就连飞机飞过之时,如果躲避不及时,被灼热的热气击中的话,立刻就会机毁人亡!不过,由于这样的喷发持续时间不会太长,所以一般不会有什么灾难发生。

  玉柱山脚下的高原地带,一部分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带,群山向平原过渡地带有许多的溶洞隐藏在茂密的山林之间。

  因为有火山活动,所以玉柱山脚下的土壤肥沃,很适合花草树木的生长。玉柱山雪线以下是高山草甸与绵延几百里的原始森林。茫茫森林里,如果不是专业的登山人员,少有人走进去不会迷路的。

  这片山有一种与地球上任何地方都不同的奇异景观,那就是这里的土壤特别适合菊花的生长。从古到今,但凡世间有过的菊花品种,全部都是在这里发源并向外引种的。

  听到这个奇观,鲁君瞪大了眼睛:“真的么?”作者赛阳010双核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总裁鲁君》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