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六一
作者:风吹草低见男男      更新:2019-02-28 10:11      字数:2795
  六一

  114

  徐红兵道:“我肚子饿了。”

  李小三道:“你肚子饿了关老子毛事。”

  “我是你老子。”

  “对不起,空口无凭!”

  徐红兵对高羽说:“今晚你请客。”

  “啊?”高羽不解,两人本根就不熟,哪有让一个不相干的人请客。

  “我是你朋友的老子,叫你请客就别嗯嗯啊啊的。”

  高羽想想也是,他毕竟是李小三的父亲,这层关系无论如何也绕不出去,于是,高羽问:“老徐,你今晚想吃什么?”

  “老人组的云吞店倒闭了吗?”

  李小三道:“高羽,你别理他。”

  高羽:“李小三,一顿饭而已。”

  徐红兵:“原来你叫李小三,你怎么不用以前的名字。”

  “李小三也是你叫的吗,哦,对了,我还有一个名字,李森!”

  高羽带着徐红兵去吃云吞,李小三跟在后面一声不吭的,跟个哑巴似的,那表情又像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的。

  三人到了老人组云吞店,高羽点了三碗云吞,徐红兵感慨道:“闻着这个味,我就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

  上了年纪了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在年轻人的面前吹嘘自己的经历,高羽随声附和道:“老徐,你因为什么被关了20年?”

  徐红兵道:“偷看妇女洗澡。”

  高羽:……

  李小三不想听徐红兵说他的事,于是说去买一包烟。

  “那女人蹲在院子里洗澡,我刚好路过,她家的墙头矮的跟篱笆似的,我只不过多看了几眼,就硬说我耍流氓。”

  云吞上来之后,徐红兵用勺子,舀了一口汤,在干燥脱皮的嘴唇边吹了吹,然后将那满是热气的汤吸进嘴里,接着犹如尝到了人间美味一样,忍不住道:

  “这汤即使过了20年,这味道也没变,还是这么鲜。”

  高羽说:“那您就多吃点,不够等下我再给您点一碗。”

  “你知道吗,我上一次吃云吞还是2年前,那云吞跟猪食一样,而且还不能嚼。”

  高羽不解:“为什么不能嚼。”

  “馅里面有猪毛,菜梗,那汤更像是用洗猪肉的水煮出来的,有一股说不出猪骚味,让人犯呕。”

  高羽放下汤勺,玩起手机,徐红兵道:“你怎么不吃了?”

  “我……吃饱了。”高羽说。

  徐红兵把高羽碗里没动过多少云吞匀过自己碗里,这时,李小三回来了,他问高羽怎么吃得这么快。

  徐红兵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娇气了吗?你们每吃饱一顿就要做好饿一个星期的准备,当年我被关禁闭时,逮到老鼠也要照样啃,连掉出来的一滴血都要舔干净,可惜监狱里没有酱油,不然可以像吃‘三吱儿’那样,话说,现在我们广西还有‘三吱儿’吃吗?我有点怀念那种会叫的,皮肤粉嫩粉嫩的小东西。”

  李小三也放下勺子道:“我也……吃饱了。”

  徐红兵把李小三的那份云吞也给霸占了过来。

  高羽说:“这个我不知道,不过西市有老鼠干卖,您想吃吗?”

  “现在不是小康社会了吗?怎么城里人也吃老鼠了,难不成乡下的野菜也挖到城里面卖了吗?”

  高羽佩服道:“您的逻辑推理能力真的很强。”

  三人从云吞店里出来,高羽夹在两人中间,徐红兵背着手,悠然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每个都蒸笼里的馒头一样,热腾腾的、白乎乎的、软绵绵的,像你们这样的放到监狱里面去就像放在饿汉堆里的一个馒头。”然后,徐红兵在高羽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高羽被徐红兵比喻成馒头,而且屁股被莫名其妙的袭击了一下,心里很不舒服,于是和李小三换了一个身位。

  徐红兵道:“你们要知道,在没有女人的情况下,要懂得如何使用一个男人的屁股,而且要比用手好使,带我去一趟窑子吧。”

  “你说什么?”李小三怒道。

  “别说没有窑子了,更别说现在的ji女都从良了。”

  高羽说:“现在都喜欢逛发廊,而且那里的都叫小姐。”

  “小姐?ji女都立牌坊了吗?那现在的大家闺秀改叫什么了?”徐红兵把高羽拉过来道:“你带我去。”

  李小三对高羽说:“我们回去,别理他。”

  高羽对徐红兵道:“要不我们先回去吧,下次在带你去。”

  李小三跺了一脚,气咻咻的走了。

  徐红兵拽着高羽不放:“今晚没有女人,你陪我睡?”

  高羽陪笑道:“老爷子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不管你小子有多喜欢李小三,你们最多成为兄弟,不管他认不认我这个老子,我始终是他老子,前面给我带路!”

  高羽大惊,没想到徐红兵竟然能看出自己喜欢李小三,自己是怎么被看破的?

  两人到了上一次高羽和李小三经过的发廊,两人进去后,高羽说要剪个头发,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说:“剪头发的师傅不在,我们今天只提供洗头服务。”

  高羽说:“他洗头,可以扫微信吗?”

  “可以。”

  徐红兵道:“我不洗头,我是来找小姐的。”

  “您跟我上楼,我边给您洗头,边给您讲故事。”

  前台问坐在沙发上的高羽需不需要洗头,高羽说不用了。过了一个小时之后,那位小姐扶着徐红兵从楼上下来,说下次再来就是熟人了,可以打个八折。

  徐红兵头也不回的道:“找他要钱。”

  高羽问可以微信吗?对方说可以。

  两人出来后,徐红兵问高羽什么是微信,刚才那位小姐说要加他微信。

  高羽说:“首先你要有一部手机,像这样的。”

  “一部按键手机多少钱?”

  “100多,不过那种手机用不了微信。”

  “那还是算了,像你这种手机我不会用。”

  两人回到李小三家,李三去医院照顾高骏良了,而李小三正在翻看徐红兵满是衣服的手提包,李小三见了我们道:“我得看看你包里有没有危险物品。”

  徐红兵道:“今晚我睡哪?”

  李小三从钱包里拿出200给他:“你去开个宾馆。”

  徐红兵接过钱就走了。

  李小三对高羽说:“你怎么可以带他去吃饭,还带他去那种地方。”

  高羽说:“我觉得他太可怜了,因为偷窥妇女洗澡被判了20年,20年吃的比猪吃的还差,没有正常的性生活,他甚至还不会用触屏手机,他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个世纪90年代。”

  “反正我对他没有感觉,明天我取点给钱给他,让他走人。”

  高羽回到家中,发现徐红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高羽问:“你怎么不去宾馆?”

  “我以前的工资每个月才200,现在开个房就要50,多浪费啊,我今晚就睡你家客厅。”

  高羽说:“二楼有房间,你去床上睡吧。”

  “也好,你家怎么跟皇宫似的,你爸是做什么的,是不是特别有钱?”徐红兵见高羽不回答,继续道:“你晚上睡觉时,把门锁好,我喜欢梦游,要是我敲你房门,你千万别开。”

  高羽骇然,急忙道:“我给你钱,你还是出去开房把。”

  “在监狱里面,那个干了别人的人,通常都说昨晚梦游了,或者做梦了,既然各取所需,大家也就不愿意承认自己醒着。”

  高羽害怕徐红兵晚上来敲自己的门,洗完澡后,就跑到李小三家里睡。李小三在房间里,手里拿着一面镜子往屁股上照,他见高羽来了,就叫高羽手机帮他拍一张照片,之后,李小三对着照片的那道牙齿印恍惚道:“这是人咬的吗?咬的也太狠了!”

  第二天,李小三去上班后,高羽回到家里却不见徐红兵,他装衣服的手提包也不见了。高羽把这件事告诉李小三,李小三说走了就好,看着心烦。高羽说:“你好歹有人来寻亲,现在活的明白了。”

  李小三:“我宁愿活在糊涂里。”

  徐红兵的突然造访,高羽开始对自己的身世胡乱猜测,于是像李小三一样,拿着镜子寻遍全身,却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李小三在一旁道:“别浪费力气了,我们的生父母不可能是正经人,即使再有不得已的苦衷,也不会丢下孩子不管。”

  “万一我是走丢的呢?”

  “不可能的,你又不是没去采集过血型,要是家里面有心找你,早就找到了。”李小三没心没肺道。

  115